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188bet亚洲体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傅家老宅

    宋风晚遛狗回来的时候,傅家客厅的电视上,正在播放着财经新闻,媒体正在对贺氏集团的情况进行实况报道。

    “……根据前方记者拍摄到的画面,之前外界传闻,因为痛失爱子一病不起的贺总,突然出现在公司门口。”

    “十几分钟前傅家少夫人也进入公司,据悉她手持公司股份,这次前往,怕是也有大动作。”

    “贺总快步进入公司,看起来并不像是病人,关于他是否真的生病,还是趁机装病,想要肃清公司存有异心者,我们正在和医院方面联系,证实他的病情,试图了解188betapp。”

    ……

    此时傅沉抄完经书,正在客厅与老爷子下棋对弈。

    傅老瞥了眼电视,“故意装病,趁机肃清内乱,贺茂贞有这个脑子?”

    “可能痛失爱子之后,开窍了。”傅沉观察着棋盘,似乎在找最佳落子位置。

    “我和他父亲斗了大半辈子,都说最了解的你,未必是朋友,可能是你的敌人,贺茂贞是个什么东西,我心底清楚。”

    傅老偏头看着电视,“他若是个有脑子的人,之前也做不出丢孩子这么蠢的事。”

    “盼了一辈子才有个儿子,痛失爱子,他被气得失去理智倒是在情理之中,突然刺激,聪明到脑袋开窍,还真不可能……”

    “有人把他当枪使,攻击贺诗情,倒是极有可能。”

    “让贺茂贞看清女儿真面目,来一出狗咬狗的好戏,自己不出手,已经打得贺诗情脸肿,百利而无一害,最后贺茂贞还要跟那人道谢,你说是吧,老三!”

    傅老看向对面的人。

    傅沉神色如常,垂头落了棋子,“爸,该你了。”

    宋风晚进屋后,就帮着忠伯打扫屋子。

    她原本想进厨房的,被老太太给轰了出来,弄得她极不舒服,难不成她这辈子是厨房绝缘体?

    余漫兮怀孕了,家里有猫有狗的,担心她过敏,所以傅心汉和年年都被关在了后院,家里要彻底清扫一遍。

    “某些人哦,心肠这么黑,吓着媳妇儿怎么办啊?”傅老压低声音,这事儿大儿媳妇儿可不知情。

    他本来还想彻底了解所有事,帮忙出谋划策,被傅沉拒绝了。

    殊不知某人心底早就有盘算了。

    他偏头看着正在帮忙擦桌子的宋风晚,不过这丫头也不是什么善茬,傅聿修那傻小子没和她在一起也是好事。

    当年退婚,宋风晚是没追究,如果真的和他玩心眼,那傻小子根本招架不住!

    傅沉撩着没眼看他,“您心肠那么黑,当年还不是照样追到我妈了?”

    傅老被一噎,混小子,也就他敢和自己这般说话,要是他两个哥哥,他就直接上手了,真是被宠坏了。

    此时的贺氏集团,贺茂贞空降,贺诗情吓傻了,与她私下有联系的部分董事股东也是吓懵逼了。

    所有人都清楚,此前称病住院都是幌子。

    完全是挖了个坑给所有人跳啊。

    这特么被贺诗情坑惨了。

    他怕是想趁机看一下,整个公司里面,到底有多少人巴不得想看他下台,这招未免太阴毒了。

    “爸,你不是应该在医院嘛,你怎么出来了?”贺诗情在经过巨大的震惊后,迅速冷静下来,硬着头皮走过去。

    她是亲眼看到贺茂贞昏倒住院,医生还说什么受刺激过度,大脑受不住刺激,差点中风,她来公司之前,他躺在病床上,始终没睁开眼啊?

    难不成在此之前,他就怀疑自己了?

    自己父亲是什么人,她很清楚,母亲流产,他哪里还有心思关心这些,肯定会有人在背后指导。

    思来想去,她脑海中只窜出来一个人!

    傅沉!

    这人到底为什么处处与她作对,余漫兮的事情都解决了,他还咬着自己不放,为了一个宋风晚,他真是劳心劳力!

    贺诗情越想越窝火,不过谁让她太心急了,才露出马脚,让傅沉有机可乘,当真是心狠之人,“医生说你受刺激过度,需要静养。”

    “您怎么还出院了……”

    “爸?”

    见他不理自己,贺诗情更加心惊。

    贺茂贞视线缓缓从在座所有董事身上淡淡扫过……

    有人对他归来是惊喜的,公司没变动,他们手中的股份至少不会亏损,暗中和贺诗情有接触的人,自然心虚发慌,不敢看他。

    真是无妄之灾,早知道就不和贺诗情联系了,搞得现在简直腹背受敌,难堪至极。

    在座的都是和贺茂贞交情匪浅的人,背后捅好友刀子,还是联合他女儿,这事儿说不过去!

    “爸,您身体好了,应该及时通知我啊,怎么直接过来了,早知道您要过来,我去接你啊,我很担心你。”

    “家里的长辈突然都病倒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结果姐姐还来争夺公司。”

    “我真的快被吓死了,幸亏您回来了。”

    贺诗情哽着嗓子,好似真被吓得懵逼,委屈得不行。

    余漫兮无语,都到这时候,还给自己泼脏水,我就安静看着你,看你怎么把这出戏唱下去!

    “贺总,这是文件。”他的秘书立刻上一个蓝色文件夹,他攥着手里,细细摩挲着。

    贺诗情盯着那个文件夹,呼吸起伏不定,心脏仿佛被人捏紧,喘息艰难。

    “诗情,你如此担心我们这些做长辈的,听说公司出了事,也立刻就赶来了,真的有心。”贺茂贞声音冷静,你听不懂任何情绪。

    “这是我应该做的。”

    “从医院出来,还特意回家换了衣服,还有心思化妆打扮,也是真有心。”贺茂贞转头,父女二人四目相对。

    贺茂贞毕竟也是商场的老油条,视线直逼过去,看得她心颤。

    “爸……”

    “傅家少夫人怀着身孕,你们是瞎子吗?还不给她弄张椅子!”贺茂贞声音陡然提高,秘书吓了一跳,急忙从一侧搬出备用座椅,请余漫兮坐下。

    贺诗情此时是真的慌了。

    贺茂贞明显是站在余漫兮那边的,他们以前可是互相见不得的,什么时候开始一致对外了?

    “是不是觉得很意外?”贺茂贞深吸一口气,认真看着贺诗情,“诗情,今天当着公司所有人的面,我问你一次。”

    “私下联系股东,说我要把公司交给你未曾出生的弟弟,就是置公司利益于不顾,联系股东,试图把我踹下这个位置。”

    “这些是不是你做的?”

    贺诗情真的不知自己父亲手中到底掌握了什么,余漫兮坐在一侧,正仰头与傅斯年说着什么,那神情高傲,带着胜利者的自得。

    她不想在她面前被踩一头,只能咬着牙……

    “我没有!”

    贺茂贞点头,好得很。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做没做?”

    “我没有!”贺诗情死死咬着牙,她就不信傅斯年真的有那种通天的本事,真的能弄到所谓的证据,而且在场的人,谁敢承认对贺茂贞存了异心。

    有人敢站出来和她对峙?

    没有!

    “贺诗情……你真的……”贺茂贞手指收紧,直接抬起,蓝色文件夹直接甩过去,劈头盖脸,就是狠狠一下!

    这东西抽人很疼,冷硬冰凉,“啪——”一声,会议室肃然静默。

    贺诗情瞳孔震颤,还没缓过神,他捏着文件,又是狠狠一下。

    这次打得她头发都乱了,血红的印子从额角一路蔓延到下颌处,半张脸都赤红一片。

    “死到临头,你还在嘴硬!是真的需要我把证据甩在你面前?”

    “你若是认了,我还觉得你有救,还能饶过你一次,死到临头,还不肯认错!”

    “找人跟踪偷拍自己亲姐姐,发动舆论,推波助澜,还想趁机撬动整个公司,你胃口未免太大了!”

    “证据是吧,都给你,你给我看好了,你是如何和他们说,如何许诺他们的!”

    “挖亲爹墙角,你真是养了个好女儿!”

    贺茂贞抬手,将文件夹直接摔在她脸上。

    “啊——”文件夹棱角从她眼角蹭过,砸到脑袋上,疼得她差点瞎了眼,惊呼出声,眼睛一黑,差点看不到。

    贺诗情死死咬着唇,眸子里一片疯狂的阴鸷之色,尤其是余光扫到余漫兮,恨不能将她生吞活剥。

    “你真的把我当女儿嘛!你真的在乎过我的感受嘛,你巴不得我早点嫁出去,好给你儿子腾位置罢了!”

    “之前余漫兮回来,你不也是看中她背后的傅家,你是真的想认她回来?根本不是!”

    “在你心里,除了儿子和利益,你还有什么,你根本不配做个父亲!”

    “混账!”贺茂贞急火攻心,一巴掌甩过去,“你再说一句!我养你这么大,你说我不配当个父亲,你身上所有的吃穿用度,哪一样不是我给的!”

    “给钱把我养大,就配当个父亲?这么多年我为公司,为贺家付出了多少?你居然想把公司交给一个没出生的孩子?”

    “这也就罢了,你还想让我帮他铺路?”

    “你别做梦了,我就是死了,也不会给他人做嫁衣!我巴不得那孩子死了才好!”

    “你这臭丫头,我打死你!”贺茂贞原本就被妻子流产的事情刺激到。

    若非傅沉私下联系他,说贺诗情要篡权夺位,他怕是撑不到现在,此刻她旧事重提,完全就是在他伤口上撒盐。

    他直接冲过去就去撕扯贺诗情。

    而她站着岿然不动,任由铺天盖地,噼里啪啦的巴掌声落在自己脸上,身上……

    边上有人伸手拦住了贺茂贞。

    “贺总,您冷静点,他怎么说都是你女儿啊。”

    贺茂贞心底憋着口气,儿子没了,女儿还背地捅他一刀,他怎么咽得下这口气,即便有人拦着,他还想打死这没良心的臭丫头。

    看着这一片混乱的现场,傅斯年眉头微蹙,直接上前,挡住了余漫兮的视线,将如此肮脏的画面隔绝。

    “你……”余漫兮蹙眉,贺诗情虽然歹毒,贺茂贞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好不容易看到这么精彩的狗咬狗,他怎么……

    “影响胎教!”傅斯年说得理所当然。

    “行吧。”余漫兮叹了口气。

    ……

    就在现场一片混乱的时候,贺茂贞忽然抬起一脚,将贺诗情直接踹翻在地,她脑袋撞到椅子边角,疼得她脑袋发懵。

    “贺茂贞!”

    此时一个略显孱弱的老人声音响起来。

    众人回头,就瞧着穿着病号服,只裹了件外套的贺老太太出现在会议室门口。

    事情传得沸沸扬扬,她即便在医院也知道了。

    “妈,你怎么过来了!”贺奚的事情把她刺激的不轻,邹莉流产,她又气得昏死过去,身体已经非常虚弱,还拖着病恹恹的身子出现。

    “我要是不过来,你是要干嘛?你下半辈子只能依仗她,难不成你还想余漫兮给你养老送终?”

    “诗情现在是你唯一的孩子,孩子做错事,你好好教育就好了!”

    “难道你真的想打死她?”

    贺茂贞深吸一口气,“妈,她想夺权,把我踹开,简直狼子野心!”

    “这公司迟早都是她的,还不是你让孩子太没安全感了!”

    余漫兮无奈摇头,这贺老太太当真是个心思深沉歹毒的人,现在来给贺诗情吃颗甜枣,无非是想稳住她。

    只怕是太迟了。

    这头饿狼暴露了真面目,如果不一棒子打死,只会咬得贺家体无完肤。

    “诗情啊,你别怕,奶奶来给你撑腰了!”贺老太太试图安抚贺诗情。

    贺诗情忽然就笑了,“只有我能给你养老送终,呵——”

    就算知道她狼子野心又如何,还不是得原谅她,得好言好语哄着她?

    不然他们贺家就真的要绝后了,真是荒谬又滑稽。

    “我们先走吧。”傅斯年拉着余漫兮起身。

    贺茂贞瞧着他们两人要走,张了张嘴,试图说些什么,始终没张开口。

    ……

    贺氏集团闹得沸沸扬扬的夺权风波似乎就此平息了,具体发生了什么,外人无从得知。

    傅斯年和余漫兮回到老宅时,正好赶上吃中饭,傅家没人过问贺氏公司里具体发生了什么,安静吃着饭。

    饭后,众人还围在一起,讨论了一下接下来的婚事该如何安排。

    傅沉手机震动两下,他看了眼余漫兮,“邹莉醒了。”

    余漫兮怔了下,平静的点了下头。

    众人视线落在宋风晚身上,因为邹莉醒过来,就预示着又一场风暴要来了……

    “走吧,我陪你去医院。”傅沉起身。

    “你过去管用吗?她丢了孩子,现在肯定很抓狂的,我和你们一起过去?都是女人,我还能适当安抚一下。”戴云青说着起身就要跟着出去。

    “不用,我处理得来。”傅沉婉言谢绝。

    宋风晚不急不慢的起身,出门时,还拿了个橘子,模样甚是悠哉。

    戴云青叹了口气,“老三嘴巴毒,他跟过去,怕是会更加刺激到贺家人。”

    “事情没处理好,可别被人从病房里打出来!”

    “不过他对晚晚也是真上心啊,还亲自送过去,我如果陪她过去,还怕那丫头吃亏?”

    剩下的傅家人面面相觑,傅老拿着水烟袋,过些日子,老二一家回来,他俩这事儿怕是瞒不住了,希望到时候他们别被吓着才好……

    傅沉出发的时候,还特意给京寒川发了信息。

    京寒川此刻正在家后院钓鱼,自从他爸妈回来,这屋里算是待不下去了,太虐狗了!觉得他太碍眼,他也觉得那两人很扎眼,干脆眼不见为净。

    收到信息,眼前一亮,放下鱼竿,“备车,把昨天抓的那人带上,去医院。”

    傅沉可算是主动出手了。

    ------题外话------

    今日四更结束,肥肥的一万五千字……

    我要去吃口菠萝续个命。

    今天暂时告一段落,明天肯定会把渣渣虐完的,所以我真不是故意卡文,最近情节真的卡的紧,每一章都很精彩。

    我们明天见啦,么么哒~...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