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姬刃

188bet亚洲体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李太医闻讯赶来,诊治片刻之后,面色凝重,一捻胡须,说道:“阮小姐,您的脸…”

    阮奚妧声音颤抖,害怕极了:“李太医,我究竟怎么了?还能不能好?”

    李太医终于说道:“您的脸被蝎子毒针所刺,毒液渗入肌肤,形成黑色团块,浮于表面,久久不散...”

    阮奚妧怕极了,等着他继续说,“小姐脸颊需要每日以特制解毒膏缊面,只是这脸上的毒渍能否全部清除,还未能确定。”

    阮奚妧急忙问:“那我不是...”几乎要哭出声。

    李太医安慰她,“小姐也不必如此惊慌,若是能找到以白獭髓、白僵蚕、密陀僧,佐以玉屑、珊瑚、珍珠末悦泽肌肤,即可解毒又可磨蚀面部黑痕,只是这密陀僧、白獭髓、白僵蚕十分稀有,并不易得,故而臣…不过小姐放心,微臣会传书丞相,四处去找,小姐放心。”

    红袖坐在床边,安慰阮奚妧,“小姐,老爷一定会派人找到的,你不要太担心...”

    阮奚妧点点头,眼中始终带着担忧,李太医见她脸色,怕她迁怒自己,“小姐,若无他事,微臣先行告退。”

    李太医走了以后,阮奚妧惶惶不安,抓着红袖的手一遍遍问:“红袖,我会没事的对吗?”

    红袖含着泪重重点头,赶紧扶她躺下,让她不要胡思乱想好好休息。

    ~~~~~~~~

    不知过了多久,阮奚妧迷蒙间感觉屋子里有人。

    “醒来了?”一声娇媚的女人声音传来。

    阮奚妧猛的坐起,看向屋子正中央,屋子里黑漆漆的,一丝光亮也没有。

    一个女人坐在椅子上,一张素白小脸,俨然是蝶衣。

    阮奚妧抓过薄被护在心口,双眼紧紧的攥住蝶衣的身影,警惕地问:“你想要做什么?”

    “你的脸...”蝶衣站起身,一步步靠近她,逼近她的脸,“你没想过为什么么会引来蝎子吗?”

    阮奚妧浑身一震,猛然看向她,声音发颤:“是你?!”

    蝶衣摇头一笑,“我害你对我有什么好处?”

    说着看向她,面露不屑,一撇头呲道:“你以为我想跟你争柳慕寒?你错了,我从没爱过他,你这脸我问了太医,我现在有一味白僵蚕,我把它给你,但是我希望作为交换你以后不要算计我,我只求一个安身之地,这样对你对我都好。”

    蝶衣说着将白僵蚕的盒子放在她床前,转身就走。

    “你是不是知道是谁害了我的脸?”阮奚妧急切拉住她的手,不让她走,质问她。

    蝶衣见她此般模样,鄙视一笑:“天真!你就没想过你最爱的那个男人吗?”

    阮奚妧不敢置信,拉着她的手无力滑落,“不会的!不会的!我一心一意对他,他怎么会?不会的!你是骗我的!他没有理由!”

    阮奚妧思绪凌乱,反应激烈,怎么也不相信,但是心底是信了大部分,勉强找到一个理由质疑。

    蝶衣见她到了现在还在相信凉薄的男人,可笑至极,“你破坏了联姻,如果你活着,你觉得他还能顺利娶到郡主吗?只是没想到蝎子会只伤了你的脸罢了。”

    蝶衣有些许同情她,看着她最后说道:“男人是无情的,在利益和女人面前,女人是可以被抛弃的。”径直走了出去。

    阮奚妧到此全然相信了,恨意涌上心头,一张脸被恨意扭曲,咬牙切齿,“柳慕寒,你不仁休怪我不义。”

    ~~~~~~~~

    “郡主。”蝶衣施过礼,静静地站在一边等待清绾开口,清绾见她心中五味杂陈,恨她前世害死芊羽,又怜她身世坎坷,动了些恻隐之心,“怎样?”

    蝶衣低头回答:“她已经信了。”欲言又止。

    清绾见她如此,莞尔一笑:“你是想问我为什么要离间她与柳慕寒?”

    蝶衣低声说道:“奴婢不敢,只是有些好奇。”

    清绾一笑置之,并不在意,“无妨,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他二人害过我,害过我的芊羽、清漪,还意图灭我楚国,毁灭对手的人最佳方法就是让他们自相残杀…”

    说着看着蝶衣,从她的眼睛就看到了她的内心,“觉得我狠毒?”

    继而一笑,“你知道我为什么把你放在柳慕寒身边吗?”

    蝶衣缓缓开口:“主子是想让奴婢在柳慕寒身边做细作?”

    “不,我是让你传递消息,还要时时挑拨二人关系,你可怪我。”清绾摇头,拍拍她肩膀,问道。

    蝶衣抬起头,摇摇头:“不,主子为我赎身,以后不必再倚楼卖笑,可以光明正大的活着,奴婢心中感激,主子让奴婢做任何事奴婢都愿意做。”

    蝶衣的忠心清绾仍有三分疑虑,毕竟前世她所作所为,前世自己经历的一切都让自己无法去轻易信任,哪怕同情,也无法信任,再者她害了芊羽,所以她才无所顾虑去利用她。

    “蝶衣,我会杀了柳慕寒和阮奚妧,但是在那之前我要折磨的他们生不如死,我会将你许给柳慕寒为侍妾,但是你切记不可爱上他,不要背叛我!这是我的忠告,也是我对你的怜悯,如若你背叛我,我不会手软。”

    蝶衣只觉背后一凉,急忙说:“奴婢不敢。”

    清绾一拂手:“你下去吧。”

    蝶衣走后,一直未开过口的清漪出了声:“小姐信任她?”

    清绾摇摇头:“一个常年混迹风月的人,早已不知心为何物,自然会做戏,说的话几分真几分假我无从分辨。”

    清漪说出心中顾虑:“小姐,若是她离了我们,山高皇帝远,她再如何我们无从得知,若是她背叛,我们也拿她无可奈何。”

    此言说进了清绾心里,也确实是一个问题。

    清漪见自家小姐听了进去,接着又说:“小姐,虽说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毕竟相识尚短,如何知她心性...我们还是该防一防。”

    清绾思虑再三,出声说道:“你说的对,有所防备,他日她若背叛,我们才不至于措手不及。”

    “小姐,她若是为妾,可以让阑珊跟随她作为随身丫鬟进入王府,一来可以监视,二来可以帮手...”清漪说中心中早已盘算好的主意。

    清绾一听,赞同:“阑珊自小在娘亲身边服侍,可担此任。”...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