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女之海棠无香

188bet亚洲体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栀花国国君吩咐自己的儿子侍奉在东方梓棠的身旁,她则在一旁着看两人相处,脸上露出了笑意。

    看下来,这个栀花国国君就像是因为想把自己的儿子塞入雪圣国太女的后宫,而特地在此时如此盛大地招待这个还未得到雪圣国承认的雪圣太女一样。

    大臣们看在眼里,心里也没有太过多想,连黑市和六大国都承认的雪圣太女,她们的国君赌在她身上,也很正常。

    若是就这样将他们的王子塞入了雪圣国皇室的后宫,那栀花国的未来繁荣……可就有保障了!

    而有一些王宫贵族们心里有些懊恼,王上怎么就不早点提醒她们?自家的儿子也长得不错啊,多来几个,多几个成功率不是?王上真是太自私了!

    “太女殿下平日里可有什么喜好?”坐在东方梓棠身边的栀花国王子向东方梓棠问道。

    “修炼。”东方梓棠淡淡道。

    栀花国王子一愣。在雪圣国以女子为尊,因此雪圣国名下的不少附属国同样也以女子为尊,栀花国便是其中之一,女子习武尚文,男子则刺绣擅舞,修炼的男子并非没有,可却也少。

    栀花国的这位王子便从未习武过,他的生父乃是栀花国国君的贵妃,有着一张十分美丽的皮囊,他自幼也便随了父亲生得好看,他们十分爱惜自己的皮囊和细嫩的皮肤,又怎会去习武呢?

    栀花国的王子苦恼了,他本是想打开自己与这位雪圣国太女殿下的话匣子,可这雪圣国的太女殿下却丝毫不给他机会……

    此时,一场表演已经结束,乐师换了乐曲,十名穿着红色衣裳、戴着白色面具的舞女缓步走了进来。

    这些舞女都是普通人,但为了舞蹈她们穿得单薄。胭脂涂抹在手指尖上,显得分外可爱,可她们的双腿却有些冻得发青,面具遮住了她们整张脸,就连眼睛都没有露出来,为她们增加了几分神秘感。

    一名名舞女的身姿飘逸,仿佛红梅踏雪,特别是中间领舞的那名舞女,她身材傲人,肤白胜雪,乃世间少有。

    “太女殿下可喜欢曲乐舞蹈?在下倒是有所研究,若是太女殿下喜欢……在下愿意为太女殿下舞一曲。”栀花国的王子见东方梓棠似乎对这舞蹈有兴趣,便脸颊微红着对东方梓棠说道。

    东方梓棠没有看向栀花国王子,只是随意回答道:“略微喜爱,不过舞一曲便罢了。”

    对乐曲,东方梓棠自是喜爱得很,可对舞蹈东方梓棠却是丝毫没有过研究,也淡不上什么喜爱。不过,即便是这样东方梓棠也能看出那跳着红梅踏雪的那名红衣女子绝对是在舞艺上的翘楚了。

    栀花国的王子顺着东方梓棠目光的方向看去,看到了那名领舞的红衣女子,他不禁震惊,他身为一名从小习舞的男子竟然都没有那名舞女跳得好看……太女殿下之所以不看自己跳舞,都是因为这个混蛋女人吗?可恶、可恶!

    栀花国的王子对领舞的舞女投去了恶毒的目光,可那舞女面具上连眼睛的位置都没有露出来,哪能注意到这?栀花国王子只得忍气吞声。

    “太女殿下,在下自幼便出生在栀花国王宫,连宫门都从未踏出过,太女殿下虽贵为雪圣国太女,却年纪轻轻,威名在外……在下,实在钦佩。”栀花国王子并不想要东方梓棠看那名舞女跳舞,便扯到了自以为东方梓棠会喜欢的一个话题上。

    可他殊不知,东方梓棠最是不喜人在她专注于一件事情的时候插嘴了。

    果然,东方梓棠眉头微皱:“王子应该多去陪陪国君的。”

    东方梓棠话中明里暗中下着类似于逐客令的语气,可这从小便被娇宠到大的栀花国王子却没有听出东方梓棠的意思,他面容羞涩,以为东方梓棠是在关心他,便娇羞道:“太女殿下不必担忧这点,母王她想必不会在意的。”

    “我在意。”东方梓棠不耐烦道。

    谁知,东方梓棠这三字还是被栀花国王子误解了,他误以为东方梓棠的“在意”是指他被别人非议,心中更是对东方梓棠生出情意。栀花国王子含情脉脉地看着东方梓棠,东方梓棠完美的侧脸更是让他小鹿乱撞,他进入了自以为是的美好气氛中。

    就在这时音乐突然变了风格,这十名妖娆美丽的舞女往后退去,她们一个个端着后面早就准备好的酒杯,为周围贵客、大臣们一一奉酒。

    “酒香,人也香!”

    “啧,王上,这些舞女们的舞姿比起上一次,更美了啊。”

    大臣们开始议论了起来。虽然栀花国以女子为尊,但依旧有男子入朝为官,成为从四品以上的官员,他便有资格让女子只迎娶他们一人,不纳院君。

    “走开走开,小爷我不喝你的酒!”敬酒到火狐这时,火狐却不愿意配合,他之前因为初霂的缘故本就喝了不少酒,虽然他酒量尚可,却因为那栀花国王子一直对东方梓棠献媚的样子让他十分讨厌栀花国人,连带着这些舞女在他眼里也十分不顺眼了。

    火狐的不配合引得舞女一惊,音乐在响,她能留在这里的时间不多了,一时间她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不就是喝个酒,难不成火狐你……不行了?”初霂做出了一脸惊讶的模样,“我还以为,你一大把年纪了,一定挺能喝的呢。”

    火狐不喜欢被人说不行,哪怕这个不行并不是大多数男人不喜欢的那个不行,他听着初霂的话,立马接过了舞女手上的酒,一饮而尽,大声道:“谁说本小爷不行的?!”

    火狐话一说完,附近所有人都看向了他与初霂,初霂脸上一红,眼神略有游离。此时,那名舞女看向了初霂一眼,虽然初霂看不到她面具下的神情,却也感受到这名舞女感谢和抱歉的目光。

    “给我坐下!”初霂抚额,想将火狐扯着坐下来,他不嫌羞人,她也嫌呢。

    “那你说,小爷我,行,还是不行?”火狐倔起来了。

    初霂:“……”你行还是不行,你自己心里有数不就行了吗?!

    此时,敬酒已经到了初霂这里,因为舞女们是交叉敬酒的,所以给初霂敬酒的人并未是之前的女子,而是另一名舞女。

    初霂接过了酒杯,也将里面的酒水一饮而尽。其实初霂的酒量并算不上多好,但是她知道,以火狐现在这闹起脾气来的性子,自己若是不将这酒全部喝完,他定得闹着说“他比她行”……一想到这样的话要是让别人听见,初霂宁可自己勉强自己多喝点。

    敬酒还在继续着,舞女们敬完栀花国国君的酒,便只剩下最高处座位那位冰霜美人了。...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