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绝品凰后:皇上只宠我

188bet亚洲体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水珠正中无名的鼻头,通透的水龙龙口突然变大,毫不留情地咬住了他的头。

    安宝儿这个时候丝毫没有手软,既然……

    都颓废成这样了,软的不行,那就来一个狠的好了,不然有什么暖用!!

    她这一招快狠准,是真的要将他置之于死地!

    “哐当”一声,酒坛从无名的身上滚到了地上,他那无神的眸子起了丝丝波澜,他的双手不由得握成了拳,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双原本纹丝不动的腿也开始有了挣扎的迹象。

    就在他以为自己真的即将要死掉时,那只咬着他头部的龙口赫然松开,伴着他大口大口的喘息声,水龙逐渐消失在了空气中,仿若从未降临过一般。

    “怎么?原来你还是怕死的啊?”

    安宝儿双手环胸,大有一副看戏的样子。

    不过在某人眼里就是嘲笑了。

    不紧不慢地走到他的跟前,瞧着他那狼狈不堪的模样,“啧啧”几声,又道:“怕死还惜命,看来你的觉悟不够高啊?”

    缓过气来的无名,仰起头,很是疲惫地看了她一眼,“你…来这里做什么?”

    安宝儿鼓了鼓腮,故作天真道:“我听鱼管事说,你之前是土门里的天才,想来你身上一定有不少好东西吧?

    反正你都打算醉死在这了,不如把那些东西转赠给我吧?我这个人不挑的,只要值钱,哪怕只值几个碎银,我都来者不拒。”

    “…………”

    无名轻笑一声,他自然不信她是来捡便宜的,他低下头视线落到了那只打翻在地的酒坛子上,他伸手想要去抓,却眼睁睁地看着那酒坛子被某女一脚踢开了。

    酒坛子在力的作用下滚向了远处,那坛子里所剩无几的酒水也都洒得差不多了。

    他身子一僵,抖了抖伸出的那只右手,口气里满是厌烦,“是鱼管事让你来劝我的?不必了,你们不必再在我这样的人身上费心思了。

    我是个废人。

    ——废人你知道吗?我比幻境门徒那群冲不上初元期的废物还废,你懂吗?”

    话毕。

    ——

    “啪!”

    巴掌如风,一扇而过,在他的脸上留下了一个浅红色的五指印。

    右脸上传来阵阵火辣感,无名怔怔地瞪大着眼,不敢置信地看向安宝儿,“你、你打我?”

    他以为她会和鱼管事一样,说一些又长又臭的大道理。

    他以为她会编出很多可笑的事例,然后告诉他,就算他成了废物,生活依然可以精彩。

    可是,某个人是什么人。

    二十一世纪的人,女生!!

    动不动就是………

    但她没有,她伸手就甩了他一巴掌,狠狠地甩了他一巴掌。

    安宝儿微微眯眼,脸上怒意丛生,她指着他的鼻子骂道:“我打你怎么了?我打的就是你!

    我告诉你,你是废物没错,可幻境的其他门徒们不是!那一巴掌,我是为他们打的!

    是!

    他们或许在修炼方面的确不怎么样,但他们的心还没有完全废!他们还有的救,但是你废了,你身心俱废,你是个完完全全的废物!

    而且,你要搞清楚一点,幻境上下只有你一个废物。”

    只有你一个废物。

    无名笑了,笑得很苦,笑得很凄惨。

    “你知道什么?

    你不过就是个小丫头罢了?

    你知道被兄弟暗算的痛苦吗?你知道被心爱之人背叛的痛苦吗?

    你不知道,你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生命才刚刚冒了头而已,你什么都不知道。你没有体会过那种痛彻心扉的苦,那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绝望。

    你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站在我面前,说着那些冠冕堂皇的话来训斥我?”

    安宝儿笑笑,多想说我走过的套路比你吃的盐好多。

    却是转而又言其他道:“知道路是怎么来的吗?走出来的。所以说,我最讨厌的就是那种生来就是天才的人,那种人经不起跌跤,就比如你。

    被兄弟暗算?那能叫兄弟?

    被心爱之人背叛,那说明你爱错了。

    你现在只不过是为自己的无知付出了代价,虽然可能是沉痛了些,毕竟你以前是天才嘛,顺风顺水惯了的,我理解。但是,你竟然就这样站不起来了?

    我不是来训斥你的,因为…现在的你不配。”

    “……”

    安宝儿说着,也感觉话也差不多了,道理在这儿了,想不想的明白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慢悠悠地环视了圈四周,很快就找到了鱼跃口中的那个“漂亮花瓶”。

    她径直朝那花瓶走去,将它从矮木架上小心地端拿起来,上下左右瞅了瞅,赞赏道:“这个花瓶的确不错。”

    语毕,她又将那花瓶放回了原处。

    无名的视线随着她的身影动来动去,在听见她出口赞美那个花瓶时,他不禁微皱了下眉头,有点看不懂她好端端的说起一花瓶做什么。

    他刚一走神,就听到一道不快不慢的女声响起:“从天才到废物是件很简单的事,一般来说都是外界的力量使然,无非就两种可能,要么是中毒,要么是惨遭毒手。

    惨遭毒手里还分两类,一类是受重伤留下了后遗症,导致修炼级别倒退。还有一类么……”

    安宝儿的双眸有意无意地扫过无名的脸,随后对着一处空气笑道:“还有一类就比较残忍了,就是被人夺去了元丹,一般这样的人只有两种下场,要么死,要么苟活。

    没了元丹,就没有办法再凝元重修,元丹一旦离体超过七天,就算再拿回来那也废了,更何况七天的时间足够夺丹的人将其慢慢炼化了。”

    无名诧异万分地看着她,他的身子随着她的话一抖一抖了起来,他张口颤道:“你、你怎么会…我、我从没有和任何人…提起过啊。”

    原来是这样,原来真的是这样!

    安宝儿本来就是猜的,看某人这样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道:“难怪啊难怪,难怪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把身上的疾走符给了我用。我想呢,你怎么会那么好心,搞了半天原来是你自己用不了啊。”

    “呃………”

    无名略无语地撇了下唇,她确定她关注的重点没有偏吗?

    “无名师兄,你有没有想过?你被夺了元丹还活下来了,这意味着什么?”安宝儿正儿八经地问。

    “什么?”

    “意味着上天还要再给你一次机会!!!

    现在这个机会就站在你的面前,如果我是你,我就会死马当活马医,搏上一搏,反正最差的结果无非就是赔上一条命而已嘛!

    反正你也不想活了,不是么?”

    无名紧张地吞了吞口水,“你的意思是?”

    “啊,忘记告诉你了。我这个人吧,从来不吃亏,也不做亏本生意。我瞧着你那花瓶不错,你看你要不要把它送我?”

    无名瞟了眼安置在一矮木架上的花瓶,又看了看笑得分外自信的安宝儿,心中暗道:敢情这货不是特意来帮自己的,是特意来讨要花瓶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嘶,应该不是吧?谁讨要个花瓶还那么大费周章的?

    “送你,博一个机会。”

    “好!花瓶我带走,三天后我再来找你。

    但这三天里,你必须将自己的身体调整到最佳状态。只要你敢博,我会让你知道,天才和废物间只差一个机会。”

    离开了无名那儿,安宝儿便马不停蹄地赶往幻境。

    她本该先将得来的花瓶放回去再说的,只不过她的心情过于急迫,一心想要快点查阅之前她在百理居里看到过的那本《修炼者》,这才干脆带着花瓶上阵,懒得再来回奔波了。

    说起那本书,她当初完全是因为好奇心作祟才会取出来翻阅的,后来由于那本书的内容比较杂,跳跃性也比较大,并非是一本系统化的书,她也就没继续读下去了。

    不过,她清清楚楚地记得,她最后读到的内容恰好就是修炼者级别倒退的相关内容,里面提到了修炼者被硬生生夺去元丹后,如果侥幸活了下来的话,可以尝试服用脱体丹得以浴火重生的事。

    脱体丹的丹方算不上什么秘密,一些专门记载着灵丹的丹书上都有它的身影,但能炼制出脱体丹的人却寥寥无几,准确来说是无限逼近于零。

    这无关乎炼丹者的能力,而是脱体丹的所需药材不仅多,还都是珍稀货,想要炼制出一枚脱体丹单找齐所有材料的时间可能就要花上一辈子也说不准。

    不过嘛,对别人来说最难的事,在陌晓萌这边反倒成了最简单的事了。

    她可是手握迷仙峰的人,那些所谓的珍稀货在拥有万年历史之久的百香踪这里也就是采一下的事。

    炼制出脱体丹,她有把握。

    可是否能让无名成功脱体再造,她并没有百分百的把握,别说百分百了,甚至连百分之五十的把握她都没有。

    脱体丹这种逆天的存在,怎么可能谁吃谁就能脱胎换骨?

    不管什么样的世界,天地间都会有一种平衡存在,能够打破这种平衡的人不是不存在,而是几乎不存在。

    服下脱体丹后就是在搏命,博成功了,再战巅峰不是问题。

    博失败了,一条命就搭上了。为了尽可能地护住无名,安宝儿不得不做最万全的准备,所以她想将那本《修炼者》好好读完。

    在尽可能多地了解脱胎换骨期间可能会发生的事后,她将专心炼三天的丹,在这三天里她会完成“改头换面”套餐所涉及的丹药和脱体丹。

    对于无名,安宝儿并非在做什么大善事,她也从来没把自己定位为善人。她不得不承认,她是有私心的,这个私心还很大。

    幻境正是用人之际,在她看来,无名若能重新站起来,他将带给幻境的好处是无法估算的。

    而且整顿幻境的计划里,她必须找到一个有实力又可靠的人主外,纵观整个幻境,最有可能成为那个人的就是无名。

    她对无名说,她是他的机会,而事实上,机会是彼此的,无名也是她的一个机会,更是邪门的一个机会!

    顺利抵达百理居,凭借着之前的记忆,安宝儿成功找到了那本《修炼者》。

    幻境有规定,里头的书可随意借阅,但是不能带出去。

    于是,她花了二十来分钟读透了想要了解的内容后,才火燎火燎地准备离开。

    哪里知道,刚靠向传送口,她就被几名蒙着薄纱的正门女门徒给拦截了下来。

    “你们…想干嘛?”

    安宝儿抱紧花瓶,不禁往后倒退了几小步。

    难道……看上这个花瓶了??

    本章完...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