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姬刃

188bet亚洲体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阮奚妧看着她,心里的羞、怒、恨瞬间爆发,一脚踢在了她腿上,染烟直愣愣的摔倒在地。

    阮奚妧似乎找到了宣泄的出口,站起身来,犹不解气的在她身上又打又踢,“都怪你!你这个贱人!叫你办那一点点事都办不好!连累了我!害我被皇帝骂!被父亲骂!被世子厌弃!都怪你这个贱人!”

    染烟疼的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求饶,“小姐,疼!你饶了我吧!”

    阮奚妧充耳不闻,额头的血一滴滴掉在染烟身上,阮奚妧被那血红了眼,血管里隐隐透出亢奋来,她转身去自己的梳妆台,拿出绣花针,看着针发出的寒光,她眼里闪着阴毒的光。

    回头见染烟忍着痛已经爬到了门口,她一个箭步,一把抓住了她的头发,将她拉了回来,染烟看着那针,哭喊道:“小姐,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阮奚妧才不管,一针扎在了她的手臂上,看见她喊疼的样子,她一针接一针的扎了下去,染烟身子一软,昏了过去,阮奚妧看着她整条胳膊已经没有好地方了,一个个zhen kong,渗着血,她才好像宣泄出去心口的郁气,舒服了,拿起桌上的茶杯,将一碗冷茶泼在染烟脸上。

    染烟虚弱的睁开眼睛,眼前是阮奚妧那张似恶魔一样的脸,她沙哑着嗓子,“救命!”

    阮奚妧厌恶的看了她一眼,就像看一块破布,“还不快滚!”

    染烟这才如蒙大赦,忍着胳膊上,身上的疼趴着出了门口。

    不远处墙边的珊瑚看见她扶着手臂、拖着腿爬了出来,到门口才扶着门柱站了起来,她眼底闪过一丝笑意,然后转身静悄悄的离去。

    染烟带着满身伤回了下人房,翻出了药膏,拉起袖子,看着自己伤痕累累的手臂,泪如雨下,夹杂着委屈、后悔、恨的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

    ~~~~~~~

    柳慕寒近来在睿王面前失力,又不思上进,成日流连花丛,夜夜笙歌,睿王越发头疼这个儿子,原来这个儿子让他很是满意,因为是正妻所出,难免让他高看一眼,又甚是得力,让他到楚国去勾引沈清绾,他也成功了。

    沈清绾还非他不嫁,成功定下婚事,齐帝甚是高兴,在朝堂上屡屡夸奖他父子得力。他又私底下勾搭了阮彦的女儿,借此与阮彦搭上了线,他一度非常器重这个儿子。

    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这个儿子变成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

    此时,阮奚妧还跪在他的书房门外,喊着让他做主,烦的他头疼,害他议事的时候,下属频频去看门口跪着的人,若不是看在阮彦的面上,他一定将这女人休出家门,但是现在跟阮彦还有合作,这个女人只能忍着。

    众人商议完事情以后,柳慕寒的弟弟柳慕宏留下来,劝他:“父王,想来大哥原意也是想为我齐国打算,只不过事与愿违,父王不要生气,气坏了身子。”

    柳慕寒事出以后,柳慕宏这些庶子敏感的闻到了风向,所以一一开始在睿王面前表现,柳慕寒是睿王的爱妾所生,虽然那妾室得宠,但是柳敬却从心底里不喜欢他这些庶子,他那些妾室身份低微,所生的孩子更是名不正言不顺,所以长久以来他最喜欢正室所出的柳慕寒。

    可是柳慕寒却屡屡让他失望,所以渐渐的他只好将目光转向这些庶子,再怎么说也是自己的骨肉,比外人总归是强些的,而近来冒出头最快的就是眼前这位柳慕宏了,柳慕宏样貌也是一等一的,长的很像母亲,但是却有些女相,比不得柳慕寒那么阳刚,可能这也是他更喜欢柳慕寒的原因之一。

    他看着柳慕宏眼神软了几分,叹了一声:”你大哥他越发糊涂了!得了,你去劝劝你大嫂,送她回去,然后让你大哥到书房来见我!“

    ”是。“他低着头答话,嘴角一抹阴狠稍纵即逝。

    然后一脸柔顺的到了门口,“大嫂,你这是何苦呢?父王朝政繁忙,已经忙得焦头烂额,你与大哥又何必再来给父王添堵?“

    柳慕宏说话声音不大不小,却控制的正好,落到柳敬的耳中,柳敬闻言点点头,心想这儿子还算懂事,说的话也事事为自己着想,再加上他最近接手的几件事都办的不错,柳敬越发满意起来。

    阮奚妧闻言却是脸色一僵,可是柳慕寒如今宠妾灭妻,还对她动了手,之前的事全都怪在她头上,她何时受过这种窝囊气,她越想越愤懑,仍旧跪在地上没动,边擦泪边对着门说:“父王,我是慕寒明媒正娶的正妃,又是楚国丞相之女,此事不仅是我们夫妻的小风波,更是事涉两国邦交,如今柳慕寒动手打我,我也是看在父王一向待我亲厚的份上,没有直接一封书信告到我父亲那里,父王您一定要为我做主呀。”

    其实事实上,她早已经把柳慕寒对自己做的事都告诉了阮彦,但是阮彦却在信中说了重话,骂她蠢,还不乖乖讨好柳慕寒,还来告状,要是误了他与柳敬的大事,他就不认她这个女儿。

    她想到这些,心里更委屈了,她事事顾全所有人,现在她出了事,所有人都来怪她,她又何尝没有去讨好过柳慕寒,可是柳慕寒对她动手,还当着蝶衣那个贱人羞辱她,她咽不下这口气。

    可是眼瞧着柳敬更不会帮自己,她有些心灰意冷。

    柳敬怎么听不出阮奚妧话里的警告意味,她是在拿两国邦交还有与阮彦的合作威胁自己,他眼眸一暗,生平最恨别人威胁,更何况还是个乳臭未干的小辈,他抚了抚额头的青筋,站起身来,走到门前:”你放心,你是我睿王府名正言顺的世子妃,寒儿做出这种事,我一定给你一个说法!“

    说完递给柳慕宏一个眼色,柳慕宏连忙扶起她来,“嫂子,你也累了,回去歇息吧,父王都发话了,会给你一个公道的,来,我送你回去...“...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