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言情精品 -> 王牌盛宠:我家萌妻超凶的

188bet亚洲体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此时女人的嫉妒心顿起,眼中明显带着浓浓的不甘心。

    有多长时间没见到他了,好像从上次自己的订婚宴见过一面后,就再也没再见过这张脸。

    对于自己那个未婚夫南一?呵,不及御哥万分之一。

    这次于雅胸有成竹,本以为御哥是在听到她把南家的婚退了,特意后悔来找自己和好的。

    可是呢,为什么还带了个无关紧要的过来。

    刚才炎司御看向身侧的宠溺眼神,及这无意间握手的小动作,深深扎痛了于雅的眼。

    这不是御哥该有的神情,不想承认,偏偏发生了。

    凭什么,凭什么受这份殊荣的对象,是个来路不明的野丫头。

    这男人向来那么高高在上,从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他都没正眼看过自己一眼。

    坐在他身旁的那个位置就算自己配不上,那也该是更优秀的,这个野丫头片子算什么!

    炎司御在和于老太太交谈着,时不时微笑点点头,也能听到郑慧灵的笑声不断。

    于清则是坐在老太太身旁,一直带笑的接着话茬。

    哩儿闲来无事,自然是注意到于雅恨不得把她吃了的表情,以及那女人投在自家男人身上的目光。

    噫……

    我滴个妈呀,你这个女人,你看我也就算了,这么盯着人家老公看真的好么。

    饲养员到我手里那可就是本姑娘的了,打我阿御的主意,谁给你的勇气。

    哩姑娘这会儿闲得很,不甘示弱的回瞪。

    同时小爪子将身旁男人的大手回握,带着明显的挑衅味儿。

    呵,愚蠢的人类,不是嫉妒么,现在是不是更气了?

    于雅如哩儿所愿的火冒三丈,但由于旁边有大人在也,瞪眼愤怒着也没敢出声。

    这是赤果果的挑衅,他又怎么会看不出来。

    这死丫头…!

    炎司御感觉到手上的微微收紧,低头看了一眼,正好看到自己媳妇儿柔软的爪儿握住自己手背。

    看着斗志满满的媳妇儿,男人唇角笑意愈发渐浓。

    哦嚯,蠢货还知道护食呢,很不错。

    随着二炎的目光,正巧这时于老太太也注意到了他身旁的人儿。

    “小炎,这位是?”

    被问起哩儿的身份,炎司御看了看身旁的媳妇儿。

    她好胜心这么强,自己怎么也得推波助澜一把。

    男人看向于家老太太,微笑给介绍着:“老夫人,其实我这次突然前来拜访,就是想和您介绍一下,妖哩,我刚过门儿的太太。”

    太太二字,语调恰到好处,不难听出男人语气中的小骄傲。

    “老夫人好。”哩儿甜甜一笑,看着郑慧灵打了声招呼。

    “好好,孩子真俊俏。”于老太太点着头,满是赞许之色。

    夸赞完没等对方接话,老太太自己接着笑呵说道:“小炎都结婚了啊,过得可真快,怎么没听说呢。”

    “婚礼还没来得及办,过段时间吧,定请您来喝喜酒。”

    “那我可等着了。”

    郑慧灵这笑不是装出来的,真心高兴。

    之前炎家这二小子和小雅的事,她不是没有耳闻,也看好。

    奈何孙女作啊,非得和什么南家订婚,可惜了可惜了。

    如今小炎找到了良人,也是美满之事。

    在郑慧灵老太太的笑声中,妖哩看着她同样微笑说道:“老夫人,我奶奶早早就过世了,见到老人总觉得特别亲切,尤其是今天您之后,这份亲切感更强烈。”

    话语间,不难听出对已故亲人的怀念。

    “是吗,可能也是一种缘分。”老太太看着妖哩,微笑缓缓说道。

    是啊,人终有一死,在自己去世后,小雅也就和这孩子有了一样的心情,也可能会对别的老人产生这种亲切感。

    一种对晚辈自然流露出来的疼惜,涌上心头。

    哩儿一看有戏,赶紧接过话题:“那我能和您单独谈谈心么,几分钟就好,拜托您了。”

    对人类的亲切感么?没有。

    哩儿只是觉得这老人不在自己的树敌范围内罢了,亲切感还谈不上。

    但必须要找个和她独处的机会,才方便说话。

    这老太太,会答应么?

    炎司御听到媳妇儿的话语,不动声色的内心一笑。

    这小家伙,还会玩上套路了,看来这会儿智商在线。

    就在妖哩的不确定等待中,郑慧灵叹息一声。

    在身旁保姆的搀扶下起身,接过拐杖和妖哩说了声:“丫头,跟我来吧,咱们去书房。”

    哇哦,这是同意了。

    哩儿顿时高兴,随后跟上老太太的脚步。

    客厅内的两人自然也就留给了炎司御在周旋。

    ……

    妖哩跟着郑慧灵来到书房,贴身保姆被老太太挥了挥手:“你先出去吧,有事我叫你。”

    “是,老夫人。”保姆离开。

    书房内剩了她们两个。

    “丫头,来坐。”老太太坐在真皮沙发上,朝哩儿招呼了声。

    “谢谢。”

    坐在老人身旁,妖哩一时间不知道该从哪句先开口。

    毕竟是打着亲情牌进来的,这该怎么说…

    说你家老头子从阴间给你带信儿来了?这会不会第一句就被轰出去啊。

    或者说让人家把全部家当全捐了?自己都觉得是个神经病。

    怎么才能把话说得礼貌不失尴尬,还要引入正题,陷入为难…

    算了,先试探一下。

    哩儿看着身旁的郑慧灵老太太,认真问道:“老夫人,你…相信有灵魂的存在吗?”

    “灵魂?”老太太同样看着对方,反问一声,对这话有些不解。

    “是,就是人死后在转世前的那一缕魂魄。”

    “信。”郑慧灵点点头。

    “真的啊?”妖哩没想到她会回答的这么干脆,有些意外。

    起码是要质疑一下的吧,怎么这么痛快?

    “是啊,我信,因为每次在我家老头子忌日那天,我都仿佛能感觉到他回来了。”

    老太太回想着,脸上一丝欣慰。

    听到这,妖哩微微一怔。

    忌日?那确实是回来了吧。

    可凡人是不可能看到回人间的游魂,难道真的有心灵感应这一说么。

    “那他有没有和你说过,他还在奈何桥等你,已经三十年了。”

    老太太一惊:“什么?”

    因为情绪的起伏,郑慧灵捂着心脏。

    “接下来我要说的一些事,可能你会觉得更荒唐,先调整一下吧。”怕这老太太接受不了,妖哩给了一个缓冲的时间。

    三分钟后。

    “丫头,你说吧,我挺得住。”

    郑慧灵老太太深吸了口气,等待着接下来的暴风雨。

    妖哩咬了咬下唇,语气平和的缓缓诉说道:“我说的话,无论信不信我,先听我说完。”

    老太太点头:“好。”

    “其实,我有一个特殊本事,能接触到那些死去的游魂,前几日正好在奈何桥碰到你的丈夫,也就是于丛林先生…”

    说到这,妖哩略停顿,观察着老太太的表情。

    “丫头你说吧,我听得懂。”

    看到面前的老人情绪稳定,哩儿继续说着:“嗯,在我要离开地府时老先生突然把我叫住,说他的去世是有冤屈的…”

    “什么意思?”

    “当年你被知晓的老先生死因,你方便说一下吗?”

    “是我家二儿子小清告诉的我,他爸突然肺部严重感染,因抢救无效…”话说到这,老太太眼中似是有泪光。

    当年听到这噩耗时的情景,仿佛在眼前重现。

    妖哩接近着问了声:“你有没有怀疑过?”

    “怀疑?”

    “是,怀疑死因的真实性,毕竟不是你亲眼所见。”

    “没有,小清怎么会骗我,没有理由。”老太太摇摇头。

    “如果是为了钱呢?”

    “你…”

    “别误会,我只是个传话的,是你家老先生说让小心一下二儿子,毕竟当年…他是被拔了氧气才致死的。”

    “胡说八道,这不可能,不可能,那不过是个梦啊,怎么可能是真的…”

    老太太有些激动,自己一遍遍重复着‘不可能’三个字。

    但从她的语气中,感觉到的并不是震惊,而是难以接受的心寒。

    那种像是一直极力否认的事,被突然坐实,内心恐慌又无助的绝望。...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