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言情精品 -> 骄偶

188bet亚洲体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大婚的相关仪程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奠雁之礼后,两位新人就得遵守大周婚嫁的规矩,大婚之前不得再私下见面。

    萧景泰每日依然是上朝下朝,处理刑部各个案件,焦急又兴奋地等待着大婚之期的到来。

    而晨曦却没有萧景泰那般轻松。

    作为双子星人的晨曦,此前对于大周的各项礼仪和教条,都抱着应付、得过且过的态度,毕竟她从未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在大周落地生根,更不曾想到自己未来将肩负起萧氏嫡系宗妇的重担。

    选择嫁给萧景泰,晨曦就必须要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去接受、学习和承担自己应尽的责任和义务。

    在大婚之期到来的这段时间,兰陵萧氏族里派了经验丰富的教习嬷嬷随同晨曦一起吃住,从言行举止,礼仪规矩上一丝不苟的进行指点教导。

    这对一贯懒散惯的晨曦,简直是精神和上的双重折磨。

    萧景泰私下里找过教习嬷嬷,意思很明确,他不想小娇妻受苦,让嬷嬷应付应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得了。

    可教习嬷嬷哪里肯糊弄了事?

    兰陵萧氏两代宗妇都是经过她的手调.教出来的,宗妇的言行举止和形象,代表的可是他们兰陵萧氏的脸面,她不敢不尽心。听萧景泰这般维护疼惜媳妇儿,教习嬷嬷皱了皱眉,反倒是将萧景泰给说道了一顿。

    这还没过门呢,就一副捧着手心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模样,真要进了门,可别宠溺到没边儿了reads;。

    教习嬷嬷思及此。决定对晨曦加强教导力度。

    短短四五日的功夫,晨曦就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般漫长。

    眼底一片浓浓的乌青,完全没有要当新娘子的容光焕发。

    所幸的是言行举止这些已经学得差不多了,晨曦虽然失去了异能,但领悟能力和适应能力还是超强的,只要教习嬷嬷教过的,各项行为动作基本就能规范到位。

    这样的学习能力。倒是让教习嬷嬷不得不另眼相看。

    从今日开始。晨曦的任务便是绣荷包帕子。

    女红也是闺中娘子所必须掌握的技术之一,不一定要十分出色,但必须要拿得出手。

    但这对于拥有三维绣技的晨曦而言。完全不费吹灰之力,至少比学走路,学吃饭,学微笑这些无聊的规矩来得简单自在许多。

    教习嬷嬷安排好了任务后。便回房小憩去了。

    晨曦一个人绷好了绣框,坐在靠窗的罗汉床上。飞针走线。

    南宫宇从院外进来,将一个白色信封送到晨曦面前。

    信封是空白的,没有署名,但毫无疑问。必是萧景泰的无疑。

    晨曦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白皙如玉的脸颊绽放出笑意,接过来抽出信纸。抖开,低头看了起来。

    因为不能见面。书信传情倒是变得频繁起来。晨曦从来都不知道,原来毒舌的萧大侍郎写起情书来,真真是让人大感意外,笔下的寥寥言辞似乎蕴藏着道不尽的柔情蜜意,让她看的面红心跳,心中好似灌了蜜糖那般甘甜!

    “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儿......”南宫宇一脸嗤之以鼻的模样说道。

    晨曦哈哈笑了两声,而后又急忙抬手捂住嘴,警觉的往边上的耳房看了一眼。

    南宫宇乐了,敢情这丫头真被那教习嬷嬷给折磨怕了呢!

    “丫头,就要嫁人了,有什么感想?”南宫宇敛起笑意,神色郑重的问道。

    感想?

    晨曦眨了眨眼,脱口应道:“感觉就像是在做梦,做一场从前所不敢想,现在依然觉得神奇、不可思议的梦!”

    南宫宇点点头,微笑道:“成亲,其实就是找人搭伙过日子,两个不同背景不同环境成长起来的人要捆绑在一起生活,需要不断的磨合,还需要有一颗包容彼此的心。要把日子过好,不是单纯的嘴上说爱,说喜欢那么简单,你们需要培养共同的兴趣爱好,共同的话题,并且为了彼此的幸福,付出努力!”

    晨曦有些意外。

    队长竟然会对她说出这样一番话......

    感觉队长好有经验的样子!

    “队长,你在这方面觉悟真高啊,你在双子星成亲了?”晨曦好奇的问道reads;。

    “笨蛋,我要是成亲了,族长还会将我发配到大周来,让我亲爱的独守空房吗?”南宫宇翻了一个白眼说道。

    “那倒也是!”晨曦点了点头。

    “哎,你和萧景泰一起生活了那么长一段时间,一起查案探险,要说没有共同语言那是不可能的。倒是我,孤家寡人一个,想想就觉得可怜!”南宫宇哀怨的叹了一口气。

    晨曦用眼神向队长表达了深切的同情。

    南宫宇左不过是无病呻.吟罢了,其实以他挑剔的审美观,是无论如何也看不上大周土著女的,再说他目前最为紧要的事情就是好好改造,争取早日回归双子星。

    说笑了一会儿,估摸着那教习嬷嬷差不多要起榻的时辰,南宫宇这才准备起身。

    临出房门前,南宫宇停了下来,回头看着晨曦说道:“我今日出门采购了许多白蜡回来,你有空过去一趟,我给你量一下身。”

    晨曦闻言眼底流泻出惊讶之色,捂着嘴笑问道:“队长,你要给我做蜡像啊?”

    “哼,我哪像你,还偷工减料,缩小了不说,蜡像还用木头的代替,没诚意!”南宫宇说道,昂着头,迈步走了出去。

    晨曦眼底热热的。

    谢谢你,队长!

    ......

    女子在出嫁前夕,一般都是母亲陪同在身边,将自己为人妻为人母的那一套耳提面命的转达给自己的女儿知道。

    可晨曦在大周除了南宫宇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亲人了。

    考虑再三之后。婚前教育的重担,便落在教习嬷嬷身上了。

    暮色沉沉,晨曦洗漱更衣后,换了干净的亵.衣做在床榻边上,由着小婢女擦拭湿润的秀发。

    门扉吱呀一声被推开,小丫头探头望过去,笑着说道:“是教习嬷嬷来了!”

    教习嬷嬷手里捧着个楠木小匣子。迈步走进来。看着坐在榻旁恬静美好的小娘子,恍惚间又好似看到了那时尚待闺中的夫人崔氏。

    时间过得真快啊!

    转眼间,郎君萧景泰也到了娶妻生子的年纪了......

    教习嬷嬷走到榻旁。摆手让小丫头退下去,接过桃木梳,一下一下仔细地帮晨曦将长发梳顺。

    “这段时间辛苦嬷嬷了!”晨曦微笑道。

    “不辛苦,这都是老奴该做的!”教习嬷嬷面含慈爱的笑意回道。

    待将头发顺好后。她才清了清嗓子,对晨曦说道:“娘子。这男婚女嫁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是每个人一生所必须要经历的重要时刻。俗话说,阴阳平衡,万物才能繁衍生息。这是规律,明白么?”

    晨曦抿着嘴微微笑,也不说明白reads;。也不说不明白。

    教习嬷嬷一看,心想果然是没有娘的孩子啊。可怜的很,本来这些事情都该是娘亲讲给女儿听的,母女间说这个倒也不尴尬,可让她说......哎!

    “娘子,你看,这就跟咱们说的配对是一个道理,阴对阳,公对母,雄对雌,讲究的是相辅相成。老奴要跟你说的便是这个,有些事情娘子年少不懂,也不应该懂,但现在,娘子就要成亲了,不懂的话,将来可就伺候不好夫婿,自己身心上也免不了要受些苦。”教习嬷嬷说到这儿,老脸不觉有些滚烫,她低下头,努力摆出一副再正常不过的表情,打开木匣子,取出里面放着的一本小册子,递给晨曦道:“这里面有些图,娘子你仔细看看,有不懂的地方,再问老奴吧!”

    晨曦哦了声,接过来,随意的翻了几下。

    春.宫.图!

    虽然画的有些抽象,而且有些动作看起来也不大标准,但晨曦还是忍不住面庞发烫,耳根泛红了。

    她的心砰砰的跳个不停。

    她只做好了要嫁给萧景泰的心理准备,却从未对那方面有一丝一毫的幻想。

    在看到春.宫.图的这个刹那,她才恍然意识到,拜堂成亲后,他们还要洞.房,洞.房就是两个人彼此坦诚相见......

    想起那一次伺候萧景泰沐浴时看到的那具如同艺术品般毫无瑕疵的酮.体,晨曦突然觉得浑身一阵燥热。

    看晨曦一张小脸涨得通红,教习嬷嬷抿嘴偷偷笑了笑。

    未免尴尬她站起来对晨曦道:“娘子你慢慢看,老奴就在耳房,有事儿让小丫头告诉我一声!”

    “好!”晨曦将小册子合上,抬头对教习嬷嬷说道:“嬷嬷早些歇息吧,明日还要劳烦您!”

    教习嬷嬷微笑着颔首,迈步出去了。

    待门关上之后,晨曦这才坐回榻上,捞起小册子从头到尾看了一遍。

    越看脸越红,但不可否认,这样图文并茂的视觉感官,让人于羞涩尴尬间还有一丝丝的悸动和期待.....

    这一晚,晨曦失眠了。

    月上中天,院子里如练月华似银霜般铺满大地。

    她裹着斗篷,打开门,坐在回廊的石阶上,感受着入夜冬风的寒意。

    不知道过了多久,身边多了个人。

    “怎么了?要嫁人了,激动得睡不着?”南宫宇声音低哑的问道。

    晨曦莫名的有些心虚,缩了缩脖子道:“哪有?”

    南宫宇嘿嘿笑了,伸手在晨曦头顶敲了一记,说道:“在我面前少说谎。”

    晨曦目光幽怨地瞪了他一眼。

    太讨人厌了,还让不让人活了......

    “教习嬷嬷给你说了什么公与母的事情了吧?”南宫宇一脸八卦说道reads;。

    这事儿也问?

    貌似不大好吧?

    晨曦脸刷一下又烫了起来,含糊的嗯了声。

    “这事儿跟女人说顶什么用,女人在这方面幸福不幸福,重要的还得看男人。放心。你队长兼义兄我,已经给萧景泰送了一本三维技巧图,现在该费心的是他,你就放宽心睡觉去吧!”南宫宇一脸正色说道。

    晨曦差点儿喷出一口血来。

    “队长了,让我先死一死......”

    “死什么死,大喜的日子,也不怕不吉利......”南宫宇瞪眼。呸了声道:“快睡觉去。明儿要起早呢!”

    ......

    天刚亮的时候,晨曦就被折腾起榻洗漱上妆换嫁衣。

    一干子的仆妇丫头进进出出的,整个南宫宅邸都变得热闹起来。

    晨曦里三层外三层的穿好了嫁衣。乖乖坐在妆台前由着嬷嬷们挽脸。

    挽脸也叫做开脸,意味着脱去稚嫩,走向成熟。

    嬷嬷绞着丝线,端详着晨曦那张白皙如玉细腻如脂的小脸。半晌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最后还是意思意思的挽了两下便收了起来。

    待上了妆盘好了发之后,外面喧腾的唢呐锣鼓声便传了进来。

    “是迎亲队伍来了!”一小丫头小跑进屋说道。

    “时辰倒是掐得正好!”教习嬷嬷笑道。将绢纱罗扇递给晨曦。

    晨曦拿过扇子扇了扇,身上穿了厚厚的几层嫁衣,都闷出汗了。

    教习嬷嬷忙惊叫道:“娘子,这扇子不是用来扇风的。得举着,别让人看到脸!待郎君念了却扇诗后,你再拿下来!”

    晨曦只能乖乖哦了声。举起扇子老实照做。

    屋子里的丫头们抿着嘴儿偷笑。

    过了好一会儿,南宫宇从外头进来了。

    教习嬷嬷上前见了礼。方问道:“可是催妆三遍了?”

    一般情况,催妆三遍后,新娘子就可以上轿。

    南宫宇点头,笑着说道:“没事儿,萧大人在门外念诗呢,让他多念几首,要娶我家妹妹,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再说萧大人可是出了名的博学多才,区区几首催妆诗,难不倒他,再候候!”

    屋内的一众人笑了起来,但也不敢反驳。

    这南宫公子可是新娘子的义兄啊,是她名义上的亲人,人家作为娘家人,是有权这么做的。

    那就再等等reads;!

    又过了一会儿,一小丫头挤进来,捂着嘴笑嘻嘻的说道:“公子,新郎官说要见您,说您再不把新娘子背出去,回头要找您算账!”

    南宫宇哈哈大笑。

    算账?

    谁怕谁啊?

    “大哥......”晨曦倒是心疼起夫君来了,皱眉喊了一声:“你不背我出去,我就自己走出去了.....”

    南宫宇一头黑线,瞪眼说道:“你个没出息的丫头,真给我丢脸!”

    他嘴上虽然骂着,却还是快步走到了晨曦跟前,半蹲着身子,拍了拍肩膀道:“上来,哥背你上花轿!”

    晨曦眼润润的,乌黑清亮的眸底好似含着水晶,抿了抿嘴,忍住翻涌的情绪,俯身,趴在南宫宇宽厚的背上。

    “队长,我真的要嫁人了.....”晨曦哽咽道。

    “废话,你以为还是在做梦呢?”南宫宇低声笑骂道,末了,却是语重心长的嘱咐一句:“晨曦,你们一定要幸福!”

    “会的,几经艰辛,否极泰来,我们一定会幸福的!”

    在一片锣鼓声和礼炮声中,晨曦被南宫宇背出了大门。

    隔着绢纱罗扇,晨曦依稀可见人群中,骑在雪白高头大马上那道伟岸挺拔如沐春风的身影。

    在灿烂的阳光下,萧景泰深紫色的官服好似踱着一层融光,明艳、高傲,清隽逼人,好似神祗一般的存在!

    晨曦定定的看着他,唇畔的笑意不断的加深,再加深!

    他们将会结为夫妇,成为这个世界上,最为亲密的爱人......

    ------全文完!

    《骄偶》到此便落下帷幕了,感谢亲们陪着小语又一起度过了一年,因为有你们的陪伴和支持,小语才能坚持着走下来,感恩一路有你!新书小语会继续准备和努力,但因为现在怀有宝宝的缘故,短时间内应该不会马上开新书,或许过年之后,小语想好好的休息一段时间,但我写作的初心不会改变,那是我的兴趣和爱好!咱们若是有缘,便相约下一本书再见吧,么么哒!我爱你们!

    ps:对谈情说案感兴趣的亲们,可以看看小语的另外一本书《医律》,已出版上市,淘宝等书城有销售实体!出版书名:《红妆仵作》

    金子,省厅叱咤法医界的法医之花,意外穿成胤朝一县丞家患有孤独症的女儿,众人口中克死生母的不祥人。

    为了生存下去,她绝不逆来顺受;

    谈谈情,说说案;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发挥才智,寻找赚钱法门!

    (ps这是一个现代女法医与古代福尔摩斯完美结合,谈情说案的故事~~)...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