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武侠世界侠客行

188bet亚洲体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好好的一场聚会,被魔门展天衣给搅和了,众人心中都十分的不舒服,尤其是袁太刚,这场聚会是他召集,最后却弄到这个地步,着实领他颜面大失。

    袁太刚虽然是一个端方君子好好先生,展天衣这么一搞也令他心头火起,打定了主意:“几日后,天湖论剑,定要与他分个明白!”

    非但是他,便是江心月、法性、萧剑童等人都有了同样的心思,今天这个场子必然要在展天衣身上找回来!

    他们乃是各大门派中的魁首人物,如何肯吃这个亏?被展天衣这么一闹,人人脸上无光。

    在短暂的喝了寒暄之后,相继离开。

    “店家,把这些东西都给我打包了,回头送到府上去!”

    之前的一桌酒菜自然是撤掉了,魔门弟子经手的东西,谁也不敢胡吃,因此直接是撤掉重做,现在这一桌酒席就是新做的,但是基本上就没人动筷,几个人吃了几口,便即结束了饭局。

    李侠客觉得可惜,这才让小二吧这些饭菜打包,送到府上,即便他不吃,给府内下人吃也是好的。

    但是现场众人都是各门各派的真传弟子,一向养尊处优,在外用餐时,却从来没有做过打包这种“丢脸”的行为,现在见到李侠客这么一个堂堂的银袍捕快,竟然连这一桌酒菜都要带走,所有人心中都生出诧异之感。

    公孙红绫“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李大哥,你这么节俭啊?”

    李侠客正色道:“这一桌酒席如此丰盛,至少要耗费六两银子之多,你们就吃了几口便不吃了,这也是太过铺张浪费!让小二用食盒送到我家,还能吃上几顿!”

    公孙红绫瞪起圆圆的眼睛,好奇道:“六两银子?六两银子很多吗?”

    她以前与几个师姐出去吃饭,从来都是师姐们付账,一般都是扔出一锭银子便即潇洒离开,果然是江湖儿女,潇洒不羁,视钱财如粪土。

    现在听到李侠客说出这酒菜的价格来,她颇感好奇,区区六两银子,何以李侠客如此郑重。

    “嘿嘿,果然不愧为名门大派弟子,钱财对你们来说,那根本就是不用考虑的东西,这六两银子是多还是少,袁兄,你来说说吧!”

    现场众人,公孙红绫十指不沾阳春水,那就不用说了,江心月是天河剑派天之骄女,平素里少不了有人服侍,对于物价什么的,基本上也不会了解,至于萧剑童与法性两人,平素里也有别人服侍,或者对钱财不怎么在乎,对于民生问题或许知道,但也或许不太了解。

    只有袁太刚身为儒门弟子,最为关心国计民生,才对大周朝民众的生活状态有一个极为清晰现实的了解。

    现在李侠客问他,也是在考他,若是他连这种问题都回答不上来的话,那么他这个儒门青年第一人的称号在李侠客看来,那就是个屁,完全不值得交往。

    “红绫师妹,你或许是久在门中不知百姓疾苦。”

    袁太刚见李侠客向自己询问,当即叹道:“十多年前,一两银子能买四到五石大米,如今天下乱象频发,物价上涨,一两银子还能买一石大米,一石大米一百八十斤,这六两银子,几乎是一个平常的四口之家一年的开销了!”

    他说到这里,一脸羞愧:“这次我来宴请诸位,是用的小弟卖字卖画的钱,特意奢侈了一次,只是为了保持风度,方才没敢要求店家打包带走,却没有李兄做事这般洒脱,心中想什么,便做什么,这一点我比李兄可是差远了!”

    公孙红绫楞道:“这么说来,我们这一顿饭,就抵得上寻常人家一年的口粮?”

    李侠客嘿嘿冷笑:“一年的口粮?两年都不止!”

    他扫视众人,淡淡道:“平民百姓谁又吃得起这种一两银子一石的精米?便是有精米也得换成糙米,即便是换成糙米之后,那也得混着野草一起吃,吃也只能吃半饱,如今谁家能够敞开肚皮吃饭,那就是了不得的大户人家!”

    袁太刚深受震撼,脸色涨得通红:“我这几年在书院闭关,却是对当今现状没有了解太深,却是如不如李兄知道的这么详细。其实只看天灾不断,**频发,便可以知道当今百姓生活是何其艰难!”

    他说到这里,想起一事,叹道:“刚才江师姐说的李侠客,在他浑浑噩噩沦为乞丐的时候,竟然到了与狗抢食的地步,若不是被狗主人一顿拳棒打醒,恐怕将会成为第一个饿死的转世天人了!”

    李侠客闻言脸色一黑,本来觉得这袁太刚还挺顺眼的,现在觉得这小子忽然就变得面目可憎起来。

    他这具躯体在主世界曾与狗抢食的事情,简直成了他的终生耻辱,他越是出名,估计这件事就越是被人传颂,若是他有朝一日当了皇帝,那么这件事肯定会被记录在史书之上,成为万世污点。

    虽然这件事不是李侠客做的,但却是李侠客这具身体做的,账自然要算在他的头上,毕竟谁也不知道他这个身体内存在着一个别的灵魂。

    现在听到袁太刚拿自己举例,李侠客恶狠狠的盯着袁太刚,目露凶光,喝道:“英雄不问出处!大丈夫出身贫寒或者富贵之家,这点没得选!先天条件好坏,那是先天的事情,后天的努力才是一个人做事的体现。你说李侠客与狗抢食,难道昔日老夫子光州断粮,饿的凄惨无比,全靠弟子讨饭供奉,才捱过一月光景,这种事也算得上耻辱么?说钱粮就说钱粮,扯这些有的没的作甚!”

    袁太刚吓了一跳:“李兄何以如此激动?这李侠客众人都知道他的名字,因此我才以他为例,说给大家听。连他这等转世天人,都饿成这样,可见普通百姓贫困到了什么地步!”

    旁边的公孙红绫噘嘴道:“他当时尚未醒转,与狗抢食只是本能之举,袁大哥,这种事还是不要多说了!”

    袁太刚一愣,旋即明了,公孙红绫乃是与李侠客有过婚约之人,自己在这里说李侠客曾经的惨事,公孙红绫即便是对李侠客极为怨恨,那听着这种事也是极为不舒服,说李侠客不行,那就是说她也不行,不然何以会与李侠客订了婚约?

    袁太刚瞬间便明白了公孙红绫为什么不高兴,急忙错开话题:“所以说,这六两银子在寻常之家,已经是很大的一笔钱了,李兄舍不得浪费,那是他做人勤俭,不愿浪费。”

    江心月对这些钱粮的问题不感兴趣,听了几句,便即离开,法性与萧剑童等人也相继告辞。

    待到公孙红绫跑出去追赶江心月时,李侠客摇了摇头,对还在包厢里的袁太刚与孙博达叹道:“连百姓死活都不放在心上,只知修行求道,却不管天下安危。大周王朝,要这种人有什么用?”

    “他们练的什么功,修的什么道!”...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