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言情精品 -> 盛宠名门:医妃太惹火

188bet亚洲体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324

    “表姨母,我听倾城姐说,表舅母已经置办好房产,带着你们搬出去了。”沈卿瞳开口问道。

    “是啊,有些时候了,已经找好了房舍,也置办好一切,然后姐姐就带着我,柏哥儿和雯姐儿搬过去了,毕竟柏哥儿要准备来年的春闱,肯定是要常驻盛京城的,若是没有房舍,怎么也不方便。”林雪蓉解释道。

    上一次,为了宋长柏,玉家也闹出来不少事情。

    宋长柏和玉家的亲事算是彻底没戏了。

    后来林氏把主意打到沈卿瞳身上,自然也不成。

    再后来甚至想让宋玉雯嫁给玉敏竣,反正,玉老夫人也很有意想要玉家和宋家结亲。

    却最后弄的有些尴尬了,林氏才会这么迅速的搬出去的。

    事情到了这一步,倒是也没法说谁是谁非的。

    “那一次一别,倒也是有些时候没见了,不知道表舅母最近怎么样了?”沈卿瞳问道。

    林雪蓉闻言,不由得轻轻叹了口气,:“姐姐一直都操心柏哥儿和雯姐儿的亲事,她此番上京,也是为了两个孩子亲事,尤其是柏哥儿将来肯定是要留在盛京发展的,宋家在盛京的近亲,唯有玉家,可是却弄的关系有些尴尬,姐姐又是个要强的人,也不愿意事事都麻烦玉家,可到了盛京,她才知道若是没有人引荐,她根本就融入不了盛京上流的勋贵圈子,姐姐也甚是苦恼啊。”林雪蓉直接说道。

    这件事,沈卿瞳早就料到了。

    宋家虽然在陕甘一带算是一等一的世家,可到底这是在盛京,盛京同陕甘不同,而且宋家迁到陕甘已经是三四十年前的事情了,当时玉老夫人还没出阁,只是刚刚跟老安国公府定亲,宋家就到陕甘去了。

    如今玉老夫人都是快六十岁的人了。

    这一晃可不是四十年前的事情了。

    这四十年,宋家在盛京的人脉早就不剩什么了。

    而林氏也是陕甘人士,并没有来过几次盛京,自然和盛京的人都说不上什么话,而宋家最嫡亲的亲戚,也唯有安国公府玉家。

    可林氏是个要强的人,因为上次的事情,又不想依赖玉家,自然在盛京是处处碰壁的了。

    林氏最近这些日子也是十分苦恼的,真不如从前借住国公府的时候让人觉得痛快一些,现在真的是很多时候都是被逼无奈的。

    她倒是也认识了几个世家的当家主母,可是人家根本不愿意搭理她,对她都不冷不热的。

    “其实表舅母想的也有些太多了,外祖母根本没有对她有什么成见,做不成亲家,到底也是亲戚吗?如果表舅母真的想在盛京给宋表哥和雯姐儿说亲,大可以让舅母和外祖母留心一下,也比她这样一个人寻摸要好的多。”沈卿瞳自然知道林氏心里的想法。

    林氏自然是个眼光高的,觉得宋长柏和宋玉雯是人中龙凤,其实为人父母的,对自己的儿女都是如此。

    宋长柏顶多说起来,算是一个比较优秀的人罢了,到底也不是说多么出类拔萃的人,起码在生人才济济的盛京城里,他算不上是一等一出挑的。

    可林氏给宋长柏挑选正妻的时候,眼光肯定是高的不得了的。

    要家世好的,相貌好的,人品好的,各方面都好的,还得是嫡女,可是凭什么啊?

    人家样样都好的,就非得要嫁给宋长柏吗?又不是和玉家这样,宋家是玉老夫人的娘家,玉老夫人自然是有几分的惠泽的。

    这说亲,也是要门户相同的。

    林氏若是自己在盛京城里给宋长柏和宋玉雯寻个合适的亲事,只怕也真的是不容易。

    这一点,沈卿瞳早就可以预见了。

    “对呀,我也这什么劝姐姐的,可是姐姐横竖也不肯听我的,她非得要坚持自己的,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想的。”林雪蓉也十分的苦恼。

    “那就让表舅母吃些苦头再说吧,横竖宋表哥的年纪也不大,况且男子先立业后成家也是有的,若是等来年春闱,宋表哥有个好前程,再说亲,自然也是不难的。”沈卿瞳说道。

    其实她并不是太热衷于给宋长柏说亲,毕竟宋长柏那个爱好,她真心觉得谁嫁给宋长柏,都是坑了人家姑娘的。

    倒是宋玉雯还不错。

    “可不,我也不想管了,随着姐姐去折腾吧。”林雪蓉摆了摆手,说道。

    “表姨母既然来了,倒不如在这里住几天吧。”沈卿瞳邀请着说道,其实她很早之前,也惦记林雪蓉了,毕竟能交到一个脾气秉性都相投的朋友也不容易,其实林雪蓉比她也不过是大几岁罢了,两个人脾气性格也算是比较相投的。

    而且二人的棋艺都不错,林雪蓉是为数不多能与她对弈,并且能痛痛快快的杀几盘的人。

    不过在棋艺这方面,林雪蓉也十分佩服沈卿瞳。

    要知道在陕甘一带,她从未棋逢对手,可是这一次,却很多时候,都赢不过沈卿瞳。

    她算是遇到知音了,这也是为什么二人的感情越来越亲密的原因。

    “那好啊,我也好久没同你下棋切磋了,最近我一直研究棋艺,待会儿咱们两个切磋一下,你且看看我有没有长进?”林雪蓉笑着说道。

    “好啊。”沈卿瞳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她也好久没有跟林雪蓉下棋了,也有心心痒痒了。

    二人也是相谈甚欢。

    而此刻沈之信那里,原本正忙的不可开交。

    沈之信正在和几个幕僚谈事情。

    外头小厮进来禀告道,:“侯爷,老夫人来了,在外头说要见侯爷。”那小厮一脸的为难,可见到老夫人亲自过来,并且只带了钱嬷嬷一个人,就站在外头,他饶是在为难,也得进来禀报啊。

    这天气虽然刚下过雨,可毕竟天快黑了,若是老夫人不小心摔一跤,这么大年纪的人如何受得了啊,而且他们也担不起这个责任啊。

    他虽然知道侯爷忙着,可也不得不进来打扰侯爷了。

    沈之信一听,眉头紧蹙,:“老夫人来作甚,本候这里正忙着呢。”

    他如今一听到沈老夫人就觉得心烦不已,到底也是沈老夫人真的让他忒难受了,这沈老夫人简直就是讨债的,都说儿女是讨债的,可他摊上这样的母亲,也真的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侯爷,既然老夫人来了,那在下就先退下了。”几个幕僚自然都是看颜色的,毕竟老夫人是侯爷的母亲,这天都快黑了,万一真的有个什么好歹,他们谁担得起这个责任啊。

    沈侯爷摆了摆手,几个幕僚都退了出去。

    小厮将沈老夫人引了进来。

    沈之信的脸色不大好看,可是到底也没对沈老夫人发火。

    沈老夫人看着沈之信,倒是满脸温柔,她直接坐了下来。

    “侯爷回了府,还这么忙啊,还没用晚膳吧,老身让钱嬷嬷熬了参汤,你快用一些吧。”沈老夫人满脸关切的说道。

    沈之信听了这话,顿时也觉得有些奇怪,老夫人这是转了性了?

    从前可是不这样的啊。

    以前,沈老夫人只要见到他,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

    而且不过三局,肯定是要抱怨的,抱怨天,抱怨地,抱怨他不孝,抱怨瞳姐儿。

    反正就是从来没有顺心的时候,仿佛所有人都欠了她,这个世界也欠了她一样。

    每当这个时候,沈之信就觉得很心烦,他在外头已经很烦了。

    俗话说伴君如伴虎,可是沈老夫人丝毫没有体谅,天天的都在找他的麻烦,他如何能受得了呢。

    可今日,却是一上来就说一些关心的话,这真的让沈之信有些不大习惯。

    “侯爷快喝吧。”沈老夫人说道,果然钱嬷嬷从食盒里端出来一碗参汤。

    放在了沈之信面前。

    沈之信看着参汤,脑子里却冒出来一个想法,不会是下了药的吧。

    他真的觉得神老夫人太奇怪了。

    “我还不饿,方才喝了些茶水,待会儿在喝。”沈之信淡淡的说道。

    沈老夫人也没逼迫沈之信,反倒是说道,:“那也行,老身听人说,侯爷带着一个女子回来的?”

    沈之信闻言皱眉,没想到这侯府里到底是没有什么秘密的,这不过刚刚发生的事情,沈老夫人这里都知道了。

    他就知道沈老夫人过来,准没好事。

    “是,是瞳姐儿的朋友,我去郊外办事,回来的时候,正巧碰见大雨将她们主仆淋在半路上了,索性就一起带了回来,已经被瞳姐儿带回蔷薇苑去安置了,我也着人给她家里人送信去了。”沈之信解释着说道,倒不是想解释,而是不得不解释,若是不解释清楚,生怕沈老夫人误会了,再去找人家麻烦,这丢人的还是侯府。

    而且解释不清楚,也毁了人家林姑娘的名声,这可就不好了。

    “原来是这样啊,老身还想着,莫不是侯爷有意中人了,不过侯爷年纪也不小了,这无暇也去了这么多年了,侯爷也该续弦了。”沈老夫人叹着气说道。

    提到玉无瑕,沈老夫人带着几分可惜说道,:“你说无暇这孩子,怎么就这么没福气呢,年纪轻轻的就去了,若是此刻活着多好啊,眼见儿子女儿都大了,可不是正想清福的侍候了吗。”

    沈之信听了这话,满眼都是不可置信,这老夫人是怎么了,怎么可能提到无暇的时候,是这样一个态度呢,这实在太令人诧异了吧。

    从前沈老夫人但凡一提到玉无瑕,那可真是恨得咬牙启齿的,人都没了,还恨不得拖出来鞭尸一样。

    可今日,听沈老夫人的口气,就好像和玉无瑕的关系极好,并且是十分和睦一般。

    事情到底也太令人不可思议了吧。

    “侯爷,你有没有听老身说话啊。”沈老夫人见沈之信有些发怔,忍不住又开口说道,:“虽说你续弦对瞳姐儿和钰哥儿不大公平,可到底这么些年了,你孤独一个人,身边连个知冷知热的人都没有,老身看着也心疼啊,老身也要劝你几句,若是续弦,这人选可一定要挑好,一定要让老身过目,当然,也不能瞒着你岳母,也要让你岳母满意才是,省得你岳母觉得咱们委屈了两个孩子。”沈老夫人叮嘱着说道。

    “好在钰哥儿也大了,瞳姐儿也大了,瞳姐儿都定亲了,对了,说起瞳姐儿的亲事,老身也想提醒你一句,这瞳姐儿都定亲了,宇哥儿的亲事你是如何想的,宇哥儿这都快十九了吧,怎么亲事还没定下来啊,他可是侯府的嫡长子,未来的世子爷,你这世子没请封也就罢了,怎么亲事也耽搁着,你这父亲也太不称职了,不行,就交给老身来办,当然,老二媳妇的眼光也不错,再不济,还有你岳母那边,都上心一些,钰哥儿这年纪着实不小了。”沈老夫人絮絮叨叨的说道。

    沈之信看着沈老夫人如此絮絮叨叨的跟他说家常,并且神情也十分的慈祥,态度很温和。

    这样的场面,然他想到了玉老夫人,从前这份来自长辈的平和,也只有在玉老夫人身上才能得到的。

    只要他碰上沈老夫人,就只有吵架,无穷无尽的吵架罢了。

    “老夫人,您没事儿吧。”沈之信结结巴巴的开口问道,他真的是觉得沈老夫人太反常了。

    “老身没事儿啊,老身这不是跟你商量正事呢,你说你整天忙得不着家,好不容易回来了,老身不得来跟你商量些正事啊,瞧老身这记性,原本是来找你商量瞳姐儿的事情的,怎么说道钰哥儿身上去了,先说瞳姐儿的事情吧,老身想着,瞳姐儿已经定亲了,就打算请亲家一家子过府吃个饭,也好看看亲家一家子的品行如何,省的瞳姐儿嫁过去之后吃亏,到时候可就晚了。”沈老夫人将上午对沈卿瞳说过的话,又絮絮叨叨的对沈之信说了一遍。

    沈之信有些怔怔的看着沈老夫人。

    他总觉得眼前的人只怕不是自己的母亲吧。

    她何时变得这么通情达理了?

    也太令人诧异了吧,这的确也太怪异了啊。

    “老夫人,您真的没事吧。”沈之信又忍不住问道。

    沈老夫人也有些恼了,总觉得沈之信一直都在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什么叫她没事吧,她哪里就又是了,她分明就是好好的呀。

    “老大你怎么了?老身这不是和你商量正事儿,你老是说这些奇奇怪怪的话做什么,老身能有什么事儿啊?”沈老夫人皱着眉说道。

    “不用了,老夫人就别操心这些了,您只要好好的就行了,瞳姐儿的是,我自有主张。”沈之信直接说道。

    不管沈老夫人心里是如何想的,反正他是不会顺着沈老夫人的意思去办的,因为真的是折腾不起了。

    “什么叫你自有主张啊,难道老身就不是为了瞳姐儿好了吗?瞳姐儿是老身的孙女儿,老身对她的亲事能不上心吗?你也是,竟然给瞳姐儿定了这么一门亲事,这楚世子倒是还能说得过去。可是这楚郡王府也是乱七八糟的,那个郡王妃赵氏是妾室扶正你可知道,继母婆婆,不明理的公公,妾室扶正的郡王妃,都乱成什么么样子了,咱们瞳姐儿是侯府长房嫡女,依着老身看,做太子妃都绰绰有余,你却给她定了这么一门亲事,还是陛下指婚的,连个反悔的余地都没有,老身想想,都生气,你这个父亲做的也忒不称职了吧。”沈老夫人边说便埋怨道,对沈之信似乎十分的不满。

    沈之信已经处于一个懵圈的状态了,他再三的瞪大了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眼前的人,当真是他的母亲吗?...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