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落雪天

188bet亚洲体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腊八节,雪融在热气里,心化在浓粥中。

    屋外大雪纷飞,屋内热气升腾,此情此景与寒冬无缝契合。

    刘礼站在厨房,亲自操劳一切,唯有这样才能打发时光、遣度思念,也能让他人误以为这就是他正常的生活。

    莲子见樱桃扶着王大人走了,这才走进厨房,行礼后轻声问道:“皇上,你还要待在此处吗?”

    “怎么,不可以吗?”

    “不是,只是这地方不适合皇上久待!王大人走了,也没看出异样,难道还不够吗?”

    刘礼放下勺子,盖好锅盖,看着那股股白气笑了笑。“这地方很好啊,我以前没发现倒是可惜了!你以为我是为了外人看不出破绽?其实,我不是为了这个!”

    “皇上在此煮粥,他人以为是为了雪嫔,自然不会生疑。如今王大人求情走了,说不定下次还会备着厚礼来求我师姐若是,皇上不是为了醉月轩,那是为了什么呢?”

    刘礼淡淡一笑,看着灶台出神,神色渐渐悲凉下来。“腊八节,我想给她煮粥!可是,我连她在哪、她可安好都不知晓”

    莲子愣了一下,转身看向外面飘飘而至的大雪,神色也染了几分凄凉。

    “皇上想见师姐?”

    “我只是想知道她伤好了没”

    莲子点点头,沉默不语,心中十分纠结:该如何选择呢?一边是大师兄,一边是皇上,我到底该怎么办?师姐,你到底更偏向谁呢?不,你的心思可有分毫偏移?你这冷淡的心,何时能够沾染上感情?

    两人进入沉思,静静地站了许久,一时间都没去管厨房的大小事情。

    未几,刘礼闻到了一股糊味,赶紧掀开盖子,不小心被热气烫了手。

    一股热流沾到皮肤上,立马变红变肿,一种刺心的痛立即升起,刘礼看着手上起了一个红色的水泡。

    “皇上,你没事吧?”莲子皱了皱眉,有一种负罪感,这地方怎么能让皇上来呢?

    刘礼摇摇头,用勺子搅动了几下粥,连连叹气:“又坏了一锅!真是不小心!”

    莲子心中一紧,攥紧了拳头,生怕自己下一秒就忍不住施法帮他。“皇上,你别做了!反正反正师姐也也不喜欢吃!”

    “不喜欢?恐怕是不会看见吧!”

    刘礼知道,蓝水不会轻易让雪泽回来,这些粥只是他自娱自乐。

    “皇上,你觉得王大人下次会何时来?要不我去找找师姐?”

    “这”

    莲子看着刘礼犹豫的神色,轻柔地说:“你也想知道师姐伤势如何,对吧?不如,我去探探?想必师姐也想知道皇宫中的情况,我我也应该去一去!”

    刘礼拿起勺子的手又放下,放下又拿起,犹豫不定、神色飘忽。想见想知道,却怕打扰不闻不问,又怕她越来越远

    “那那你就去看看她好了没,若是若是她想回来,我会一直在醉月轩等她!”

    莲子欢喜地笑笑,“是,我一定会很快找到师姐!”

    刘礼侧身过来,想了许久才说:“你你说皇宫一切处理好了,让她不要担忧!若是需要静养,那就让她好生养着!早回晚回都一样,此处有我担着呢!”

    莲子点点头,留给刘礼一瓶药。“皇上,那你注意些,我几个时辰就回来!”

    走过许多地方,看过每寸风景,四处都是雪景,凡尘好像都在下雪。

    莲子去了几个地方,这才来到了盛鱼,其实她第一个想到的地方就是这里,不过她不愿意相信她们在这里

    此处的风景都换了些,不仅是山川变了色调,竹木屋子、篱院田地也悄然变化,这个地方已经与莲子回忆之中的河屋不一样了。

    “绿水前?”莲子轻声读出竹篱门楣上的字,嘴角的笑意凝固住了。“我和风行还是没有这种情调,只管叫这里为河边小屋,呵呵”

    竹屋内,蓝水正和雪泽一起做竹筷,这是闲来无事的手工活。

    偏厨正熬着粥,这些时候就用来消遣,一起做些东西,两人都觉得十分有趣。

    突然,两人都停下了,互视一眼,她们都感知到了莲子的到来。

    莲子的功力低微,两人能够轻而易举地感知。

    “师妹!”蓝水突然站了起来,“我们出去看看吧!”

    雪泽点点头,站了起来,正要迈开步子却突感双脚脱地、身体腾空。

    惊愕之间,雪泽看着蓝水神情淡定而温柔,不禁问道:“师哥这是?”

    “这地上有碎屑,待我清理后你再走,怕你沾到身上不舒服!”蓝水轻柔地笑笑,抱着雪泽往外走了两步,又故意在莲子进门的时候表现得惊讶、尴尬。

    莲子愣在门口,蓝水和雪泽亲昵的样子令她惊讶无措,一时间不知该进该退,只是呆呆地站在那里。“莲子莲子来找师姐!”

    雪泽看了莲子一眼,点了点头。“莲子,进来说话!”

    蓝水走了两步,也温和地对她笑了笑,“进来啊,外面风大!”

    莲子点点头,慢慢地走了进去。蓝水微微一笑,将雪泽放了下来,却紧紧地握住了她的右手,深情意浓地抚了抚她脸颊边的发丝,贴近她的耳朵轻声问:“这头发是我没束好吗?”

    雪泽一愣,想要摸摸头发却无法动弹,她只有右手可以自如活动。“我头发乱了?”

    “嗯,有一点!不碍事,我待会儿再给你重新梳一遍!”蓝水温柔地笑了笑,手从她的发丝间落到肩上,再淡定地转身看着呆呆的莲子:“莲子,过来坐啊!这是你的地方,难道还不自如?”

    莲子尴尬地笑笑,不知道该说什么。“没有,我只是只是被风吹傻了吧!”

    “你这般匆匆而来是为何事?既然怕寒,为何不直接传信?”

    雪泽在蓝水的搀扶下过来坐下,将桌上的东西摆到一边,放了一个茶杯在莲子面前,蓝水立即替她倒了杯热茶。

    每一幕都令莲子无比慌乱,蓝水和雪泽看起来那么和谐、深情,莲子一度怀疑自己的眼睛,但是心中的起伏更为厉害:师姐和大师兄这般亲密、和谐,难道两人难道,师姐更中意大师兄?我之前判断错了吗?我帮了皇上188betapp,不知道大师兄会不会介怀?如今该如何是好?

    “莲子,师妹问你话呢!”蓝水看了莲子一眼,用着少有的温情,令莲子愣了又愣。

    “看来真的被吹傻了!”雪泽笑了笑,温柔地看着莲子。“喝杯茶再说吧!皇宫的事情我知道些许,没有急事,你也不用焦急!”

    莲子点点头,尴尬地喝了一口热茶,直到热流灌下她才有了些正常的理智。“师姐和大师兄这般温情,我该如何回话?本来是替皇上请师姐回去,现在我不可能再次偏心吧?!师姐看起来跟大师兄很是和谐舒悦,我即便再看好皇上,那也不能干预太多吧!”

    “师姐,皇宫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嗯,知道,不然我怎能一直安心在此养病?”

    “养病?”莲子咬了咬嘴唇,低声问:“师姐,你的伤治好了吗?”

    蓝水咳了一声,抢先回答,像是雪泽的代言。“体内毒素未清,现在还不能施法,只能静养,大概要十多天吧?!”

    “哪有那么久?”

    “反正我不许你急躁,一切都要听我的!”

    莲子看着两人,想了又想,神色又暗了下去,这还不能说明什么吗?

    “对了,你亲自来是有何事?”蓝水看了莲子一眼,眼神十分深邃。

    莲子迟疑了一下,再度开口:“其实,我嗯,醉月轩贤妃之父、刑部尚书王大人为了求情,屡次求见皇上和雪嫔,我特意来告知。不知师姐如何看待?现在贤妃落寞,后宫沉寂,此事只有王大人揪着不放,倒也是”

    雪泽想了想,悠然回道:“我早料想到他会这样,本来是想将机会给刘礼,让他可以借此机会挑拨重臣与太后关系或是拉拢人心怎么,他不愿?这个时候,难道还要固执任性?我这么简单的心思,难道他看不懂?”

    “皇上从没想过这是师姐留的恩情,他只当王氏一族全是罪人,哪里会顺势做些有利自己的事?皇上的心性,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宁愿失去一切,也不愿丢失固守与维护之物”

    蓝水一言不发,只是静静地听着两人说话,时不时投出略含深意的目光

    雪泽叹了口气,她知道刘礼的品性,却没想到他也将这件事当作自己的筹码。

    若是按照雪泽的设计,扳倒贤妃、离间朝臣、拉拢人心,刘礼虽然能得到很多,却也失了自己最在意之事雪泽也会心安理得地冷淡疏远,也不会立即转程回宫

    “好吧!那我就跟你回去,先将此事圆满解决再说!况且,我还有些话要跟牧凡讲!”

    莲子淡淡一笑,轻轻看了蓝水一眼,只见他也在看自己,不由得心头一紧。

    “师妹,此事不急吧?不如喝了粥再走?”蓝水看了看雪泽,又看向莲子,笑道:“莲子还没缓过来,被外面的天冻到了,不如缓和些再走?正好,你尝尝我做的粥!虽然比不得凡尘的腊八粥正宗,却也是用了心。想来得到了雪泽的指点、帮助,这粥也不差”

    莲子呆呆地笑笑,点点头。“莲子能够有幸品尝大师兄亲自煮的粥,那当然是荣幸之至、福泽不浅,哪敢推辞?”

    “既如此,那你就跟我去看看吧!煮了许久,也不知道好没好!”

    莲子看了看陷入沉思之中的雪泽,起身跟蓝水走进厨房,每一步都忐忑不已、紧张慌乱。“大师兄话中有话,这到底是要说什么?难道,他已经看出来我对皇上偏心了?若是如此,长久没有表现,定是伤心至极、愤寒不已,我该如何面对呢?”...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