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言情精品 -> 墨少,你老婆回来了

188bet亚洲体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不大的会议室内,叶老夫人即便早已做好心理准备,但当真的面对这么多的摄像机,话筒,已经台下跃跃欲试准备提问的记者们的时候,脸色还是沉到了底,难看的不行,甚至心底隐隐有些退缩。

    “老夫人,你来的这么早啊?”宫凉星手插在口袋中,脸上带着漫不经心的笑容,“要不是了解你的性格,我还真以为你是诚心道歉的呢。不过,这样子既然要做就做漂亮一点,至少脸上还是表现一点愧疚比较好。”

    “你给我等着。”叶老夫人压低声音,瞪着宫凉星的视线恨不得下一秒就将他碎尸万段。

    “咦,老夫人这是在威胁我吗?”宫凉星脸上立刻露出为难的神情,好像真的被吓到了一般,“我看我还是走吧,不然可能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叶老夫人努力压住心底的怒火,耳边响起的是昨夜大儿子的警告,最后咬牙说道,“我没有威胁你,是你听错了。既然来了,就赶紧坐下吧。”

    能见到叶老夫人这幅模样,也不枉自己跑一趟,宫凉星心情好了几分,坐在离着她几个位置,“我还是坐在这里吧,安全一些。”

    叶老夫人紧握着手中拐杖,就在即将压抑不住怒火的时候,叶元景及时走了过来,他对着母亲微微摇头,才笑着看向宫凉星,“凉月没有过来吗?”

    这次记者会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像叶青道歉,而作为叶青的女儿,宫凉月按理说应该到场才是。

    “月儿不喜欢这种场合。”宫凉星直接说道,“她觉得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假笑,说着言不由衷的话,一点意思都没有。”

    “呵呵,凉月性格直爽,不喜欢也是正常。”叶元景面色不变,甚至还赞同的点点头。

    两人又闲聊了几句,等人全部到齐后,记者会才算是正式开始了。从始至终,叶老夫人都面无表情的念着面前准备好的稿子,而宫凉星则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

    念完稿子,就是记者提问的环节。叶老夫人暗暗松了一口气,却不知道这才刚刚开始。

    “叶老夫人,按您刚才所说,您对叶青小姐所做的一切,根本就不能称之为母亲。请问,您到底是怎么看待她的呢?”其中一位女记者率先站起来提问,眼中还带着一些愤慨,“还有,是否是您的重男轻女思想导致的?”

    “我当然是将她当成女儿看待,只是孩子多了,做父母的难免会有所分心,对于造成的伤害我也很抱歉。”叶老夫人冷淡的回答,从她的语气中根本就没有听出后悔来。

    所有的记者都有一个疑惑,不知道为什么叶家会召开这个记者会,其实根本就是多此一举而已。逝者已逝,如果真的觉得抱歉,就更应该对逝者留下的孩子多几分照顾,但外界传言却根本就不是这样。

    不过,这些家长里短记者没有兴趣,叶氏公司最近发生的一系列变动他们却非常有兴趣。除了一开始的女记者提问的是关于这次主题的问题外,其他记者问的都是关于叶氏公司的事。甚至,有的记者直接指出,当年叶家的继承人到底是不是现在的叶元亮。

    但这些问题都被叶元景三两拨千金的挡了回去,谁也没有问道实质性的答案。不过,记者依旧乐此不疲,同样的问题,不断的以不同的方式问出来。

    最后,一开始站起来的女记者又站了起来,张嘴问道,“听说,叶家大少爷叶恺昨夜因为吃药被抓了,不知道是真是假?如果是真的,那么是否意味着叶氏公司暗地里与其有关联,又或者是叶家家教本就有问题?”

    这一句何其犀利,不管叶元景怎么回答都落不着好。

    叶元景微微皱眉,叶恺昨夜被抓之后,他们就立刻将消息封锁了,警察局那边也不会随意透露出来,这个记者是怎么知道的?

    “这件事暂时还未可知,我们也无可奉告。”叶元景看着女记者,暗暗记下她的名字,直接说道,“请大家不要再纠结公司的事,如果没有其他的问题,这次采访就到此结束,谢谢各位。”

    “叶经理是在回避我的问题吗?”女记者依旧不依不饶的追问,神情执拗,显然是不准备轻易放过他,“还是说,我刚才所说的两者都有呢?叶老夫人公开向死去的女儿道歉,是不是也只是为了遮掩这件事的一场秀而已?据刚才叶老夫人自己所说,对死去的女儿所作所为已经算的上是nue dai,那她又将孙子宠成了一个‘吃药者’,这是不是代表叶老夫人本身人品就有问题。那么由她带大的叶总和叶经理您,所说的话还值得信任吗?”

    一连串的问题抛出,叶元景此刻也明白后面是有人在故意推波助澜,他拿起话筒刚准备开口说话,就见叶老夫人已经沉着脸吼道,“你说谁的人品有问题?我看你才是有问题,一个贱民,也敢猜测我们叶家的事。来人,立刻将她赶出去。”

    叶元景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只能眼睁睁看着下面的记者脸色都已经变得,怒视着叶老夫人,同仇敌忾。也是,叶老夫人那一句话,相当于将所有的人都骂进去了,谁会高兴呢。

    宫凉星撑着下巴继续看戏,从始至终他就没有张嘴说一句话,看着叶老夫人,就像在看一个跳梁小丑。

    “我是贱民,难道贱民就应该被你们这些所谓的有钱有势的人糟践吗?”女记者毫不畏惧,手中的话筒握的紧紧的,与叶老夫人对视,眼底甚至还隐隐闪烁着一丝恨意,“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叶老夫人自持身份,只是不知道您孙子杀了人,您是不是也觉得不是什么大事?”

    “你在胡说什么,我的恺儿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你少在这里性口雌黄!”叶老夫人面色难看,想也不想的就张嘴反驳,“是谁派你来的,是不是···”

    “妈!”叶元景及时挂点母亲面前的话筒,将她的话截断,“您先不要说话,下面的事就交给我吧。”

    “你滚开!”叶老夫人直接推开小儿子的手,看向那名女记者问道,“你说我们家恺儿杀了人,好,你有证据吗?今天你要是拿不出证据来,我可以直接报警,告你诽谤。到时候,不要说是做一名记者,你整个档案都会成为一个有案底的人。”

    女记者握紧话筒,抬高下巴,冷冷一笑,“三年前,叶恺在一间娱乐会所里强迫侮辱了其中一名女***员,致其死亡。当年,那女***员才刚满十八岁,为了帮家里减轻负担,为了下面的弟弟妹妹,才高中辍学,来到这里打工。却没想到,第一份工作就让她丢了性命。”

    “事后,叶恺联合娱乐会所的老板将这件事伪装成意外,并且威胁利诱女***员的家人,让他们不准上告,将这件事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三年了,叶恺靠着钱,权,躲避了法律了惩罚。如今,我想问问叶老夫人,是不是在你的眼中,不过是死了一个贱民,根本就毫无关系?”

    这件事叶老夫人还真的不知道,但她突然想到三年前的一个夜晚,孙子突然神色慌张的跑回来,说自己闯了祸。当时她正巧精神不济,就安慰了孙子几句,告诉他不管闯多大的祸,就算是杀人放火也没关系。之后就将事情交给大儿媳妇处理了,她原也没想着会是什么大事,后来偶尔提过一次,大儿媳妇也只是说事情已经解决,所以她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至于为什么会印象深刻到能想起来,也不过就是因为那次孙子真的被吓得不轻,还接连做了好几天的噩梦。那时,她心中还觉得好笑,觉得孙子真的是没有经历过什么大事,所以才会如此。

    不过,就算是自己当时知道这件事,只怕选择处理的方法也会跟大儿媳妇一样,用钱将这件事摆平。所以她心中虽然是吃了一惊,但很快就又平息下来,看着那女记者直接回答,“你一个小姑娘,当着这么多媒体的面说起谎话来面不改色,果然是后生可畏。我们家恺儿从小就心底善良,虽然平时可能行事冲动一些,但杀人放火的事他却是绝对不敢做的。你口口声声说,我们家恺儿杀了人,为什么不见那家人站出来,偏你站在这里胡说八道。”

    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完全超出了叶元景的控制,或者说,从女记者进入会议厅开始,事情就脱离了他的掌控。他丝毫不怀疑女记者话,正如母亲刚才所说,一个女记者敢挡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那就代表她不是性口雌黄。可惜,如果母亲一开始不顺着她的话走,而是直接将这件事一带而过,那么等采访结束后,再悄悄找到这个女记者,到时候主动权可都握在他们手里。

    “你想见死者的家人?”女记者冷笑,“我就是死者的妹妹,被叶恺害死的,年仅十八岁的少女就是我的亲姐姐!”

    “哗!”

    其他记者一片哗然,本来以为来参加这个记者会也就是走个过场,最多就是问问关于叶氏公司的事。但却没想到,现在居然能听到这么一个大料。

    叶家的长子长孙,叶家唯一的孙子,不但因为吃药被抓,还身负命案!这可比什么道歉大会精彩多了,所有的摄像头都对准了叶老夫人和那名女记者。甚至,有些人已经拿出手机发出消息给公司的老板,务必保证他们是最快爆出这个消息的。

    叶老夫人心中不满,却不是对杀人的孙子,而是大儿媳妇,觉得她没有事情处理干净。面对女记者,还是嘴硬的说道,“你以为你是谁啊,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敢诬陷我们家恺儿,来人,立刻将她抓起来!”

    “叶老夫人现在是想要杀人灭口吗?难道这就是你们叶家传下来的家风吗?”女记者一边躲避来抓人的保安,灵活的跑着,一边高声叫道,“还是说,叶恺杀人根本就是你教的,你也是杀人犯!”

    因为会场里人比较多,女记者又动作灵活,所以一时之间保安根本就抓不住人,整个会场里都回荡着她质问的声音。

    这话也就是女记者随口说的,却没想到叶老夫人作则心虚,面色立刻白了几分,加上昨天白天情绪激动,怒火攻心,晚上又被大儿子吓到,几番打击下来,她感觉身体不停的颤抖,嘴里叫道,“抓,抓,将她抓起来···”

    说出口的话却断断续续,艰难无比。叶老夫人的目光死死盯着女记者,根本就没有发现自己的不对劲,反倒是离她最近的叶元景,第一时间发现了她的病情。

    “妈!”叶元景脸色大变,扶着叶老夫人,看着她斜着嘴,口水不停的流出,身体更是不停的颤抖,手脚不停使唤的颤动,连忙叫道,“妈,你不要激动,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

    叶老夫人这才恍然发现自己的不正常,眼中又怒又惊,胸口一闷,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这是,叶元景也顾不得其他了,立刻抱起母亲就冲了出去,只来得及交代工作人员立刻打电话联系大哥。

    宫凉星看着叶元景抱着人冲出去,心中有些失望,要是直接气死就更好了,果然是祸害遗千年啊。再看看已经被保安抓住的女记者,身体微微一动,叫道,“放开她!”

    所有人这才记起,还有一个主角在这里,立刻所有的镜头都对准了他。

    “宫少爷,请问您对于今天发生的事情有什么想法?”

    “宫少爷,对于叶老夫人提出的道歉,您作为一个晚辈会接受吗?”

    “您知道叶恺吃药和杀人的事吗···”

    “您···”

    一连串的问题让宫凉星微微皱眉,却没有回答,透过人群再次看去的时候,才发现那名女记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挣脱了保安,偷偷溜走了。

    他眼底闪过一丝兴味,面对那些镜头,只是微微一笑,“该说原谅的人不是我,你们若是想知道,不妨直接去问我母亲。我想,她会很乐意回答你们。”

    说完,就留下一众面面相觑的记者。...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