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书吧 -> 言情精品 -> 侯门衣香

188bet亚洲体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这时太阳已西沉,夕阳穿过层层密密的林子,在他身上洒下最后一丝星星点点的余晖。

    武昇垂眸低低跟着说道,“我们是一伙的。”

    而后唇角往两边一咧,微微笑起来,“没错,我们是一伙的。”

    他抬起眸子,闪亮如烟火般的花火一闪而过,陆心颜微楞,只觉得眼前的男子似乎在那一瞬间,有什么东西破茧而出。

    然而那花火太快,快得陆心颜不确定是不是错觉。

    “表嫂,我的伤口包扎得差不多了。”武昇温和一笑,“你手臂上的伤口需要处理一下,我来帮你。”

    他伸手去看陆心颜的手臂,陆心颜下意识将手臂往后一藏。

    意识到自己反应过度,陆心颜笑了笑,“我才刚帮你包扎好,要是用力伤口裂开就不好了。我的伤没事,等会等梳云回来帮我就好了。”

    “再出现什么杀手之类的,我们可全都指望着你活命了。”她开玩笑道。

    武昇若无其事地收回手,望着她笑道:“没问题,以后表嫂的安危由我负责。”

    陆心颜眉心跳了跳,总觉得这话有些问题,正想说些什么,却见武昇已转开头,指着前面道:“梳云回来了,看来咱们有吃的了。”

    梳云的衣摆用双手提着,里面似乎兜了些东西。见两人望过来,有些兴奋道:“小姐,三皇子,我摘了些野果!”

    然后又有些沮丧道:“不过只有这些了,其他的都被林子里的鸟儿们吃掉了。”

    她拿出七个红通通的野果,水果特有的香甜气息,让陆心颜和武昇不由自主地咽咽口水。

    七个野果,三个人,按理梳云和陆心颜两个,武昇三个。

    梳云拿了一个,“小姐怀着孩子,多吃点。我没出什么力气,捱得住。”

    陆心颜拿了两个,将剩下的四个递给武昇,“三皇子体力消耗最大,接下来咱们都得靠你。”

    武昇望着那拿着果子小巧的手,心里突然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

    从逃亡开始,他除了带着她们穿巷子外,所有的一切行动,皆是陆心颜为主导。

    她说跑就跑,她说伪装就伪装,她说杀就杀。似乎无坚不摧,无所不能。只要有她在,无论身处什么环境都能让人安心。

    然而现在这一刻,武昇突然意识到,她也不过是个小女子,甚至还比他小上几月的小女子。

    她并非无所不能,她也需要人保护。

    刚才那句“以后表嫂的安危由我负责”,多少是顺着陆心颜的话,冲口而出的一句。

    他自己都没细想那话背后的深意,但现在似乎不一样,他心中猛然升起一种身为男子汉的责任感,以及自豪感。

    “没问题。”武昇接过果子,一字一字地道:“以后表嫂的安危…”

    “不只我的安危,梳云的,镇国公府的,还有许多支持三皇子的人的安危,都需要三皇子负责。”陆心颜微笑道,那眸中似有深意,“三皇子肩上的责任可不轻。”

    武昇一怔,那四个果子已放到他身边,陆心颜道:“快吃吧,吃了趁天还没黑,咱们再往里走一些,看看有没有什么山洞之类的、安全点的地方。”

    她说完对已经吃完果子的梳云道:“梳云,我手臂受伤了,你帮我包扎一下。”

    梳云这才想起陆心颜替武昇挡过一剑,猛一拍脑袋,“瞧我这脑子!”

    她走到陆心颜和武昇中间,用后背挡住武昇的视线。

    伤口受伤的时间有些长,伤口处凝固着一块块可怕的深红色血块,将衣裳与肌肤连在一起。

    梳云倒抽口气,“小姐,我先将衣裳与伤口分开,你忍着点痛。”

    “不用了,先直接包扎吧。”陆心颜道:“回去后再清理。”

    没有干净的水和消毒水,大约也没差,陆心颜不想再多受一次苦。

    “那小姐忍着点。”

    刚才替武昇包扎伤口时,每动一次就痛一次,大约是痛多了,这次倒没什么感觉,咬咬牙就过去了。

    包扎好后,陆心颜示意梳云扶着她站起身,“三皇子,咱们走吧。”

    这时武昇已吃完果子,擦了擦手,“走吧。”

    天黑后呆在林子里其实很危险,但比起不知何时会找到他们的武辕的人,还是林子里要安全一些。

    几人运气不太好,直到天黑也没找到山洞之类,最后只好找了两棵大树坐下休息。

    梳云道:“小姐,三皇子,你们休息,我值夜。”

    她心知三人中她战斗力最弱,主动请缨。

    陆心颜没有拒绝,“你就近找一些枯叶枯草来。”

    现在已是初秋,白日里依然很热,晚上温差却是有些大,林子里则更冷。

    今儿初十,有月,月光皎洁,月光被密密麻麻的树叶遮挡,落到林子里的光辉很少,不过还是能看清一些路,不至于睁眼瞎。

    梳云很快找来一堆枯叶枯草,铺了一些在地上,“小姐,你躺下,我替你身上洒些。”

    一切弄好后,梳云便坐下靠在树干休息。

    陆心颜躺在地上,本以为自己会睡不着,可大约是这一天消耗过度,竟然一躺下就睡着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突然被人拍醒,“表嫂,那边有动静,咱们快走。”

    她睁开眼,见武昇与梳云皆已起身,连忙坐起来。

    不远处似乎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有人在半夜穿越林子,亦像是野兽行走的声音。

    不管是哪样,都不是现在的他们能够阻挡的。

    陆心颜睡意全消,在梳云的搀扶下站起身,“走。”

    三人小心翼翼地向前走去,尽量不发出声音。

    然而终究是逃亡经验不足,忘了他们躺过的地方,以及那些过多的枯叶枯草,是最好的证据。

    三人离开后没多久,十个左右的黑衣人,无声无息地出现。

    为首一人看到地上突然冒出来的那堆枯叶,轻轻一抬手,所有人训练有素地齐齐停下。

    他伸手一指,一名黑衣人便上前查看那堆枯叶,很快低声道:“老大,还有热度。”

    “人没走远,大家小心些,追!”

    “是。”

    陆心颜三人在林子中穿梭着,虽然那些窸窣的声音似乎没有了,但逃亡了一天的本能,却让他们感觉危险越来越近。

    于是脚下不自觉走得越发急促。

    “在前面,我看到了,追!”后面突然传来一声低呼。

    陆心颜几人头皮一麻,“快跑!”

    此时似乎要天亮了,月亮西沉,东方还没露出鱼肚白,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

    林子里一下子变得更加漆黑,根本看不清前面有什么,黑暗中的逃亡变得更加困难。

    然而对于身后那十个黑衣人来说,影响却小得多。

    因为他们功夫不差,夜视能力比普通人要好很多。

    很快那催命的脚步声,便在他们身后响起。

    “动手!”有人刷地拔出了长剑。

    紧接着数道拔剑声刷刷刷,整齐地响起。

    最后面压阵的武昇,不得不举剑边挡边跑。

    前面出现了一道悬崖,然而天太黑,跑在最前面的梳云毫无察觉。

    “啊!”她一脚踏空,整个人往下坠去,尖叫声回荡在半空中,久久不息。

    陆心颜和武昇条件反射地去拉,陆心颜想拉的是梳云,而武昇拉的却是她。

    武昇拉住了她,她却没能拉住梳云。

    “梳云!”

    回答她的只有无数的回音。

    “小心!”

    一把剑从后方刺来,武昇惊呼一声,拉着陆心颜一转,堪堪避开那长剑。

    却因站立不稳倒在地上,一路向下滚去。

    原来那里竟是个斜坡。

    几个黑衣人楞了楞,反应过来后立马执剑追上去。

    那坡又陡又滑,陆心颜和武昇一路滚到最底,都没被追上。

    然而也只是幸运了这么一小会。

    黎明前的黑暗很黑也很短,这时天空泛起了鱼肚白。

    斜坡的尽头,是一条蜿蜒的小道。

    没有了树林的遮掩,两人的身形清晰可见。

    黑衣人迅速将他们包围。

    武昇将陆心颜护在身后,在滚下来的过程中,不少利石划破他们的衣裳,两人皆是伤痕累累,狼狈不堪。

    黑衣人一句废话都没有,直接道:“动手!”

    那些利剑携着夺命的凌厉,直直朝两人刺来。

    武昇和陆心颜狼狈抵挡,很快便不支,特别是陆心颜,身上很快就添了几道新伤口。

    “三皇子,你走吧,不用理我。”

    若武昇一人逃跑,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不!我们是一伙的!”

    “你走了,我们也还是一伙。”

    “不!”

    “没必要将命一起送在这里!帮我告诉萧世子,我很想他,我尽力了。”

    武昇绝望喊道:“不!”

    “让他替我和孩子报仇!告诉他我不许他娶别的女人!”

    眼看陆心颜已无力阻挡,那剑要刺入她的胸口时,小路尽头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武昇抬头,望向那马背上为首一人,绝望的眼里,突然迸射出希望的光芒。

    “皇叔!救命!”

    ——

    皇宫里的厮杀比所有人预想中顺利得多。

    想想当初隆德帝登基前,前太子叛变,杀了三天三夜。

    这次一天一夜的时间都不到便结束了。

    正确来说,只有半天加半夜。

    从西街大火,顺天府府尹派出大量官兵前去救火后,到全城戒严,说二皇子叛变,大皇子带人闯入皇宫开始。

    不过到半夜时分,武辕的人便控制住了整个皇宫。

    隆德帝被困在文德殿里,龙眸中射出阴冷而狠厉的光芒。

    若是以前,定能吓得所有人直流冷汗。然而此时,不过是被困住的巨龙最后的龙威,虽骇人却震慑不了人。

    此时他正思考着,皇宫御林军这么多,还有隐藏的大内高手,却这么快失守,只能说明一件事,皇宫有内应!不只一个,是很多!

    隆德帝此时的脑子里,飞快地想着他身边每一个人,越想越觉得人人都有可能。

    “常春!”他低喝一声。

    文德殿的门打开了,进来的却不是常春,而是气定神闲清风朗月的武辕。

    隆德帝只觉热血上冲,怒吼道:“你个逆子!”

    武辕规规矩矩地行了个礼,“父皇息怒!二皇弟已被儿臣缉拿!”

    隆德帝气得浑身直抖,随手将一块砚台扔出去,“你还想骗朕!?你当朕是傻子不成?!”

    “既然父皇心里清楚,那便该猜到儿臣前来,是要做什么。”

    “你休想!这皇位朕死也不会让给你的!”

    “是吗?”武辕微微一笑,“带上来!”

    立马有人押着两个身着锦衣的十三四岁的少年进来。

    两个少年吓得大哭,“父皇救命!父皇请救儿臣一命!”

    “五皇弟,六皇弟,你们想活命很简单,快劝父皇将皇位传位于皇兄我,便可保住你们的性命。”

    “父皇!”五皇子哭着跪在地上,“求您将皇位让给大皇兄吧,儿臣没有争夺皇位之心!”

    六皇子哭道:“父皇!儿臣也没有!其他的皇弟们都没有,求您让位吧!父皇,儿臣不想死,呜呜。”

    “你以为如此,朕便会答应吗?”隆德帝冷冷道:“休想!”

    武辕怜悯地看着五皇子和六皇子,“两位皇弟,不是皇兄狠心,是你们的父皇太狠心。去了黄泉路,做了厉鬼,记得你们要恨的人,是你们的父皇!”

    他轻轻一抬手,动作优雅之极,然而下一秒,却是戛然而止的凄厉地尖叫,以及飞溅的鲜血。

    两个锦衣玉食长大,正值年少的少年,就这样倒在了血泊中。

    隆德帝龙袍下手握成拳,紧得手背上青筋直暴。

    “父皇总共有十二个皇子,还有六个皇子在宫中,若是明天父皇再不答应,儿臣便再杀两个。”武辕理了理衣袍,“父皇还有三天的时间考虑。实在不行,那最后儿臣只好杀了父皇,当作是被二皇弟杀的。到时候宫中没了皇子,这最后的皇位还是儿臣的。”

    “你杀了朕又如何!?没有玉玺,你这皇位便名不正言不顺!”

    “儿臣可以对外说这玉玺被二皇弟毁了,儿臣再造一个便是!不过这终究是麻烦了点,所以儿臣才给父皇三天时间考虑。若到最后父皇还是不同意,儿臣便唯有出此下策了。”

    武辕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儿臣告退,父皇早些歇息。”

    他行完礼便站直身子,双手背在背后,身姿笔直,仿佛他才是这个文德殿的主人一样。

    “父皇一人难免孤独,儿臣就让五皇弟和六皇弟陪着父皇了。”

    隆德帝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文德殿的大门被缓缓关上,半封闭的空间内,血腥味更加明显。

    隆德帝几欲作呕。

    他掩鼻望过去,只见两个皇子躺在血泊中,双眼圆瞪,那眸中的恐惧之意还未散去,亦带着不甘心。

    隆德帝冷不丁与之对望上,似乎还能读懂那眸中深意:父皇,您为何不救儿臣!?

    他心头直跳,从来只有别人避开他的眼神,从未避开过别人眼神的隆德帝,在这一刻下意识移开眼。

    心中却越发恨起来。

    到底是谁,是谁出卖了他?!

    ——

    一间布置得华贵雅致又不失活泼的寝殿里,一张挂着浅粉纱帐的床上,躺着一名穿着粉色襦裙的少女。

    她双眼紧闭,似在熟睡中。

    旁边站着两名宫女,见珠帘轻晃,一名穿着紫色华服的男子走进来,正欲行礼。

    那男子抬抬手,示意她们出去,两名宫女便无声无息地出去了。

    男子走到床边,俯身望着床上熟睡的少女。

    描得精致的柳眉,长而翘的睫毛,高挺而小巧圆润的鼻子,以及那玫瑰花一样的唇。

    印象中少女的唇色,总是带着浅粉色,丰盈亮丽。

    男子不由伸出手,食指托住少女的下巴,拇指轻轻摩挲那红唇,那指腹上便沾了一点玫瑰红。

    “原来是擦了口脂啊,果真是长大了,知晓爱美了。”男子微微一笑,撂开袍子,顺势坐在床头,那手却不曾从那红唇上离开。

    小荷迷迷糊糊间,只觉唇上一阵刺痛,朦朦胧胧地睁开眼,被那跃入眼帘的男子的脸吓了一大跳。

    “大皇子?!”她几乎是尖叫出声,整个人往里一躲,同时心脏在那一瞬陡然停止跳动。

    手下柔软的触感顿失,武辕有些怅然若失,面上却不显,自然地收回手后温和笑道:“醒了?肚子饿不饿,我让人给你准备吃的。”

    “这…这是哪里?我为什么在这里?”小荷下意识地将枕头抱在怀中,整个人缩在床角。

    她明明上一刻还在看烟花,怎么一醒来,就在这莫名其妙的地方,而且是和武辕在一起。

    “你猜这是哪里?”

    她躲避的动作十分明显,武辕眸中微冷,神情语气却依然柔和。

    小荷不由望了望这屋内的摆设,色调明亮,华贵却不张扬,明显不是素雅的大皇子府。

    她仔细瞧了瞧,莫明觉得有些眼熟。

    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浮上脑海,小荷不由自主瞪大眼。

    “是不是觉得有些眼熟?”武辕笑道:“这里是百花宫,你曾经住过的,我让人重新布置了一番。”

    心中的念头得到了证实,小荷却更加吃惊。

    他抓了她,却将她带到皇宫?这是什么意思?

    “过些日子,我登基做了皇上,便封你为妃。”

    武辕轻飘飘一句话,却像惊雷一样,炸得小荷脑海里一片空白。

    他要做皇上了!?这…这什么意思!?

    难道…他逼宫成功了!?

    武辕似乎能读懂她心里的想法,微笑着望着她,“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跟在陆心颜身边,小荷虽然不怎么想事情,却并非一无所知,心知武辕做这么多无非是为了皇位。

    隆德帝中了毒,若找不到解药最多还有一两年的寿命,武辕与武昇的皇位之争虽然没有摆到台面,但私底下谁都清楚双方之间的剑拔弩张。

    可是武辕怎么会这么轻易就成功了呢?她不过是睡了一觉而已,难道她睡了很久?那小姐他们…

    小荷不懂得隐藏自己的情绪,那些疑惑清晰浮在脸上,武辕耐心解释道:“现在是十一的早上。你家小姐,昨天成功逃了,现在虽然还没有消息传来,不过我想快了。”

    “你派人追杀小姐?!”小荷面色发白地问道。

    “不只她。”武辕微微一笑,那笑容一如以往如沐春风,却让小荷生生打个寒颤,“还有你那个小情郎,叫小猴子是吧?我特意吩咐下去,要好好招呼他。”

    “你?!”小荷双眼通红,浑身抖得像风雨中的秋荷,她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小猴子很厉害,你杀不了他的!”

    武辕仍然笑着,那眸光却渐渐冷了下来,“一个人杀不了他,十个人杀不了他,那一百人一千人呢?”

    眼泪终于忍不住,如早上荷叶间的露珠一样,一颗一颗掉下来。

    武辕敛去面上的笑容,紧抿的双唇带着凌厉的气势,双眸锐利而幽冷,像换了个人似的。

    他伸手将挣扎的小荷从床里面拉出来,两根手指捏住她的下巴,温柔而冷漠地道:“如果你乖乖的,我或许会让他死个痛快,否则,我会让你见识到我的手段。”

    小荷停止挣扎,泪眼婆娑地看着他,武辕温和一笑,瞬间又变回了以前的武辕。

    他温柔地拭去她眼角的泪,“别哭,我喜欢看你笑。像以前一样,看到我便笑,双眼亮晶晶的,像星子一样,又干净又明亮。以后待在我身边,记得要多笑,知道吗?”

    ——

    当身边的黑衣人一个个倒下去的时候,陆心颜浑身一松,倒了下去。

    “表嫂!”武昇大叫一声,搂住陆心颜往下倒的身体,“皇叔,快救救表嫂!”

    马背上的男子宽肩劲腰,挺拔如山,锐利英俊的眉眼,染着岁月的风霜,双眼如深潭一样,危险而迷人。

    他皮肤偏黑红色,似乎常年受到风沙的摧残,略带些粗糙。然而这不但没有减损他的英俊,反而让他浑身散发着一种坚不可摧的魅力。

    武昇口喊皇叔的这男子,便是瑞王,隆德帝同父同母的弟弟,驻守北州的瑞王武瑞。

    见到武昇的举止,武瑞皱了皱眉头,即便这样寻常的动作,由他做来,亦带着让女子心跳加速的魅力。

    “白大夫,替她瞧瞧。”他声音低沉醇厚,带着常年发号施令的气势。

    “谢谢皇叔。”武昇略微松口气,“白大夫,她有了身孕,约三个月。”

    白大夫瞧了浑身是血的陆心颜一眼,眸中划过一抹担忧,面上却淡定地道:“请三皇子放心,一切有我。”

    他的淡定感染了武昇,武昇将陆心颜交给白大夫后,走到武瑞身边,“皇叔,您怎么会在这里?”

    武瑞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问道:“昇儿,这是怎么回事?”

    武昇便将昨日发生的事情,加上自己的猜测说了一遍。

    他本以为武瑞听到武辕逼宫后,会露出大吃一惊的神情,没想到武瑞依然只是眉心微皱,看不出任何其他的表情。

    “对了,皇叔,我们还有一个同伴,掉下了山崖,皇叔可否派人去寻一寻?”

    武瑞抬了抬手,后面随行的亲兵中,立马出来五人,朝武昇所指的方向而去。

    “谢谢皇叔。”武昇对梳云的生死并不是太在意,以他的身份,梳云作为一个丫鬟,能为他死是荣幸。

    不过他知道陆心颜在意,所以才开口求了武瑞。

    这边白大夫替陆心颜把过脉,喂她吃了一颗药,又替她扎了两针后,陆心颜悠悠醒转。

    武昇见状,心中一喜,连忙走过去,“表嫂,你没事吧?”

    陆心颜虚弱道:“我的孩子…”

    “孩子没事,幸好医治得早。”白大夫道:“回去后好好卧床休息一段时间便没事了。”

    “谢谢你。”陆心颜感激道,“请问您…”

    “敝姓白!不必谢我,是瑞王救了你。”

    瑞王?陆心颜不由抬眼望去,不远处的男子浑身带着锐利的气势,此时亦向她望来。

    两人视线一相撞,武瑞先是一楞,随即眸光渐渐深沉起来。

    他大踏步走过来,带着无法阻挡的气势,眸光锁住陆心颜,“你是谁?”

    他声音含着让人无法抗拒的力量,陆心颜不由答道:“我是镇国公府世子夫人,珠珠郡主陆心颜。”

    “你便是陆心颜!?安康伯陆丛远的女儿陆心颜!?”

    一把长剑倏地拔出,“正好!纳命来!”

    ------题外话------

    感谢mo蓝陌f、133383、cc0709的月票!...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书吧”,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