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言情精品 -> 槿园春

188bet亚洲体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五月底的时候,伤心欲绝的廖氏又一次去了法源寺,据说这个时候净空大师就会云游归来。

    廖氏连去了五次,终于等到了净空大师,不过在回来的时候,廖氏的脸色很难看。

    净空大师居然拒绝见她!

    廖氏觉得自己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此刻的心情了,唯一的希望都没有了。

    她好不容易才求来的这个女儿,从软软糯糯的还在襁褓中的小人儿养到如今这个日渐娇美的姑娘,却突然被宣判了死刑,这叫她情何以堪?

    &⊕,a$nshub≠a.nbsp;如果女儿也没了,廖氏觉得自己的日子也到头了。

    廖氏以及李府的反应,早已被暗中观察的有心人看在眼里。

    莫非筱暖真的不行了?

    没有亲眼看到,赵涵宇还是不能确信。这几年,他外表看似纨绔,其实内里是个非常谨慎的人。

    这也是为什么没有长辈的扶持他依旧能都得到当今两位最尊贵的人的宠爱了。

    别看他很纨绔,但是做出来的事情,看似荒唐,却是都占着理。所以即便是有人告到了皇上或者太后那里,没事的往往都是他。

    而那天筱暖的表现,已经让赵涵宇刮目相看,那般冷静果敢的人会轻易病倒?而且还到了快要死的地步?

    赵涵宇始终不敢相信。

    思虑之后,赵涵宇决定上门去亲自看一看,怎么说筱暖也是他名义上的侄女,长辈关心一下也是应该的。

    李府对于淳王爷的到来很吃惊。淳王,貌似她们家和淳王爷没有什么牵扯吧?

    当然这些吃惊的人自然是那些不知道内情的人。

    “不知王爷到来,有失远迎。”李青安朝着淳王爷行礼说道。

    多年的官场打拼。让李青安在看到淳王的时候,面上波澜不惊。筱暖的事情,李府只有李老爷子、李青安和李青韬知道。

    就连廖氏都不知道筱暖病的真正原因。

    “我听说福康县主生重病?”赵涵宇说完仔细的打量了一下李青安,果然见他眼神中的些许忧愁。

    “是啊,想必王爷也听说了。”李青安叹了一口气,“三月底的时候春游了一趟,也不知道那个时候是不是被什么咬到了。就开始一病不起。”

    “可有请太医来瞧?”赵涵宇深表同情的说道,见李青安点点头又继续说道,“或者悬赏一些民间大夫?”

    “王爷前段时间不在京城。可能不知道,咱们怕是把这京城连带着附近所有的名医都已请了过来。”李青安惋惜的摇摇头,“可惜都是没有效果。”

    “哦,我这次出门在路上巧遇到一个神医。并将他请了回来。如果府上愿意,本王这就使人将他招来为县主看一看?”

    赵涵宇说的是一副大义凛然,好像真的是为了福康县主好一般的,李青安心里不屑,但是面上不改,一副很感激的样子。

    怎么就那么巧了?偶遇神医?神医能是那么好偶遇的么?不过,李青安也知道,这个淳王要是不亲眼见一下筱暖。一定不会死心的。

    赵涵宇点点头,吩咐人去请那神医去了。

    而这边。在赵涵宇刚踏入李府的时候,筱暖便已经得到了消息。

    果然还是来了。

    筱暖躺在床上讥讽的一笑,两辈子加起来还从来没有如此讨厌过一个人。

    自己生生被迫在这屋子里躺了两个月,要不是云王爷给她找到了替身,她恐怕还要躺更久。

    只是希望经过今天之后,这个蛇精病不会再对自己纠缠。

    筱暖没有想到,云王爷会陪着赵涵宇一起进来。不过她此刻是病的很重的病人,只需要躺在床上就好。

    “多谢王爷。”廖氏听说淳王遇上一位神医,并且将那位神医带过来给筱暖看病,对他很是感激。

    “夫人客气了,福康县主生病,本王也很惋惜。”赵涵宇侧了侧身子,没有去受廖氏那一礼。

    “可否请夫人将帘子掀开,老可瞧一下姑娘的气色。”那神医把完脉之后又朝着廖氏说道。

    “这……”廖氏犹豫起来。

    “怎么?莫非有何不妥?”赵涵宇见状问道。

    “是小女如今的样貌实在有些吓人,”廖氏犹豫之后还是说了出来,“一来是怕吓到大家,二来,也是怕传了出去,小女以后的名誉……”

    要是筱暖这般长相被外界知道,那她即便是好了之后,也是无人敢娶了。

    所以廖氏才阻止大夫掀开帘子观看。

    “可是老可要是不看一下姑娘的面色,实在很难对症下药啊。”那大夫也很为难,来之前,王爷再三叮嘱一定要看到这位姑娘的容貌。他虽然很纳闷,但是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照做。

    “既然大夫这么说,嫂夫人就让他看上一看吧。”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云王爷开口说道,“我想他这点医德还是有的,不会将暖暖的病情外漏。”

    既然云王爷已经发话,并且承诺不是将筱暖的病情外漏,廖氏也不能在阻止,不然就有点说不清楚了。

    只是真当廖氏将帘子掀开的时候,屋子里包括云王爷在内的几个人都冷吸了一口气。

    只见床上的筱暖虚弱的躺在那里,那张脸如圆盘一般大,已经有她正常时候的两倍,原本好看的杏眼也肿的成了一条缝,红唇也如两根火腿镶嵌在脸上一般。

    “她……她怎么变成这样?”赵涵宇也被吓到了,手颤抖的指着床上的筱暖口齿结巴的说道。

    “我当初就不应该同意她去踏春。”每每想到这里,廖氏就后悔不已,“要是我不同意她出去踏春,她就不会被不知道什么的东西给咬到,她没有被咬,也就不会有如今这幅样貌。”

    躺在被子里的筱暖暗自为自己的老娘点赞。

    老娘这趋势越发有祥林嫂的影子了,不过对着赵涵宇是特别有效。

    果然,赵涵宇听了之后就不说话了,他想到了那天傍晚,等他将门破开出来之后,便没有筱暖的身影,使人找了好久,终于在湖边找到她的脚印,这才知道原来筱暖是从湖里游出去的。

    莫非她就是那个时候被咬了?

    赵涵宇觉得自己真相了,他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床上的筱暖,便见筱暖突然吧唧的动了一下香肠嘴,吓的赵涵宇差点没腿软跪下。

    这吧唧的香肠嘴绝壁不是他心中心心念的那个人!

    “大夫,我女儿怎么样?”廖氏对着这个据说神医的大夫还是有那么一丝的期望,“有……救吗?”

    “呃……”神医有些为难的看了一眼廖氏,又看了看赵涵宇,摇摇头,“请恕老可无能为力。”

    “呜呜……”廖氏在听完之后的靠在身旁丫鬟的身上,“我可怜的暖暖……”

    只可惜,床上的暖暖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放佛沉浸在自己的睡梦中,嘴巴无意识的动了一动,又是惊的一直暗自观察她的赵涵宇一身冷汗。

    直到出了李府的大门,赵涵宇还没有缓过神来。等到回来淳王府的书房,他才仔细的问了问那大夫。

    “回王爷,”大夫恭敬的行礼说道,“适才小的给那位姑娘把过脉,如果没有奇迹出现,那位姑娘估计活不过今年。”

    “你说的可是真的?”良久之后,久到大夫以为淳王爷已经忘记这件事,才见他慢吞吞的说道,“那你可知原因?”

    “这种病小人之前没有见过,”大夫被淳王投过来的眼神弄的背上一层细汗,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继续说道,“不过有可能是被某种毒虫子咬到了,只是之前确实没有见过,如果能够找到病因的话,或许还有一救。”

    也不知道这个淳王和那位姑娘是什么关系,花那么大的精力把自己请了过来,就只是为了确定那姑娘的病情。

    莫非那姑娘的病情和王爷有关?

    不过也只有找到真正的病因才能对症下药。

    大夫觉得他真相了,小心翼翼的望了一眼坐在上位上愣神的淳王。

    眼前这个年轻人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大夫却是早已经尝过他的手段的,所以,在他面前依旧是心惊胆战小心翼翼,生怕再惹到这个青年。

    “没救了?”淳王仿佛没有听到大夫说的话一般的小声嘟囔了一句,然后失神的望着前方,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真的没救了?”

    “是的,如果能……找到病因的话。”大夫跪在地上,不敢抬头回答道。

    仿佛压在骆驼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在听完大夫的回话时候,赵涵宇无神的瘫坐在书房的大椅子上。

    难道他又一次的害死了她?

    啊……

    突然,赵涵宇发疯似得将桌子上的东西全推到在地上,零零洒洒的砸到了跪在地上的大夫的身上。

    “滚,统统给我滚。”

    赵涵宇满眼血红,仿佛回到了几年前的某日,也是这样的一个晴天,只是娇人儿却已经香陨,满屋子的血染红了他的双眼。

    从此以后,他的世界里就再也没有红色了,看到的红色都是灰蒙蒙的一片。

    从此,他的世界里,只有孤零零的一个自己!

    为何?老天爷要如此残酷的对待自己?

    ps:不好意思,今天更的有点晚,明天继续七点半哦!...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