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书吧 -> 其它188bet亚洲体育 -> 掌贵

188bet亚洲体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人群里沸腾了。

    原本以为只是一桩尼姑要进门的闹剧,此刻眼看着便成了一桩真真正正的丑闻。

    众人看向朱常淇顿时变得古怪。而人群里,有人开始绘声绘色将朱常淇好色之事开始宣扬。

    都是官员贵人家的,平日里抬头不见低头见,其实有些事早有耳闻,有些风月场合也没少碰见,此刻这么一翻,不少人都跟着头头是道。

    文兰的人只是在人群里偷偷点了个火,人群里关于朱常淇上月在哪个楼,上次在哪个馆,玩过什么,带了何人,找个哪位,自然而然就开始被绘声绘色传开……

    尼姑指着朱常淇,还在全力指控着。

    “我没胡说!是与不是,你心里有数。你最近瘦了许多啊,我也是。面色不好,夜不能寐,还有,你有没觉得身子发虚?时不时还冒冷汗?你是不是感觉下身时不时有些麻痒?你不会不知有异状吧?还有,把你的手伸出来。”

    尼姑自己伸了手,见手指泛着不寻常的青色。若细看,还有些红色的点状物分布。就是指甲盖下肉,也没有健康的光泽和红晕,反而隐隐透着灰黑……

    众人这才细细打量朱常淇,他的确瘦了不少。

    他脸上两边颧骨突出,面色更是难看晦暗。至于身子是否虚弱,他们都看到了。他连个女人都抓不住,不是虚又是什么?

    朝鲜王一把抓住他的手,这双手,可不与那尼姑差不多?

    朱常淇此刻坐地,不但挣不开,还起不了身,更是一脑门的冷汗……

    这一条条,可不正符合了尼姑的所指?

    朱常淇已经吓到了。

    他最近的确很不舒服。他以为是因为朝鲜王将至引发的劳累和压力所致,难道他错了?

    他慌了。难道他真的染病了?

    他从江南开始就没少偷摸跑青楼。

    刚回京那阵,文兰屡屡冲他甩脸子,他心头憋屈,更是偷偷跟往常要好的兄弟去寻花问柳好多回……

    还有两次图新鲜,乔装跟着平昌侯家小爷去乡间找了一小寡妇玩……

    这里边的人,是不是干净,他并不知啊!……

    与朱常淇一样吓到的还有于公公。

    这又是个什么事?他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再次找人去请皇帝之余,他又赶紧示意御医离开。

    朝鲜王看在眼里压根不在乎,反而当众冷嗤打脸。

    “这御医是个酒囊饭袋,能看什么诊。走就走吧,赶紧走。”

    他反而手指了在场那几个大夫去给朱常淇把脉,说只要他们能探明病情,一律加三倍赏。

    朱常淇嚎了起来,招呼人搀扶着往后退。

    “本王天之骄子,怎能让你们一群鄙陋粗人如此凌辱,朝鲜王若执意逼迫侮辱,本王不如一死以鉴清白。”

    “心虚了?”朝鲜王冷笑。“别啊,您是堂堂骄子,怎能以死明志?不探就不探吧。算了,七皇子既然不敢,咱们也就不要勉强了。七皇子病情如何,心里有数。既然您没胆量看诊,咱们也就明白了。”

    “你,你……”朱常淇分明的底气不足。

    “七皇子可要想明白,您若不敢给大夫瞧,就失去了您最好的自证机会。本王若是您,这会儿应该自己巴求着证明没病,应该当着众人来自证,而不是畏畏缩缩,引人非议。本王以长辈身份劝你,错过这次机会,便有心虚之嫌,谣言四起后再要去灭绝,可就难了!”

    “本王清者自清,无需自证。”朱常淇怂。他不敢。他瞧见自己的掌心也有些隐隐的红点,那是什么玩意儿?他若当场被断定有病,他就全完了。怎么也得要等到父王那里动作。事关皇室颜面,父皇绝对不会置他于不顾……

    朱常淇早已被送入了死胡同。他不管做什么,怎么做,结局都已注定……

    另一边的李纯则已经离了马车再次入宫。

    他么,打算去皇帝那儿晃悠一圈。既以免有不管事之嫌,另外索性去把控一下进度。怎么的,他也得让文兰将戏演完才帮着皇帝去收拾……

    而此时此刻,尼姑已经被几个大夫轮番看了手心又重新把脉,还有朝鲜嬷嬷带她去马车里看了身子。

    “这尼姑……的确像是那种病。”嬷嬷道。

    “病情不容乐观。先前把脉还以为是有孕才导致了脉象迟滞,倒是没想的是由于那暗病的发作。”大夫言。

    “这病恐怕不好治。想要根治并不乐观!”朝鲜御医道。“即便是拖延也很费银钱,尼姑先前所言不假。”

    “按理,即便染病两月也不该如此严重,但或许是因为有孕的缘故,所以导致尼姑这病情看上去还要严重几分,恶化也快,甚至有几分病入膏肓的感觉。”大夫补充。

    “难怪这尼姑胆子这么大,还敢不怕死地找到宫门来,原来已是走投无路了!”众人议论起来……

    如此,尼姑的证言再次被证实了一次。

    而朱常淇的面色也正随着大夫嬷嬷所言而快速变得死灰。他盯着尼姑不敢相信。尼姑真病了。那他与她……所以,他是不是,也没救了?

    朱常淇一屁股坐地,气力全失……

    而此时此刻,那边前往清心庵的一大拨人已经回来。

    出了这种事,清心庵的主持避之不及,以闭关为由,避免了抛头露面丢人现眼。只派出了一个叫妙意的小尼姑来认人。

    小尼姑看着地上那位,唯唯诺诺,却实在不敢认。师姐们已经嘱托过,此时宁可眼瞎,也不能害了庵里。到底是皇城下的庵庙,若得罪了皇室,今后怕整庵都无活路。

    小尼姑只说进庙时间短,实在辨不出地上尼姑是否妙真。

    妙真坐地冷笑。

    “这不是妙意师姐吗?师姐,您不认我吗?我被欺辱了,庵里就将我弃之不顾?你们可以昧着良心,倒是对得起这身素衣,对得起头顶佛祖?无碍,你们为了巴结贵人,迎合强权,既要做那睁眼瞎,弃佛祖真言不顾,妙真便祝你们多得香油钱,早日得善果。”

    妙真的讥讽在场包括妙意在内的大部分人都听懂了。佛家讲究存善念,发善心,结善缘,做善事,来得善果。然而此刻前四条善字诀未行,如何能得善果?尼姑在骂她们早就注定了徒劳,是打着幌子在游走贵人和强权之中,早就失了佛祖指示……

    那叫妙意的小尼姑的头都要埋到了前襟,只低着头默默念经来掩饰慌张。可她这副模样,在场众人也都看懂了,不由暗暗嗤笑……

    然而小尼姑不认也没用。

    “禀王上。清心庵确有妙真其人。但妙真在两个多月前出门采购物资时,便无故消失了。清心庵在京郊找了几日都未见其人,之后便在官府报过了案。属下与皇城侍卫已经前往府衙调取了卷宗,证实确有其事。”

    那朝鲜卫兵先拿出了清心庵提供的妙真出家文书,与此同时,有顺天府的官兵也被带了来。

    由于涉及了失踪案和绑架案,顺天府不敢推诿,再头疼也只能派人来了一趟。

    那官兵拿了清心庵报案时给出的妙真画像,与地上尼姑一比对,确实无误。为保万一,地上尼姑还被官员拿印泥调取了手印,确认正与清心庵提供的那份出家文书上的手印一模一样。

    至此,已经可以确认,地上这个尼姑正是清心庵失踪的妙真。一时间,人群再次沸腾。尼姑所言再次被证实。

    铁证在此,刚刚那支支吾吾的小尼姑妙意则被众人一顿痛骂……

    妙意也不敢分辨,几乎是抱头鼠窜地逃离。

    那边跟着婆子去找尼姑被扣押处的卫兵也回来了。

    按着所指,果然找到了城郊山顶屋舍,里边有尼姑的僧衣法器,也有尼姑的生活器皿。按着先前尼姑所言,屋后有鸡舍,鸡舍开了门,直通了山下。

    而侍卫到时,庄上前门处正有两个婆子如热锅之蚁团团转。见卫兵便开口问:可是七爷的人?

    卫兵机灵,说正是,问她二人出什么事了?

    “姑子跑了,跑了!”俩婆子很慌张。“山上找了一圈也未见人,不知去了何处。按理那姑子病重,不可能走远。劳烦各位,赶紧禀告七爷拿人。”

    当朝鲜卫兵将这话传来,在场又一次炸开了锅。

    这次,的确是证据确凿了。

    七爷?拿人?姑子?跑了?病重?全都对上了。

    朱常淇果然是扣押了正经的庵堂里的尼姑!

    “胡说!污蔑!冤枉!休得胡言!”朱常淇再次挣扎。

    而卫兵压根没看他,又将两只大麻袋扔到了地上,从里边倒出了一大堆的瓶瓶罐罐,首饰及生活用具。

    “这些都是那屋中搜罗来的。有不少价值不菲,绝对不是尼姑能用得起的。”

    别的就罢了,只不过里边有官窑烧造的宝瓶,香炉里有焚了一半的香,也是宫中特有的甜香。

    一切的一切,都显然与朱常淇有脱不开的关系。

    卫兵正抱拳回禀:

    “顺天府那里的文书显示,那座宅子的确是七皇子所有。是在两个多月前买下的……”

    朱常淇再争辩不得,如此,一切已是板上钉钉。

    人证物证,受害者的供词,再不可能抵赖。

    他与尼姑的事已确认,那么,他若没病,尼姑怎会有病?

    这一刻,纵然他是皇子,在场众人也无不对他面露鄙夷和嫌弃,忍不住退了又退。脏,真脏!

    朱常淇已经凌乱了,难道,真的是他将病传给了尼姑?

    那尼姑冲他呵呵笑了起来。

    “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你这个骗子!还骗会带我入你门,可你分明都不敢认我。今日起,我与你恩断义绝!”

    尼姑边笑边流泪,从脖子上取了一枚玉就要对着朱常淇扔出去。这是当日姑子费了一番心力从朱常淇那处磨来的。算是“定情之物”……

    那玉被朝鲜王一把夺过,先一步拿到了手中。

    好一枚精致的玉件,别人不识,于公公可一眼就认出了。

    是皇上赏下去的。每个皇子都有。

    于公公一声叹。什么都晚了。

    与此同时,那边三宝也招了。三宝被拉去马车里受审,所以尚不知一切已是徒劳,在威逼过程中,他终于想好了说辞:

    他招认:是尼姑勾引了七皇子,主动要求委身,七皇子一时没把持住,所以被尼姑拿捏。又说那尼姑满口胡言,不足为信。一切一切,都源自尼姑的逼迫……

    尼姑得了文兰示意,眼神一凛,顿时表现得怒上心头。

    “三宝,你个不要脸的。我本打算放你一马,可你竟这般污蔑我。你当日趁着给七皇子送信,没少往我床上爬吧?你为了哄骗我,当日还送了我江南带来的百花膏,那就是证据。你这般污蔑我,你不得好死!”

    地上的麻袋里,卫兵找出了百花膏。

    朱常淇的脸色再次一黑。

    这是当日镇江买的,是他带着三宝去逛的,他买了好几瓶,还给他娘送了两瓶,他一眼就认出来了……他一眼瞪向三宝,那货,竟然睡了自己的女人……

    三宝一下摔倒在地。

    “你胡说!”

    “我胡说什么?你睡了我一共六次。我在山上庄子房间的床头全都刻了记号。我一早就害怕会有今日,所以你们各人睡了我几次,是哪日睡的,我全都记下来了。你们自己去瞧,去瞧!三宝,你还不知你主子有病吧?你主子把病传给了我,你呢?你会不会有病?或许你也病入膏肓,活不了几天了。”

    尼姑表现癫狂,义愤填膺,大有破罐子破摔的意味,又开始在人群里指了出去。

    “既然如此,我也不用客气了。还有你们那几个,平昌侯小爷,徐家三少爷,定安伯家六爷,你们那次被七皇子带上了山,七皇子将我推出来好一番显摆,我给你们一个个敬茶,一次次陪睡,你们都忘了?忘了也不要紧,反正我记得。我来提醒你们一下。

    平昌侯家小爷,你说我比城东蔡家庄村口的小寡妇有滋味,以后待七皇子过了新鲜劲儿,你愿意收留我是不是?

    徐家三爷,你说你有的是银子,家里铺子有三十来间,只要我让你舒服了,以后就送我两间玩是不是?

    还有定安伯家六爷,你送了我一只累金丝的发钗做礼物,跟我说是京城最有名的鎏花坊出品,可想起来了?

    忘记了我不要紧,你们可得记得赶紧就医,万一不小心,这染上病,就来不及了!哈哈哈!”

    尼姑从麻袋里找到了发钗扔到了地上……...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书吧”,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