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姬刃

188bet亚洲体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郡主真是给了我一个又一个惊喜,只不过郡主现在自身难保,说这个还是太早了不是吗?”他反问。说完未等清绾说话就迈步出去了。

    清绾淡然一笑,低下头看着棋盘,又落下一子,低声轻语,“现在就言胜负,言之过早不是吗?”

    ~~~~~~~

    皇甫敬走出门口,留下两个随从在门外看守,径直回了房。

    他的幕僚早已在门内等候,皇甫敬一进门,就坐在了桌子旁,幕僚跟到他身侧,“将军,这位灵鸳郡主不简单...”

    皇甫敬想起了刚才与清绾的一席话,“这沈清绾甚是有趣...”

    ~~~~~~~

    另一边,魏城璧三人坐上马车,魏城璧看着对面两人,沉着的说:“此事不是郡主做的,你们若是心怀疑虑,可以就此离去,我自己去查...但若留下来,必须全心信任,不论见到什么,也坚定不移...你们自己做决定吧...”

    说完,他也不看两人,闭上了眼睛靠在车厢壁上。

    克察看向索纳,索纳则脸色紧绷,克察也不禁想,到底该如何?只是他一贯大大咧咧,皱着眉头半晌,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他索性摇摇头,“我跟你一起。”

    魏城璧睁开眼,似乎意料之中的点点头,转而望向索纳,索纳见二人都看自己,一咬牙,“我信郡主!”就算不信郡主,也信自家王子的眼光不是吗?

    魏城璧得到满意的答复,说道:“既然如此,那你们可以跟我去一个地方了...”

    “哪儿?”两人对视一眼,一脸迷惑,脱口而出。

    不过却没有等到任何回答,魏城璧只是闭上眼睛,安静的靠向软枕中。

    ~~~~~~~

    马车一路颠簸,在一条巷子深处停了下来,魏城璧率先跳了下来。

    几人站定,克察抬头一看,只见眼前是一扇门,没有牌匾,没有看守,小巷也是人烟稀少,这似乎是什么府宅的后门。

    魏城璧独自走到门前,手指在门上轻敲几下,没一会就有人打开了门,弯着腰迎几人进门。

    克察两人相视一眼,这人刚才敲在门板上的似乎是某种暗号,两人都从对方眼中读到了,这人或许不简单的意思。

    两人也没有时间多说,虽疑惑也跟了上去。

    几人走进院中,只听不远处似乎传来丝竹之声,再加上院中种种景致,两人更加迷惑,这里分明就是楚国第一红馆—凝香阁呀。

    两人不知魏城璧身份,只一味他是清绾身边的能人亦或幕僚,所以此时二人联想到的是莫非这地方是清绾的?

    几人从一条密道进了楼,到了房中,几人坐下,没一会儿,敲门声渐起,卿娘走了进来。

    魏城璧使了个眼色,卿娘也没有吐露他的身份,向三人问安。

    “可查到那小太监的奶奶在何处?”

    “公子放心,已经找到。”话音刚落,一个下人扶着一个孱弱的老婆婆走了进来。

    老婆婆惶恐不安,防备十足,“你们是谁?想要做什么?”

    魏城璧脸上带上温柔笑意,走到老婆婆身边,哄骗道:“老婆婆,您不要怕,我是您孙子铁蛋的朋友...”这铁蛋就是那死去的小太监慎思,他本名铁蛋,入了宫这名实在难以入耳,遂改了叫慎思。

    老婆婆打量他,觉得这人气质高贵,自己家孙子什么时候有这么华贵的朋友了?她不信:“铁蛋什么时候有你这个朋友了?我怎么不知道?我虽然老了,但不糊涂,你别想骗我!”

    魏城璧也没想到老婆婆会如此防备,他轻声细语哄道:“婆婆,我是铁蛋在宫里的朋友,他在御茶膳房,我在御药房,我们偶有交集,他帮过我...”

    本来魏城璧想说的是他是御药房的御医,但是老婆婆一听,以为他也是宫里的小太监,又一听他说铁蛋在御茶膳房说的对,怀疑之心去了一半。

    又见魏城璧拿出一条红绳,“这是铁蛋从小带到大的东西,铁蛋让我交给您,您看见就会晓得。”

    老婆婆一看那红绳,接过来放在手中摸索,孩子一生下来,家中爹娘老人就会给孩子佩戴一些饰物,如长命锁一类。

    但他家境贫寒,实在没什么值钱的物事,老人就用几条红绳自己编织了一条如意结纹的红绳给他戴在了身上,但她毕竟年老眼花,有一个地方打错了,她此时摸着那红绳,不住的点头。

    “原来是这样,你也不要怪我老太婆多心,是我那孙子前几日给我写了封信,让我多小心陌生人...”老婆婆叹口气解释,此时她已经完全相信眼前几人了。

    魏城璧一听有信,“那信是什么时候给您的?”

    “就三天前,本来我孙子每隔个七八天就会回来看我一次,这次我等了10多日他也没回来,却托人给我带了封信,说是得罪了人,让我小心陌生人。”

    “那信上还写了什么?”索纳问。

    老婆婆本在回忆,这时心理却涌起一抹不详之感,抬头问三人:“铁蛋可是出了什么事?”

    三人不知该如何回答,老婆婆急了,“我孙子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没等几人回答,“都怪我呀,我已经一把年纪了,只有这一个孙子,他为了养我,入宫做了公公,我已经对不起他早死的爹娘了,如今他再出了什么事?让我怎么有脸面到地下去见他爹娘...”

    魏城璧于心不忍,“老婆婆,铁蛋他没事,他只是惹怒了主子,被罚了,但是他说是有人陷害,所以托我替他洗刷冤屈。”

    老婆婆一听,抓着魏城璧衣袖问,“我家铁蛋犯了什么事?有没有受伤?”

    魏城璧摇摇头,“您放心,只是被关了起来,老婆婆,您把那封信放哪了?或许铁蛋在里面写了什么线索?”

    “那信被我放在了家里的炉灶下...”

    魏城璧几人起身,“卿娘,你派人好生照顾老婆婆,先不要让婆婆回家了...”

    卿娘点头。

    三人马不停蹄赶到了城郊老婆婆家,老婆婆家门紧闭,三人撞开门进了去,直奔炉灶。

    在炉灶下来回摸索,从夹缝中找出一封书信。...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