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书吧 -> 言情精品 -> 长安劫

188bet亚洲体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徐安见着她隐忍得面孔有些扭曲,心里也不好受。长长叹一声,他说:“李姬,你眼下既然会在这里,县官自然也是和你说了。走吧,走得远远的,为你好,也是为了县官。你放心,我徐安虽然没有什么能耐,可是拼上这条命不要也会守着县官。只要有我一日,我就是县官身前的那条狗,谁要对县官不利,总要从我这一头过去。”

    绿衣听着听着,已经闭上了眼睛。所有人都在劝她离开,所有人都说这是为了她好。她也知道这是为她好。可是离开,性命固然是守住了。其他呢?从此以后,星星不再闪耀,草原不再辽阔,所有的一切都会暗淡失色。她的天空会是暗无天日的。

    马车晃荡晃荡的往前行进,忽然赶马的人发出一声长长的哨声,马车稳稳的停住了,徐安过去,把车帘子给揭开了。刘弗陵就站在车子下方,往里头看着。他目光异常明亮清晰,一眼看过来,就将李绿衣牢牢困在了视线里。

    绿衣扭过脸去,侧向车厢里头,她现在心中尽是苦得无法翻越的高山,是痛得过不去的泪河。她从未想过自己会有这样一日。这样不知所措,明知该往那头行,心里却偏偏想要往相反的方向去的艰难。

    徐安学金建,低低唤了一声“六哥”。他到前头去,给钱打发了车夫,自己爬到车头上去控制马儿。刘弗陵手在车边框上一撑,很快跃了上来。他这一跃,车子晃了晃。绿衣本来是侧着脸孔往里的。察觉到动静,她往这边,看到刘弗陵跃上来,她瞪大了眼睛,急道:“你还没好全呢!怎么这么鲁莽!要是碰伤了哪里可怎么好?”

    一边斥着,一边往前去要查看他身上有没有哪里碰到了。刘弗陵将她慌忙着急在他身上搜查的一双手轻轻拢住,控到掌心里。他低头,深深的将她锁在眸子里。

    “绿衣,绿衣。”他一连喊了她好几声,把头低了下去,在她手背上轻轻吻了一吻。他说:“我多想就这样陪着你一直走下去,再不分开。”

    他不说这些倒还好,绿衣想着,自己硬硬心肠,总能够走开的。可他偏偏说这些话,她一下子哭出来,哽咽着要打他,可又舍不得,只能握拳垂在身侧,痛苦的看着他:“你好歹狠心也狠心到底。偏偏还要说这些话!是你要我走的,眼下又说离不开的话,你到底要我怎么样?你到底要我怎么做你才高兴?”

    “我从没有这个样子,可你瞧瞧,你把我变成什么样了?早知道,我不如就跟着尉屠耆他们走了,也免得遭这份罪!也不会害了阿穆达受这样的罪!全是我的错,是我不好!阿爹和哥哥们总说我是闯祸精,我总觉得他们是胡说。可是,我现在才知道,他们说的是对的。我就是个闯祸精,总是惹事生非!闯了祸要别人替我料理!眼下好了,这回闯祸闯到自己身上。我是跌进去再爬不出来。你高兴了?你满意了?”

    她一边哭一边要甩开他的手。刘弗陵不放,她就扭过脸去,抬起手臂抵在眼睛底下。不肯叫他看到自己流满了眼泪的面孔。

    刘弗陵重重的叹息,他又何尝想要这样?可是,这是他们最后的相处时刻。等送她到十里亭处,他就会离开,他们就再不会见面了。她舍不得,他又何尝舍得。

    “绿衣,不是你的错,是我不能保护你。这辈子我负了你,下辈子,总叫我千倍百倍的赔偿你。”他长长的叹着气,将她搂到怀里。

    绿衣也是难受,她挣扎了一下,还是妥协了。要是这是最后的温暖,她不敢再轻易的推开。

    夜一寸一寸的暗下来,直追着落日残存的余晖,他们就在这黑白的世界里前行,分外珍惜每一分每一秒的相处。

    晚风一点一点的凉起来,果然夹杂了雨丝,夜雨终究还是来了。

    阿穆达呻吟了一声,绿衣推开刘弗陵,忙转身去看他。阿穆达神智不清,闭着眼睛糊里糊涂的说,我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绿衣低低喊了他两声,看他脸上也是血肉模糊的样子,颤着手晾在半空。

    “阿穆达,你觉得怎么样了?”看到他嘴唇阖动,绿衣俯下身。她听到他在耳边说,快走,快离开长安。绿衣的眼睛定在那里,好久才转动一下。

    她扭过脸来看向刘弗陵,显然他也察觉到阿穆达说什么了。她直起身,扭头想看别处,想要自欺欺人的假装他并不知道阿穆达说的什么。马车内变得异常沉默,只听到外面的雨点“啪嗒啪嗒”打在毡布上的声音,只听到车轱辘滚过地面发出的声音,只听到徐安在外面挥着鞭子喊着一声又一声的驾。

    良久,久到绿衣两只紧揣在一起的手都起了汗。她听到刘弗陵开口:“绿衣。”

    “别说了。什么都别说了。”绿衣着急的打断他,脸低下去,她垂着脑袋,车内昏暗,她脸上的表情也瞧不清楚,“刘弗陵,就当我们还像以前一样。我还喊你汉皇帝好不好?我太难受了,你要再继续说下去,我怕我自己走不了。”

    刘弗陵深深的看着她,她的伤痛他感同身受。可是又怎么可能感同身受?人与人的情感是不一样的,他终究永远也不清楚她会因此而痛多久。会不会,也许只要有一些时间,她还能恢复到原来的样子。毕竟,广袤的天地与自由的生活更能治愈伤口。

    “好,你还喊我汉皇帝。”

    她浅浅一笑,再也无法回到从前爽朗,无忧无虑的笑容里去。她低低“嗯”了一声,低头缩在阿穆达的身边照应。一路无话,马车摇摇晃晃的,并未停过。她不问他什么时候离开,不问他会送她到哪里,他也不说。绿衣低头,把脸颊埋在膝盖里浅浅的睡着,他则彻夜未眠,一直坐在对面深深的望着她。只想把她的轮廓,她的影子,每一分每一毫都刻在骨血里,此生不忘。

    雨下了一整晚,近平旦的时候才停。徐安在车头上打了个长哨,将马车停了下来。他在外边车门上屈指叩了三声,刘弗陵揭开帘子探出来。徐安指了指昏昏疑有亮色的东方,低声说:“县官,再过两三个时辰天就要亮了。我们就在这里下了。金赏在前头等着。”

    刘弗陵颌首,他放下帘子,转首回去,看到李绿衣已经醒了,睁着一双眼睛直直的望着他。她脸上还有印子,双眼朦胧。她问:“要回去了吗?”

    刘弗陵点头:“我会让金建送你出关,一路上有他打点,你不用担心。”

    这句“不用担心”188betapp的是对他自己说的。临到这一刻,他才觉半身光景都被抽走的无力。他深深吸了口气,无法再说什么,扭身揭开帘子跨了下去。他的身影从那帘子前一消失,绿衣几乎是下意识的,她也追着跳了下去。

    她喊:“你没有别的话要和我说了吗?”

    广袤的天地间,她的嗓子清亮,像是夜雨之后最先出现的夜莺。是一只受了伤的夜莺。刘弗陵背对着她,脸上神色痛苦。

    徐安本打算上前搀扶,见状,他把手往袖子里一缩,默默的退到一侧,朝金赏所在的方向走过去。

    “不和我说别的了吗?你就要这样回去了?”

    绿衣急着往前,站到他面前,双目急切的在他脸上逡巡。一晚上的时间,他又憔悴许多。虽然徐安他们都说神医的药很有效,她也眼见着他从不能下床到现在好好的站在面前,更陪她走了这么多路。可是绿衣还是担心,她没有办法压抑下那份涌动的情绪,第一次,对自己毫无办法。

    “绿衣,一路平安。”他说,寥寥几个字,他其实说得艰难。

    她的眼眶却是一下子红了。深深望着他,她摇头:“汉皇帝,这是我最后一次这么叫你,从今晚后,我再也不会这么喊你了。”

    他点头:“对,从今往后,再不会有个冒失的女子胆敢对着我大呼小叫的喊汉皇帝。”

    绿衣又似要哭,又似要笑。她把两只手往脸上胡乱急促的抹,她牢牢的盯着他,她说:“你记住,我在漠北等着你。到那时,你只是刘弗,是我的六哥哥,是我的刘弗。你记住。”

    刘弗陵听了,心头大大的痛,他往前一步将她紧紧揽在了怀里,不肯松开,不愿松开。

    她还在絮絮叨叨的讲:“我会等着你。你一天不来我等一天,一年不来等一年,我等你一辈子。你不能让我等到下辈子去。”

    他沉默不言,脸上颜色剧痛。

    她说了一会儿,忽然推开他,往金赏那边看,她对着他微笑,笑得像第一次见时那样。她说:“你走吧,不用担心我。我会在漠北好好的,好好的等你。”

    而后,她毅然登上马车,金建往车头上一坐,沉眉望向刘弗陵。刘弗陵微微阖了眼。金建一挥马鞭,“驾”一声断呵,马儿再度跑了起来。

    那辆马车,带着她的那辆马车,从他身旁驶走了。

    徐安和金赏等了好久才过来。他们陪着皇帝远远望向那渐去渐远的影子,徐安也是湿了眼眶。

    金赏说:“我一直以为她是个太简单,简单到无时无刻不在危机县官性命的女子。可是我忘了,她原来也是个胆识过人的女子。”

    明知道再聚无期,可为了令他安心,她愿意离开。带着他承诺的下半辈子,许给他两辈子的深情。

    徐安抹了抹眼睛:“都尉,以后,长安城再见不到这样皎洁的月光,明亮的太阳了。”

    只有刘弗陵久不说话。还有什么可说的呢?他的梦,他的这场美梦结束了。她离开,带着他全部的感情和生命离开了。

    心间剧痛,他眉头紧蹙着不肯倒下去。他眼睛盯着那已然化成圆点的马车不肯移动。直到听见徐安在耳旁急喊“都尉,都尉,县官昏过去了”。

    元凤五年冬,上疾,延天下名医。

    元平元年春,帝危,下令大赦天下。

    元平元年四月,帝崩于未央宫。

    遥远的漠北,有个女孩子骑马在草原上慢慢独行,身后是她的五位哥哥,她低声说:“你看,这是我的哥哥们,你说要来见他们的,你怎么不来呢?”

    她的眼睛一点一点湿润,握着的缰绳渐渐松开:“你骗了我。”...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书吧”,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