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小城女律师

188bet亚洲体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彼此虽然都记得,但是不寒喧是律师和法官在公共场合必须遵守的规矩,尤其这是有录像的场合。

    法官很快收起笑容,露出公事公办的脸。

    托那次愉快的吃货结下友谊之福,短暂的庭前调查后直接开庭,法官也没提起独立的第三人,案由也无需变更,庭前所有万全的准备都无用武之地。

    直到屏幕变黑,黄一曦还晕乎乎的,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种开挂的人生她怎么配拥有,难道商洛宇这间律师事务所风水真的特别好,导致她运气也好了?

    这种开庭可以来一打。

    可惜不能弄个某宝好评呀,要是可以,黄一曦起码点亮五十个红心。

    黄一曦的好心情维持到走出这间高端设备办公室,直到她碰到第二次端茶给她的前台小姐小李。

    这个小李明显是杨晨岚的人,都是走小白花路线,不过礼仪方面无可挑剔,哪怕再厌恶的眼神都能用标准微笑来掩饰,“黄律师要走了?”

    “是呀,小吴呢?我和他告别一下。”

    黄一曦也点点头,虽然已经到了中午吃饭时刻,估计你们应该没有招待的想法吧。

    “他被杨主任派出去了,你和杨主任说下吧。”

    “那行,杨主任在哪间办公室?”黄一曦也没在意,用完和主管人员交待一下是应有的礼仪。

    “你打她电话吧。”小李继续标准的微笑。

    这是为难吧?

    她就不能直接带到办公室?

    黄一曦也不客气地问出来了。

    “我们杨主任有交待,外来人员没经过她同意不能到办公区域,这也是我们律师事务所的规章制度,免得一些外来人员不懂闲逛,看到一些商业机密。”

    小李微笑地解释,话中却充满挑衅。

    合着她是外来的闲杂人员了。

    事到现在,黄一曦如果看不出针对她的局就傻了,这是告诉她哪怕她有50%的股份,她杨主任也不是她想见就能见的吗?

    黄一曦定定地看了她许久才转过头,小李立马死里逃生般松口气。

    一瞬间,她以为对上的是商洛宇。

    “那她的电话号码吗?”

    “不好意思,未经杨主任允许,我不能提供她的联系方式。”小李一脸的爱莫能助。

    黄一曦纠结又闹心,她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

    往大闹吧这只是小事,兴师动众非常可笑,可是小事化无事吧显得她无能。

    一时间她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公然叫板?还是打电话给商洛宇?都不符合她的人设。

    停了一下,她看了一下小李,施施然抬腿就走。

    不见她还不能走吗?真以为她得去请安才能离开。

    这个闷亏她只能吃定了。

    “我们这样公然算计黄律师,会不会受到惩罚?”

    第一次端茶的另一个前台小姐从接待台走出,站在她身边,望着黄一曦远去的背影,忧心地问。

    “管她呢,有问题也不是我们扛,谁叫强龙要斗地头蛇呢。”

    小李无所谓地回答。

    向来天塌有个高的人顶着。

    杨晨岚是后勤主任,这要秋后算账,会算在谁的身上,实在是不言而喻。

    何况,她都是遵守规章制度,怎么算也轮不到她身上。

    话说这个黄律师和杨主任真不是同一档次的,这么快就被扫地出门了。

    这一回合pk,黄一曦明显输了。

    这日黄一曦的好运也就从电子商务法庭室出来就没了。

    走出一诺律师事务所,她习惯性地看下静音手机准备修改状态,发现里面有同一号码两个未接的陌生来电。

    每次看到这种电话,黄一曦都在回电和不回电中挣扎,回吧,百分之七八十是诈骗、、贷款、股票电话,卖房子的,一打过去,就觉得自己是傻缺。

    可是如果不打,往往那个电话有重要事情,让你后悔不及。

    现在黄一曦又陷入这个电话是谁打来的,在哪里,要干什么的人生思考中。

    好在这时,电话又响起,她赶紧按下接听键。

    “黄一曦律师吗?”

    电话里陌生的男音,温文尔雅。

    “是,请问你是?”

    电话那头传来一道浑厚的男声,“你不用管我是谁,我只要告诉你一句话,鹧鸪村那个案子你还是掂着点做,大家都在白水州,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得饶人处且饶人,别给自己惹来不该惹的人,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原本已经气怒的黄一曦,听到这话之后,顿时笑了,“你是谁,有本事出来当面锣对锣鼓对鼓的,晚一秒钟打折你的狗腿都算对你客气,你还敢说什么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你他妈你有头有脸见人吗?你好意思说你是白水州人,白水州什么时候有你这种卒仔吗?”

    手机对面的那个男人哑了半响,不知道怎么接话,他也是第一次干这个活,业务不熟练反应也不灵敏,看来黑涩会也不好混呀。

    不过,一般人接恐吓电话不是这样子的吧,会不会是他打电话前没拜拜?

    要说黄一曦害怕吗?

    你要是问她,她肯定害怕的。

    可现在她刚被杨屒岚摆一道,满腹怒气没地方发呀。

    打电话的这个陌生男士就躺mu cang了。

    柿子捡软的捏嘛。

    所以此时她正陷入那种…….

    藏头不露尾的人有什么可怕的,白水州怎么地,你有脸说你是白水州人,做这种事的时候怎么不怕你祖宗脸上无光的思绪中。

    电话那边沉默了半响,就在黄一曦以为对方挂断了的时候,才又响起声音,“你就不怕你当不成律师了?”

    黄一曦都将商洛宇的告诫抛之脑后了,没想到竟然还找人来警告自己了,这倒是意想不到啊。

    黄一曦皮笑肉不笑,“呵呵,我怕什么当不成律师了?我既没有偷换风险等级评估文书,也没有收受贿赂,更没有潜规则女下属,吃拿卡要,我黄一曦不说顶天立地,但也遵纪守法,不折不扣地执行法律法规规章制度,不知道为什么会当不成律师?”

    “那可不一定,黄律师难道不知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词,三人还能成虎呢。”

    电话里传来的声音不再柔和,阴测测地。

    这是有知识的恐吓分子呀,一句话里,成语俗语都能说好几个。...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