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书吧 -> 言情精品 -> 村姑桃花

188bet亚洲体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不用怕,是我。”低低的带着魅惑的声音。

    这个声音是那么的耳熟,即使是她头脑混沌,在静谧无声的夜,桃花都觉得自己不会听错。

    “沐风扬!你怎么会在这里?”

    桃花从床上一下惊坐起来,高度紧张的神精慢慢松驰。不过好几天毫无消息的人怎么又无声无息的出现了?

    桃花的心情无法描述,本来已经死了心,做好再无交集的准备,冷不丁的,这人又出现了,还以这样暧昧的方式。

    “喝这么多n,anshu±ba.酒干什么,现在难受了吧。”仍是迷惑人的声音,带着满满的都是关心。

    “我说你怎么会大晚上的出现在我房间里!”

    桃花不自觉的提高声音。闺誉啊!虽然她现在还只是一棵小豆芽菜,虽然这也不是第一次两人独处,虽然她不怎么看中这些虚头巴脑的名声。可这么晚还离得这么近,在已经说开没关系之后就不合适了啊。

    “想你了,来看看你。”

    短短几个字,仿佛有魔力,让桃花的心猛的一缩,心底那根叫理智的弦差点断裂!可随之而来的,却是深深的屈辱感。

    “你是王爷,你是大爷,就是这么任性?想来就来,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

    “想自己媳妇,当然是想来就来,关王爷,大爷什么事。”其实还有未尽之言:我天天都来啊。

    额!这人什么时候脸皮这么厚的?

    “谁是你媳妇?”桃花压低着声音吼出来,满园子都有人呢。让人听到了还怎么活啊。

    “你啊,你说过我这辈子只能有你一个女人的。”某人说得理直气壮。

    “你!你……不要这么无赖好吧,逗一个村姑玩很……”桃花才发现果真是‘人至贱则无敌’,她拿他没辙!

    “村姑?哪有村姑?这里乡君倒是有一个。”沐风扬发出得逞的轻笑。

    桃花顿时凌乱,这人,厚脸皮、油嘴滑舌,还笑?确定没认错人吗?

    正当她准备点亮灯火再确定一次的时候,炙热的唇瓣毫无征兆的印上来!心悸的触觉,熟悉的温柔。是那个人没错!

    “你为什么要为我请封?这样欺负我好玩吗?”这个吻来得突然出得出快,至少桃花并没有沉迷其中。

    “嗯。好玩。”调侃的语气之后却是画风突转。“你这辈子只有我能欺负,可记住了?”

    霸道又深情。

    接下来的时间是怎么过的,桃花一点印象都没有了,那人宣示完他的主权后。又无影无踪。只剩下桃花被搅乱的一池春水。

    日上三竿后才起床的某人还是昏昏沉沉。不过很快就完全找不着状态了。

    梅园会客厅里坐着的三尊大佛是怎么回事?据说是荣安国公程老爷子、国公程夫人、宁安国公云老头,这么隆重惊艳的组合齐齐出现在偏僻简陋的梅园里,着实让桃花吃惊不小。不要说她只是个没什么见识的村姑。就是大唐能上金鸾殿奏对的人见到这一幕,想必也是百思难得其解。

    谁不知道这两位国公爷,向来都是水火不容的。两人若在一条街上遇着了,那也是一个走西,一下走东的。就算在朝常上不得不聚在一处,那也是一个面南,一个朝北。

    可这会儿,场面却出奇的和谐有爱。

    “孙女儿啊,跟爷爷回家吧。”

    “哼,跟你回?又不知要被扔哪个犄角旮旯里了!”

    “还是跟外婆回去吧。”

    “怎么会?我云家的孙女儿,当然是回云家。”

    “云家的?当初就不该放在你云家,不然哪能让孩子受这么些年的罪?”

    “……”

    几个加起来快二百岁的人了,吵起架来那真是……声音洪亮,中气十中,再活几十年都不成丁点问题。

    “停!停停!两位国公爷、国公夫人,几位的话我怎么听不明白?”桃花的脑子本来就不清醒,这下更成了一锅粥。

    三人冲上来就拉着她叫孙女!着实教桃花傻了眼。昨天才受了个‘乡君’的封号,这又出来了这么多祖父祖母级的亲人,还个个这么高大上,这是要闹哪样啊?

    “孩子,你受苦了!”程老夫人热泪长流,泣不成声。

    “孩子你放心,我们一定好好补偿你。”纵是位高权重的两位老国公,也是眼眶发红。

    “别吓着孩子了,还是我来说吧。”程老爷子桃花是见过一面的,虽然没有瞧得仔细明白,却还能确认是荣安国公没错。或许就是她信赖的小表情,给了他足够的勇气。

    程家小女程婉容嫁给云家云鹏远的事徐怀仁已经不轻不重的说过了。两家的历史桃花大概也知道些,不算太陌生,再加上麦穗从云府或多或少打听来的,桃花直觉就是一地狗血。

    话说当年程婉容气极动了胎气,比预产期足足提前了一个多月,本就没有到瓜熟蒂落的时候,又加上程婉容受了强烈的刺激,导致难产。前后脚发作的还有大着肚子的叶氏。

    只是大家的目光都放在程婉容的身上,守着叶氏的只有她的姑母,宁安国公的继夫人叶老夫人。

    恒河府叶家是靠宁安国公的继夫人救过云国公的命,才发达起来的。已居高位的叶老夫人尝到了权势的甜头,自然想享受得长久。叶氏就是在这样的动机下接近云鹏远的。

    继程婉容生出的女孩后,叶氏生出来的还是女婴,这让老叶氏颇有几分无奈。对于宁安国公府来说,当然是盼望着一个男孩顶门立户,可对于老叶氏来说。最重要的是怎样保住富贵!

    云家跟皇家早有约定,云鹏远的长女是要许给太子为妃的!

    想着前后脚出生的两个女婴,老叶氏突然计上心来。

    或许那时候,老叶氏认为老天都在帮她。

    程婉容拼尽全力产下孩子后,却出现了产后大出血,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大人的身上,老叶氏利用自己掌家的便利,很顺利就把两个孩子掉了包。

    如果就算这样,桃花这具身体也总给在云家以庶小姐的身份活下来,至少不会半道夭折在水口村里。

    可在程婉容去世之后。叶氏两姑侄的野心更大了。

    温柔、娇弱的女子向来是男人的克星。叶氏把这个度拿捏得极准。不管明的、暗的,叶氏都对程婉容留下的女儿看得极重,亲自哺乳,对自己生下的女儿疏忽照顾。已致早夭。

    叶氏的贤淑无私。让云鹏远很是感动。不久之后如愿以偿的登上将军夫人的宝座。

    而能促成这一切的幕后,不说不再说说宁国公府的另一个传奇人物——怜月。

    如果没有怜月,整个故事就不会弄成这个样子了。

    怜月是程婉容的贴身婢女。也是她最为看中的人。可却是一个命给纸薄,心比天高的女子。自第一面起,就深深的爱着男主人云鹏远!只是在他们两夫妻情比金坚的感情中,那始终都是一份见不得光的念头,程婉容一直没有让她做上小妾。

    叶氏成功的利用了这一点,最终让两人双双达成了她们的目地。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云府的二等婢女马秋月在知悉了这一切之后,因为感念程婉容的好,并没有杀害那孩子,而是委托云福把她送到了水口村,最终长成乔桃花。

    真相就是这样,证据确凿。果然够狗血!

    “那你们准备如何补偿我?”桃花对这些真的在意不起来,只是不知道那个早已夭折的女孩会怎么想。

    “太子妃,那个位置是你的,谁也抢不走!”云老头说得斩钉截铁。

    什么?太子妃?几天后就得下嫁那个老男人?这么没创意的补偿啊?

    接下来三个老人完全不顾桃花的感受,已经在大谈特谈如何给她增加嫁妆,让她更风光的大嫁!

    “不要,不要。其实我说不定与你们没关系呢?可能搞错了。”桃花的头摇得拔浪鼓似的。开玩笑,这个身份虽然听上去很不错,但……还是算了吧。

    “不会的,不会再错了。你就是我云家嫡亲的长孙女儿。”云老头急急的解释。

    “孩子,是否埋怨外祖父、外祖母抛下你不闻不问?都是我们的错,如果不是我们的疏忽,就不会让你吃这么多苦……”程老夫人哭得像个泪人,让人看了只能于心不忍。

    “外祖母不要伤心,这不关你们的事,谁也没料到会横生这样的枝节不是。”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婆婆哭得那样伤心,桃花真做不到坐视不理,再说人家捧在手心里养大个女儿容易吗,生生被云家这么折腾没了,哪里还顾得上别的啊。

    “嗳,好孙女儿!果真是秋儿的孩子,跟你娘亲一般贴心懂事!”老太太得了桃花这一声叫,欢喜得不知所措,把她搂到怀里怎么也看不够。

    “只是外祖母,这太子妃的位置还是算了吧,我一直长于乡野,与皇宫不合适!”这几个老人真敢想的,一来就让她当太子妃,这不是借着爱的名誉,把她往火坑里推吗?

    貌似想要改变他们的主意,从程老夫人这里入手会比较稳妥。这叫什么事啊,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好像这麻烦还越来越大了。

    “这叫什么话,我云程两家的嫡孙女,坐哪个位置都是适合的。”

    桃花望着嚣张的云老头,总算知道云映雪的跋扈性子是怎么来的了。

    “这就是你们的补偿?确定是我想要的吗?”桃花实在懒得再跟他们啰嗦,可也不能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被他们给卖了。

    “外祖母,如果当初娘亲不是嫁入权势滔天的程家,而只是普通的门户,现在想必也是儿女绕膝安享天伦吧,何至于落得香消玉殒的地步?豪门大户尚且是非不断。更别提皇宫大内,天子之家。难道你们忍心看着我重步我娘亲的后尘?”

    桃花的一席话,程老夫人很是听进了心里,想到自己苦命的女儿,又是悲从中来,很是痛哭了一场。

    两位老国公傻了眼,想到的补偿方式出了问题!

    “那你说怎么办?”

    “真让我说啊?那容易啊,其实老天让我平平安安的活着,已经是最好的补偿了,知足者常乐。哪还能奢求188betapp呢?这样就已经很好。”

    “知足常乐!小丫头果然是福的。”云老爷子摸了摸颏下的胡须。

    “只是我还有一事不明。不知道云家对我上京这一路关注备至想要赶尽杀绝的到底是谁?”这个问题桃花其实已经有了答案,不过不把它撕开来,放到阳光下,终究是个隐患。

    “孙女儿放心。往后绝对不会再出这样的事。”

    桃花不需要这样的承诺。她只要把这事摊开来。不管叶氏曾经做过些什么。对云家来说,始终是有功之臣,她除了生下云映雪外。还有两个能为云家顶门立户的儿子,这是桃花的份量还不足以撼得动的。

    现在云家认回桃花,开口闭口让她当太子妃,云家是要冒风险的,能这样做,那也是看在程家不依不挠的份上。临时换新娘,皇帝那关要怎么过?其实最好的结果就是桃花不答应。

    这点在他们三人低调的登门梅园,桃花就看明白了,云家果然是渣得可以。

    接下来的日子,桃花的日子过得那叫一个滋润!程老爷子和程老夫人是真心的痛她。好东西流水一般的往梅园送。可惜这具身体已经不是原主,桃花多少有些心虚。

    云家的表现就有些耐人寻味了。那个传说中对程婉容念念不忘的痴情人对桃花的态度若即若离,完全是叶公好龙的表现。观赏过他为程婉容圈起来的思园,见过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念秋,桃花只想说,程婉容的爱情就是一个笑话!

    礼物来者不拒,人就算了。特别是叶氏和云映雪故做小意,实则怨恨的态度,见多了会短寿,桃花还是喜欢住在她的梅园里。

    春暖花开的日子,桃花终于摆脱了一大帮或真心或假意的‘亲人’,带着吴凡竹妈妈等原班人马打道回府了,天知道这一个冬天,她有多想念幸福庄。

    二十多辆满载的马车一字排开,浩浩荡荡的行驶在官道上,有云程两家徵记的旗帜迎风招展,押运的全是云府的精锐队伍。桃花的归程算是高枕无忧了。

    “麦穗,没落下什么了吧。”桃花坐舒服的马车里再一次确认,能带的都带上,下回再来上京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没了主子,都收拾齐整了。”

    “是吗?敢丢下我偷偷走路?”突然而至的男声一点威摄力都没有。

    几个小丫头捂着嘴笑,视趣的转移阵地。

    “你怎么跟来了?”桃花叹了口气,无奈的望着眼前的人嬉皮笑脸,突然觉得好怀念以前的面瘫啊。

    “媳妇在哪里我就在哪里,这还用问啊。”

    “谁是你媳妇?我可是得皇上亲口承诺,婚事自主的!”说到这事,桃花就开心,乡君的封号真是用外大大的啊,云程两家多少人盯着她的婚事,不管出于什么目地,她怎么能接受别人的摆布?

    “是啊,自主啊,我有强迫你吗?”某人说得很无辜。

    “嘿,不对啊,我说你帮我请封时是不是知道了我与云程两家的关系啊?”

    “是啊。”

    “那个婚事自主?……”

    “是啊,难不成你喜欢被人卖了?”

    “……”

    “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回程?不是躲着你了吗?”

    “唔嗯~”很漫长的时间之后……

    “以后还躲不躲?”

    “竹妈妈、墨霜!你们出来!可耻的叛徒!”声音之大,能惊起路边的飞鸟。

    悄悄藏在最后一辆马车上的两个全身黑的妈妈偷偷互望,“竹姐,咱们两个是不是过份了?”

    “王爷啊,奴婢们帮你只能帮到这份上了,可要加油啊!”

    ——(全文完!)

    ps:很感谢各位亲的陪伴!到我落下最后一个字的时候,才发现我还欠着wangc08 和duyijian 的加更呢!看在这么超长的一章的份上,原谅我吧??

    我从来没想过我能码下这么多字,这跟各位亲的支持是分不开的,在此,再一次感谢!...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书吧”,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