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唐门毒宗

188bet亚洲体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慕君吾轻叹道:“我不想铁军卷进来,但如果孟军来势汹汹,唯有天火炮能够给他最有效最直接的打击,也是缩短战事,减少波及的唯一办法。”

    “我明白。不过……”唐六两盯着慕君吾:“你确定,三枚炮弹就够了?”

    “确定,我要的是震慑,三枚用得好,足够摧毁他的夺楚之心,若是炮弹多了,且不说对城池对百姓的伤害,只怕会张狂了楚兵,反而起贪念。”

    唐六两闻言偏头看着慕君吾:“王权不是令人疯狂吗?为什么你不疯狂?难道你不想利用天火炮的威力做个皇帝吗?”

    慕君吾愣了愣轻声道:“我从来就没有称王称帝的野心。”

    “是吗?既然没有那你为何……”

    “责任,对家国逃不掉的责任。”他说着眉眼里全是愁色—如果可以,他想丢下这一切,同花柔在一起,至于其他,都不闻不问。

    “明白了。那花柔她怎样了?听唐箫说,她不记得你了?”

    慕君吾略迟疑地点点头。

    “带我去见她吧,说不定她不记得你,却记得我呢?”

    慕君吾此时看着唐六两,一脸认真道:“六两,你希望花柔和我在一起吗?”

    唐六两不假思索:“当然啊!”

    “那如果她因此要放弃唐门呢?”

    唐六两一顿,继而摆手:“这不是什么事,不还有箫哥吗?”

    简单洒脱,哪有那么多考量?这回答如醍醐灌顶登时让慕君吾卸去了心头重压,冲他笑道;“六两,帮我一个忙吧!”

    ……

    下午最令人懒洋洋犯困的时候,回春林的院里突然叮叮咣咣的响起一串杂音来。

    在屋内写字整理针法的楚玄一愣,放下笔立刻跑了出去,就看到有个衣衫褴褛脏兮兮的乞丐趴在院内,他周身散落着一些零零碎碎的物件,应该就是那些响声的来源。

    楚玄没有任何的不悦与嫌弃,二话不说,立刻上前,又是探此人鼻息,又是摸这人脉相,随即他的表情是既惊讶又迷惑:“花柔!花柔你出来一下!”

    花柔从茅草屋走了出来,见地上躺着个人,立刻奔到跟前。

    楚玄看向花柔,一脸求证之色:“他是不是中毒了?”

    花柔皱眉点头:“是,而且还是奇毒。你快把他弄到屋里躺好,在他足部行间、涌泉还有太冲三处穴位施针。”她说完就往外走。

    “你干什么去?”

    花柔边走边答:“我去采给他解毒的药。”

    “喂喂喂!”楚玄闻言急忙起身追她:“你可不能去!要什么你告诉我,我去弄!你,你可不能再沾毒了!”

    花柔一愣回头看向楚玄。

    楚玄追到她跟前,郑重强调:“你再沾毒,那一成的希望都没了。”

    此时,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癞子”却睁开了一只眼偷瞄他们两个。

    花柔闻言无奈又急切:“好,那你记清楚了,蛇麻草五株,水信子九根,蚰蜒三支,毒蘑两朵。”

    “你说的其他好找,这水信子……”

    “溪水边!”花柔不假思索道:“我昨天去过那里,我感觉到那里有。”

    “好。”楚玄立刻跑了出去,花柔回来路过癞子的身边,看了他一眼,立刻进屋,再出来时,手里已经多了几枚银针。

    一刻钟后,当楚玄抓着草药回来时,癞子躺在茅草屋内,他的两个脚底板的三处穴位上都扎了银针。

    此刻,他睁开眼朝屋外瞟,因为外面,花柔正在指导着楚玄制作解药。

    “对,把这个剁碎后和刚才提炼出来的毒汁拌在一起,敷在他肚脐上,半个时辰后,他就会呕出毒来。”

    “好。”

    “记得用布包手去敷,虽说你是带毒体,但接触这解药也会染毒。”

    楚玄好奇地看向花柔:“说起这个,你之前说带毒体会死于毒,什么意思啊?”

    “带毒体并非不怕毒,不过是对毒的反应极为迟缓,且有上限,当毒超过了体内可以承受的最大限度时,就会万毒齐发,无可救药。”

    楚玄闻言直接丢了手里切药的刀瞪着花柔:“你说真的?”

    “真的。”

    “那你丈夫呢?他也是带毒体,莫非……”

    “所以我才不会让他来给我抽毒,不会让他冒险。”

    屋内,癞子缓缓转过了头。

    果然,是这样啊……

    癞子能是谁?自是唐六两假扮的,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了让他无语的话。

    “你是为他好,也为楚国着想,我懂!但你们这样不是办法,要不,你嫁给我吧!”

    唐六两很惊愕,花柔更惊愕:“你说什么?”

    “嫁给我啊!”楚玄一脸认真道:“你变成了我的妻子,他就只能死心了。”

    屋内唐六两翻了个白眼,此时他看到花柔转身往回走,立刻躺下装昏。

    一刻钟后,癞子抱着木桶呕吐。

    楚玄、花柔都在旁看着他。

    癞子吐得是昏天黑地,吐得整个人都瘫软了,花柔才冲楚玄道:“可以了,我感觉不到体内的毒了。”

    楚玄听她这么说,才上前,以布包手把癞子肚脐上敷的药揭走,拿出了屋。

    花柔看向癞子轻声道:“你已经没事了,不过……你怎么会中这毒?”

    癞子摇摇头,一脸茫然又虚弱地闭上了眼。

    花柔见状,也没多问,默默地转身出去了。

    她走后,癞子睁开了一只眼,偷偷瞄了一眼,又闭上了。

    “出来吃饭了!”黄昏时分,楚玄端着两碗汤饼放到石桌上,花柔一出来,看到楚玄已经开吃,桌上只有两个碗时,不悦道:“怎么只有两碗?那位可不能饿着肚子。”

    “饿不饿得着,我可管不了,人家早跑了。”

    “跑了?”

    “对啊!”楚玄不以为意道:“一个乞丐身无分文,病看好了,再不跑等着我和他要钱吗?”

    花柔眨巴眨巴眼睛:“他跑来你的回春林,不知你的规矩吗?”

    楚玄咧嘴一笑:“也不是所有人都乐意给我干活、试药的呀!吃饭吧!”

    楚玄低头吃饭,花柔愣了愣也抓起了筷子,吃饭。

    “你那个提议,我不同意。”吃了两口,花柔突然嘀咕了一句,楚玄闻言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我也就说说。”

    花柔顿了顿又道:“你应该有喜欢的人吧,是不是我犯了和你一样的错?”

    楚玄放下了筷子看着花柔:“你知道是错就好,前车之鉴,别再执拗了。”

    花柔却扭了扭嘴巴:“谢谢,但这是我的选择。”

    楚玄一顿,抱起碗哗啦哗啦往嘴里送着食物,没再吱声了。...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