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科幻奇幻 -> 电影世界的无限战争

188bet亚洲体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后面的重复了,明天再看吧〕

    山洞中一直萦绕着暖色的光芒,并不刺眼,提供的光亮和早晨的光芒类似。

    借着这样的光亮,琴盘腿依靠着岩壁坐着,腿上放着厚厚的一本《梦的解析》在翻阅,好一会之后,没有抬头,说道:“我觉得我可以再次做梦了。”

    “嗯?”看着山洞外面发呆的叶千狐回过神,转身看向琴,“为什么这样觉得?”

    琴合拢腿上的大部头,说道:“我想,我已经可以应付可能出现的噩梦。你说过,我在噩梦的时候对外界的破坏根源在于我没办法控制自己的力量,我想我现在已经可以控制,即便是在梦中。”

    “其实我们这类人的梦境并不一定那么有趣,因为当你的控制力真的可以做到这样的时候,也就意味着你在梦中非常清醒,确实,在这样的梦境,我们想要的一切都可以做到,但我们知道这些都是假的。”

    叶千狐说道:“但在我看来,梦境最有趣的地方应当是他的不确定性,源自我们潜意识的映射,让我们自己都没有办法控制,可惜,我们太清醒了。”

    “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吗?”琴·格蕾抬起脑袋,“我是说,让自己不是那么清醒。”

    “当然有办法,自我压制控制力,适当放纵自己”,叶千狐说道,“但这里有一个问题,因为有足够强的控制力,我们在梦境中的思想波动不会伤害到外界,可也让我们的梦境变得无趣。想要回到不受控制的梦境,就要削弱自己的控制。”

    琴·格蕾有些明白他的意思,“然后就会变得不稳定对吗,关键还是在于两者的平衡,按照你之前说过的一些事情,把握这种平衡,也就意味着对自身的控制足够强大。”

    叶千狐来到琴身边,半蹲下身体,让视线和琴平齐,说道:“就是这样了,如果你已经有了控制力,我可以对你的精神世界修改一下,让你想要做梦的时候可以主观绕开精神世界。”

    “但问题是,你现在真的可以做到吗?”

    说话间,叶千狐伸手放在琴脸侧,食指和中指落在太阳穴位置。

    琴将手掌覆盖在叶千狐手背,主动配合着他的思维进入自己的意识之中。

    进入琴最深的意识,其实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因为在那里,待着一只凤凰!

    刚刚进入到琴的意识之中,叶千狐便感觉到了那种炽热感,源自精神层面的炽热感,如同一团最纯粹的火焰,想要把所有的一切统统燃尽。

    一股特殊的风暴在这里肆虐,祖峰风暴的每一个粒子都是比血液更加鲜艳的红色,而这些,便代表了凤凰之力在琴意识中的形态,并不是一个凤凰的形状。

    凤凰之力的形态,或者说外在形态,完全是被人为赋予的,凤凰的形象来自于他人的认知,而当琴在叶千狐帮助下认识到凤凰之力的本质之中,原本应该以凤凰的形态展现自身的力量,偏偏在她的意识中失去了这种形态,而是回归根源的力量本身,然后任意被琴的想法塑造成想要的形态。

    而这种力量杀伤力非常恐怖,并不应该简简单单地归咎为暴虐之类的词汇,就像是,太阳会烧光靠近他的东西,但能够因此就说太阳是邪恶的吗。只是这种力量太过强大了,靠近他就要承受被伤害的危险。

    就像叶千狐,不仅一次在琴的意识中如此之近的看到过凤凰之力,也不仅一次因此而受伤,当然,如果他不是在第一次的时候就捕获了一部分凤凰之力用来研究的话,也许受伤不会这么频繁,尽管他后来把那部分还回去的,但显然还是被有过这样经历的凤凰之力记恨上了。

    当叶千狐进入到这里之后,风暴明显有了平缓的趋势,其中一部分粒子凝聚成琴·格蕾的模样出现在叶千狐身边,抬手放在他的肩膀上,道:“你看,它们已经不会再攻击你了。”

    这是一种很简单的用来检验琴对凤凰之力控制的方式,简单却非常有效,鉴于凤凰之力每次接触叶千狐的时候都要炸毛的趋势,现在琴用凤凰之力凝聚出自己的样子和叶千狐接触,却没有让他受伤,算是在证明自己已经可以控制凤凰之力。

    ..............................

    山洞中一直萦绕着暖色的光芒,并不刺眼,提供的光亮和早晨的光芒类似。

    借着这样的光亮,琴盘腿依靠着岩壁坐着,腿上放着厚厚的一本《梦的解析》在翻阅,好一会之后,没有抬头,说道:“我觉得我可以再次做梦了。”

    “嗯?”看着山洞外面发呆的叶千狐回过神,转身看向琴,“为什么这样觉得?”

    琴合拢腿上的大部头,说道:“我想,我已经可以应付可能出现的噩梦。你说过,我在噩梦的时候对外界的破坏根源在于我没办法控制自己的力量,我想我现在已经可以控制,即便是在梦中。”

    “其实我们这类人的梦境并不一定那么有趣,因为当你的控制力真的可以做到这样的时候,也就意味着你在梦中非常清醒,确实,在这样的梦境,我们想要的一切都可以做到,但我们知道这些都是假的。”

    叶千狐说道:“但在我看来,梦境最有趣的地方应当是他的不确定性,源自我们潜意识的映射,让我们自己都没有办法控制,可惜,我们太清醒了。”

    “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吗?”琴·格蕾抬起脑袋,“我是说,让自己不是那么清醒。”

    “当然有办法,自我压制控制力,适当放纵自己”,叶千狐说道,“但这里有一个问题,因为有足够强的控制力,我们在梦境中的思想波动不会伤害到外界,可也让我们的梦境变得无趣。想要回到不受控制的梦境,就要削弱自己的控制。”

    琴·格蕾有些明白他的意思,“然后就会变得不稳定对吗,关键还是在于两者的平衡,按照你之前说过的一些事情,把握这种平衡,也就意味着对自身的控制足够强大。”

    叶千狐来到琴身边,半蹲下身体,让视线和琴平齐,说道:“就是这样了,如果你已经有了控制力,我可以对你的精神世界修改一下,让你想要做梦的时候可以主观绕开精神世界。”

    “但问题是,你现在真的可以做到吗?”

    说话间,叶千狐伸手放在琴脸侧,食指和中指落在太阳穴位置。

    琴将手掌覆盖在叶千狐手背,主动配合着他的思维进入自己的意识之中。

    进入琴最深的意识,其实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因为在那里,待着一只凤凰!

    刚刚进入到琴的意识之中,叶千狐便感觉到了那种炽热感,源自精神层面的炽热感,如同一团最纯粹的火焰,想要把所有的一切统统燃尽。

    一股特殊的风暴在这里肆虐,祖峰风暴的每一个粒子都是比血液更加鲜艳的红色,而这些,便代表了凤凰之力在琴意识中的形态,并不是一个凤凰的形状。

    凤凰之力的形态,或者说外在形态,完全是被人为赋予的,凤凰的形象来自于他人的认知,而当琴在叶千狐帮助下认识到凤凰之力的本质之中,原本应该以凤凰的形态展现自身的力量,偏偏在她的意识中失去了这种形态,而是回归根源的力量本身,然后任意被琴的想法塑造成想要的形态。

    而这种力量杀伤力非常恐怖,并不应该简简单单地归咎为暴虐之类的词汇,就像是,太阳会烧光靠近他的东西,但能够因此就说太阳是邪恶的吗。只是这种力量太过强大了,靠近他就要承受被伤害的危险。

    就像叶千狐,不仅一次在琴的意识中如此之近的看到过凤凰之力,也不仅一次因此而受伤,当然,如果他不是在第一次的时候就捕获了一部分凤凰之力用来研究的话,也许受伤不会这么频繁,尽管他后来把那部分还回去的,但显然还是被有过这样经历的凤凰之力记恨上了。

    当叶千狐进入到这里之后,风暴明显有了平缓的趋势,其中一部分粒子凝聚成琴·格蕾的模样出现在叶千狐身边,抬手放在他的肩膀上,道:“你看,它们已经不会再攻击你了。”

    这是一种很简单的用来检验琴对凤凰之力控制的方式,简单却非常有效,鉴于凤凰之力每次接触叶千狐的时候都要炸毛的趋势,现在琴用凤凰之力凝聚出自己的样子和叶千狐接触,却没有让他受伤,算是在证明自己已经可以控制凤凰之力。

    山洞中一直萦绕着暖色的光芒,并不刺眼,提供的光亮和早晨的光芒类似。

    借着这样的光亮,琴盘腿依靠着岩壁坐着,腿上放着厚厚的一本《梦的解析》在翻阅,好一会之后,没有抬头,说道:“我觉得我可以再次做梦了。”

    “嗯?”看着山洞外面发呆的叶千狐回过神,转身看向琴,“为什么这样觉得?”

    琴合拢腿上的大部头,说道:“我想,我已经可以应付可能出现的噩梦。你说过,我在噩梦的时候对外界的破坏根源在于我没办法控制自己的力量,我想我现在已经可以控制,即便是在梦中。”

    “其实我们这类人的梦境并不一定那么有趣,因为当你的控制力真的可以做到这样的时候,也就意味着你在梦中非常清醒,确实,在这样的梦境,我们想要的一切都可以做到,但我们知道这些都是假的。”

    叶千狐说道:“但在我看来,梦境最有趣的地方应当是他的不确定性,源自我们潜意识的映射,让我们自己都没有办法控制,可惜,我们太清醒了。”

    “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吗?”琴·格蕾抬起脑袋,“我是说,让自己不是那么清醒。”

    “当然有办法,自我压制控制力,适当放纵自己”,叶千狐说道,“但这里有一个问题,因为有足够强的控制力,我们在梦境中的思想波动不会伤害到外界,可也让我们的梦境变得无趣。想要回到不受控制的梦境,就要削弱自己的控制。”

    琴·格蕾有些明白他的意思,“然后就会变得不稳定对吗,关键还是在于两者的平衡,按照你之前说过的一些事情,把握这种平衡,也就意味着对自身的控制足够强大。”

    叶千狐来到琴身边,半蹲下身体,让视线和琴平齐,说道:“就是这样了,如果你已经有了控制力,我可以对你的精神世界修改一下,让你想要做梦的时候可以主观绕开精神世界。”

    “但问题是,你现在真的可以做到吗?”

    说话间,叶千狐伸手放在琴脸侧,食指和中指落在太阳穴位置。

    琴将手掌覆盖在叶千狐手背,主动配合着他的思维进入自己的意识之中。

    进入琴最深的意识,其实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因为在那里,待着一只凤凰!

    刚刚进入到琴的意识之中,叶千狐便感觉到了那种炽热感,源自精神层面的炽热感,如同一团最纯粹的火焰,想要把所有的一切统统燃尽。

    一股特殊的风暴在这里肆虐,祖峰风暴的每一个粒子都是比血液更加鲜艳的红色,而这些,便代表了凤凰之力在琴意识中的形态,并不是一个凤凰的形状。

    凤凰之力的形态,或者说外在形态,完全是被人为赋予的,凤凰的形象来自于他人的认知,而当琴在叶千狐帮助下认识到凤凰之力的本质之中,原本应该以凤凰的形态展现自身的力量,偏偏在她的意识中失去了这种形态,而是回归根源的力量本身,然后任意被琴的想法塑造成想要的形态。

    而这种力量杀伤力非常恐怖,并不应该简简单单地归咎为暴虐之类的词汇,就像是,太阳会烧光靠近他的东西,但能够因此就说太阳是邪恶的吗。只是这种力量太过强大了,靠近他就要承受被伤害的危险。

    2...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