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书吧 -> 言情精品 -> 娇妻入怀:裴少,棒棒哒!

188bet亚洲体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苏家这边风平浪静,却不知道,离开的苏良辰和苏时瑞两兄弟,已经陷入了脚不沾地的忙碌。

    早就从朴春红的嘴里知道了大嫂情况的苏时瑞,自然不能再让事情发展到那一步,这是他哥,亲大哥,难得有个人可以让他控制自己,苏时瑞自然要努力让他们幸福的生活下去。

    只是,那些人也不是好惹的,俗话说,蚁多咬死象,那么多人加起来,就算自诩苏家在南省这边一手遮天,也不敢太大意了。

    所以,接下来差不多半个月的时间,兄弟俩都在忙着各处的事情,金绵绵原本以为,苏良辰很快就会来接她,也没什么感觉,结果这么久了还没反应,慢慢的,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浅,越来越浅。

    “大嫂,你不用担心,大哥他们是有正事,等处理清楚了,他肯定就会过来了,如果太闷,我们可以去逛逛街。”

    朴春红说着,收拾东西,准备拉着金绵绵出去。

    “不,不了,我不想出去。”已经起身的人,突然眼皮子跳了起来,金绵绵条件反射的拒绝,然后甩开朴春红的手,失礼的回了自己房间。

    她最怕的事情,就是眼皮子跳了。

    别人可能觉得她矫情,可是,只有亲身经历过的金绵绵才知道,她这个眼皮子跳,到底有多准,有多倒霉。

    她有记忆以来,第一次眼皮子跳,是在她的父母遇害的那天早上,当时,家里佣人还开玩笑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她当时还狠狠揉了眼睛,结果有些事情,不是她能阻止的。

    第二次跳,是收养她的那个女人离开的那天,天色灰蒙蒙的,金绵绵站在花坛边上,看着被人指指点点的自家窗户,然后,就看到那个曾经给予过她温暖的女人,身体失重的从上面掉下来,变成了一摊血污。

    第三次,是中学时候的班主任老师,那个被人称为黑寡妇的严厉女老师,在护送了同学们过马路后,被一辆失去控制的货车撞死了。

    这是第四次,今天是第四次,金绵绵害怕了。

    她现在所有的生活,所有有关系的人,就只有苏家了,而这里,任何一个人受到伤害,他都会很痛苦,他痛苦,她也会难过。

    “大嫂,你今天不要出门了,我有点事情,现在出去一下。”

    原本还在愣神的朴春红接了个电话,来不及换衣服,站在楼下说了一声,就拎着包匆匆出门。

    “是不是出事了?是不是他出事了?良辰他是不是出事了?”

    金绵绵一把拉开房间的门,趴在二楼的护栏上,整个人看着特别吓人,面色苍白,眼睛红肿,而且,她竟然在颤抖?

    “大嫂,你知道什么?”朴春红出门的脚步一顿,仰着头,审视的看着金绵绵,同时,不动声色的寻找最能保护自己的位置。

    刚刚苏时瑞只说大哥出事了,而金绵绵这个反应,如果,大哥出事是她设计的……后果不堪设想!

    “你告诉我,他是不是出事了?我,我跟你一起去,你等等,我跟你一起去。”

    金绵绵说完,手机也没拿,衣服也没换,甚至穿着拖鞋跑下楼,抓着朴春红就出门了。

    “大嫂,你先冷静一下,大哥没事,大哥不会有事的,现在情况并不明确,我们要冷静些。”

    看着她这么失控的样子,朴春红也不好多做猜测,只是一边催促前面的小弟开快一点,一边安抚坐立不安的金绵绵。

    “你们怎么来了,快回去!”湖山别墅,听到汽车的声音,苏时瑞惊喜的跑出来,结果却看到两个女人下车,顿时焦急的吼道。

    谁也没想到大哥会发生这种意外,现在这种情况,就是他也没办法保证自身的安全,更何况是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呢?他根本保护不了她们。

    “他怎么样?良辰他到底怎么了?”

    被朴春红抓着胳膊的金绵绵突然疯狂的挣扎,推开朴春红,根本不给苏时瑞反应的机会就充了进去。

    “春红,春红,你怎么样?怎么样?别害怕,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别害怕……”

    这时候,苏时瑞哪里还能顾得上别的,金绵绵情绪失控,手上没有轻重,朴春红被推倒,整个人都疼的蜷缩起来了,肚子里还有他们的孩子,苏时瑞根本就不敢大意。

    “我,没事,大哥,到底怎么了?”

    朴春红咬着牙,不让自己太过虚弱吓到他,撑着起来,不放心的听着别墅里的打砸声,身子控制不住的哆嗦了一下。

    “别担心,大嫂进去不会有事的,裴逸曜马上就过来了,我们不用担心,你先出去,我打开这边的警报器就送你去医院。”

    将疼的脸色都白了的朴春红放在车上,苏时瑞很快打开这边的安全控制器,直接带着朴春红离开。

    而别墅里,又是另外一番情景。

    苏良辰坐在地上,身上、脸上、手上都是血污,他的面前,还有一个止不住抽搐的血人,看着这样的一幕,金绵绵忍不住的干呕起来。

    “苏良辰,苏良辰!你醒醒,醒醒好不好,你看看我呀,你说了我们要好好过日子的,你看看我!”

    哪怕恶心又害怕,金绵绵还是在苏良辰的血手伸进那个人肚子里的时候,扑过去抱住了他。

    这是这个世界上唯一愿意无条件给她温暖的人了,她不能失去他。

    “滚!”血红着一双眼睛,苏良辰的状态很不好,因为金绵绵的阻拦,嘴角那邪魅的笑容渐渐收敛干净,空洞的木瓜看着金绵绵,就像在看一件没有生命体征的物品一样。

    “苏良辰,你让我滚,你让我滚,你凭什么让我滚,你说过你会疼我爱我一辈子的,你现在让我滚?!”

    忍着身上的不适,金绵绵勉强爬起来,跌跌撞撞的冲过去,整个人扑在苏良辰的身上,拍打着他,企图唤醒他的理智。

    地上的人,抽搐的幅度越来越小,再也经不起他的折腾了,一旦他今天失手杀了一个人,再想去控制这种状态就太难了。

    所以,她无论如何都要阻止他。

    “你是什么东西?竟然也想让我疼你爱你一辈子?”

    滴着浓稠鲜血的手,扼着金绵绵的脖子,这时候的苏良辰,哪里有半分他平时的温柔宠溺,那目光,让金绵绵觉得她在他眼里,就是个死人。

    “怎么,害怕了?害怕了就滚,趁着我还不想弄死你的时候,给我滚出去!”

    苏良辰说完,直接将手里羸弱的金绵绵扔了出去,再次兴致盎然的对上了地上哪个半死不活,看不出来长相的生物。

    “啊……良辰,我疼,我肚子好疼……”金绵绵被摔在墙上,又掉到地上,眼前是一片盲点,可是,这根本没办法跟她身体上的疼痛相比,比他第一次进入的时候还要疼,撕心裂肺……

    金绵绵不知道,她开口说话的时候,已经要伸进那个破烂的肚子里的手,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就是他的眼睛,也有一瞬间的清明。

    “良辰,我疼,我求求你,帮我叫医生,帮我叫医生……”

    一开始确实有些演戏的成分,只是为了唤醒他的理智,渐渐的,根本不需要故意假装,金绵绵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

    “嘭!大嫂,你怎么了?快叫救护车!”和裴逸曜一起过来的,还有去而复返的苏时瑞,看着金绵绵身下的血迹,两个男人都吓了一跳。

    “嘭!”裴逸曜二话不说,过去对着愣神的苏良辰就是一顿拳脚相加。

    一开始苏良辰是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两个同样优秀的男人很快就颤斗到一起了。

    “大哥,大嫂流产了,这是你们的孩子!”苏时瑞抱着已经失去意识的金绵绵下楼的时候,大叫了一声,苏良辰的动作戛然而止。

    “孩子?”眼睛里还是一片血色,苏良辰的手却没有再挥出去。

    “没有孩子了,已经被你亲手杀死了,说不定大嫂现在也有危险了,到时候,你就真的可以一个人孤老终生了。”

    裴逸曜说完,不在多看他一眼,安排提前过来的救护车将地上只能用一堆烂肉来形容的人抬了下去。

    “绵绵!”终于清醒过来,苏良辰转身就要扑过去,却猝不及防被裴逸曜一个手刀砍晕了。

    “先让他睡着,我们没有过来之前,尽量不要让他清醒。”扔下一句话,裴逸曜才整理衣服下楼。

    他和左左到都城,公司的事情刚处理完,原本是想陪左左好好逛逛的,结果突然接到电话,海城这边的地下势力混乱了,他不得不提前回来。

    结果,一下飞机就接到苏时瑞的电话,苏良辰病发了。

    他的这个问题,苏时瑞之前就已经提到过,只不过,苏良辰自己拒绝了,他们只当他是还有把握控制自己,谁也没想到,会发生今天的事情。

    他刚刚看了,地上那个人,活着的可能性并不大,最好的结果就是成为植物人。

    医院里,原本是听到消息说朴春红动了胎气,苏父苏母火急火燎的赶过去,结果,朴春红没事,到是大儿媳妇金绵绵流产了?

    谁都不知道金绵绵怀孕的,结果,知道的时候,她就已经流产了?

    “大嫂,对不起。”人醒过来的第一时间,苏时瑞和朴春红就进去道歉了。

    如果不是他打电话,她就不会突然过去,如果不是他匆匆离开,金绵绵就不会受伤,孩子就不会流产。

    这个孩子,跟他们的一样,哪怕大哥现在还不知道有这个孩子,等他知道了,也一定会特别难过的。

    “没事,我没事,你们先出去吧,我想休息了。”闭着眼睛的金绵绵,根本就没办法控制眼泪不住的涌出。

    “大嫂,孩子没有了以后还可以再生,你要保重自己的身体,大哥那边的情况还不稳定,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你……”

    说到后来,朴春红自己都说不下去了,这时候让金绵绵过去,不是送死吗?

    “这件事情很严重,必须尽快控制,不然,后果不堪设想。”裴逸曜过来,先去了急救室那边,得到的结果却不容乐观。

    “我会处理。”苏时瑞也是有些愧疚的,是他自己不小心,差点被人弄死了,才会刺激的大哥失去理智,这件事情,他要负担一半的责任。

    “这里我能插手的地方并不多,你们自己处理,左左在都城出事了,我必须马上赶回去。”

    裴逸曜是懊恼的,如果他不出来,左左怎么会出事?

    “左左怎么了?”其他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朴春红已经激动的开口了,而且,看她的样子,好像隐约还有些期待?

    裴逸曜知道朴春红能梦到一些未来会发生的事情,忍不住盯着她,想从她的脸上看出点什么。

    “既然左左那边需要你,你快点回去吧,这边的事情我会尽快处理清楚,给你一个解释。”苏时瑞挡在朴春红面前开口。

    毕竟这次是他们两兄弟搞出来的动静不小,就算是为了统一南省的地下势力,这样的动作也有些吓人了。

    裴逸曜担心左左的情况,当即点头离开,苏家这边,苏父苏母毕竟是不适合出现在这种公共场所的,确定了金绵绵没事,两个人就带着朴春红,在保镖的护送下离开了。

    而金绵绵,就那么一声不吭的躺在病床上,一言不发,默默的掉眼泪。

    她的孩子,没有了,她都不知道他的到来,他就已经离开她了,她不是一个称职的妈妈,宝宝,对不起。

    另一边的苏良辰,很短的时间,就醒了过来,因为病房里还有人,所以他没有动,而是冷静的将之前他失控时候发生的事情清理了一遍。

    没错,就算他失控的时候那么吓人,那么残暴,醒过来的时候,他还是能够清楚记得那些事情的。

    “!”孩子,裴逸曜说他杀了他自己的孩子,还有绵绵!

    ------题外话------

    最近春季气候原因,流感不说,鼻炎又犯了,每天晕头转向,两边根本顾不上,很快这边就能结束了,喜欢的小仙女,可以看看大家万更连载新文《重生八零:长嫂嫁进门》...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书吧”,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