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书吧 -> 言情精品 -> 来自鲜卑的他

188bet亚洲体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莫氏姐妹的到来让李老汉整个人都神采飞扬起来,对于床上的那个男人,他本来是不愿意留的,只是觉得他身上带伤,见死不救太不厚道,最后也就留下了。

    “卿安,我从山上采来一些野菜,今天终于有菜可吃了……”莫卿染刚从山上下来就直奔厨房,卿安正趴在灶台上,有豆大的汗从脸颊上流下来,莫卿染连忙上前:“卿安,你可是腹痛?”

    “无妨,这两天来了葵水,我一向有这点小毛病。”卿安的声音都变了,莫卿染连忙让她躺在床上,将勺子接过来:“卿安,都是姐姐不好,让卿安跟着姐姐过这种东躲西藏的日子,姐姐对不起你……”

    “姐姐不要这么说,只要是跟着姐姐,无论多苦,卿安都不怕。”卿安捂着肚子,额上的汗将头发都浸湿了。

    “将枕头放在肚子上会好点,等等姐姐马上给你熬一碗粥。”莫卿染从玉人楼走的时候,还是带了一些银子的,只是小山村里有银子都花不出去。

    莫卿染将银子都给了李老汉,李老汉平生都没有见过这么多银子,眼睛都看直了。

    “李伯,这些银子给你,有什么想买的就买。彰德府有个明轩药房,药特别齐全,我给您方子,您也去抓些药,以备不时之需。”

    “你的什么方子,我也看不懂,我去一趟就行了,就是现在不是月中,不然李伯能带很多东西给你们姐妹两个呢!”李老汉说这话的时候很温柔,让莫卿染想到了自己的父亲。

    刚刚吃过午饭,李老汉就赶着车去了彰德府。那方子有三个,治疗痛经、哮喘和失血过多。“姐姐,这个人不是死了吧?”那男人一直都没有醒过来,莫卿染查看过他的伤口,并不是很深,也不是很糟糕,但是人却一直都醒不来,倒是奇怪了。

    那男人是在第四天醒来的,莫卿染照常端着粥,刚刚坐到床上,低头就对上了那男人的眼睛,原先她就知道这个男人有双妖孽的眼睛,只是没有想到会这样好看,水波婉转,眼梢含春,最妙的是这双眼睛是碧波的蓝色,仿佛是有磁力一般,一眼看过去就能将人的所有心神都吸引过去,这样的一双眼睛长在这么寡淡无光的脸上甚至让人觉得有点暴殄天物。

    “那个……你醒了?”望着一个男人的眼睛看到失神,莫卿染有点囧。

    “你是谁,这是哪儿?”男人的声音嘶哑,一点不具有美感。这两句话特别像是穿越而来的人的问话,莫卿染忍不住垂眼一笑:“二十一世纪欢迎你。”

    “啊?”男人果然有点小小的困惑,莫卿染将手里的碗放在一边:“我在山上发现你的,看你受伤了就把你带到了我的住处。”

    “你是汉人?”男人嘶着嗓子问,莫卿染摸摸鼻子:汉族人和汉人是一个概念么,是吧?

    “我是你的救命恩人。”莫卿染不纠结那个问题,走到男人的身边,将男人身上的单子轻轻撩开,凑过去:“那个……你是自己起来,还是我扶你?”

    “我自己。”男人的态度有点嚣张,语气还很不善,莫卿染特别想把桌子上的那碗粥扣在他头上。

    “就是,清莲姑娘在彰德府可是久负盛名,现在带着朱纱登台,真的是‘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啊。”一楼也有人在起哄。

    “那朱纱去了可好,我贡献一百两银子如何?”

    “我贡献五百两……”

    “……”

    “小女子偶感风寒,所以才以朱纱遮面,还望各位爷不要和小女子计较。”场面差点失控,叫卖的声音不绝于耳,更像是拍卖清莲的cy,清莲却很淡定,清眸流盼地扫过酒楼的每个人,声音让莫卿染这个女人都快酥了,更别说那群爷们儿了。

    “这个清莲姑娘还真的是个尤物。”扭头看卿安,她的眼睛里有一抹厌恶:“姐姐,我们走吧,这里不干净。”

    “再等等吧,这会儿正值正午,外边的太阳正毒着……”莫卿染就是比较好奇这个清莲姑娘登台会做什么。

    卿安当然拗不过莫卿染,只能站起来又坐下。

    而就在一起一站之际,清莲姑娘清丽的声音响起来:“今夕何夕兮?搴洲中流。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心几顽而不绝兮?得知王子。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歌是好歌,但是却弥漫着丝丝的悲伤。

    “君不知的话,为什么不告诉他,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莫卿染并不是想要出风头,只是看着台上悲悲戚戚的美人有点心疼,一句话说出来,惹来了酒楼里所有人的目光,而旁边的卿安急急地拉住了她的衣袖。

    “这位姑娘此话何意?”清莲姑娘目光灼灼地看着莫卿染,莫卿染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现在这是在几百年前的大新朝,自己的论点是不是太前卫了?

    “不论结果如何总要自己努力过才会没有遗憾,若是寄希望于他人身上,得到的结果若是不合心意,总会有些于心不甘,不是么?”莫卿染这个人没有什么多余的同情心,但是对于这个清莲姑娘,真的很有好感:“与其被动地被选择,被支配,倒不如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不论结果如何,到底是对得起自己……”

    莫卿染的话还没有说几句,议论就此起彼伏,更有甚者直接就骂莫卿染不要脸之类的,天可怜见的,莫卿染这是惹谁了,这个时代连个言论自由都没有了?

    “姐姐,我们走吧?”卿安拉拉莫卿染的衣袖,她却置若罔闻:“清莲姑娘,人这一生很短暂的,有什么想做的,就不要压抑着自己。”

    莫卿染不知道眼前这个清理无双的女子经历过什么,只是想到了自己前世的那段秘而不宣的暗恋,如果当时能够再勇敢一点,林又安和自己的关系会不会不一样?

    和卿安一起从大商酒楼出来,感觉有道目光一直追随着自己,目光有点居高临下,莫卿染警惕地扭头却没有人:难道是自己的错觉?

    “就是,清莲姑娘在彰德府可是久负盛名,现在带着朱纱登台,真的是‘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啊。”一楼也有人在起哄。

    “那朱纱去了可好,我贡献一百两银子如何?”

    “我贡献五百两……”

    “……”

    “小女子偶感风寒,所以才以朱纱遮面,还望各位爷不要和小女子计较。”场面差点失控,叫卖的声音不绝于耳,更像是拍卖清莲的cy,清莲却很淡定,清眸流盼地扫过酒楼的每个人,声音让莫卿染这个女人都快酥了,更别说那群爷们儿了。

    “这个清莲姑娘还真的是个尤物。”扭头看卿安,她的眼睛里有一抹厌恶:“姐姐,我们走吧,这里不干净。”

    “再等等吧,这会儿正值正午,外边的太阳正毒着……”莫卿染就是比较好奇这个清莲姑娘登台会做什么。

    卿安当然拗不过莫卿染,只能站起来又坐下。

    而就在一起一站之际,清莲姑娘清丽的声音响起来:“今夕何夕兮?搴洲中流。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心几顽而不绝兮?得知王子。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歌是好歌,但是却弥漫着丝丝的悲伤。

    “君不知的话,为什么不告诉他,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莫卿染并不是想要出风头,只是看着台上悲悲戚戚的美人有点心疼,一句话说出来,惹来了酒楼里所有人的目光,而旁边的卿安急急地拉住了她的衣袖。

    “这位姑娘此话何意?”清莲姑娘目光灼灼地看着莫卿染,莫卿染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现在这是在几百年前的大新朝,自己的论点是不是太前卫了?

    “不论结果如何总要自己努力过才会没有遗憾,若是寄希望于他人身上,得到的结果若是不合心意,总会有些于心不甘,不是么?”莫卿染这个人没有什么多余的同情心,但是对于这个清莲姑娘,真的很有好感:“与其被动地被选择,被支配,倒不如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不论结果如何,到底是对得起自己……”

    莫卿染的话还没有说几句,议论就此起彼伏,更有甚者直接就骂莫卿染不要脸之类的,天可怜见的,莫卿染这是惹谁了,这个时代连个言论自由都没有了?

    “姐姐,我们走吧?”卿安拉拉莫卿染的衣袖,她却置若罔闻:“清莲姑娘,人这一生很短暂的,有什么想做的,就不要压抑着自己。”

    莫卿染不知道眼前这个清理无双的女子经历过什么,只是想到了自己前世的那段秘而不宣的暗恋,如果当时能够再勇敢一点,林又安和自己的关系会不会不一样?

    和卿安一起从大商酒楼出来,感觉有道目光一直追随着自己,目光有点居高临下,莫卿染警惕地扭头却没有人:难道是自己的错觉?

    不会吧。。。...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书吧”,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