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言情精品 -> 鱼小姐的初恋日记

188bet亚洲体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吕嘉昕没有在公司待太长时间。

    她知道沈郗下午有个很重要的项目要谈,这次回国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这个,而她也要回学校,把剩下的东西收拾干净,然后拿回家。

    她走以后,傅安川还赖在沈郗办公室里,势要挖掘八卦消息:“老实交代,你跟那位学妹到底什么关系?”

    反正打死他也不相信只是普通的学长学妹的关系。

    沈郗目不斜视地看着电脑,仿佛没听见他在讲话。傅安川屈指轻叩两下桌面:“老沈,你跟我这儿装就没意思了。一听说我邀请学妹吃饭,你脸都变了。我把话撂在这里,你们要是没点别样的关系,我就……就把这桌子吞了!”

    他一针见血,不留任何余地。

    沈郗掀了掀眼皮,声音不咸不淡:“再多说一个字,下午你就一个人去见合作商。”

    傅安川耸耸肩,不将他的威胁放眼里:“又不是我一个人的公司,如果这次的项目黄了的话,你这么长时间的辛苦就白费了。我就不信你不管。”

    沈郗:“……”

    “让我猜猜看。”傅安川侧身靠着办公桌,手指点了点眉梢,“吕小姐自称学妹,那就说明你们目前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但你们俩之间的气场又很奇怪,那就只有两种可能”

    他故意停顿下来,果然勾起了沈郗的好奇,他抬眸看着他,摆出一副“接着说,让我听听你猜的对不对”的姿态。

    傅安川笑了笑:“第一种可能是你喜欢她,她也喜欢你,你们俩还没有捅破中间那层窗户纸。第二种可能,你跟她表白了,她不接受,你们还是好朋友,只是有些东西改变了,导致你们现在的相处看起来很和谐其实一点都不和谐。”

    沈郗嗤了声,还以为他能猜到什么,结果说出来的全是废话。

    “我猜的不对?”傅安川仔细研究了他的表情,完全没有被戳穿心思后的样子。

    难道还有第三种可能?

    他竖起一根手指:“我知道了,是不是学妹跟你表白了,你拒绝了她。”

    说完他就摇了摇头,推翻了自己的假设。

    按照这位沈总的性子,拒绝了人家的表白那就基本等同于老死不相往来,就算见面了也是冷着脸假装没看见你这个人,怎么可能还会跟对方共进午餐。

    傅安川不死心,接着猜:“你拒绝了学妹的表白,事后却发现自己是喜欢她的,就……反悔了?”

    沈郗根本不想搭理他,只觉得他不去做编剧真是可惜了。

    “还是不对吗?”傅安川匪夷所思地看着他,他将自己能想到的都列举出来了,居然一个没中?

    沈郗望着他,将桌上的文件搬过来:“你很闲?”

    一看这架势,傅安川就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扯了扯唇:“我想起来了,我还有件重要的事情没处理,这就去办!”

    话音落地,人就消失在办公室,只留下一扇轻颤的门。

    平时都是他在公司里忙成狗,这货远在英国过着象牙塔里的悠闲日子,他难得回国一趟,自然要让他体验一下他平时的忙碌生活。

    下午三点半,约了跟合作商谈项目。

    之前傅安川跟上战场一样紧张,一颗心整天悬着,生怕搞砸了项目。自从沈郗回来了,他的心就落到了实处。

    他的人生字典里有一句话:没有沈郗办不成的事!

    没错,沈郗一出手就能成事。数据和相关分析摆在对方面前,一目了然,再加上他那张出口就是理据的嘴,以及出色的履历,对方爽快地答应了。

    走出包厢,傅安川松了松领带,握拳朝上兴奋地“耶”了一声。

    他长长吐出口气,嘴角止不住上扬。

    开心!真是好久没遇到这么开心的事了!

    他伸出一只手,掌心朝向沈郗:“大功臣,givefive!”

    沈郗解开西服扣子的手顿住,侧眸看向他,用一种关爱智障的眼神。薄唇抿了抿,他道:“幼稚。”

    傅安川:“……”

    傅安川讪讪地放下手,白了他一眼。

    两人一同走进电梯,他吊儿郎当地靠着电梯内壁,挑了挑眉说:“今晚弄个聚餐吧。庆祝成功拿下这个项目,另外,员工们这段时间也辛苦了,一直在加班。”

    然而他心里盘算着另一件事,不如就趁着今晚,把沈郗灌醉了,让他好好交代一下跟吕学妹是什么关系。

    沈郗沉默片刻,点头应允了。

    关爱员工这方面,他确实没傅安川想的周到,公司成立有两年了,印象里都没有一次像样的聚餐。

    他不在国内的时候,傅安川怎么安排的他不清楚,但现在他既然在公司里,有些东西就该履行。

    “得嘞!”傅安川勾着他的肩膀,另一只手拍拍胸膛,“这件事交给我来安排。”

    沈郗把他的手扯开:“好好说话,别动手动脚。”

    “你就说说你这性子,哪个女人能忍受?要不是你长得好,我他妈都怀疑你这辈子打光棍儿。”

    “……”

    “说真的,你还是别祸害人家吕学妹了。”傅安川说,“一看你这一款就跟吕学妹不搭,她就适合我这种幽默风趣又有绅士风度的男人。老沈,给个准话,你要是对她没意思,我就打算追了,反正你过几天也是要出国……”

    话没说完,电梯门就打开了,沈郗率先走出去。

    傅安川跟着出去,一边走还一边说:“我差点忘了,我们邀请吕学妹晚上一起过来聚餐吧。不过我没有她的联系方式,你有吗?”

    沈郗脚步一顿,扭头看着他:“你比女人还嗦。”

    傅安川:“……”

    傅安川特别想邀请吕嘉昕前来聚餐,她来了,没准他的“灌醉沈郗”计划能事半功倍,可惜他没办法联系她。

    看沈郗的样子,是不打算邀请人家了。

    这人太没人情味了。

    就算不是恋人,人家好歹中午亲自过来给他送午饭,他马上就要出国了,也不说出国前请人家吃顿饭。

    进包厢之前,傅安川如是跟他说。

    然而沈郗面色岿然不动,他看着他,难得肯解释一句:“中午过来送饭,是她欠我的。我们两清了。”

    本来就是这样,她为了答谢他收留一晚才过来送饭。

    他们之间现在是谁也不欠着谁。

    可他不知道的是,他在吕嘉昕那里被记上了好几笔账,每一笔帐都是他欠着她,她要想办法讨回来。

    “你没救了。”傅安川摆摆手,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道,“凭实力单身,说的就是你这种人了。”

    “你有实力,你不也是单身?”

    “……”

    嗖一声,傅安川只觉得一支箭cha jin胸口。

    沈郗还真是不说话则已,一鸣惊人!

    收拾好心情,傅安川抬手推开了包厢门。

    他提前跟服务员交代过,要了一个超大的包厢,能放下几张桌子的那种,免得将一众人分开了不热闹。

    此刻已经七点半,员工们陆陆续续到场,包厢里的位子坐了大半。

    见到两人进来,大家纷纷站起身热情地打招呼。

    傅安川手心往下压,亲切道:“都坐吧,今天不分老板员工,大家都是朋友,别拘谨哈,玩得开心点儿!”

    “好啊,谢老板请客!”底下有人附和。

    哄堂大笑。

    刚说了不分老板员工,这边就有不懂事的人大喊“老板”。

    沈郗寡言,向来应付不来这种场面,因而跟大家说了句话,便在前面一张桌子其中一个空位坐下。

    傅安川跟几位老相识聊了会儿,就坐在沈郗边上:“不是我说,哥们儿你是来参加聚餐的,不是来参加丧礼,你好歹热情一点。”

    沈郗:“我看你的热情可以点燃整个包厢了,不需要我。”

    傅安川:“……”

    我他妈是嘴贱才会不停跟你讲话!

    沈郗这一桌坐的都是元老级别的员工,其中有好几位是沈郗亲自拉来的,给公司投资了大笔资金,算是股东。

    几人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即便沈郗话少,也加入了他们的聊天。

    不过他们聊的都是工作上的事情。

    旁边的傅安川听了,低低地说了声:“没劲。”

    出来聚餐的目的就是开心,这几个人居然还不忘谈工作。

    恰在这时候,包厢门打开,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走了进来,穿着白色长裙,乌黑发丝随意披在身后,只在耳侧别了枚精致小巧的发卡,温婉娴静中透着两分俏皮。

    傅安川眼睛一亮,朝她招了招手:“孙小姐过来坐呀,我们这里还有位子。”

    孙梓妍也算是公司的元老了,当初大四实习就在他们公司,后来毕业了,她拒绝了别家公司的高薪待遇,直接来了这里,可谓是感天动地。

    傅安川还记得当时面试她时的场景。她出自名牌大学,大一开始就利用假期去各大公司实习过,履历非常漂亮。他问她为什么会选择留在他们这家刚起步没多久的公司。她说,大公司的待遇很好,但不是她想要的,她更喜欢陪着它成长壮大。

    傅安川听了很感动,一拍桌子就留下了她,还给了她一个非常不错的职位。

    当然,最主要的是她的能力过关。

    孙梓妍在傅安川发出邀请后,下意识看向沈郗,他正在跟另一边的人聊天,根本没注意到她这边。

    略一思忖,她还是走了过去,在距离沈郗不远不近的位子坐下。

    傅安川目光逡巡一遍,见人来的差不多了,叫来服务员开始上菜。余光瞥了眼沈郗,他抬手挡在嘴边,低声朝服务员吩咐了一句。

    服务员颔首。

    片刻后,几个身穿绛红色马甲的服务员鱼贯而入,端来一盘盘美味的菜肴。

    菜肴还未落到桌上,大家伸长了脖子瞧了一眼,不愧是老板请客,果然不是他们平时的部门聚餐能比的。

    最先上的是水煮鱼片,装在椭圆形的白瓷碗里,底下铺着层层配菜,有娃娃菜,还有豆芽菜,洋葱,上面撒了香菜和油泼辣子。

    因为刚做出来,油花滋滋作响,闻着就鲜香麻辣。

    大家胃里的馋虫被勾出来了,纷纷拿起筷子大快朵颐。

    沈郗那一桌有傅安川,不用担心会冷场,他开了瓶看不出名字的白酒,神秘一笑:“今晚我们不醉不归!”

    他说着就要给沈郗倒酒,却被他挡住了,他捏着玻璃杯调了个方向,将杯口朝下扣在桌面:“我开车来的,不喝。”

    傅安川:“……”

    你不喝酒我今晚的审问计划怎么实施?

    “老沈,你太扫兴了,聚餐怎么能不喝酒?还是不是爷们儿了!”傅安川抱着酒瓶子,要抢他手里的杯子,“你说说你,几百年不回来一次,不得敬大家一杯?”

    怕沈郗不从,他扬声朝其他几位说:“你们说,我说得对不对?”

    其他几位当然没有沈郗那么古板冷漠,闻言笑呵呵地应和:“这次我站川儿,老沈你过几天就要走了,下次见面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肯定要喝一杯。别的且不说,就说今天拿下了大项目,就值得干杯!”

    傅安川隔空点了点说话的那一位:“还是老陈会说话!”

    孙梓妍看着他们嬉笑玩闹,即使心里有事,唇畔还是溢出一丝浅笑。渐渐的,她胆子大了些,大大方方随着大家将目光落在沈郗脸上。

    男人如众星捧月一般被大家围着,灯光中,他皮肤瓷白,因为不是正式的场合,他没有讲究穿着细节,白衬衣的领口随意散开两粒扣子。不知他旁边的人说了句什么,他脸上有了不一样的表情,虽然不是大喜大怒,已经算得上是生动的他。

    这么多人起哄,沈郗到底没有矫情,将杯口朝上,示意傅安川倒酒。

    傅安川挑起眉毛,拔掉瓶塞为他倒满一杯。

    先给他倒了,然后再给其他人。

    轮到孙梓妍的时候,傅安川非常绅士地询问:“要喝一杯吗?”

    她摇头笑笑:“还是不了。我酒量不太好,明天还有重要的事情办,要早起。”

    一想到这酒的后劲,傅安川便没有说什么,只让她喝鲜榨的果汁。

    沈郗的酒量比起在座的酒鬼们不值一提。平时出去应酬,他和傅安川分工明确,傅安川负责跟饭局上的老板拼酒,他则负责用三寸不烂之舌让对方松口。

    今晚,傅安川为了灌醉他,让服务生拿的是喝着没什么感觉但是后劲很大的酒。

    几杯酒下肚,沈郗就已经感觉到喉管到腹部都火烧火燎的,眼前看到的景物有些模糊,好像忽然之间就近视了。

    傅安川却并没有打算就此放过他,举起一杯酒:“我们做了这么多年的兄弟,再喝一杯不过分吧。”

    另一只手拿起酒瓶,给他满上:“来,让我们为友谊干杯!”

    大家:“……”

    如果再看不出来傅安川是故意灌醉沈郗,他们就是傻子。

    倒是没人阻止。

    这样的场合本就是图个开心,再说,项目拿下了,压在身上的单子陡然卸下来了,是该适当放纵一下。

    孙梓妍也看出了傅安川的意图,有些心疼地看着沈郗。男人白皙的脸庞此刻泛红,袖扣解开了,松松地滑到手肘,露出线条柔和的小臂。

    这种场合,她一个女人也不好说什么,只得眼睁睁地看着沈郗端起满杯的酒,仰起脖子一饮而尽。

    他甚少有这样豪放的举动,只看一眼,便让她的心忍不住怦怦跳动。

    不负傅安川所望,沈郗很快就喝醉了。

    饭局接近尾声,他手撑着额头,整张脸都是红的,透出几分难得一见的绮丽。他闭着眼假寐,周遭的热闹好像都被隔离了。

    傅安川还精神奕奕的,将酒杯放下,看着沈郗露出得逞的笑。

    饭桌上的其他人也有些上头,不过还好,脑子还是清醒的,指着傅安川笑骂:“你这混小子拿的是什么酒?后劲儿也太大了!”

    男人说话嗓门大,沈郗被吵醒了,撑着桌沿站起来,晃晃悠悠往外走。

    傅安川在后面喊:“诶,你干嘛呢?”

    沈郗停住脚步,眼睛都花了,慢吞吞地说:“洗手间。”

    傅安川乐了。

    他还真是喝醉了,否则怎么会老实回答他的问题。搁以前,他都装作没听见,直接忽略他这没营养的问题。...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