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言情精品 -> 一生风月且随缘

188bet亚洲体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策划这次爆炸事件的黑龙会,见华夏北方政府盯上了革命党,如是放下了心中大石,还感叹道:“可惜没能将颜子回给炸死,只是让他的女人昏迷不醒。”

    “愚蠢的支那人,情报人员一点用都没有。”

    倭人嚣张自傲,完全没有想过这会不会是颜子回的计谋。颜子回组织了一队尖兵,只是他不能亲自领队,交由腾轩任队长,准备用暗杀的手段,将黑龙会在北方的据点全部摧毁,当然这需要情报机构的配合,不是一蹴而就的事。

    “对这些倭人,必须斩草除根,我要让他们付出十倍的代价。”颜子回恨声道,易欢至今昏迷不醒,让他心疼不已,他恨不能开着飞机去轰炸倭国本土地。

    尖兵们摸去的第一个点,是在密云县,如果不是情报,任谁都不会想到离蓟州城这么近的地方,就有黑龙会的秘密据点,也不会想到那个一心为民的县长是倭国人。倭国人在数十年前,就已经开始为谋夺华夏在布局了。深夜,腾轩带领尖兵们,摸进了那个县长居住的大宅院。

    “不要留活口。”腾轩下令道。

    情报人员已经将大宅的地形摸清楚,守卫的位置、换班的时间等等都了如指掌,从进去到出来,整个行动仅用了十二分钟,屋内的人全部一击毙命,没留活口。

    第一个点出事,拜消息传递不便,黑龙会那边并不知情;颜子回虽政务繁忙,但每天都会去医院看望易欢,深情地念诗给她听:“adminot love…… within his bending sickle's pass e……i never writ, norman ever loved。”

    易欢虽然昏迷,但不是无知无觉,她能听到颜子回的声音,她想回应他,可是她醒不过来,仿佛有什么东西拽住她的灵魂,让她沉沦,永陷迷障之中。

    温柔地和她说话,“欢儿,今天好吗?雪停了,太阳出来了,你说过要去爬山的,春天了,我们可以去春游了。”

    “欢儿,我给你买了一根冰糖葫芦,你起来吃。”

    “欢儿,电影院有新电影上映,我们什么时候去看?”

    “欢儿,你已经睡了半个月了,该起来了,不要做懒姑娘。”

    易欢在的睫毛微微颤了颤,颜子回看到了,“欢儿,欢儿,你是不是要醒了?”

    床上的人没有如他企盼的那样,睁开那双明媚的眼睛,她仍然静静地躺在那儿,宛若童话里的睡美人。易家人对易欢照顾的很周全,即便易欢已昏迷了半个月,可她身上干干净净,还散发着淡淡的馨香。

    黑龙会的秘密据点已经摧毁了五个了,黑龙会的总部被惊动,“是谁?是什么人动的手?”还没等他们查出来,第六个秘密据点又被清剿了。

    和黑龙会一样损失惨重的,还有竹联帮,明面上动手的是龙虎堂的人,就是借口也用的是江湖人士用的借口,抢地盘。实际上,有军方参合了进去,如果不是竹联帮的人刺杀宋山樵,颜子回不会佯装中弹入院,易欢不会来医院;易欢不来医院,就不会遇到爆炸案,就不会昏迷不醒。

    “没错,我就是迁怒。”颜子回坦然承认。

    易欢一天不醒,颜子回心中的怒火就难以消除,可是蓟州城不能乱啊!有人劝道:“团长,这些帮派人士弄得满城风雨、人人惶恐。”

    颜子回淡淡一笑,“放心,很快就结束了。”颜子回虽然恼怒,但还不至于完全失去理智,他不会,也没有必要把整个北方弄得鸡犬不宁,他这么做,不过是杀一儆百。

    五天后,竹联帮成了为历史,龙虎堂一跃成为蓟州城最大的帮派,周震南安排人手接管了竹联帮的地盘和生意。可惜易欢还没有苏醒,方青提议将易欢送去国外治疗,易父想了想,摇头否决了,“就算坐快船,也要十几天才能到达花旗,在船上,这么长的时间,万一出什么意外怎么办?”

    “不能去国外,那就把小四接回来吧,在医院住着,照顾起来没有那么方便。”易母插嘴道。

    易父同意了,易欢身上的外伤差不多好了,医生既然无法让她醒过来,住在医院也没什么用。下午,易欢就出院回家了。这天晚上黑龙会第十个秘密据点被摧毁,黑龙会也查出动手的人是华夏新军的尖兵队。黑龙会派出杀手,准备对颜子回施行刺杀行动。

    第二天上午,颜子回来易公馆看望易欢,和易父易母打过招呼后,就去了易欢的院子,少霞将人领进去后,就退了出去。颜子回坐在易欢的床边,握住她的手,低头亲了亲,“欢儿,今天你想听谁的诗?”

    “雪莱的诗好不好?”

    “读哪一首?”

    “就读这好了……in?the?first?sweet?sleep?of?night……?where?it?will?break?at?last!亲爱的,我所热爱的只有你。”

    陪了易欢半个多小时后,颜子回必须离开了,吻吻她的唇,柔声道:“欢儿,我明天再来看你。”

    颜子回转身离开,没有注意到易欢的眼皮在转,易欢努力在挣脱迷障,她想要醒过来,母亲的哭泣,让她心急如焚;颜子回的深情,让她满心感动。

    颜子回出了易公馆大门,上了小车,拜两次刺杀所赐,现在他总要带着一队警卫进进出出了。小车从路口出去,转弯东行,突然从胡同口里跑出一人来,还好转弯车慢行,司机立刻踩了刹车。

    颜子回并没有下车,坐在副驾驶的警卫杨一华下车去察看,倒在车前的女子,杨一华不认识,“小姐,你有没有事?”

    若颜子回过来看,有可能会认出,当然也有可能认不出,毕竟那天,颜子回连眼角余光都没给她。

    “我,我没事。”卫美瑜并不想演这么一场偶遇的戏,是她娘逼着她这么做。

    卫美瑜想要爬起来,可是虽没有被车撞,然而摔得很重,而且她穿得是高跟鞋,脚拐了,“哎哟!”

    杨一华扶住了她,“小姐,要不要送你去医院?”

    “麻烦了。”卫美瑜相信只要给机会让她和颜子回相处,她就能凭自己的魅力征服颜子回。

    可惜想法是美好的,事实是残酷的,尤其情报表明黑龙会派杀手来了,谁敢让陌生人随意接近颜子回。卫美瑜没能上颜子回坐的车,而是上了第二辆车。卫美瑜看着载着颜子回的车,就那么开远了,双手捏紧,她不会就这样放弃的,她一定要嫁给颜子回。

    卫美瑜的脚受了伤,去医院看过之后,又被送回了家,卫夫人看是军车送她回来的,欣喜地问:“怎么样?是不是颜七少送你回来的?”

    “不是,他有事要忙,是他手下送我去医院,然后送我回来的。”卫美瑜故意误导她的母亲。

    “我就说这法子好,你还不愿意做,这男人啊,就喜欢当英雄,看着受伤的女子,柔弱的女子,一定会心生怜惜的。”卫夫人洋洋自得地道。

    “娘,我没说你的法子不好,只是人家是女子,要矜持的嘛。”卫美瑜做小女儿状,娇声道。

    “我明天下午约了颜夫人去看戏,你脚受了伤,能不能去啊?”卫夫人问道。

    “能去,这点小伤没事。”卫美瑜伤的并不重,毕竟人都是怕痛的,不可能把自己摔得太厉害。

    这天,北方安全局正式成立了,由张辽天出任上校局长。并且从情报局那边抽调了一批骨干加入到安全局,加上张辽天和周震南招募来的江湖中的奇人义士,安全局很快就开始了运转。

    翌日下午,卫夫人带着卫美瑜去和颜夫人一起看戏,卫美瑜的嘴很甜,哄得颜夫人很开心,乐呵呵的说了一些过份的话。而这些话被唐母听了去,唐双韵嫁进易家,日子过得舒心,易欢和易昊然差不多大,小时候也常去唐家玩,唐母也十分疼爱易欢。

    看完戏,唐母没回家,直接去了易家,找唐双韵,看母亲气呼呼的,唐双韵关心地问道:“娘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

    “我下午去看戏了,在那儿我遇到了颜夫人。”唐母喝了一大口茶水,平复怒气。

    “哪个颜夫人?”唐双韵问。

    唐母瞪她,“这蓟州城能有几个颜夫人啊!”

    “哦,她做了什么呀?娘,穷不与富争,民不与官斗,您消消气吧。”唐双韵劝道。

    “我没跟她争,没跟她斗。双韵啊,欢丫头还没醒来吗?”唐母问。

    唐双韵神色微黯,摇摇头。

    “欢丫头还没死呢,那个老太婆,就急着给她儿子找下家了,和那个姓卫的狐狸精摆出那副婆慈媳孝的模样,我真是看不过眼,你和你公婆说说,看能不能找名医来给欢丫头会诊,一定要让欢丫头赶紧醒来,要不然,那死老太婆怕是要让她儿子跟欢丫头退婚。”唐母急切地道。

    “已经去国外请名医了。”唐双韵答道。

    “那就好,那就好。”唐母是真的关心易欢。

    唐双韵没有将这件事告诉家里的,就是易欧,她也没说,但她在颜子回来看易欢时,告诉了他,“颜七少,小四还在生死边缘挣扎,令堂就想要为你另结新欢,实在是欺人太甚!”

    “大嫂,没有的事。”颜子回立刻否认。

    “令堂和她同出同进,招摇过市,就等着我家小四断气,好迎她进门呢,你还想骗谁?”唐双韵冷笑。

    “大嫂,我只会娶欢儿为妻,这事,我会给你一个交待的。”颜子回面笼寒霜,看来他说的话,他娘是半点都没上心。

    “不是给我交待,是给我家小四交待。”唐双韵维护自家的小姑子。

    颜子回看过易欢,回了趟家,很巧的是卫美瑜正好做了吃食送过来,颜夫人尝过后,拉着她的手,在那儿夸奖她,“美瑜真是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贤良淑德,我真是太喜欢你了。”看到颜子回进来了,连忙招手,“玄龄,快过来,美瑜做了茶果来,味道很好,你快来尝尝。”

    “母亲,这里是督军府,不是什么阿猫阿狗的人都可以进来的。母亲,你是督军夫人,现在局势紧张,你不要随便吃陌生人的东西,免得出什么问题。”颜子回冷冷地道。

    卫美瑜脸色发白,她没想到颜子回说话这么不客气。

    颜夫人拍了拍她的手,帮她说话,“美瑜怎么会是陌生人,她……”

    “来人,送这位小姐出去。”颜子回打断颜夫人的话。

    卫美瑜被下人请了出去。

    “颜子回,你这是想做什么?”颜夫人猛然站起来怒问。

    “母亲,这句话该是你问你,你想做什么?我说的话还不够清楚吗?那么我就再重复一次,今生今世,我只会娶易欢为妻,如果她不幸离世,我会孤独终老。”颜子回言罢,拂袖而去。

    颜夫人一脸死灰地摔坐回沙发上,站在屏风后听到颜子回这番话的黄岚,眼中闪过一抹羡慕。

    公历一月是农历的十二月,接连的鹅毛大雪,在地上堆积了厚厚一层雪花,天气愈加的寒冷,在这个时节,绝大部分的人都躲在温暖的屋子里,等待着春天的到来。就在这种恶劣的天气里,黑龙会的两个杀手悄悄地潜入蓟州城。

    他们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可蓟州城经过数次清查,没有居住证的人,可以说寸步难行,虽然他们有造假的临时居住证,但刚落脚,就被安全局的人给盯上了。

    “团长,他们住进了东葫芦巷的一家小旅店里。”

    “继续盯着,一定要通过他们将黑龙会躲藏在城里的余党一网打尽。”颜子回下令道。

    与此同时,尖兵队的人到达了盛京城北面几十公里的一个小村落外,这里是黑龙会和倭国军方的另一个秘密据点,“队长,已经查清楚了,村里藏着六个小鬼子。”

    “既然确定目标了,那就准备发起攻击吧。周小虎,你带人从后面摸上去,务必不能够放跑一个人。”腾轩下令道。

    尖兵队的几十号人,分散开来,向小村子摸去。借助白雪的掩护,他们很快就进入了村子里面。

    ------题外话------

    我发现我或许没有办法固定时间上传了,我有点偏离大纲了。...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