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书吧 -> 言情精品 -> 谍色生香

188bet亚洲体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犯下的过错,牺牲的人命,他的一双手沾满了鲜血,如今拿命来抵偿,并没有什么不妥。

    只是仍然有些遗憾,这辈子他唯一爱过一个女人,却伤她至深,亲手推开了她。如果有来世,但愿她不要再遇到他了,最好离他远远的,就不会再有经历这样的痛苦,再被亏欠一生。

    趁着没有人注意,李君则打开了其中一个桶,拿出了藏在身上的一个手雷,拉开了拉火环,第一时间扔进了桶里,然后飞快地往外跑。

    短短几秒钟的时间,身后忽然轰隆一声,所有人都被这一声巨响给惊呆了,然而这只是一个开始,很快火星蹿了出来,那些装有炸药的桶都被一一炸开了,热浪翻滚,接二连三地引爆,火舌吐着浓烟,化工厂的上空腾起一股蘑菇状的高大烟柱。

    整个重庆的夜空似乎都能看到烧亮了半边天空的火光。

    几尺厚的水泥盖被击碎、拱起,手指般粗的钢筋和水泥浇铸的墙壁被炸得变形倒塌,强大的气浪把锯齿形房盖的玻璃冲成碎渣,连同窗框飞到百米之外,比邻的房顶在烈火中坍塌。

    火球在车间腾飞滚动,把一切可燃物质点着,顷刻间,所有在这工厂附近的人陷身一片火海。

    李君则被巨大的气流推进了地沟里,他最后的意识,是看到离不远处的童秋被大火迅速吞噬,烧成了黑乎乎的一小团。

    这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李博台在床上躺着,一动不动地听完身边人的汇报,忽然猛地吐出一口血来。

    他挣扎着要起身:“我的工厂,带我过去,我要过去看看。”

    院子里却站满了其他人。

    胡公带着人包围了这里,李博台精神失常一般,竟然哈哈大笑了起来,在院子里来回转圈,嘴里不停地喊着:“日本帝国万岁。”

    “开枪!”胡公一开口,一时间子弹齐刷刷地正中李博台,他倒在了血泊里,再也没有起来过。

    何杏已经出院回到了傅家,她是在半夜被噩梦惊醒的,其实已经许久没有做过噩梦了,却不知为何突然梦到骇人的画面,一睁眼就坐了起来,额头全是虚汗。

    她起身想去客厅里倒一杯水喝,打开门的时候又被吓到了,半天才缓过神来,朝着坐在沙发上的人叹了口气:“怎么在这里坐着也不吭声,真是吓死人了。”

    她摸索着开了灯,屋子里明亮起来的那一瞬间,她看到了傅世钦的脸,他的脸上全都是眼泪。

    何杏快步走过去:“您没事吧,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难道是腿又疼了吗?”

    傅世钦摇摇头,忽然紧紧地把她抱在怀里,压抑地哭了出来。

    她什么都不知道,也不敢动,任由他抱着自己。可能是他的悲伤感染到了她,也可能是冥冥之中有谁在提醒着她什么,她心里特别慌,眼泪也跟着流了出来。

    “何杏,我们明天就走,明天就离开这里。我已经让人安排好了,你什么都不用带,只要跟我走就可以。”

    “要走的这么急吗?”

    “我怕自己再待在这里,会撑不下去的。”

    ……

    何杏去跟胡公辞行,陈旭死后,胡公找到了她,她才又重新找到了组织。却没想到,傅世钦坚持要走,他腿脚不便,傅夫人的身体又很不好,她实在是不放心跟他们分开。

    胡公十分爽快地答应了她,又嘱咐她照顾好自己。在何杏即将离开的时候,胡公忍不住叫住了她:“何杏。”

    她回过头:“您还有什么事交代我?”

    “其实,其实……”终究他只是摇摇头:“没什么,你走吧,不要再回来了,走吧。”

    何杏狐疑地离开这里,去和傅世钦会合。

    火车已经进站,他们随行的行李极少,傅世钦先一步上了车,伸手要拉她:“慢一点,伤口好不容易好些了,不要再太大动作。”

    “我没事的。”

    他们坐在座位上,窗外是成群的前来送别的人。她靠着窗沿发呆,不知道为何,脑子里却想到那一天大雨夜,她中了枪被李君则抱着,他疯了一样地带她去找医生。

    那是他们最有一次见面,而今她在远走的火车上,这一别也许就是再不相见。

    这样也好,再也不用为那个男人感到伤心了,所有前尘的伤痛,但愿时间能慈悲抚平。

    可不知为何,她的脑中忍不住回想起的记忆,全部与他有关。

    他的柔情,他的专横,他的孩子气,他的狠绝,他的隐忍。李君则有千万面,哪一个才是最真实的他,她其实从来都没有看透过。

    傅世钦轻轻咳嗽,何杏回过神来,倒一杯水递给他:“您喝点水吧,润润嗓子。”

    他说好,接过去的时候手却在发抖,越抖越厉害,竟然差点把杯子打翻了。

    何杏摁住他的手背:“傅先生,你到底怎么了?”

    他低头,不敢看她一眼,深怕四目相对的时候,不该说的话就全部说了出来:“我没事,要走了,有些舍不得而已。”

    她却慢慢感到不对劲,有些无措地看了看周围的人,又想到方才跟胡公辞行的时候,对方欲言又止的神情。

    为何所有人都对她说这样一句话:“你走吧,不要再回来了。”

    何杏猛地站了起来。

    傅世钦伸手拉住她:“怎么了,火车快要开了,你坐好。”

    “你们有事瞒着我,一定是这样,你们肯定有什么瞒着我。到底怎么了,你告诉我,你告诉我?”

    “什么都没有,你不要多想。”

    “不会的。”她摇头:“莫非是,和那个人有关?”

    傅世钦眼里有泪光闪动,何杏往后退了一步:“他在哪里?他怎么了?”

    “何杏,你听我说,你先冷静下来。”

    “他到底怎么了?”

    没有人回答。

    火车鸣笛,即将开动,她快步走到门边,傅世钦来不及拿拐杖就追过去跟着她,何杏猛地跳了下去。她的伤口其实还没有好,重重地从火车上摔了下来,只觉得腰上撕心裂肺地疼。

    只是她来不及顾及那些。

    她想见他。哪怕其实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他还是那么坏,她也想见见他,至少也是最后一面。

    然而到了那个她熟悉的房子,却发现这里已经空了,他不在,阿母也不在这里。何杏跌坐在院子里,心跳的那么快。

    她想到了那个无端的噩梦,想到了傅世钦莫名的眼泪,想到了胡公的欲言又止。

    恐惧几乎在一瞬间把她淹没。

    李君则,你究竟在哪里?

    傅世钦也没有走,他一路追着她过来,看到她失魂落魄的样子,心里明白什么都瞒不住了。

    他扶起何杏:“你听我说,我什么都告诉你,但就算我求你,不要想不开,不然他为你做的一切,就都白费了。”

    ……

    她安静地听傅世钦把一切都告诉了自己,出乎意料的,她竟然没有流眼泪,只是觉得心里空空的,仿佛从前充盈着胸口的东西,一下子都没有了。

    “他在哪里?”

    “我不知道。工厂爆炸死了很多人,也有部分人幸存了下来,但是都有烧伤。我让人在很多医院里都找了他,可是并没有找到。”

    “他不会死的。结婚的时候,他说过要照顾我一辈子的,他绝对不会丢下我不管的。”

    “何杏,他活不了的,火是他亲手点燃的,很多人被烧的尸骨无存了,所谓的失踪都是骗人的。他是我的弟弟,我比谁都希望他平安无事,可是我心里明白,那是不可能的。”

    “我不信!他一定会活着回来找我的。”

    “跟我走吧,这是他交代给我的任务。他让我带你离开这里,就当做是完成他的最后一个心愿,听他这一次吧。”

    何杏闭上了眼睛:“我不走。我会在这里等他回来。哪怕等上一辈子,我也会等下去的。”

    她做的决定,傅世钦再怎么劝也无济于事,他只能帮着找李君则。

    院子里的花又盛放,一岁一枯荣,时间在指缝里不动声色地溜走。

    她的头发留长了,认真盘起来,手上戴戒指,一副妻子模样。

    恩断义绝的那一天,她曾经把这枚戒指从手里脱下来,下了决心要扔了,窗户打开后,猛地挥动了手臂,却终究没舍得张开手掌。

    没有人知道,她也以为,这枚戒指会像真的沉入江底一般,永远被隐藏在她的柜子里,不被人发现,成为一个讳莫如深的秘密,把自己的错付的爱情一并封锁。

    命运捉弄,她以为自己没有得到,原来从来没有失去过。

    这终究是幸运,还是不幸?

    天又暖和了一些。

    四季交替,周而复始。

    她在院子里睡觉,躺在阿母从前最喜欢的竹椅上,微风浮动,空气里有怡人香气。

    有人推门进来,慢慢地走近她。

    阳光被人遮住,何杏忍不住揉了揉眼睛想看清楚来人。

    手里的动作却在看清他的脸时停滞了。

    只是无数次出现在她梦里的一张脸,这是她魂牵梦萦的心上人。

    来人缓缓笑了起来,还是老样子:“好久不见,何杏。”...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书吧”,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