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落雪天

188bet亚洲体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天山四处浮现一层浓浓的白雾,下至蓝湖上至雪域主峰皆被白雾萦绕。

    伴随雾起的还有一阵强烈无比的震感,将整个天山山脉动摇了一下,引得羽鸽四处飞荡,山中的人也难以平稳心神、正常言行。

    观异象、尝震感,每个人都惊奇无比。看着那浓浓的白雾汇聚成一朵莲花的形状飞升天穹、弥散开来,众人忍不住感叹。

    “这是何物引发的异象?竟能够震撼天山、威动天穹,是福是祸呢?”

    “震感深厚,想来此物力大无穷、威慑天下;云雾形如莲花,可升天汉,必定是天山的东西!”

    听着众人感叹,蓝水和季林面面相觑、一时无言。

    方才两人在山腰,刚处理好了天民的纠纷,却突感些许不适。这种感觉就像凡尘的地震,却又更加迷乱惊厥、摄人心魄。虽然只是小小的一瞬,却令每个人都无法安心下来。

    “师兄,这是怎么了?”

    “好像是神器出现的征兆,快回去看看!”

    待蓝水和季林回到天山主峰,千归和九苍已经在正君楼站着了。正君楼台下围了许多弟子,而台面之上跪着的竟是雪泽。

    “师妹,这是犯了什么错?”

    千归用复杂的神色看了看蓝水,然后对九苍说:“此事,只是机缘,怪不得雪泽。不如,让她将功赎罪吧!”

    “如何赎罪?你这徒儿真不让人省心,刚刚还生死不明,此时又将法器门开启了。哎,到底是人才呢?还是淘气鬼呢?”

    千归尴尬地笑笑,正要劝说,剪绒却不动声色地跪了下来。

    九苍一惊,错愕不已。“剪绒,你这是作甚?”

    “天尊,法器门突然开启,引得天山上下不安,恐怕还会有其他事情发生。虽然此事颇为蹊跷,但确实由师妹引起,罪不可恕。剪绒愧对天师之位,未将女弟子管教好,请天尊责罚!”

    九苍扶起剪绒,然后看了看雪泽。“尤其是紧要关头,才能凸显沉稳的重要。雪泽,你好生跟你师姐学一学,该如何成为一名安分合格的天山弟子。那法器门,为何你能够开启?你又可曾反省此事?”

    雪泽低着头,紧张地回道:“回禀天尊,雪泽只是想代替师兄、师妹下山,因而擅自前往,想要寻求一法器。但是…雪泽也不知怎么就触动了机关,将法器门打开了!”

    “这理由不错,可是若是出了事情该如何是好?那法器门之中藏匿着万千镇山之宝,天山许多弟子都还没有自己的专属法器,你怎敢先身而去?若是让法器流失出去,引得大事发生,你可能承担?”

    雪泽无话可说,又记起曾经的梦来,有关法器门的事情她还是触碰了。“弟子知错!”

    “既然知错,那就要改!避免下次再犯,先让剪绒好生教导一番。”九苍看了看十分得意的剪绒,心里有些许想法:这雪泽能够独自开启法器门,一定不简单!这剪绒又处处针对,不如……

    雪泽看了看剪绒,剪绒也看了看雪泽,两人皆沉默不语,却又心思各异。

    千归走到剪绒跟前,“雪泽身子刚恢复。剪绒,你可要怜惜一些,莫要罚跪!”

    剪绒笑了笑,骄傲地看向千归。“弟子自然不会罚跪,只是以常规教训一下师妹,让她长些记性!”

    “你要如何?”千归愤怒地看着剪绒,丝毫不收敛情绪。

    剪绒自恃有九苍维护,傲娇冷淡地说:“想必天尊知道,触犯此等戒律者,应受鞭刑二十、苦役三月。天尊作为师父,应当明白,严师出高徒!这句话,我师父曾说过多次,而且相传还是出自你的口中。今日,你看?”

    千归怒目而视,正要不顾身份地反驳,蓝水却站了出来。

    “天尊,师妹莽撞之事有我的罪责。当时师妹询问之时,蓝水未加阻拦,而且也未说明法器门的重要,这才使得师妹轻视此事。所谓,不知者无罪。若是要罚,罚蓝水也可让师妹长记性,就让蓝水来受这二十长鞭吧!至于苦役,实在不该天官承受,还望三思!”

    剪绒刚想回绝蓝水,季林又跪了下来,请求天尊道:“季林作为二师兄也有错,没有听师父的话好好管教师妹,才共铸今日大错。季林愿与大师兄一起受罚,还望天尊念在师妹体弱,饶恕一次!”

    “你二人先起来,雪泽也起来!”千归走到几人中央,严肃地说道:“虽然雪泽打开了法器门,但却没有留下后祸。况且法器门也因贤能之人开启,这只能说明机缘已到,不可怪罪。否则,就是对神器不敬!”

    剪绒冷冷一笑,“刚刚的异象,天尊又如何解释?难道不是大凶之兆?若是神器出世,需我等敬畏恭贺,为何引得震波惊人、白雾萦绕?”

    千归看着剪绒,冷笑几声。“尔等见识短浅,我且不予说明。九苍,你说呢?”

    “那等异象,确是神器出世之兆!”九苍回道。

    剪绒恍然大悟,似笑非笑地说:“如此说来,师妹不仅打开了法器门,还放出了神器?”

    雪泽一愣,回想自己机缘巧合打开法器门时,确实看见一个小东西迅速地飞了出来。但是那银白之物转眼即逝,不知所踪。难道,这又要加罪?

    “这神器稀少,能够出而隐世者更加奇绝,那绝对是件宝物。雪泽,你可有见到此物去向?或者留意它的长相?若是你知晓,便能寻回此物。”九苍问道。

    千归看向九苍,笑问:“是否寻回此物,便不做追究?”

    “那是自然,那件神器重要之至。若是寒莲冰针,那就事情大了,非要追回才可。若是雪泽找回此物,那自然不必言过,更是有功!”

    “天尊,为何如此?剪绒不懂。”

    “这寒莲冰针可是天山一大镇派神器,乃天女法杖的三分之一。若是遗失凡尘或是地界,便可能掀起腥风血雨,当然需要这番对待!”

    剪绒听后,不由得一笑。“若是这等神器,飞出后自然不会轻易回来。剪绒听说没有主人的法器一旦出世,便会无所遁形、浪荡自由,那雪泽师妹可就——”

    “啊!”剪绒突然倒地,惊恐地喊道:“这是什么东西?天尊,救我!”

    一阵强烈的风暴席卷而来,风之寒令天尊都生出冷意,更让周边的弟子站立不稳、无法视物。剪绒的声音响起,却无人可见她在何处,只知道那风声狂暴昏乱、力大无穷。

    天山法器,数天女冰杖最为厉害,乃冰晶所缀、雪莲为饰、寒银所铸。天地之间,仅有一个,能够位列仙人法器之行、亦为尘世兵器第一。

    天女乃雪域神女,其衣着装束、法器秘术皆为上等,但是天山常年不出天女,仅有天山需要护佑之时才会落下机会。无天女时,冰杖也不复存在,化成三份而存于雪域、冰宫与法器门之中。

    三部分之一乃神器——寒莲冰针,保存于法器门之中,由专人开启、使用。此物形似银针,却法力无穷,携有万千灵气,可变幻身形大小,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宝物。

    正君楼的帘子轻纱被阵阵奇风吹乱,而地上的弟子们皆抵挡不了这股力量,连九苍与千归也很难将之压抑下去。

    混沌之中,有亮光一闪而过,在正君楼左右飞来飞去。速度之快,让人难以看清。

    它只是躲开众人,不曾挨着何人何物,却唯独萦绕剪绒不松不散,引得她声声哀叹痛哭。

    九苍见此,惊疑地看着千归,问道:“这莫非就是那冰针?”

    “正是,只有它能有此等气势。你我先合力平了这乱象,用镇灵之术!”

    千归与九苍两人一起施法,合伙使用镇灵之术将奇异之象停下,然后才去解救被困的剪绒。

    走了几步,两人只见那冰针在剪绒身子左右来回环绕,带动着一股风浪和辉光,将剪绒折磨得痛苦不堪。

    千归念咒施法,终于将冰针停住。“果真是你!”

    冰针悬在空中,却谁也靠近不了,更是取不下来。...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