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书吧 -> 都市言情 -> 死灵法师事务所

188bet亚洲体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冬日的帝都,下午四点多的太阳,总会将高楼的影子拉的极长。

    透过大厦间的缝隙,映进1037的阳光因为雾霾而有些偏紫色的,露易丝就沐浴着这样的光芒,轻轻迈步来到了赵炎身前。

    “这位是…”

    安娜微微皱眉,她没有面前这人的资料。回头看了一眼克里奥娜,后者摇头表示同样不知道。

    赵炎没有卖关子,直言道:“介绍一下,露易丝·莫贝尔·德·布尔热瓦——好像是这么叫?”

    这话是问露易丝的,后者微微咧嘴,轻笑道:“还是叫我露易丝吧,剩下那些名字和姓氏不重要了。”

    赵炎耸肩:“嗯,直接叫她露易丝就好——前段时间我从洛杉矶的实验室把她刚带回来,现在恢复得不错。”

    安娜觉得露易丝的法语有些奇怪,并且如今的法国人很少起那么长的名字。“布尔热瓦”的姓氏听起来很普通,那赵炎为什么要介绍她给自己认识?

    阳光映在小女孩的脸上,白皙的皮肤透着金光。安娜看了几秒,忽然意识到了重点:“洛杉矶…实验室?赵,你的意思是——那个吸血鬼的传闻…是、是真的?”

    目光转向露易丝,后者很配合的咧嘴笑了笑——这一次,嘴角扬起的幅度大了些,所有人都看到了她那两颗迥异常人的尖牙。

    “先坐下说话。”

    赵炎让她坐在了旁边,自己端起水来喝了一口,此时安娜已经毫不掩饰自己的惊讶,嘴巴张成了o型:“她是吸血鬼?!可、可是吸血鬼…为什么不怕阳光?”

    “你对吸血鬼了解得多么?”

    “我——”

    安娜卡壳了,因为就算是女巫,如今也根本没见过真正的吸血鬼了,不然这些传说中的长生者定然是“永生”课题的重要研究目标。  她紧紧盯着露易丝,试图以自己脑海中的资料来判断这是不是个“假货”。赵炎倒也无所谓,只是在旁边说道:“她苏醒没几天,被埋葬之前是1574年,一觉睡了四百多

    年,这几天现代法语都没学利索。”

    “我…赵,请原谅我的失态,因为女巫没有这方面的预案——”安娜被这信息冲击的脑袋一阵乱,她深呼吸,努力让自己镇定:“那么,你想要什么?”

    “还是之前说的那些——不过,你确认带来的人可信吧?”

    安娜一愣,立刻点头:“没有问题。”

    “哦,那我就提一个建议:刚刚颜霜打开咒术之书的事,大家就当没有发生过,如何?”

    安娜眯起眼睛,心中忽然有些激动:“那咒术之书的内容…”

    “和女巫的交易无关。”赵炎顿了顿,好似不经意的提了一句:“我想你们议会那些人,其实对永生更感兴趣吧?”  话说到这里,安娜终于确认了他的意思:如果自己点头,那么“咒术之书”的内容将只有自己知道,女巫那边,有露易丝这个“吸血鬼”的身份当话题,完全够交差

    了!

    只要保密到位,没有人知道“咒术之书”可以被打开,而议会之中将只有自己一人知道这本书的内容。

    女巫议会本就松散,有限的资源下,谁都想更进一步。异能界不似官场,个体的强大才是核心竞争力,面对史上188bet亚洲大议长的“遗产”,安娜怎么可能不动心?

    她很清楚,如果选择“独吞”,那么便等于上了赵炎的贼船…而为了这本“咒术之书”,安娜定然也要付出价值不菲的本钱来交换。

    这个风险值得冒么?

    她几乎只用半秒钟就得出了答案:“没错,她们对咒术之书并不当回事,这段时间一直在研究永生的事。”

    “嗯。”赵炎完全没有意外的表情,“那剩下的事,我们晚餐的时候再谈?帝都的烤鸭有兴趣吃么?”

    “当然可以,对烤鸭,我也算是久仰大名了…”

    一旁的孙珂可是看到了之前赵炎和安娜对峙时的冷淡,然而现在这热切而友好的气氛是怎么回事?

    她也听不懂法语,只是忽然见赵炎扭头和颜霜道:“订个全聚德的包间吧,等会儿一起去。”

    “全聚德啊,那就去小珂上次去的那家?”

    “嗯?”

    孙珂楞了一下,赶紧接话:“那个…都、都去嘛?”

    “对,都去。”

    “我认识熟人!我去订!”

    想到能和女巫的大佬一起吃饭,孙珂这时候哪里还顾得上和赵炎那点矛盾?她兴奋地自告奋勇,却完全没有意识到一件事:

    自己刚刚目睹了异能界一次历史性谈判的全过程。

    ***

    晚上九点的时候,广州夜市依旧灯火通明。

    “谭局长,这次真的是不好意思…”

    魏雨正在给谭平斟酒,原本他想点白酒,但谭平摆摆手说年纪大了喝不了,最终换了啤酒。

    满满一整杯,他端起来也没说什么祝酒词,直接一仰脖“咕咚咕咚”喝干净。

    正想倒第二杯,谭平伸手拦住了他:“慢慢喝,不着急。”

    魏雨愣了下,表情有些发苦,倒酒的动作慢了下来。

    谭平也不说话,并没有和这位手下多聊的意思。

    事实上,两个人心中都知道原因——谭平因为魏雨一个没有打通的电话,就被杨平山大半夜安排从帝都飞到广州来,说是“寻找失踪的魏雨”。

    结果呢?没过两天,魏雨自己回来了,并表示之前只是执行任务时进了山区,“在刚好有点信号的时候,不小心拨了谭平的电话”。  这种狗屁理由谁都糊弄不了,但杨平山说没问题,任务报告上就会真的写下这个理由——指鹿为马在官场里并不是什么玩笑,谭平已经懒得去骂杨平山吃相难看,他

    只是有点惋惜:魏雨毕竟是自己带进第九局的老人了,没想到对方捅自己这一刀倒是根本没犹豫。  一样样菜端了上来,晚饭没吃的谭平点了个海鲜粥,吃了两口觉得吃不惯。餐桌上的各类鱼鲜到是味道不错,他浅尝辄止,也不说话。...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书吧”,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