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恐怖考试

188bet亚洲体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是妈妈错了,当时妈妈也是鬼迷心窍才染上了那该死的毒瘾。。。甚至最后为了凑齐毒资,还毒债,竟然丧心病狂地让女儿为那些人渣做那种事情。。。现在想想,我其实根本不配当一名母亲。。。芸芸,你能原谅妈妈吗?呜呜,我们能不能回到最一开始的时候?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可以吃啊。。。”母亲跪在范愁芸的眼前,一把老泪纵横,有些抽泣,喃喃自语道。

    “是啊!你知道我当时有希望你能一直陪在你的身边,保护着我吗!当初我被你打的时候,你知道我怎么想的?!我想的是我可以当你的出气筒,总有一天你会恢复成原来的那个和蔼可亲的妈妈!可是没想到最后换来的却是自己亲生母亲的背叛!您让女儿如何不恨你呐!”范愁芸看着眼前这个蓬头垢面的女人,越来越感到厌恶,挥起手中的菜刀便要砍下去。

    出乎范愁芸意料的是,就在她将菜刀挥下去的同时,女人的哭泣声也慢慢地停止了,周边的声音也逐渐趋向于平静。她有些意外,看向那女人时,发现她此时的脸上竟是充满了欣慰,或许对她来说死在女儿的手里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也能让她得到解脱,不再因为灵魂上的愧疚而感到烦恼。

    范愁芸本以为女人会继续哭哭啼啼要她饶命,结果没想到她竟然是这样的反应,一时间有些措手不及,一个不要伤害她的指令从脑海中迸出。她硬生生地停住了自己的动作,由于惯性的使然以及不想伤害到她的想法,她手上的菜刀只能硬生生挥向自己。

    “啊!”范愁芸不禁痛呼出声,虽然她同时极力避免让菜刀伤到自己,但还是在自己白嫩的皮肤上划出了一道口子。

    “你这是何苦呢?杀了我你也能消除自己心中的那股愤懑,杀了我你就可以完成你的复仇了!”女人看向范愁芸的目光充满了不解。

    “因为你是我的母亲啊,我又怎么可能真的忍心对我的母亲下手啊。。。她毕竟是生我养我的人。。。再怎么对我不好,我也应该抱有感恩之心。。。让她真正的解脱其实就是让她知道女儿过的很好,让她不用操心,不会为了以前的错误而抱憾终生,而不是让女儿杀了自己,成为一个可悲的杀人犯!”范愁芸说着说着,突然又开始哭了起来,最后演变成了嚎啕大哭:“你不是我的妈妈!妈妈,妈妈,你在哪里啊?!你在看着我吗!女儿想你了。。。呜呜呜。。。”

    猛然间,范愁芸睁开了双眼,映入眼帘的则是一双血红的双眼,一张扭曲至极的面孔正一脸怨毒地盯着她。

    。。。

    “不好!我们得想办法去阻止那些女鬼!”叶天一突然失声道。

    “为什么?你疯了吗?难道你想放任这夏邕继续下去?”徐叨一脸难以置信。

    之前,为了规避复活的四具女尸,叶天一和徐叨二人躲在了衣柜里面,等听到门外完全没了动静才敢出去。可能是女尸走得太慢,也可能是两人运气太好,他们从断壁残垣中硬生生找到了一条通往一楼的路径,赶在女尸之前率先到达了一楼。

    两人到达后,在范愁芸和夏邕所在的房间外面悄悄找了块大石头隐藏了起来,同时观察着房间内部,并仔细聆听里面的动静。

    当听完范愁芸的喃喃自语时,叶天一虽然不是很明白范愁芸和她的母亲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事情,但很明显最后的结局是她原谅了她的母亲,然后夏邕从原先一切尽在掌握的淡定转变成不可思议,再变为最后的怨毒。

    看到夏邕一副情况出乎意料的模样,叶天一便明白其中必大有文章,仔细一想,便发现了问题的症结所在。他发现了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夏邕所针对的人也好鬼也罢,均是含极大怨气的人。

    温双为诡异的被子所害,生前又被夏邕和那群小太妹极尽侮辱,那么死后的怨气自然磅礴,自可比拟被子上的那股诅咒的力量,而那些小太妹则不一样,虽说不知道是怎么死去的,但怨气肯定没法与温双相比,因而面对那些被子反而根本没法做任何抵抗。

    叶天一不清楚范愁芸的童年回忆,但是根据刚才她的喃喃自语,他还是骇然地得知她抱有着杀害她母亲的想法,同时对她有一股咬牙切齿的恨意,基本上断定她的童年定不好过,若是因此化为厉鬼,可能比温双有过之而无不及。

    将温双和范愁芸进行比较,叶天一便基本上得出了夏邕的进化规律,这个扭曲至极的厉鬼正是通过吸食活人及死人身上的怨气而提升自己实力的。这主要有两方面原因:

    一是温双这个比小太妹还要再高一个等级的厉鬼在面对夏邕时仍讨不得半点便宜,反而被打得神形俱灭,不是因为夏邕的实力更强,这点从一开始两鬼的实力平分秋色可以得出。后来夏邕扭转战局的原因正是因为温双的怨气正好成为了夏邕的养料,从而使得夏邕在最后实力激增反败为胜。

    二是叶天一考虑到一件很奇怪的事情,那就是夏邕为什么带走范愁芸,而不是杀死她?虽说知道夏邕劣迹斑斑,而且是一名好色之徒,但是化为厉鬼后认为它盯上了范愁芸的美貌就很牵强。因而唯一的解释便是夏邕读取了范愁芸的记忆,希望通过吸食她身上的怨气来达到自己提升实力的目的。这样一想,很多事情就解释的通了,夏邕最后的淡定化为怨毒便是因为它没有料到范愁芸最后并没有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杀害她的母亲,反而原谅了她,这也使得她身上的怨气烟消云散。

    叶天一之所以那么着急想要阻止那四名女尸下来的原因,现在看来一目了然了。很简单,只要与夏邕作对的鬼魂满怀怒意地对它出手,那么这些鬼魂身上的怨气会源源不断地成为夏邕的养料,就算有几百个鬼魂一拥而上也不会是夏邕的对手。

    现在这四名女鬼若是一同对夏邕出手,必定会使得夏邕实力暴涨,这对本来就已经快走投无路的考生们来说更是雪上加霜。

    在解释到这一点时,叶天一不禁哀怨地看了徐叨一眼,要不是他让那些女尸复活,自己等人还不一定那么被动。

    仿佛是感受到了叶天一的目光,徐叨却是恶狠狠地瞪了回去:“你别马后炮,换做是你也会这样做的。当时情况那么紧迫,谁知道范愁芸什么时候会被弄死,能想得出的唯一办法就是让复苏厉鬼让它们自己去复仇,去拼个同归于尽。而且你仔细想想,如果真的什么都不做,或许状况会更糟吧?我可不认为生路就是什么都不做,静静地看着夏邕如何弄死范愁芸。”

    叶天一被驳斥得哑口无言,不再争辩什么,随即转开话题:“先不说这些了,我们还是想想如何能够阻止这些女鬼去复仇吧。”

    徐叨想了想,有些不确定道:“把六楼的那盏台灯带下来怎么样?说不定能够再次封印这些女尸,甚至能够阻止夏邕也说不准。现在还有时间,这样一上一下,也来得及。”

    叶天一抬头看了看顶上,微微叹了口气:“以目前的情况来说不可能了,你别忘了刚才我们是怎么下来的。还好衔接水管的那层地面都不太结实,很容易就能踹出个洞,我们就是通过那水管一层一层滑下来的,所以才能比那些慢悠悠的女尸先行到达这里。”

    顿了顿,叶天一指了指残破的楼梯又道:“而且其他地方你又不是不知道,都被这两个鬼打得不成样子,我们都没办法通过楼梯往下走,更何况还有那些女尸在那里。管子这种东西,下来容易上去难,别跟我说你会爬管子,没个一时半会根本到不了六楼。”

    徐叨又问道:“那么那些人皮呢?会不会起到克制夏邕的作用?”

    叶天一沉吟道:“应该不行,人皮是女鬼恨意的来源,说不定会起到适得其反的作用。”

    突然徐叨颤抖地指着一旁的楼梯口:“它们到了!我们。。。我们怎么办?去阻止它们吗?”

    叶天一扭头看去,只见到四个浑身惨白的可怖女鬼正死死地盯着眼前范愁芸和夏邕所处的房间,根本没注意亦或许是主动忽略了一旁的叶天一和徐叨二人。

    在短暂的停留后,这四名女鬼直接进入了房间里,两人顿时脸色煞白。

    “怎么办?可恶!我爬不上去啊!”徐叨朝着水管奋力往上一跃,结果没想到水管已经承受不住他的分量,反而朝旁边一弯,随时都有倒塌的架势。

    “怎么办,怎么办?想不出任何办法啊!”叶天一捂住头部死死思考,却是什么也没有想出来。要说直接去拦住这些女鬼,并讲这些大道理?估计刚表明来意,就会被气势汹汹的它们撕成碎片。要说在一旁通过旁敲侧击的手段来劝告它们,叶天一也没有那个自信去充当说客。

    两人不禁祈祷,希望这些女鬼不要被消灭得太快。说也奇怪,这是考生第一次为鬼魂祈祷的,望着对方的模样,叶天一和徐叨不禁相视苦笑。...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