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姬刃

188bet亚洲体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但是这几次边境发生的bao luan的确有些问题,那群人虽然装扮成怀柔人的样子,但是看我的眼神隐隐含恨,我总觉得不简单...“

    “你是怀疑敕勒卷土重来了?”

    韦建颓然点点头,转过头去,”将军,韦建追随您经历大小战役无数,几次徘徊在生死边缘,但是末将是真的开心!”

    他虽然极力掩饰,沈迟却不小心瞥见了被子下他膝盖以下那一截是空荡荡的,沈迟眼底一热,不忍再靠近,只说了一句:“韦建,你追随我这么多年,我也为能有你这么一个好下属而感到骄傲!这件事我会调查清楚,你好好休息。“

    沈迟到底是个大男人,又是个只会行军打仗的,也不知道怎么去安慰自己的老下属,说完他就出去了,实在是不忍呀。

    沈迟出了大帐,潘术等人迎了上来,见沈迟这副样子,几位副将接连叹气,沈迟率先走远,待离远了,才皱着眉头开口问:“韦建的腿是怎么回事?“

    潘术也不好隐瞒,他早晚也会知道,“这...这,韦将军本来是受了箭伤,那箭刺在他的小腿上,箭上搽了毒,回到大帐时整条小腿都已经又黑又紫,军医为防毒血上游,只好为将军截肢,但是将军的腿...“

    潘术没有再说下去,但是沈迟都明白了,韦建的腿废了,他还怎么骑马?怎么打仗?怎么做这个将军?所以他不想让自己看见他那副样子,沈迟说不上来心里什么感受,又心酸又难过,替他难过。

    潘术想了想,说:“虽然将军的腿...但身上的毒依然没有解,那毒毒性凶猛,无药可解...”

    沈迟一听,只觉得眼前有一瞬黑了,他勉励站住身子,对潘术等人说:“既然是怀柔的毒,或许怀柔人知道怎么解...”沈迟说到这,飞快的在心中做了决定。

    他没有再说,只看着潘术好一阵子,“韦将军发生此事,为什么没有人向皇上禀告?粮草又是怎么回事?逃兵都逃回京城了!”

    潘术硬着头发解释:“大将军恕罪呀,这是韦将军不让臣等上奏的,而且韦将军伤情一事臣等已经严密封锁了消息,就怕传到怀柔,再引怀柔趁机异动。不过粮草库被毁,臣等确有奏报回京,皇上没有收到吗?”

    另一副将孟孜闻言急忙附和:“不错!粮草被毁,潘将军第一时间就写了奏报回京,臣等苦等粮草不来,也正在纳闷呢!军中粮草不济,士兵食不果腹,又怎么可能不逃呢!到今日早上为止,已经逃了六拨,共计八百士兵了,潘将军派人围追堵截将逃兵追了回来,亲自行刑,这些士兵都是我楚国子弟呀,没有死在战场上,却死在了自己人手里,末将心里难受呀!”眼中隐隐有泪,咬牙说道。

    徐士元看向沈迟:”大将军如今来了,还请大将军向皇上说明此处情况,否则逃兵只会越来越多,到时候恐怕怀柔还未出动,我楚国就已自毁长城了!“

    沈迟没想到情况这么严重,铁青着脸:“我这就去写奏折,连夜让人送回京!”说着就往大帐走,追随沈迟而来的几位幕僚、副将一同进了大帐,潘术等人则自动散了。

    沈迟这次到西北大营,担心家中,所以只带了四人,一个髯须谋士杜衡,一个脸色异常白皙的谋士容隐,他的左膀右臂副将陆扬和郎白,沈迟提起笔就开始写。

    容隐出声制止他:“大将军且慢。”

    沈迟手中狼毫一顿,不解的看向他。

    容隐看看杜衡,然后说道:“大将军不觉得这军营中有些奇怪吗?“

    沈迟不解,容隐咳了两声,紧了紧身上的大氅,接着说道:“韦将军腿伤未愈,只有数日未曾见人,但是您没发觉这军中上下副将、军师似乎都以潘术马首是瞻吗?”

    容隐见沈迟若有所思,便接着说道:“而且孟孜说,这军中每日都有逃兵,已逃出六拨,为什么今日这么平静,竟无一个逃兵?”

    沈迟一惊,的确呀,几人到时,已是晚上,现在时辰早已快入子时,若是逃跑,此时正为合适,且军中粮草不济,人人都想着活命,要跑哪里还会管有没有人来,若有人来,军中忙着迎接,更为忙碌,逃跑更为便利,怎么今夜却如此平静?

    容隐又说道:“我几人适才下马之时,趁大将军与潘术等人交谈之际,便借机四下查看,发现灶坑共有两千,我楚**队二十人为一小队,一小队一灶,丝毫没有减少的痕迹,既然已经斩杀逃跑者八百不止,为什么灶坑一个没减?“

    杜衡说道:“我等还发现有三顶帐篷有些奇怪,三顶帐篷虽无人把守,但是明显移动过,据大部较远,我等想要靠近,便不知从哪跳出士兵,将我等请走。”

    ”将军,若是如此,只怕这军中之事并不简单呀!“

    沈迟对他们说了韦建说的话:“韦建与我说,怀疑最近几股bao luan并非怀柔人做的,而是几年前覆灭的敕勒人。”

    陆扬一惊:“什么?敕勒人?敕勒王族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被大将军和怀柔联手覆灭,敕勒首领副伏罗·越还是被韦将军一剑贯胸而亡,若真是敕勒,他们可是对我们有血海深仇呀!“

    众人脸色不由一变,沈迟示意众人稍安勿躁,“奏报我还是要写的,这里的怪事,我也得及时奏报皇上,当务之急是先要救韦建,后半夜,我准备潜入怀柔,将怀柔军医捉来,看能否救他。“

    郎白说:”大将军!这太危险了!还是由末将去!“

    沈迟摆摆手,“不要再说了,我是一定要去的!郎白、陆扬,你们跟我一起去,容隐、杜衡,你们两个趁后半夜,设法靠近那几盏帐篷打探一下,记住,不要轻举妄动,若无法靠近,等我三人回来。“

    “是!”四人一起抱拳应下。

    沈迟让四人退下,待到后半夜再偷溜出来,几人回了大帐休息,沈迟则自己低头写奏报。...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