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言情精品 -> 重回八零当军嫂

188bet亚洲体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林宛原本睡的浅,在小星星笨手笨脚给她盖被子的时候,她就已经醒了。没想到女儿会说出这样的话。差点让林宛感动的哭了出来。

    这让林宛瞬间有种她家女儿初长成的感觉。

    无比欣慰的她哪儿能让女儿帮着她干家务。因为女儿举动,让原本已经卸了气的林宛立马充满了动力。

    赶紧起来整理餐桌,然后,检查女儿的作业。这两天她都没有和女儿一起读书了。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林宛一直在店里和家里来回奔波。11月底的时候,下了一场大雪。

    林宛肚子又大了几分,没敢再出去了。还好每隔一两天能接到韩亦的电话。日子也算过的充实。

    …。

    “梅二清,没想到呀,你还真给你那个私生子买房子了?你好呀,嘴上不承认,背地里却搞这些偷摸的事情。和你生活里一辈子,我到现在才算看清你这个人呀。我呀…还真是可悲”今天难得下一场大雪,梅老爷子出不去,家里儿子儿媳又不在家,就剩他们老两口。梅老太太逮着梅老爷子,又开始闹了起来

    自从老爷子大寿过了以后,梅家就没有太平过。

    梅老太太的脚到现在才好利索,脚虽然好了,但是关于陈海昌的事儿,梅老太太一直和梅老爷子过不去。两人在梅家成天的吵嘴。梅老爷子心烦,不愿意听她整天唠叨,就见了天儿的早出晚归,和他那些老朋友下棋喝茶呢。

    前些天,陈海昌一连着往梅家打了两个星期的电话,每天不间断的打。一直在追问梅老爷子什么时候给他买房子。

    梅二清实在没办法了,才让老二媳妇帮忙看了套院子。

    这陈海昌,梅二清心里却清楚的很。要很是惹恼了这个不要命的人。吃亏的只会是他梅家。

    “你这是越老越糊涂了,没什么事儿好好听你的小曲,看你的电视。我的事儿不用你管”梅老爷子现在烦闷着呢,这一年一连着四套院子,害的他出手了好几件难得的宝贝

    “我是老了,可我还没糊涂,我自从嫁到你们梅家,安安分分,伺候公婆,生儿育女。跟着你也过了不少苦日子。现在这个家里,有一半也的听我的。梅二清,今天你要是把这套房子给了那野种,信不信我立马就去上面把你这些年…。”

    “够了…”

    梅老太太被梅老爷子的一声暴怒和他眼中的阴沉给镇住了。下面的话愣是没敢说出来。

    “妇人之心,整天就想些短浅的东西,他陈海昌是我的私生子,可那也不是我想要的,当初要不是你非要让她留下来,现在哪儿还会有这个野种。你知不知道我和陈海昌他外公的那些陈年旧事,你以为他真是过来认我这个爹的?”

    “不认你?那他想要什么?”梅老太太活那么大岁数,立马明白了这其中的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

    “我手底下的老刘和老何你知道怎么死的吗?他们这些年被我提拔的不算差吧。”

    梅老太太当然知道,他们两位的葬礼她也参加了,就这么莫名的死了。明知道死的蹊跷,但也没人敢查。就连他们的那些儿孙们动用自己的关系,也没人敢接手查,好似这件事儿已经被上面交代过似的,没一个敢出头的。

    梅老太太好似明白了些,震惊道“这…。这不会是他干的吧”

    “你说呢?”

    梅老爷子的话让梅老太太浑身一个激灵。也不敢在有什么怨言了,这会儿吓的赶紧拉着梅老爷子道“你说说你,惹谁不好,偏惹了这么个魔王。他到底想要干什么,不会,不会想要…”

    “哼,他要是想要杀我,轻而易举的事儿。而且还能做的神不知鬼不觉,没人起疑。不过,他可不是这么好满足的主。我当年对他外公,他妈做的那些事情。岂止是想杀我这么简单?你忘了去g市看小驰的时候,你在医院处的那次事故?”

    “记得”本来是摔到了尾椎,结果因为一个护士的失误,差点儿用错药导致她瘫痪

    “那你忘了自己刚好的脚了?”

    这一件件的事儿,怎么会儿让梅老太太不明白是怎么一会儿事儿。

    震惊的她没等到开口。梅老爷子又冷声道“这些都是小事情,他要做的是要我们梅家的人一个个的死去。然后在拿着梅家的荣耀,做他自己的事儿。他现在的第一个目标就是咱俩”

    “啥?他要弄死咱们梅家?包括曙平和曙庆?”

    “哼,原本这次晋升的名额里有曙平的,内部文件都已经下达了。可最后还是把他砍掉了。你知道这是谁做的吗?”

    “谁?”

    “我打听过,说是上面临时决定的。”

    梅老太太皱起了她的川眉,道“他一个小商人,会有那么大本事?”

    “哼,你不知道的多这呢。我不知道的也多这呢。所以,以后别天天做那些没脑子的事儿”

    梅老太太对今天的事儿震惊不已。临了临了,难道要让她看着自己的儿子孙子家破人亡?

    她平时看着那陈海昌,就是个吊儿郎当没个正形的主儿。也没发现他有什么能耐呀。

    这下,梅老太太也不和梅老爷子吵了。自从老伴儿和他谈过这些事情后。她反而整天拉着梅老爷子商量对应的事儿。

    买房子的事儿自然是不敢在拦着了。

    …。

    “曙平,你有没有发现,你妈和你爸最近不吵了?”晚上,谢灵芝把最近二老的反常和梅曙平说了下

    “不吵了不是正好。这有什么反常的。他们两人都多大年纪了。整天还为了这事儿吵个不停,让人看了笑话。”

    “可关键是,你妈竟然没反对你爸给那个野种买房的事儿。你不觉得奇怪吗”

    “都这么明显了,还有什么反对的。承认就承认吧。现在大院的人有哪个不知道我们梅家两兄弟变成三兄弟的事儿。我们都这么大年纪了,和一个小子有什么好计较的”梅家两兄弟变三兄弟,说的可不止他和弟弟两个人,还暗指孙子辈儿的也是如此。想想还真是讽刺。他怎么能和他爸一样。

    他那是婚前自由恋爱,结果被他妈反对,才被迫分了手,当然,他是犯了错误,偷食了禁果,酿成了现在的局面。

    而他爸,那是(强间)谐音。而且还是身为一名军人,在婚内,做出了这样的事情。

    他们兄弟俩虽然没说什么,但是心里对这个父亲很失望的。再也不是他们心中那如山川耸立模样,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佝偻不堪梅曙平最近也没心情管他们二老的事儿,想吵就吵吧,反正也只会吵吵嘴而已。

    他正为自己升迁的事儿烦忧呢。明明好好的,正顺利发展的事情,突然变了风向。文件都到办公室了。竟然还能被撤走。

    也不知道上面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说撤就撤。这下可让他在部队丢了个大面子。

    有些不明白情况的人,还以为他得罪了上面什么人,最近他隐约的发现,有不少人在慢慢的疏远他。

    “好了好了,别整天没事儿偷窥父母的事儿,你要是有空就去问问小驰,看我给他介绍的工作到底行不行。都出来这么长时间了,也不能一直这样颓废下去,男子汉大丈夫,跌倒了就爬起来,没什么大不了的。是该做些事情了。”

    “我问了,可他不愿意去。我能有什么办法。现在又不和我们住在一起,我就是想要成天唠叨他,也没这个机会”说起儿子,那就是谢灵芝的痛

    明明有大好的前程,就因为自己的错误,硬生生的给败完了。

    “给他找的可都是京都数一数二的大厂子?进去就是车间主任,干个几年慢慢的往上爬,当个厂长也没问题。他这样挑三拣四的,到底想要干什么?”

    “他能干什么?整天跟着叶青东跑西跑的,孩子都不管。他现在也不愿意听我的话,别指望我一个人管儿子。他也是你儿子,你可别只顾着另一个,把这个给扔一边”

    “说什么呢,我啥时候不管小驰了,我要是不管他,就在这么忙的时候,还给孩子操心工作的事儿。”梅曙平说完自顾地叹了口气,又道“行了行了,改天我自己找小驰聊聊”

    谁让他自己犯了错呢,自己惹的债,在难也的慢慢的还。

    …。

    “给我拿两百块钱,我出去一趟”

    “外面下这么大的雪,你要去哪里呀?”叶青看了看外面的积雪,又转头看了一眼穿戴整齐的梅琅驰,心里有些不愿。但还是给了他钱,不是梅琅驰说的二百,而是三百

    “出去喝几个朋友喝酒”梅琅驰拢了拢自己的衣服,皱着眉头,显然已经不耐烦了

    “怎么冷的天,要不在家里待着吧,外面那么冷,车子又冻住了,你怎么出去”

    “不用你管”梅琅驰说着,不耐烦的转身出了门

    自从那次出事儿以后,一直在极力的挽回着他们之间的那份儿平衡,但早已经晚了。

    她在梅琅驰心中的那份儿情意意境消磨殆尽。

    索性她也不挽回了。反正梅琅驰不会和她离婚。因为他要利用她和孩子来牵制韩亦一家。

    叶青也有些后悔了,后悔自己当时太莽撞,鬼迷心窍的竟然在梅家给韩亦一家下药,导致被他们发现。

    不过自己倒是没想到,梅琅驰那方面竟然好了。

    叶青不知道,遗憾的是自从那次以后,梅琅驰就再也没…过。他把自己的病全赖在了自己身上。也不算赖,这次确实怪她。不过梅琅驰没和叶青说过。叶青现在以为他是健康的。

    叶青现在也后悔了,要不是自己手贱,怎么会有这样的情况。

    韩亦可真够狠的,下的药剂竟然这么大。

    一夜就这个硬生生的梅琅驰给毁了。

    那次梅琅驰也把她打的不轻。叶青对这些都记着呢。

    她这辈子,最恨的就是别人打她。打她的人,统统都不会有好下场。看看现在,以前高高在上的公子哥,现在不还得向他伸手要钱花?

    她就愿意看着梅琅驰每次向她要钱的样子。那一刻,她才觉得自己是个胜利者。

    看吧,以前她自己费尽心思攀附的男人,现在却在她的支柱下过活儿。

    以梅琅驰那骄傲的心态,他这辈子估计很难出去工作了。

    以后还得靠自己。

    …。

    “怎么样?有感觉吗?”一个明艳不俗的女人,此时正在梅琅驰身上卖力呢

    而身下的梅琅驰黑沉着脸摇摇头,也不在试了,直接把身上的女人推开。快速的穿上衣服,毫不吝啬的将刚刚从叶青那里拿过来的三百块钱撂下。后转身要走人。

    “同志,你别走呀。大雪天的,刚来就要走。对你治疗也不好呀”女人穿上衣服后,一边说着,一边把钱揣到了自己兜里。

    “在这里待着一动不动,还能治好我的病不成。咱俩之间,你别那么多话就行了。”

    梅琅驰说着,冷着脸转身出了门。

    女人在屋里也没有要追的意思。他们之间在梅琅驰找上她的那一刻就已经说好了的。她只负责治病就好。钱给的多,当然,重要的一点隐秘性,一定要高。

    梅琅驰从这女人家里出来后,直接去了一个小酒馆,要了二两酒,吃着花生米,一直到了晚上才回去。

    他和叶青之间,现在除了在梅家人面前装装样子,平时只有他们俩的时候,淡然冷水。就是说话也没有一丝温度。

    两人也已经分房睡了。而华华,也被接到了梅家,上了军区大院的幼儿园,有谢灵芝照看着呢。

    不是叶青不想管,是梅家几个老人一致要把华华养在身边。

    叶青自然乐意,梅琅驰也不反对。

    “琅驰,这是在哪儿喝了这么多酒呀。”叶青见他回来赶紧扶着他进屋

    却被梅琅驰一把推开,自己进了屋里。

    叶青在门口也没打算要进去的意思,看着梅琅驰昏昏沉沉的样子,双手抱胸嘴角露出一丝讥讽

    而一门之隔的梅琅驰,躺在床上,也露出了同样的表情。这样的日子,两人过的还都挺满意。

    ……

    “是这里吧?老头子?”大雪过后,一对老夫妇站在叶青的房门前指着道

    “应该是。我去敲门看看”老头说着上前敲了敲门。

    半天没见有人开门。在低头一看,门上的显然有个大锁

    “没人呀,估计是去上班了,咱们在附近住下吧,等晚上再过来看看”老婆子道

    “行,晚上应该有人”老头迎合着,转身走了。

    反正知道地方,他们慢慢等就是了

    说话的这位老人,不是别人,正是李亮的父母。

    最近和卫雪争孙女,两家人一直僵持不下,谁也不让步。

    最后闹得互相出手,最后把卫雪她妈打进了医院。

    为这事儿,卫家人没少来他们家闹事儿。

    记得那天,卫雪带着她哥哥们过来问他们要医药费。

    指着他们道“你儿子生前的时候可是个花花肠子,和他睡过的女人不少,说不定那些女人为你儿子偷生了不少呢。要我说,你们与其和我争女儿,还不如去找找帮你们生孙子的女人呢”

    “你竟胡说,我儿子啥时候乱来过”李婆子不承认自己儿子在外面勾三搭四的事儿。

    “是我胡说还是事实,咱们心里都明白,李亮还在的时候,我当着你们的面帮着你儿子摆平了多少女人,难道你们都是瞎子吗?”

    “你别在这儿瞎忽悠我们,孩子的事儿我们是不会放弃的。要钱没有,你妈可不是我们伤的,是她自己不小心摔的”李老头沉着脸要轰他们出去

    卫雪哼了一声,道“今天你们要是不给我钱,信不信我把李亮这些年睡过的女人全都说出来,让街坊邻居都听听,李亮到底是个什么样儿的人”卫雪说着,指着手里的几张纸道“看到了吗,这上面都是这些年李亮勾引人家有夫之妇的人家。你们要是不想让你儿子死的安宁,尽管不给钱”

    “这明明是讹人?”李婆子看着卫雪,气愤的恰腰喊叫着

    “我是不是讹人,大家伙儿都看着呢,五百块”卫雪冷声道

    “什么?五百,你咋不去抢去呀”李婆子显然不愿意

    “我要是抢,可不是就抢五百那么多。我妈被你们打的,脑震荡,骨折,问你们要五百还是少的”

    “你妈要是能骨折,我也能骨折。不信咱们试试”李婆子哼了一声不愿出这个钱

    “那行,你要是想骨折我就帮你一下。哥。那个棍子狠狠的砸两下腿。骨折了咱们赔钱。”

    “好嘞”卫老大说着就要去拿棍子。

    李老头看见,赶紧阻止,两家打了那么多次交道,怎么会不知道卫家人的作风。

    赶紧乖乖的把钱出了

    卫雪满意的笑了笑,临走的时候,对着李家二老道“要回我女儿的事儿,你们想都不要想。不过,看在咱们婆媳的份儿上,我就给你们透露下。其实李亮真有个孩子在这个世上,还是个男孩儿”

    卫雪的话让李家二老一愣,也不顾两家人的恩怨,赶紧确定道“是真的?”

    卫雪呵呵笑了了,给了他们几张照片和一个地址

    …。

    他们原本以为是卫雪骗他们的,不过也怕真的有个孙子在这个世上。所以就自己打听了一下。

    因为照片上这个女人他们有印象,就是当年和他儿子在学校里传出不正当关系的那个。

    他们知道这女人在s市生活过。

    还真没想到,这么一查,还真查出来这女人有个孩子的事儿。

    据她当时的邻居说,生那孩子的时候,还是她帮着伺候的月子呢。

    说当时她和两个男人好过,反正孩子不是现在这个丈夫的。

    当然,他们打听的这个人正是杨二妮。

    而李亮的父母也真信了卫雪和这个杨二妮说的话。

    既然他儿子有了后,当然要把孩子找回来,为他们李家延续香火。

    所以,两人准备了下,就带着地址来了京都。想着尽快找到孩子,接孩子回家,过个团圆年呢。

    谁知道他们一等两天也没见人开门。

    不是他们找错了地方,是这两天正好赶上星期天。叶青和梅琅驰一起回了大院。

    …而且,这次在大院还发生了一件儿事儿。

    叶青现在每次去到梅家,就没什么好待遇,她是不想来。虽然面对着她们的冷嘲热讽,但是叶青还是乐此不疲的过来。

    因为每次和谢灵芝梅老太太吵架,她就特别兴奋。

    星期六一大早他们就过来了,到了地方谢灵芝就开始对叶青挑三拣四的。

    “你看看你买的都是什么呀,这么廉价的东西,是孝敬长辈的?”

    谢灵芝手里拿着的是一个看着卖相不怎么好的苹果。

    不是谢灵芝挑剔,是叶青故意的,故意买来恶心谢灵芝的。

    “大冬天的能有个水果吃已经很奢侈了,这东西可不是谁家都买的起的。妈要是不喜欢,我去拿出去扔了吧”叶青说着,立马夺过谢灵芝手里的苹果,大步出门,直接扔在了梅家的大门口,苹果瞬间散落在梅家大门口。

    这让路过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梅家家里人估计又吵架了。

    这会儿反应过来的谢灵芝,立马气的黑了脸

    “叶青,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你给我滚出去。我们家不欢迎你。”

    “妈,我是梅家的儿媳妇,你要是不怕人家看笑话,我现在就滚。琅驰,你说呢”

    梅琅驰从回到老宅后,就一直没有吭声,做在客厅里,冷眼看着她们吵。眼睛一直没有离开婆媳两个人。

    不过在叶青开口的时候,梅琅驰一点儿也不意外。

    “梅家的笑话这两年不少,不差这一个,你要是滚,就滚的好看点儿。免得外面的人看到你狼狈的样子,又要笑话”

    “你…”叶青没想到梅琅驰会这么不给面子。

    不过叶青不是两句话就能打发的。她今天来就是给梅家找不快的。

    特别是梅老太太和谢灵芝。

    “听到没,赶紧给我滚。”谢灵芝见儿子都这么说,立马有了底气。得意的看着叶青,讥讽一笑。...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