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书吧 -> 言情精品 -> 红楼重生之代玉

188bet亚洲体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圣母这样说的时候,张神仙就看见,她身上放出光来。

    那是一层又一层,不可思量的毫光。

    (地藏本愿经见闻利益品第十二云:……尔时世尊从顶门上,放百千万亿大毫相光。所谓白毫相光,大白毫相光,瑞毫相光,大瑞毫相光,玉毫相光,大玉毫相光,紫毫相光……大海云毫光)

    (又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序品云:……时无色界一切天子,雨无量种微妙花香,于虚空中如云而下……曼陀罗华,摩诃曼陀罗华,曼殊沙华,摩诃曼殊沙华,于虚空中缤纷乱坠而供养佛。是所谓“六欲诸天来供养,天花乱坠遍虚空,众香普熏于大会”)

    张神仙无花可雨。他只觉得自己变成了一瓣花,一缕香,融进那不可说不可说无量毫光中去了。

    融进去时,他听见温柔的声音在他耳畔说:“幸亏人会从伤痕中站起来。今天的伤口里,也可以开出明天的花。今天的易澧之乱,造成东滨与中原分裂。日后中原步入困境时,东滨却会成为避难的桃花源、复兴的支点呢。”

    张神仙舒了一口气。

    后来,人们来找他,但见他的尸身,双目圆睁,似见到什么不可思议之事物,脸上还留有泪痕。

    人们都说,他生前见到了什么呢?竟至于吓死!

    而英姑从此就不见了。

    易澧从京城离去、要准备起兵作乱时,有个小女孩子跟他走。

    这小女孩子,从易澧生命里已经消失很久了,但易澧一见到她,就想起来了:是谢家的九小姐。云岭。当时她还带着婴儿肥,粉嘟嘟的逗人爱,只可惜有轻微的智障。从谢府的时候,她就爱粘着易澧。如今易澧要走,一边怒火烧心,一边要防着被云剑发现,哪里经得起她这么个意外?

    她却非要跟着走。

    易澧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把她带走了。后来易澧作乱两河之间。她跟着他。他败亡了,她亲手送他的终。

    云舟预感的那场最终的旅行,也正是在这时候发生。

    易澧作乱。东滨态度暧昧。商会并没有下决心要跟中原彻底翻脸,但东滨百姓出于林代的缘故,对中原抱有很深的敌意,普遍支持易澧。中原与东滨的关系降到冰点。这时候。云舟主动作为人质到东滨去,明珠也随行。她们在东滨。安抚了百姓的情绪,并且做了很多实际的好事。百姓的情绪缓和了。东滨的商会在反复商议之后,决定接受云剑的提议,与云剑和谈。他们不但答应切断对易澧的支援。还答应实际上帮助剿杀易澧。作为回报,云剑确立了东滨的独立地位。比上次灯会时他答应林代的,还要优惠和具体。

    东滨从此踏上了与中原不同的发展道路。云舟与明珠留在这里。再也没回中原。直到她们先后辞世,百姓还纪念她们。建起一座座小庙供奉她们的像,说可以保佑家国平安。

    易澧被中原扑击、东滨背叛,而北胡力量也终于被云剑慢慢的剔出去了。崔三帝姬被绞杀。易澧在受困一隅、仍想做困兽之斗时,云岭道:“我想起来了!”

    易澧问:“什么?”

    “曾经有一次,我是聪明女孩,你是小石匠。我还是喜欢你。你不满足。所以这一次,你聪明,有前途,我笨笨的。”云岭道,“可我还是喜欢你。”

    易澧瞪视她:“你在说什么?你疯了?”

    云岭微微的笑:“我们还有好多机会呢!不怕不怕。世界如恒河沙。”

    易澧没有听懂。

    那天他还是带着他最后的人马成功突围了,尽管又杀了不少人。满地都是鲜血,有他的、也有别人的。他们还抢到了一些战利品,其中有个大木桶。逃到安全地方之后,他们打开大木桶一看,是酒。

    于是他们都喝到大醉。不怕不怕!反正,也不知道明天是不是能活下去。醉一场少一场。

    易澧醉后,云岭就拿起刀来,把他的脖子划开了。她也想划开自己的,但是下不去手,就摇起旁边一个醉汉,请他帮忙。

    最终云岭是死了。其他人投降了中原,被判永世关押。

    云剑觉得血已经流得太多。他想做个好例子,让人们都学会宽容一点。

    其实,风气宽容之后,上头皇帝的位置也会比较好坐的。

    像崔珩在世时那样,严刑峻法、把权术玩得驾重若轻,那又怎样?一个国家最终的强盛,靠实力。权术是一种有力的辅助,但不是全部。如果让它充斥整个国家的空气,怕最终人们会窒息。

    云剑想试试林代在世时跟他说的另一种治世方法:放松点。让社会的生机自己从底层开始蓬蓬勃勃的长出来。

    终云剑一世,社会富足,后宫充盈,女人的地位相当高,甚至有雪宜、碧玉这样的女官,斡旋人事、斟酌钱谷,对国家贡献极大。

    但后世的皇帝有他们自己的考虑与偏好,新朝廷变为老朝廷,上下挣扎了几次,又让给更新的朝廷。在中原,这样的更替永远没有止尽,百姓坚韧得好像野草,只需要几十年的时间来喘息繁衍、好迎接下一轮屠刀。如果当中能有几百年的休息,那就是不得了的盛世。

    奇怪的是,一直由商会辅助地方治安官治理的东滨,没有什么圣人与皇帝,却始终保持了稳定的发展。后来,他们索性总结出一个根本不需要圣人与皇帝的社会制度。那时候中原又乱了,他们就顺手统一了中原。

    在商会的议事厅,以前有一幅小画,是树林里栖息着一只蝴蝶。用炭笔描的。很粗糙,但毕竟是素描笔法。听说是古画。怎么可能呢?那时候根本就没有发明素描。

    后来再有人想起来奇怪,想拿来鉴定一下,却连那幅画都不知道去哪里了。

    而林代和蝶笑花又去了哪里?

    床上那个年轻女子睁开眼睛,只看见一室洁白。

    那种白是尘埃落定之后一片雪原铺展般的、茫茫的白。让人只想叹出最后一口气,闭上眼睛往后一躺,万事皆休。就连这口气息都会很快消散得干干净净。像她的记忆一样。

    她是谁?

    年轻女子想了一会儿,还是坐起来。肌肉骨骼抱怨了两声,有点疼,但还好,可以忍。就是手上挂着点滴。针管连在那里好不烦人。她自己把它拔出来。走到床尾,看见那里有块窄窄长长的名牌,上面白底黑字一个名字:林晓丹。

    丹。红也。有一种红又叫“醉红”。所以古人说“晓来谁染枫林醉,总是离人泪”。这名字不吉利。

    女子如此评判。

    记得这么多,连诗句的一笔一划都记得,却不记得这个名字跟自己有什么联系。女子惘然。环顾室内,没有镜子。但窗玻璃一派明澈,看得见外头无垠的绿草地,修得那样整齐,如假的一般。她脸的影子就映在碧绿的草影中。眼窝深陷。下巴太削瘦,头发太蓬乱,分外憔悴。这样憔悴都还是个美女。只能说底子好。可惜不是她喜欢的188bet亚洲体育。

    怎么办呢?还没想起来自己是谁,就已经决定了不喜欢自己的姓名以及长相。看来前途多舛。女子长叹一口气。

    身后的病房门开了。

    两个淡蓝衣服、淡蓝帽子的护士姑娘。一前一后走进来,先看到年轻女子,愕一愕,视线往下,到她手上,就像被烫着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

    女子不得不也低头看自己的手。

    手背上汩汩的淌着血,那样温柔、可是坚定,就像润物细无声的某种善意,她浅灰色的衣襟毫无抵抗之力就被打湿了一大片。

    顺带一提,这件衣料的灰是微微带点蓝的,好像夜晚草原上潜伏下来的月亮光,染了血,暮草上怒放出大朵的红花。

    “不疼。”女子想安慰那一对慌乱的护士姑娘,“很可能不是我的血。”

    她们根本不听她的,七手八脚用绑架的姿势把她押回床上,一个年轻些的护士看起来都要哭了:“她又自杀?”

    ——哪个她?为什么要加个“又”字?

    年长些的比较镇定:“不会!她没利器!窗玻璃是强化的,她也打不破!”

    年轻些的脑洞大开:“她用自己牙齿咬的?”

    年长些的还真俯身向年轻女子的脑袋,似乎要检查她的牙床。

    这上下年轻女子再迟钝,也有所领悟了:“其实我——”

    “嚓!”年长的护士干脆利落从床头拉出两根带子,把年轻女子上半身固定住。年轻护士在床尾如法炮制,她的腿也失去了自由。这确实是太过份了,她试图抗议,门那儿有个人探进头来问:“怎么回事?”

    年轻女子的心忽然“笃”的一下响动,随后松弛下来。就好像她是一颗硬壳果,他是一只鸟儿。她在这里不知等了千百个昼夜,总算着他看见她,“笃”的一啄,她再硬的壳都为他松脱开,从此生死由他。

    护士忙着跟他解释,年轻女子怎么自己拔了输液针头,针头怎么好险没有断在她血管里给她造成生命危险,她怎么没有按住针孔,所以血管怎么流血……

    年轻女子则忙着看他。

    看他眉似苍峰蹙、眼似秋水横,水里映着天色。是秋天刚被雨洗过一场的天空,蓝色淡到近乎没有。这样的雨过天青色。

    他穿着雪白的袍子。捆着古铜边的锃亮黑扣子一丝不苛直扣到最上头一颗,紧挨着下巴。下巴上是刚剃过的一片铁青。那铁青一直延伸消失在他的雪白衣领里。

    衣领这样挺括,整件袍子平整得赏心悦目,衣褶细洁如剃刀剃出来的般。胸口也有一块窄长的名牌,上面红色的字写着他的名字。是本院的主任医师。

    年轻女子没有看他的名字,仰头凝视他,笃定而且含笑道:“原来你在这里,林……”却忘却了后头的称谓。

    他的神色比她更迷惑:“你叫我林?你才是林。”顿了顿,“你未婚夫要来看你了。”

    阳光暧暧的晒进玻璃窗。这一世谁是谁、谁还记得谁、云后酝酿着怎样的风雨,都没有关系。至少他们还在这里。恒河沙数的世界,应许他们再一次相遇,在彼此最好的年纪。

    ps:亲们,谢谢你们跟随一路。

    某两只在现代社会的故事,已经大体构思好了,《我才是千金大明星》。这里的结尾就是新作的开头。

    新作还要一段时间存稿、润色。这过程中,先发《仙殊》,修仙文,看女流氓怎么路见不平拔刀出手被踢飞到穿越,成为异世球形财主淫威下一头打工的猪仔,从此踏上的血泪漫漫修炼史:

    “砰!”突如其来的声音好像子弹出膛。婚礼中所有宾客都吓得一抖,回头看大门。

    肖曼殊就站在门口的玫瑰花下,身着浅蓝色薄毛衣、深色的修身外套和半身裙,明显是刚从工作的地方赶过来。她手里拎着一瓶香槟。刚才的声音就是香槟瓶塞飞出去的声音。泡沫盛大而丰盈的从瓶口满溢出来,沾染了她的袖口与衣襟,她洒然不以为意,目光冷冽。

    新娘一愣神,忙打招呼:“肖姐。”

    “不敢当。”肖曼殊攥着香槟瓶子往这对新人、同时也往主桌那个方向走。步伐虎虎生风,攥瓶子的姿势就像拎着块板砖。

    ……而雪裳的仙人默然垂手。他好像从出生起就在天级,从来没有挣扎攀升过;又好像从来都留在人级,并未真正离开。...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书吧”,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