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言情精品 -> 宫女出嫁

188bet亚洲体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而且眼前的这一切,显然忠王已经费了不少的心思,若是再说什么不是,那便是她有些难伺候了。

    “怎会,只要是你准备的,便一切都是好的。”茹萱娇羞一笑。

    眼看吉时已到,在点了红烛的案前,忠王与茹萱,双双叩头成亲。

    一番礼节过来,两人便是结束了整场的婚礼,彼此会心一笑。

    成亲便是要如此的简单,只要两人心在一起,那,便是好的。

    茹萱倚在忠王的肩上,只觉得满满都是幸福的。<∧,a◆

    “世其,这辈子有你,真好。”茹萱感受着忠王宽阔的肩膀和有力的心跳,满脸幸福的说道。

    忠王会心一笑,伸手拍了拍茹萱的肩膀,低头,擒住了茹萱红润的双唇。

    新婚,又是只有两人,茹萱自然是迎合了上去。

    顿时两人之间,浓情蜜意,难舍难分起来。

    “咳咳……”

    外头突然传来了轻轻的咳嗽声,茹萱与忠王均是吓了一跳,忙站起身来。

    今日是他们大婚的日子,这慧明湖畔,早已是戒备起来,以保证不会有任何人打扰,可现在竟然有人在外头,实在是奇怪的很。

    茹萱无助的看了忠王一眼。

    忠王示意茹萱不要慌张,朗声问道:“外头是何人!”

    “忠王大婚,竟然也不请我这个故人,实在是不太好啊。”话音未落,耶律俊昊从外头幽幽的走了进来。

    忠王与茹萱一见耶律俊昊,均是一惊。

    耶律俊昊几时到了京都?怎地没得来任何的消息。且看这样子,耶律俊昊应该也不是被传召进宫的吧。难不成……

    “忠王不必猜了,孤自有进来的方法。”耶律俊昊邪魅一笑。看了茹萱与忠王一眼,道:“今日忠王与茹萱大婚,孤自该前来恭贺方不失礼节。”

    “多谢。”茹萱笑道。

    耶律俊昊微微一笑。

    但是忠王的脸色却不那么好看了。

    想来刚才与茹萱亲昵时,耶律俊昊便是到了,如此大胆,实在是可恶。

    忠王顿时有种被人窥看的感觉,怎么会不生气呢?

    “好了,你既已恭贺过了,若无旁的事情。还是请回吧。”忠王语气颇为不善。

    “忠王此言差矣,孤此次来,除了恭贺之外,自然也是带着贺礼前来的,忠王务必亲观才是。”耶律俊昊狡黠一笑道。

    贺礼?

    忠王与茹萱皆是四目相对,深感差异。

    耶律俊昊偷偷溜进来也就罢了,竟然还带了什么东西不成?

    看着孑然一身,身无长物的耶律俊昊,忠王倒是顿时起了几分好奇。想好好瞧一瞧,耶律俊昊究竟带了什么过来。

    “那便瞧瞧吧。”忠王不冷不淡的说道。

    耶律俊昊伸手连拍了几下,然后外头隐隐约约的,便传来阵阵的丝竹之声。

    忠王当下一愣。脸色越发阴沉了。

    这耶律俊昊一人前来还不够?竟是带了许多人进来么?

    忠王带着茹萱,出去看个究竟。

    远远的,湖面上飘着一条船。船上载着宫中的乐师,正吹拉弹奏。忙的不亦乐乎。

    “孤带来的贺礼,如何?”耶律俊昊促狭的说道。

    忠王顿时满头黑线。

    这哪儿是来送贺礼的。分明是来搅局的,而这些乐师,又肯定得到了皇上的应允才到这里来的,看着这里面,也有皇上的份儿了!

    “贺礼既已送完,那便请回吧。”忠王一甩袖子,满脸的不悦。

    茹萱一脸懵懂,不太明白其中的关键,只以为耶律俊昊是好心来的,同时对忠王似乎生气的模样,颇为不解。

    “诶?忠王此言此意,孤远道而来,忠王难道不轻孤喝杯喜酒再走?”耶律俊昊厚着脸皮说道。

    “本王这里,并未备酒。”忠王冷冷道。

    “无妨,孤今日来,特地带了二十年的女儿红来,不如让忠王尝尝鲜如何?”耶律俊昊打了一个想知,一搜小船幽幽的划了过来,送上一坛酒和几个杯子上来。

    耶律俊昊倒了酒,将杯子递给忠王。

    忠王顿时脸黑入锅,有种想把整个酒坛子塞进耶律俊昊口中,堵住他那张令人讨厌的嘴的冲动。

    “忠王不喝?莫非是不给孤面子?”耶律俊昊佯装怒意,转向茹萱说道:“不如,由王妃代替,如何?”

    茹萱笑盈盈的就去接。

    忠王自然不会让茹萱喝酒,便拿了酒杯过来,阴沉着脸,一饮而尽。

    耶律俊昊笑眯眯的把自己杯中酒一饮而尽。

    “这第二杯,就祝忠王与忠王妃和和美美,早生贵子。”耶律俊昊厚颜无耻的又递了一杯酒过来。

    忠王无奈,又喝了下去。

    一来二回的,一坛女儿红,顷刻之间,喝了一个干干净净,忠王明显,有些醉意了,双目无神,整个人也摇摇晃晃起来。

    茹萱忙扶住了忠王:“你,没事吧。”

    “本王,没,没事,再来喝,喝……”忠王含糊不清的说道,然后打了一个酒隔。

    耶律俊昊见状,吩咐道:“忠王酒醉,快派人送忠王与忠王府回王府吧。”

    于是立刻就有人上来,帮茹萱搀扶着忠王,送往忠王府。

    哎呀呀,真是不好意思啊,忠王,大婚之日,就让你不能圆满洞房,孤可真不是故意的。

    耶律俊昊摸了摸鼻子,狡黠一笑。

    众人送忠王与茹萱回到了府上,到王府时,天几乎已是黑了。

    茹萱扶着忠王躺在了床上,替他脱去了外衣,也好让他躺的舒服些,然后吩咐底下人去打些热水来。

    待下人们均是退了下去,茹萱帮忠王整理了一下枕头。

    同时有些伤感起来,新婚之夜,难道就要对着不省人事的新郎不成?

    突然,一直昏睡的忠王伸手揽住了茹萱,一把将她拽上了床,不由分说的便吻了上去。

    “嗯……”茹萱有些猝不及防的,吓了一跳。

    吻了好一阵子,忠王这才给了茹萱得意喘息的机会,然后伸手去胡乱的解茹萱的衣衫。

    茹萱抬头,迎上忠王明亮的双眸,那目光清澈,哪里有半分醉酒的样子?

    茹萱顿时恍然大悟,失声道:“你装醉?”

    “嘘……”忠王忙掩上了茹萱的嘴巴,道:“本王若不装醉,能骗得了耶律俊昊吗?”

    茹萱开玩笑的在忠王胸前轻轻捶打了一下。

    “娘子,一刻值千金,咱们还是快些吧,莫要辜负了这良辰美景……”忠王笑嘻嘻的说道,伸手就去解茹萱的衣衫。

    既已成亲,便成了夫妻,茹萱便也不再推辞,而是迎合起来。

    一时间,芙蓉帐暖度,春光无限。...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