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言情精品 -> 媚姝

188bet亚洲体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对于韩瑞雪这样淡定的表现,隋无颜很是有些措手不及。

    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韩瑞雪要派人去皇宫,可是想想就知道对她不利。

    这个时候要将事情定下来才行。

    也不顾一群人围观,和陈廷焯臭到不行的脸色,隋无颜指着床上的血,哭着道:“这么多年我守身如玉,哪里知道会有今天!姑母啊!你可得给无颜做主!”

    隋芬如今跟韩瑞雪的关系,早就不是十年前的样子了。

    她们和睦相处了这么多年,隋芬自然是希望韩瑞雪跟陈廷焯好好的。

    可是现在面前受了委屈的是侄女,她又狠不下心来让隋无颜走,只能跟韩瑞雪商量:“瑞雪,要不就让无颜做廷焯的妾吧,以后我帮你管着她,她绝不能做一点跟你争宠的事情来。”

    听了这话,陈廷焯连忙反对道:“娘,我跟她根本就没什么!昨天本来我是要跟黑衣大哥喝上一晚酒的,可是没等见到黑衣大哥,我只喝了一杯这个女人递过来的茶就晕倒了,哪里会有后面的事情!”

    陈廷焯这么多年更是长成了个温文尔雅的君子模样,像是现在这样激动很是少有。

    韩瑞雪的脾气他是最了解不过了。要是上来就打他骂他还正常一些,现在这样平静,一定是已经气疯了。所以他一定要解释清楚才行。没了韩瑞雪和儿子的日子,陈廷焯是想都不敢想的。

    即便是陈廷焯这么说,韩瑞雪还是一言不发。

    她抱臂看着周围乱出主意的众人,就等着派往皇宫中的人出来。

    被她的情绪感染,大家也都平静了下来。静静等着。虽然很多人不知道在等什么。

    陈廷焯站在韩瑞雪的身边,也是一言不发。

    隋无颜哭闹了半天,根本就没人理她,就连她姑母隋芬都是冷着一张脸。

    派往宫里的人回来的倒是快,跟他一起来的还有皇帝东方泽身边的近臣张大海。

    如今西泽国富有了,张大海因为爱吃猪肉,也富态了不少。

    当然。现在他说起东瑞国的话来。也是流利得不行。以前都是商人才在西泽国和东瑞国之间走动,现在官方也能派人出去了。当然每次带领外交使团的都是张大海。

    张大海这次出使东瑞国,刚刚回来不久。

    一路上已经知道事情的大概了。张大海来了之后,似笑非笑的看了隋无颜一眼,就笑着跟韩瑞雪打招呼。

    看他笑呵呵的样子,韩瑞雪的一颗心就落地了。

    她对张大海道:“张大人。事情您应该已经了解了吧?我们在西泽国这么多年,已经是你们西泽国的臣民了。所以请您来定夺。”

    张大海点了点头,道:“这种小事情本来用不着我这个等级的官员来定夺的,可既然跟瑞雪女士和陈先生有关系,我还是要出面说清楚的。首先一条。隋女士已经来了西泽国半年之久了,自然知道,西泽国不同于你们东瑞国。是严格的一夫一妻制,要是有人违背了。可是要受到严厉惩罚的。”

    没等他说完,隋无颜就大声喊道:“你少来这套,我根本就不是你们西泽国的人,我表哥也不是,想娶多少个妻子是我们自己的事情!不要来多管闲事!”

    陈廷焯却在一旁认真道:“我就是西泽国人,早就入了西泽国的国籍了。”

    “你!”隋无颜气结,仍然继续道,“可是我不是西泽国人!”

    “好,那还有第二件事,你就该听一听了。”张大海道,“我这次去东瑞国,呆了挺长时间,无意中听来了一件事情,跟隋女士很有些关系。”

    他一口一个隋女士,众人都听出了异样来。在这里时间久了,他们已经清楚西泽国人的用于习惯了。

    已经成亲的叫做女士,没有成亲的叫做小姐。

    隋无颜明明没有成亲,怎么被称为女士了呢?

    “我听江南的人说,他们那里曾经发生了一个惨案。”张大海却又说起了旁的事情。

    原来是在两年前,富商之子暴毙。

    富商的夫人将他们的儿媳妇告上了公堂,说是她毒害了她的儿子。

    可是富商却死命保着儿媳妇,说是儿子是暴病而亡。

    “后来呢?”大家都听得入迷,连连问道。

    只有隋无颜,紧紧咬着嘴唇,恨不得咬出血来。

    “后来,官员查明真相,杀死他们儿子的,居然是那个富商!”张大海大声道。

    “可富商为什么要杀自己的儿子呢?再说,杀了儿子,他不就绝后了么?”又有人问。

    张大海叹了口气,道:“后来的事情真是让人气愤。原来是富商跟他的儿媳妇有了关系,被富商儿子撞见了,就给毒死了。当然,富商已经知道,这个漂亮儿媳妇已经有了他的孩子。”

    “这俩人可真是毫无廉耻!”众人大声道,“那个富商伏法了,那个儿媳妇哪里去了?”

    “这个败坏人伦的儿媳妇不在胖处,就在这里!”张大海指着隋无颜,道,“她就叫做,隋无颜。”

    原来出了那事之后,富商的家也败了,隋无颜打掉肚子里的孩子,带着富商家的所有家产,离开了那里。

    之后就一直在路上,希望能够找到一个如意郎君。

    可是即便是背土离乡,还是有人知道她做过的事情。

    既然找不到如意郎君,隋无颜就隔段时间换个男人,先不那么寂寞再说。

    直到她到了京城,听说了陈廷焯的事情。

    她立马就想到,这个表哥或许就是她的良人。

    虽然还是小时候见的陈廷焯,可是隋无颜记得他长得很是俊朗。

    又在那么一个与世隔绝的小岛,又是自己亲姑母做婆婆,隋无颜觉得以后的日子应该很是不错。

    至于陈廷焯已经成亲这种事情。隋无颜自然而然的就忽略了。

    她这么漂亮,又没人知道她的过往,想要将陈廷焯抢到手,自然是容易的了,再说,她还那么有钱。

    只是现在,隋无颜的如意算盘完全落空了。

    她没想到。表哥的这个妻子居然这么厉害。即使没有在东瑞国,也能查出她的底细来。

    自己的侄女居然是个这样的人,隋芬气愤非常。

    韩瑞雪面无表情的道:“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你就痛痛快快的离开吧。”

    隋无颜还想要胡搅蛮缠,可是看着众人冷若冰霜的脸,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不管她再说什么,后果都是一样了。

    “我来的时候带了很多钱财。你要给我还回来!”隋无颜恶狠狠的对韩瑞雪道。

    韩瑞雪点头,道:“一点没差。都给你留着。走吧。”

    隋无颜发现,从头到尾,韩瑞雪似乎都没有表现出审美情绪来,好像她就像只猫或是只狗。根本就不能让人提起兴趣来。

    即使这样挑衅,也丝毫没有引起她的怒火。

    隋无颜发现自己失算了。

    从东瑞国出发的时候,她只想了那个小岛离东瑞国这么远。没人知道她的过去。

    那里还有她的亲姑姑和表哥,嫁给表哥之后。生活一定很好。

    可是她唯独没有想到,她会有这么一个厉害的表嫂,和一个忠犬一般的表哥。

    “我想告诉你一件事,”隋无颜走的时候,走到韩瑞雪的面前,低声道,“我昨晚可是在我表哥的身上,从上到下都留下了自己的痕迹。”

    韩瑞雪面无表情的道:“就当被狗舔了吧。”

    “你!”隋无颜气的往韩瑞雪的身上扑,可是却被韩瑞雪一伸脚就给绊倒了。

    这样大的一个轻敌就这样轻轻松松的被打败了,韩瑞雪颇有些意犹未尽。

    可是她不知道,这件事给小小的陈新留下了阴影。

    他总觉得,这件事情是由他而起的。

    若不是他淘气跑到那艘船上去,带下那个女人来,就不会出这种事情。

    虽然,他并不知道大人口中“这种事情”是什么,不过光听大人说话的样子,就知道“这件事情”很不好,不仅他爹难受,娘也难受。

    陈新从那之后,看到漂亮女人总是打心里防范。尤其是接近自己爹的人,更是不能靠的太近,话不能说的太多。

    看到自己儿子懂事听话了,韩瑞雪道是放心了不少,可是看到自己儿子不喜欢看美女了,她倒开始担心了。

    梦境中的电视可是演了,有些人喜欢同性,是从小就有征兆的。

    直到若干年后,儿子娶妻了,韩瑞雪才知道,原来自己儿子不是不喜欢女的,而是不喜欢美女。

    隋无颜离开之后,韩瑞雪的日子又平静了下来。

    她又有了其他愁事。

    那就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只有陈新一个孩子。这实在是太遗憾了。

    她现在若是不生小孩,就不知道该什么时候要了。

    梦境中没有老师了,韩瑞雪只能看电视。

    还有,到处找梦境中的造物主。

    造物主没找到,电视倒了看了不少。

    这个电视并不是广场上的大屏幕,而是实实在在的一个电视。

    她找到了一户人家,发现进去可以看电视之后,韩瑞雪就有了事情可以做。

    电视的频道是如此之多,韩瑞雪发现,就算是一百个老师也赶不上一台电视。

    通过这个,韩瑞雪觉得她知道为什么这多么年还没有第二个孩子了。

    于是接下来的几个月,陈廷焯觉得生活很是没意思。

    因为他总是饿。

    可是他的娘子却是铁面无私,每天都严格控制着他的口粮。

    陈海跟隋芬一天天的老了,可是日子却过得越发舒心了。

    他们的三儿子和小儿子越来越孝顺了。

    陈廷禧以前是个不着调的,可是成亲之后却一点点的变好了。

    时间久了,陈廷焯也对以前那些恩恩怨怨看得淡了。

    陈海跟隋芬每天在海岛上溜溜圈,陪着孙子孙女玩,每天都去老太太那里请请安,日子过得很是舒畅。

    大儿子陈廷巍跟二儿子陈廷禧,似乎从众人的生活中消失了。

    可他们却不想众人忘了他们。

    众人围着趴在海滩上的两个人,议论纷纷。

    陈家人的脸色,都很是复杂。

    “把他们带进来吧,”韩瑞雪开口了,“别在这里趴着了。”

    俩人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任由人拖着走了。

    韩瑞雪清楚,这两个人回来,百里小岛上就又有很长时间没法太平。

    虽然陈海跟隋芬已经变了很多,可是他们最疼爱的儿子回来,他们还会像是现在这样?

    得赶快想一个万全之策安置他们才行。

    很快,韩瑞雪就知道该让他们做什么了。

    陈廷巍跟陈廷禧简直是欲哭无泪。

    他们实在是没想到,刚刚下了船,就又上了船。

    而且这一次,不知道要在船上呆多久才能再下船了。

    “爹娘、廷焯,你们怎么忍心让我们去那么远的地方!我们若是回不来可怎么办?”陈廷巍喊的撕心裂肺。

    可是根本没人回应他,反倒是一直押着他们的船员道:“我们年年都是如此,现在不也好好的么?怎么从你嘴里说出来就像是去什么地狱呢?”

    陈廷巍暴怒,使劲的挣扎了起来:“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我可是陈家的当家的,你们居然敢这样对我!”

    可想而知,陈廷巍以后的日子有多难过。

    李冬生果然如韩瑞雪所言,成为了东瑞国最大的商人。

    就算是皇上都要给他几分脸面。

    等到他的生意稳定了,他就每年都到百里小岛上一次。

    带着自己的家眷。

    李冬生的妻妾娶了好几房。全部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是能生养的。

    所以每次到百里小岛的时候,小岛就成了学校。

    李冬生一人的孩子比岛上所有小孩子都多。

    韩瑞雪倒是明白李冬生的心情,他是因为满门抄斩,觉得李家就剩下他,想要李家再发扬光大。

    至于陈三叹,也是春风得意,成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不过,年过四十才娶了妻,到了五十岁才生了一个女儿,自然是如珠如宝。

    还有霍刚,还是回了西疆镇守,那个西泽国女人一直跟在他的身边。也不知道有没有想过韩瑞雪。

    韩瑞雪八十五岁的时候,终于永远的进入梦境了。

    她知道,这次她不用再离开了。她也知道,只要她好好求求造物主,陈廷焯会进来陪她的。

    ps:小说完结了。

    瑟瑟现在的心情挺复杂的。

    每次写小说,都是激情满满的开头,然后遇到瓶颈期、卡文、不断的自我否定,然后再咬牙坚持。可是到写完的时候,又觉得有些不舍。

    瑟瑟要感谢很多人。

    感谢我的编辑鱼团长,千言万语汇成两个字:谢谢!!!

    感谢一路走来的小伙伴们,她们是正在孕育中的大神,额,正在成长中的未来大神。

    感谢一直看文的粉丝们,羊种、美祭、bigtalk、无影a、pkcdcshy、书友131005215956385、动物园的老狼、j73、天下最丑…………,还是那句老话,你们是我前进的最大动力!

    下本小说不久就要跟大家见面了,咱们不见不散啊!...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