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言情精品 -> 蜜婚甜宠之娇妻在上

188bet亚洲体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尼克,珍妮和宝宝好吗?”宋思雨浅笑,用流利的英语和尼克交流起来。

    珍妮就是当年尼克的那个女朋友,是个特别善良的女孩儿,那会儿还经常和她一起吃饭。

    “非常好,宝宝已经会叫father了,珍妮特别想念你,还专门让我给你带了礼物……”尼克五官端正,黄色的卷发整齐的梳着,整个人很温柔。

    “太好了,下月我会回m国一趟,到时候我要去看看她们。”宋思雨笑了,她上次见珍妮还是他们的婚礼上,一转眼没想到孩子都会叫人了。

    “那她们会很高兴的,对了你姐姐呢?”尼克左右看了看,并没有发现其他人。

    宋思雨扶额:“oh,mygod。光顾着聊了,我姐姐在里面。咱们进去吧,我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大家聊一聊。”

    宋思雨带着尼克上了二楼的独立茶室,穿过走廊来到了最后那间。

    门开着一个缝,并没有锁住,里面幽幽传来一股清香的味道。

    宋思雨伸手敲了敲门,里面的宋思清应了一声‘请进’,宋思雨和尼克才走了进来。

    宋思清盘膝而坐,手握镊子夹着茶杯往滚烫的开水里浸泡。

    一旁的茶壶还冒着热气,阵阵清香就是从那里面传出来的。

    看见他们进来,宋思清放下手里的东西,悠然起身,和尼克礼貌的点头微笑。宋思清直直的黑发及腰,明眸善睐,婉约大气。

    尼克看着眼眸一亮,

    “尼克,这位就是我姐姐宋思清。”宋思雨拽了拽一旁满眼惊艳的尼克。

    尼克笑笑,用不太熟练的中文说道:“你好、我是尼克。”

    “您好,我是宋思雨。”

    尼克听着她柔美的声音,更喜欢雨这个姐姐了。

    “我、赶觉你很、美丽,你……”尼克用中文说了半天,但除了你很漂亮之外,宋思清还是没有清晰地明白他所说话意思。

    宋思清邀请他坐了下,笑着用英文道:“没关系尼克,你可以说英文,我能听得懂。”她当大学老师英语过级了,而且又因为妹妹在国外的缘故,家里也有英版书籍。

    “哇!你的英文说得真好,你真是一位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女士。”尼克坐在宋思清身旁称赞着。

    宋思雨看他这副模样,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家伙就是这样,除了喜欢美色之外,其他倒是没有什么缺点。

    “谢谢。”宋思清对于他突如其来的热情有些招架不住,拿起木镊子从桌上的小碗里夹出三只茶杯,一一倒上。

    宋思清递给了尼克,尼克小心翼翼的接过,“谢谢清。”

    他低头好奇的看着小小的杯子里泛黄的茶水,用鼻子嗅了嗅。

    顿时鼻息间清香满满,神清气爽,尼克眼前一亮,迫不及待地喝了一口。

    这个茶水不像尼克平常喝过水,茶水颜色淡淡,味道清香浅浅,入喉隐约带有一丝味觉的涩色意,喝起来不浓不淡,总之很特别。

    尼克感觉宋思清不但人长得好看,而且很有气质,他竖起大拇指,“清你很厉害,味道很好。”

    “谢谢。”宋思清微笑着又给他倒了一杯。

    三人喝着茶,闲聊了一会儿,宋思雨才和尼克问道有关姐姐身体情况。

    之所以找上尼克,是因为他的老师约翰先生。

    约翰先生是宋思雨在尼克和珍妮的婚礼上认识的,那天婚礼前有一帮小男孩真在顽皮的丢着束花,其中一个小男孩不小心把花束碰到了约翰先生的眼镜上,当下眼镜片就碎了。

    约翰先生有高度近视眼,那天宋思雨正好包里装着一副眼镜。虽然度数不合,但也能将就的带到婚礼完毕。

    两人也只是这么一次简单的交际。

    当宋思雨带姐姐到好友所在的医院去做手术,没想到约翰竟然是那里的高级大夫,比好友高出好几个等级。

    他认出了她,当下就给姐姐安排了手术,并由他自己亲自指导操作,后来宋思雨才知道约翰是尼克的老师。

    所以她才会向尼克咨询失去记忆的方法。

    尼克听完宋思雨的话,然后取过生后的医疗箱。

    给宋思清检查后,尼克并没有发现异常,笑道“清,你的身体很健康。”

    宋思清微笑着点了点头,“谢谢你尼克。”扭头又看向妹妹,带笑的眼眸似乎在告诉她,你看我本来没事。

    宋思雨抬眸则是看了眼尼克,尼克也想到了宋思雨和他所说的情况。

    其实像她姐姐这种情况,他是不建议给她用药的,因为恢复记忆意味着脑中的淤血正在消散,这样是有利于她身体健康的,强行用药会对她的身体造成一些小伤害。

    “思雨,时间不早了咱们还得赶去学校。”宋思清看了看时间,已经八点半多了,她必须在九点赶到学校。

    “好的,我马上就来。”

    宋思清看他们两人似乎有话要聊,便拿包先走了出去。

    “尼克,我姐到底什么情况?”宋思雨皱眉道。

    “身体没有问题,而且我是不建议使用药物去阻止她回复记忆,她脑中的淤血正在疏散,如果这时候用药去阻止,反而会对脑部有伤害。”尼克解释道。

    宋思雨沉默了,想了想最终没有再说话。

    出了大门。

    宋家姐妹目送尼克离去后,然后打车前往医大。

    苏柠正在发言,所有上台发言的人手里都有一份稿子,就她两手空空,上台后主持人把话筒递给她。

    苏柠身穿医大的校服,白色衬衫和黑色长裙,脚下踩着一双黑色小皮鞋。

    及腰的秀发扎了个高高的马尾辫,明艳的五官只是抹了点唇釉,却是光芒四射,耀眼无比。她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一手拿着话筒,另一手自然下垂,整个人落落大方。

    苏柠清脆悦耳的声音缓缓道来:“大家好!我是毕业班代表苏柠,今天很荣幸能作为代表在这里发言,首先欢迎新入学的学弟学妹加入医大……”

    所有人目光顿时都集中在苏柠身上,这个明艳青春美丽大方的女孩,她清脆的声音众人听来特别清晰,沉稳的话述带着一丝力度,相比较刚才那些略带紧张和官方的发言,苏柠无疑是独特的。

    “……我想和大家说的是,没有人天生就是赢家,财富、成功和幸福的获得,并不是靠那些所谓的运气,而是长久努力的结果。愿你们在这里学到新的知识,交到新的朋友,祝大家在这新的起点扬帆,谢谢大家!”

    众人掌声响声,久久不散。

    台下的季暖也不断给苏柠竖拇指点赞。

    站在门口宋思清宋思雨也目睹了这一切,宋思雨还感慨的说道:“这女孩不简单,日后肯定是能成大气之人。”

    “嗯。”宋思清微笑,如今的苏柠比之前多了份成熟和稳重,站在台上整个人都很有气场。

    下了台,苏柠还被几个学弟学妹嚷嚷着要签名。

    季暖过来时,苏柠刚把最后一张纸条签完。

    “小柠儿,被众人要签名的感觉如何?”季暖上前笑着打趣道。

    苏柠搂住她的肩膀,眼尾微挑,笑道:“不错啊!感觉自己已经到达了巅峰。”

    “哈哈哈……”季暖听后笑声不间断。

    苏柠摸了摸鼻子,无语的拽了拽她的胳膊,“有这么好笑吗?”

    季暖安慰的摸了摸她的脑袋,认真道:“我就是感觉你的巅峰标准有点低了。”

    “……”苏柠,自娱自乐也招黑。

    等到开完新生欢迎仪式,苏柠和季暖才回了班级。

    一些她都没有影响的面孔和她打招呼,苏柠只能时用笑容来回应人家。

    随后宋思清走了进来,全班人瞬间都安静下来,对于这位宋老师学生都很尊敬。

    “你们毕业意味着真正走上了社会,这个大环境不同于往日的校园生活,你们会在各自的岗位上或多或少的遇到一些的困难和挫折,但同学们一定要保持初心,勇敢战胜那一切,要相信风雨过后一定会是最美的那道彩虹。”

    “好啦,大家一会儿可以相互留电话,拍照留个纪念。”

    宋思清可能是为了避免大家离别时伤感的情绪,只是用清淡的语气简单说了两句。

    但依旧有人率先哭出来,有了第一个便有第二个……

    宋思清也眸闪着泪光,笑着朝大家安抚道:“大家不用伤心,现在通讯都特别发达了,平常也能用手里联系,离得近的以后常回来看看。”

    教室里无人说话,有的只是抽泣声。

    宋思清笑了,“这么大的人了,不能哭了!现在请大家拿出手机,记一下老师的电话。”

    宋思清说了自己的电话号码,众人的情绪也稍有缓和,宋思清怕他们在伤心,便走了出去。

    苏柠和大学玩的好的几个女生相互留了电话后,便直接走出教室,便办公室走去。

    敲了敲门,

    里面传来一声宋老师轻柔的请进。

    苏柠进来后看着宋老师微红的眼眶,心里也有些难受,这种情绪大概是每个即将毕业的人都会有吧。

    似乎毕业后迈出学校大门,他们身上会被命名许多的称呼,但学生这个称呼似乎从这里走出后不再属于他们。

    对学生时代的一个告别,对未来道路的一个迎接,有伤感但也会有期待。

    “苏柠,老师听季暖说你已经去天赐医院实习了,感觉怎么样?”宋思清拉着苏柠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问道。

    “挺好的宋老师,天赐医疗器械和设备很完善,而且定期各个部门的优秀人才和专家也会有知识分享讲座,大家都会去听听,然后一起去交流,福利待遇也是高于同行,总之我喜欢那里的环境。”

    苏柠实话实说,天赐医院的确很好,主要新人只要有能力都会有机会。

    “那就好,季暖也和我说要去天赐,你们好好加油,争取在各自的岗位上有出色骄人的成绩。”宋思清高兴得笑了笑。

    “宋老师?”季暖从门外伸进来一个脑袋,轻声喊道。

    宋思清看她这模样,笑道:“进来吧。”

    季暖笑呵呵的走进来,然后直接挨着苏柠旁边坐下。

    “马上要毕业了,好舍不得你呀,宋老师。”季暖噘嘴道。

    别人和老师告别都是哭哭唧唧,到季暖这就不一样了。

    宋思清被她这副撒娇模样逗笑了,“你家就在这附近,以后毕业上班也在这里,你这走两步都能回来看看我,所以不用舍不得。”

    苏柠也跟着笑了笑。

    “嘿嘿,也是啊。”季暖圈着苏柠的胳膊歪头笑了笑。

    宋思清知道她们两个关系好,从大二那会儿就见两人每天相跟着,这种友谊也挺少见,“明天你就能和苏柠一起去天赐医院上班,这下你们两个就又能在一起了。”

    “是啊,所以我感觉好幸福~”季暖笑得开心。

    苏柠也露出笑容,“嗯,我两人挺有缘。”

    苏柠和季暖相跟着从教学楼门口走出来,慢慢悠悠的走在校园的小路上,两人找了几处具有纪念意义的风景,拍了几张照片。

    最后从学校出来,时间都已经中午12点了。

    “小柠儿,你老公不在,不如我们去满江红吃呗!”季暖两眼冒光提议道。

    “好,那走吧。”苏柠这两天来例假了,所以她不想做饭,在外头吃了,一会儿回家就不用做饭。

    满江红。

    苏柠和季暖刚进了大厅,苏柠就看到电梯口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当下脚步一顿,就不想过去了,苏柠一把拉住准备上前坐电梯的季暖,“我们再等等吧。”

    “怎么了?”季暖疑惑的问道。

    “看到一个不喜欢的人,不想和他有太多交集。”苏柠憋了眼不远处穿着西装正式打扮的慕容敖,有些无语。

    “谁呀?”季暖顺着苏柠的目光望去。

    “哎!那不是慕容敖吗?”季暖道。

    苏柠点了点头,“那天他和我说过,好像就叫慕容敖没错。”应该就是她记忆里所了解到的那个皇娱大当家。

    “你和他时候认识的?怎么会惹上他?”季暖拉着苏柠小声问道。

    苏柠皱眉,“我根本就不认识他,我暑假回老家,后来在我们县城有遇见过他一次,这人上来就搭讪,一看就是个花花公子,我没有理会他,还有再就是那天我在天赐医院门口遇见了枪杀事件,又和他碰一块了,他还骚包的和我来了个自我介绍。”苏柠也有些无语。

    “我去,这男人这么骚燥!”季暖偷偷瞥了眼正在低头玩手机的慕容敖。

    下一刻,慕容敖似乎发现了什么,目光直接敏锐的看向苏柠方向。

    苏柠没有想到他忽然会朝自己看过来,精致的桃花眼和他对视了一眼。

    慕容敖不知和身旁的人说了些什么,竟然迈步朝她们这方向走过来。

    “我靠!他怎么过来了!柠柠你要是不想见他那就赶紧走,我替你挡他会儿。”季暖小声和苏柠道。

    “不用。”苏柠摇头,对于慕容敖她只是不喜欢,有些嫌他麻烦,并不是害怕畏惧他,所以他来过也没有什么。

    慕容敖冲苏柠邪魅一笑,桀骜不驯的眉头上挑,“对了妞儿,你叫什么名?”

    “……”苏柠拒答。

    “……”季暖盯着他看。

    慕容敖就没遇上过这么难搞的女人,所以想要征服苏柠的欲望愈来愈强。

    看了看时间,他还有个局,便打了个响指,一旁的服务员走上前恭敬的问道:“慕容大少有什么吩咐?”

    “他们的账单记的我的账上,好生招呼着。”慕容敖说完,给了苏柠一个诱惑的电眼,这才转身离去。

    “两位小姐这边儿请。”服务员恭敬的开口道。

    “不用了,你先去忙吧,我们事会叫你。”苏柠和他道。

    “这、慕容大少吩咐……”服务员有些为难。

    “怎么,我们想吃就吃,不想吃就不吃,难道你还要绑着我们去见他不成!”季暖最不待见这种人,面容不悦的和服务员说道。

    服务员脸色微量,看着一身名牌的季暖也不敢得罪,“不是、那两位有需要就叫我。”说完,这才离去。

    苏柠给季暖竖了个拇指。

    季暖笑笑,拉着苏柠坐在那边大厅的沙发。

    又想起慕容敖来,季暖便问道:“慕容敖刚才那是什么情况?”想到刚才,季暖有些不敢相信那一幕。

    这个慕容敖不是皇娱的掌门人吗!据说是有着黑白背景的大佬,听说连各种美女大明星倒贴他都看不上的挑剔男,刚才那放低姿态的模样是在追小柠儿?

    “我也搞不懂。”苏柠摊了摊手,这尊大神说也说不走,请也请不走,她又干不过人家,所以她也很委屈好吗!

    “那就只能怪你长得过分美丽了,慕容敖喜欢美女帝都人都知道,但是,他是出了名的挑剔,至今他自个承认了的女朋友也不过就两个,大明星白菲儿和另一位叫孟茜儿的名媛,其他都是些绯闻女友。”季暖八卦道。

    苏柠点了点季暖的脑袋,笑道:“你的意思是我的美貌可以和影后白菲儿一较高下啦?他这种花花公子见一个爱一个,不过是玩玩而已。再说我都是已婚妇女了,而且是军婚,破坏军婚是违法的,所以他喜欢我也没用。”

    “我怎么老是忘记你是有家室的女人,没错!他在往你跟前凑就让你家宋大人去收拾他。”季暖朝空中挥了挥拳头叫嚣道。

    “呵呵~这事我自己能解决,我不理他,他慢慢也就无趣了,何必还要去劳烦我老公。”苏柠道。

    “小柠儿,求你以后尽可能的控制自己别在我面前炫夫,我一个孤家寡人你好意思这么对我吗!”季暖幽幽道。

    她昨天又被爷爷催结婚了,她当下就懵逼了,她连个男朋友都没有,上哪里去结婚?

    但爷爷是怎么说的来,“安家治国平天下。”

    和她说凡事从小事做起,只有小事做好了,大事才能成功,所以让她先把个人问题安顿好后,事业才能无后顾之忧。

    “……”季暖当时无言以对。

    到现在她都在疑惑,她上班和后期的事业和结婚有什么关系,为毛是这个逻辑?难道结婚了事业才会一帆风顺?!

    “看你这模样不会是又被家里催婚了吧?”苏柠笑了。

    “我家老爷子说了,只有我安了家,才能安了事业。”季暖哭笑不得,这催婚理由也是够了。

    “哈哈哈,你爷爷还挺有意思的。”

    苏柠突然想到那天在上官家见到的王君昊,上官卿儿还一直惦念着把人介绍给季暖呢!

    “对了,卿儿给你介绍那个男人我见过了,感觉人还挺不错的,你要不见见呗。”

    季暖一愣,“你见过卿儿说的那个男人了?”

    苏柠点了点头,“那天正好去卿儿家陪她,意外碰上送饭的王君昊,也就是那个男人了。”

    季暖好奇心作怪,王君昊?歪头问道:“怎么样?长得帅不帅?”

    苏柠轻笑出声,“怎么,长得帅就要,意思不帅就不要?”

    季暖翻了个白眼,翘起二郎腿道:“只要我能看得上眼,管他帅不帅,我家老爷子也说了只要是个有上进心的男人就行,长相家事一律不重要,我也挺赞成这句话的。”

    “那男人还挺帅,看着挺稳重,按你这说法,你未来的男人绝对幸运值爆棚。”苏柠笑道。

    “嘿嘿,我也觉得是。”

    苏柠和季暖聊着聊着,突然感觉小腹处有些微微的刺疼感。

    “我肚子疼,去个卫生间。”边说苏柠边拿起手包直奔卫生间。

    “又肚子疼?”季暖朝她问道。

    苏柠听见了,但没顾上回答,腹部一阵比一阵的疼痛感简直折磨人。

    季暖见此,便把自己的包拿上,又看见苏柠的手机还在茶几角上放着,便一起又装上。

    出了满江红,直接去就近的药店给买了点止疼药和治腹部疼痛的几盒不同种类的药,又在超市买了瓶矿泉水,这才又着急往回赶。

    半路上,苏柠的手机响了。

    季暖边走边掏出一看,备注是宋先生,想到可能是宋子川,她便接通了电话。

    “柠儿,你回家没?”那头的宋子川问道。

    季暖匆忙道了声,“那个我是季暖,柠柠她有些不舒服去卫生间了。”

    “你们在哪里?”宋子川当下就明了苏柠的情况,说话声音带有两分急色。

    “满江红。”季暖刚说完,那边就嘟嘟一声挂了电话。

    她也没顾上多想,便匆匆进了满江红。

    女卫生间。

    坐在马桶上的苏柠肚子疼得厉害,她双手捂着肚子,额头渗出一层密汗,感觉下腹坠疼的难受。

    “柠柠?你怎么样啊?”外头传来季暖紧张的呼喊声。

    苏柠弱弱的回了句,“暖暖我没事,我在这边。”

    季暖闻声找到了苏柠,看着紧闭着得门,季暖拍了拍问道:“柠柠你怎么样?我给你买了药,你看看你什么症状,先吃上点。”

    季暖一直知道苏柠来例假会肚疼,她以为也就是普通的痛经。

    苏柠打开门,

    季暖看到苏柠的那一刻惊呼道:“哎呀!头上怎么那么多汗,不然我们还是去医院看看吧……”

    “不用,老毛病,我缓缓就没事了。”苏柠嘴唇有些泛白,抬手接过季暖手里的药袋子。

    袋子里目测有十来盒药,苏柠拿起翻着看了看,然后挑出其中了两盒各吃了两粒。

    “有水,慢点儿吃。”季暖掏出矿泉水递给苏柠。

    苏柠接过少抿了一小口,本来肚子就疼,喝太多怕一会儿更难受。

    季暖刚才进来时看见这卫生间门口有两台空调,便和苏柠说道:“我扶你去外头坐一会儿,这地方空调还开着太凉了。”

    苏柠点了点头,扶着季暖的手站了起来。

    两人刚走到大厅,就看见一身迷彩服的宋子川从门口走了进来。

    “你老公来了。”季暖说道。

    苏柠也看见了,看着走过来的宋子川,她想问他你怎么会来的,结果不等她开口,宋子川直接一个公主抱,把人抱起。

    “宋子川你怎么……”

    “难受就别说话了。”宋子川打断她的话,怜爱的吻了吻她的额头。

    “既然宋先生来了,那你赶快带她去医院看看吧,我感觉她并不是普通的痛经状况。”一旁的季暖看着满头大汗有些虚弱的苏柠认真道。

    “暖暖我没事,我平常来事也是这种情况,有宋子川在,你别担心我。”苏柠说完和她挥了挥手,示意她赶快回走去。

    季暖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宋子川,感觉自己留下也不管用,便点了头说道:“那你们路上注意安全,我就先走了。”

    “嗯,明天记得来上班,不要迟到了。”苏柠提醒道。

    “知道啦。”季暖笑着离去。

    宋子川带着苏柠先去附近医院检查了一下,苏柠无奈自己就是医生她知道自己的情况,但也知道宋子川担心她,所以便乖乖听话去检查。

    检查完,没什么大毛病,就是体寒,没什么一吃就见效的药,得平常注意饮食习惯,不要穿太凉快了,春秋两季得捂捂,平常不要吃太多生冷的东西等等。

    最后医生又开了三副中药,等着人家煎完后宋子川才带着苏柠回家。

    宋子川抱着苏柠进门,然后把人放在沙发上,又把抱枕放在了苏柠的脖颈处,问道:“今天吃午饭没?”

    苏柠摇头,“本来要去满江红吃饭的,道没来得及吃。”

    宋子川起身走向门口的台柜,拉开抽屉找了两片暖贴,又走了过来。

    他蹲下身子,一边拆包装袋一边问道:“那你想吃什么?”

    “粉丝小白菜吧。”

    苏柠其实没有胃口,腹部难受她压根不想吃,但因为一会儿还要喝中药不能空腹,便说了个自己爱吃的清淡菜。

    宋子川给她贴好后,便进了厨房。

    贴上暖贴的苏柠感觉肚子舒服了很多,拿手机给季暖发了个短信,告诉她自个检查后没事,已经平安到家了。

    下一秒,季暖便回复了。

    这时一个陌生的号码打了过来,苏柠接听后,那年传来熟悉又淡漠的声音。

    “你好苏小姐。”

    “你好。”苏柠道

    “我是流月。”

    “…你好。”苏柠想到了秀姐那天和她说的事。

    “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方便的话可以出来见个面。”那头流月说道。

    苏柠想了想,“那就礼拜一下午吧,具体时间地点由你定。”

    “好,那我来安排,这个手机号码你备注一下,安排好后我会联系你。”

    “好的。”

    挂了电话,苏柠才拿起一旁的日历翻阅起来。

    “今天一号星期五,那周一就是4号……”苏柠嘟囔着。

    “我不是故意的……”方莉裹着毛毯蹲在客厅的墙角,一个人低声喃喃自语着。

    吧嗒!

    门被打开了。

    方莉神经一紧,猛的站起身,就看到徐致远一言不发的盯着自己,而且眼眸间带有些阴沉。

    方莉身体一僵,身上披着的毛毯掉落,她急忙捡起毛毯。

    “志远?你怎么来了。”

    “这里是我的家,我不能来吗?”徐致远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

    志愿肯定是发现了什么!方莉顿时心里不安,因为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子志远,面容毫无起伏之色,但语气和眼神确实充满了戾气,似乎黑化了般。

    “你裹毛毯蹲那儿干嘛?”徐致远淡道。

    方莉打刚才一看见徐致远,就想到了徐致远会问她这个问题,所以这个问题他早就想。

    “昨天有点感冒,起来就披了条毛毯,刚才是有点眩晕,所以我就蹲下来休息了一会儿。”

    事到如今,不管他相不相信也只能这么说了。

    “是吗。”徐致远看了桌上的安眠药片,这还是他从医院给她拿得,因为方莉之前有失眠的习惯。

    安眠药一般都是晚上吃的,她要是心里没鬼怎么会大白天的想起来吃!

    “我听保安说你去找过我妈,你为什么会突然去找她?”徐致远安顿好母亲后,细细想来始终感觉这事不对劲。

    母亲身子骨向来硬朗,楼梯台阶又宽又低,平常走特别稳当,如果要摔那也是崴脚可能性最大,但母亲身体上除了擦伤,伤得最严重的就是脑部后颅。

    他回了趟家,经过打听才知道母亲被发现前只有方莉去过。

    “我就是想去看看妈,这两天我给妈打电话她都不接,所以我才过去找她,结果妈还是不愿意见我,将我拒之门外,最后我也没见到她。”方莉说完,便弯腰给徐致远倒了杯水。

    她佯装疑惑的问道:“志远你问我这些,难道是出什么事了吗?”

    “我妈成植物人了。”

    “什么?怎么会这样!”方莉当下就惊讶的高喊出声。

    “我以为这件事你最清楚。”徐致远有九成的把握,如果母亲摔伤不是意外,那凶手肯定就是方莉!

    “志愿你怎么可以这么想我?纵然我有再多的错误,再不济我和妈也相处了十年,我早就把她当成了自己的母亲,我怎么可能会去做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方莉一脸伤心的说道。

    “到底是不是真的,真相是会被证据还原的。”

    徐致远已经不想看她的表演了,从公文包里掏出了一份离婚协议和一份律师函,平铺在桌子上。

    “今天就做个了断,你可以二选一。”徐致远冷淡的看向她,眸间充满了厌恶。

    方莉眼眸躲开他刺眼视线,目光放在那两份文件上。

    略过离婚协议书,她拿起了那份律师函看了起来。

    看完后,她面色有些惨白的可怕。

    “这几年你的所做所为都在这里了,我从来不知道我身边竟然会有你这么恶毒的让人恶心的人!”

    徐致远本来是想用法律吓吓她,让她签了离婚协议,不想以后和她再有什么牵扯。

    没想到她竟然胡搅蛮缠不肯去签,所以他当下就委托了律师事务所,本想着他们会用条条框框来慢慢解决,不想人家第二天就给他发过来一份文件。

    文件就是方莉手里拿的那份,当他看到内容时,他都不相信以为是律师所编造出来的,但人家盖有公章应该不会是假的。

    他简直不敢相信,在他身旁躺了将近十年的女人竟然这么可怕!

    十六岁就去医院做人流,十八岁在夜店和男人开房被抓,后来还玩*导致身体迅速显瘦,十八岁体重还不到六十斤。

    二十岁那年被家人送去了女子礼仪学校读书,出来后不仅改了名字,而且还改头换面去h国做了面部微调,所以那些事情早已被人掩埋。

    怪不得,她的体质用中药调理了四五年都没有一丝起色,并不是中药不管用,而是她玩那东西伤了根本,估计这辈子都不会调过来。

    还有她所谓的不能怀孕根本就骗局!方莉每次都是一个人去医院检查,每次问她原因,她都会以身体太差不好怀孕为由推说,久而久之徐致远也就信了。

    包括上次那张不孕不育的单子估计都是假的。

    但据那份资料显示,她是之所以不怀孕是因为年轻时流产次数太多导致子宫壁薄得就像一层纸一样,估计是这辈子都不可能在当母亲。

    “这些都是假的!假的!”方莉就像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不停的摇头。

    “是不是假的你自己心里清楚,而且这只是冰山一角,如果不想让这些陈年旧事重见光明。你就签的那份离婚协议书。”徐致远所有的耐心都被她耗完了。

    方莉害怕了!这回心里真的是恐惧不已,看着一脸决绝的徐致远,她闭了闭眼睛,手指颤抖的拿起了笔,在离婚协议上重重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写完,她便跌坐在地下,全身再也没有了一丝力气。

    “这下你满意了吧!”方莉嘲笑道。

    徐致远收起离婚协议书,起身冷看了眼她,“这都是你自作自受,自食恶果,但愿我母亲的事和你没关系,否则你会为此付出代价。”

    方莉心头一震,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咬了咬下唇,眼泪涌了上来,抱头蜷着身体。

    “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不小心推了下一她,我也是害怕才会走了的……”

    次日一早,苏柠感觉身体好了许多,昨晚不仅贴了暖敷贴,泡了脚,还喝了中药,更重要的还有宋子川自己研究的出来的一套背部疏通法。

    昨天按摩完,苏柠就感觉身体很舒服,今早起来后更是感觉神清气爽,当下就赏了宋子川一个法式热吻。

    今天早晨跟师傅学习了辨别尸体的死亡原因和时间,苏柠学得脑袋发热意犹未尽。

    这门课时特别精妙,融入了多元素的方法,用来判断案情时仅仅能从被害人本人身上就能找到充足证据,必要时还能还原事实真相。

    结合医学还可以治病救人,似乎在任何事上都能排上用场,苏柠对它上瘾了。

    “来来来,告诉你们一个事!”

    苏柠刚换好工作服,就听到科室的大喇叭刘肖肖在悄咪咪的关门。

    “昨天徐院长的母亲从楼梯上摔下来,结果摔成植物人了!”刘肖肖说道。

    “好可怜,徐院长肯定很伤心吧。”周艳道。

    “肖肖这种事还是不要传的好,万一被人知道揭发了你,你就完蛋了。”何舒嘴巴里嚼着口香糖,从一个礼品袋里取出一套新的咖啡杯。

    “我这不是就和你们说说嘛~舒舒你干嘛又要买新的杯子?”刘肖肖记得她明明上个星期刚新买的啊!

    何舒挑眉轻嗤,“我有洁癖,被人用过的东西我不会再去用。”那天她中午吃饭回来,有些犯困,准备泡着喝一杯咖啡提提神儿,没想到抽屉里原来的三包咖啡就剩两包了,想到上次刘肖肖嘴馋的想喝,就以为她喝了,她向来不忌讳同事间相互吃喝这些东西。

    拿杯子准备去接水,没想到杯子里竟然有喝过的痕迹,而且瓷勺子上沾满了咖啡沫,当下她就火了。

    刘肖肖肯定不可能,因为那会儿还是实习生时她就因为乱用杯子这事和刘肖肖拌过嘴,后来两人惯了后刘肖肖也知道这是她的禁忌,所以很注意这事。

    苏柠人家有自己的养生杯子,从来不用这里的杯子,而且她说过不喜欢喝咖啡,想来想去,也就只剩周艳了。

    何舒说完后,苏柠和刘肖肖都是一脸茫然,只有周艳的脸颊感觉火辣辣的。

    那天表哥来,她为了炫耀就借何舒的咖啡和咖啡杯给他泡了一杯……

    如今但被何舒这么当众说出来,她脸上有些挂不住。

    ------题外话------

    谢谢铃儿美妞儿的月票,么么哒!...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