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书吧 -> 言情精品 -> 独家宠婚

188bet亚洲体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回到唐尔言的公寓时,已经是晚上十点。

    泡了澡出来的楚丝颜,看着空荡荡的卧室里没有他的人,她吹干了头发后穿上睡袍出去找他。

    书房,没有,客厅,也没有,那他会在哪?夜晚的风很大,他不可能跑到阳台上。

    楚丝颜把偌大的屋子转完了都没有找到他的人,难不成他出去了吗?

    “找什么?”就在她想转身回房的时候,一个声音从厨房那边传过来。

    她怎么也想不到他会跑到厨房去。

    “你要做什么?”她转身看着有些狼狈的他,衬衫已经从裤子里拉出来,下摆有些皱皱地挂着,两边袖子拉得高高的,左手紧按着右手,好像是受伤了……

    受伤?

    她想也不想地冲了过去,拉过他的手,发现他朝下的掌心里都是血,她吓得脸色有些苍白,“你怎么了?要不要去医院?”

    “去医药箱过来。”唐尔言面不改色的吩咐,转身往沙发而去。

    “可是你的伤……”出了那么多血,她怕他伤口会感染。

    “我说没事就没事。”唐尔言满不在乎道。

    不管会不会有事,楚丝颜不想跟他争辩,快步回房拿家用医药箱。

    两分钟之后,楚丝颜跪坐在客厅柔软的长毛地毯上,一手举高他受伤的手,一手帮他消毒。还好伤口不是太深,她先用碘酒擦了一遍后又用酒精沿着伤口边缘往外擦一遍,最后才给了上了止血药,细细地包上白色消毒绷带才小心地放下来。

    “要不要去医院打个预防破伤风的针。”她还是不大放心。

    “这点小伤,死不了。”唐尔言低下头看着自己整个被绷带包住的手掌,想着明天起来就拆掉它,太难看了,特别是她绑的那个蝴蝶结,像个娘们一样,如果在外面他早扯下来了。

    “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还有,为了预防感染,这几天你的伤口都不能碰水。”知道说不过他,但她还是细细地交待着,一边收拾在脚边的医药箱。

    唐尔言低头看着女孩忙碌的双手,还有她因为低着头而露在眼前的白皙劲后,那只没有受伤的大手有些不受控制地伸过去,细细地摩挲着,那温润滑腻的触感让他舍不得放开。

    收拾好医药箱的楚丝颜抬头,将他的手拉下来,一双大眼看着他放松的表情,某位oss的心情似乎还不错,于是,她壮着胆子问道:“怎么会割到手呢?”而且还是从厨房那边走过来,她实在是想不到他怎么弄的。

    大老板闻言,脸色一紧,清了清喉咙有些不自在道:“我回去洗澡。”

    说完后直接站起来往卧室走。

    看着他修长的身影从眼前消失,楚丝颜叹了口气从地毯上坐起来,将医药箱放好后,悄悄走到厨房,那散落在地上还没有收拾的碎玻璃片及咖啡豆告诉她他的手为什么会被割伤。

    不就是想动手煮杯咖啡嘛,结果咖啡没喝到,还弄得血溅厨房。

    她拿过扫把收拾好地上的残局后才想到他刚才好像说要洗澡,可他的手受伤了,想到这,本来想要给他煮一杯的她也顾不上了,直接往卧室奔回去。

    “跑什么?”唐尔言眼睛从商业杂志上移开,看着跑进来微喘气的女孩道。

    “你没洗澡啊?”他身上还穿着刚才的衣物呢,害她跑得这么快。

    “你没回来,我怎么洗?”说着,他还特意将手上那只受伤的手举了起来。

    敢情他是等她回房才要洗啊?

    ——

    水气氲氤的浴室里,楚丝颜认真地给正躺在浴缸里闭着眼泡水澡的男人着肩膀上有些僵硬的肌肉。

    他手没有受伤的时候,她与他共同呆在浴室里只有两种情况,一是他与她的另类情趣,二是享受完男女情趣后他抱她进来。

    这还是她第一次帮他洗澡,幸好他并没有特别为难身为生手的她。

    只是,他也要她在一边陪着他,帮他捏捏有些累的肩膀。

    “放松一点……”

    她没有学过按摩,但以前爸爸下班回来累了,小小的她也会经常站到沙发上体贴地帮爸爸揉捏,久而久之,虽然不太专业,倒也能舒缓一下紧绷的肌肉。

    “拿支烟过来给我。”唐尔言闭着眼,试着让自己放松下来。

    这人,就连泡个澡也不忘抽烟,楚丝颜不想拿给他,于是当作没听到,继续手上的动作。

    “颜颜……”他等了一会没见她停下来才又开口。

    听到他亲呢地叫着她的小名,楚丝颜有一瞬间愣住了,平时他不会这样叫,只有在床上的时候喜欢会一边亲她一边叫着她的名字……

    好像那样才比较有感觉一般!

    搞得她现在听到脸蛋不由得一红。

    “想什么?拿支烟给我。”唐尔言就算没有睁开眼也知道她肯定是想到了其它事情。

    再不想他抽那么多烟,楚丝颜最终还是有些心不甘心情不愿地将搁在不远的香烟及打火机拿过来,顺便帮他点上。

    帮他点烟这件事,她如今已经做了熟手的程度,不过这一次,在烟点着后她手上的打火机火焰却没有灭,火光映出俊美的脸庞,让她有些微微失神。

    真是的,明明看了那么多次,还是觉得他怎么看怎么都好看。

    “想让我毁容吗?”唐尔言睁开眼,看着火光在眼前闪烁

    ,看着火光在眼前闪烁,而女孩似乎在想什么一般,他故意吐了口大大的烟到到她脸上,让悴不及防的她在收回打火机的同时连连咳了好几声。

    “对不起,不小心的。”她好不容易才平息下来,放好打火机后走到他身后,双手放在他肩上,“再捏一会?”

    唐尔言不应声,不过楚丝颜知道他是让她继续。

    于是,继续吧!

    安静的浴室里,他们都没有再说话,一个静静地抽着烟,一个卖力地讨好大老板。

    楚丝颜想到今晚在龙老爷子那边发生的事情,一路回来,他一个字也没有提,那他有没有生气她自作主张地与龙老爷子谈到了他们公事的事情?

    不过,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生气,如果龙老爷子真的要她作陪,他会不会让她去?

    一个人的眼神可以看出本质。她知道,龙老爷子对她不是有什么猥亵的想法,大概就是看中她会泡茶,然后再拿她逗唐尔言。

    这么想着的时候,她手上的力道轻了很多。

    “没吃饱饭?”唐尔言对她的力道有些不满,今晚她已经出神好多次了,到底在想什么?

    楚丝颜回神,双手重新使上力气,眼神地盯着他看。

    “有话就说。”唐尔言随手轻点了一下烟灰。

    “你今晚有没有生我的气?”楚丝颜小心地问道。

    “哪方面?”

    “在龙老爷子家的时候。”

    “……”他闭上眼不说话。

    “有没有嘛?”他不说话,她拿不准。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带你去吗?”唐尔言睁开眼,吸了一口烟后才懒懒地问她。

    楚丝颜想了想,不大确定道:“因为我会泡茶?”

    唐尔言笑了,又朝她吐出一口白烟,“傻女孩。”

    “要是龙老爷子不喜欢我泡的茶呢?”看到他笑,楚丝颜知道他没有生气,心情也放松下来,弯下身子双手撑在浴缸边缘看着他弥漫在白烟中的俊脸,他笑起来可真好看,让她好想伸手去摸摸看是不是真的。

    “谁能不喜欢这么乖巧听话又懂事的女孩?”唐尔言忽然坐起身子,脸朝她逼近,近在咫尺地望着她。

    男人的气息伴随着浓浓的烟味直朝她扑面而来,她却忘了要回避。

    因为——

    他那句话。

    谁能不喜欢这么乖巧听话又懂事的女孩。

    那他——也是喜欢她的吗?

    她想问他,他也会喜欢这样的她吗?可她问不出口。

    她望着他,静静的,透过淡淡的烟雾望进他一向深不可测的深眸里,然后,她再也走不出来。

    大概是望得太久,她的眼睛有些酸涩,眼睫毛却眨都不眨一下。

    “颜颜——”他按掉了手中的烟,伸向她的颈后,温热的吻轻轻地落在她眉间,眼睛,鼻子,脸颊……

    温温柔柔的吻,像是疼爱自己心爱的宝贝一样。

    他从来这样吻过她,这样的吻不同于往日炽热得像是要吞掉她的热情,却让她心底又甜又酸,眼泪不受控制地往下落——

    在他终于吻上她的唇,同时也将她的泪吻进唇内——

    “傻女孩,哭什么?”他在她耳边低喃,原本放在她颈后的手却往下移,在她来不及阻止的时候单手将她整个人拉进了温热的浴缸里——

    哗啦一声,本就满满的热水因为多一个进入而溢了出去,洒了一地——

    “你的手不能碰水——”楚丝颜顾不上浑身湿透的衣物,坐稳后一心只想到他那只受伤的手,如果不小心沾上水会感染的。

    “别管它——”

    唐尔言却根本不在乎那点小小的伤,双手将她整个人拉进怀里,热情的吻上她的唇——

    “不行,你的手。”

    “啰嗦——”

    夜,越夜越美丽——

    凌晨两点,楚丝颜早已累得在床上睡着,唐尔言坐在床的一边,就着壁灯看着床上沉睡的人儿,了无睡意——

    一会儿后,他从床上起来,拿过睡袍穿上,走到起居室的桌上拿了根烟一边走一边点上后直接往落地窗外面而去。

    ------题外话------

    某薇最近家事烦扰,更新不稳定,周末应该没时间更新,喜欢这个番外的亲们可以等完结后再看…真的是忙,抱歉。...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书吧”,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