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精总裁的养妻手册

188bet亚洲体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安风就这么眼睁睁看着面前的人吃东西,还做出一脸无比享受的表情。

    她有些无语。

    “……”

    深深看了金木蝉一眼,安风心里暗道,幼稚。

    这是什么莫名其妙的操作,居然想着永辉美食来故意诱惑她不给她吃,这就是惩罚?

    事实上,十几分钟过去了。

    安风毫无反应。

    第二天,有人给她送来了馒头和清水。

    本来人如果饿到了一定程度之后是感觉不到饿的,可是当有了东西,就会发自本能的想吃。

    没有过多的坚持,安风心安理得的吃了起来。

    到了晚上,再次重复了昨天晚上的操作。

    安风撑了半天,十分难受。

    可到底还是撑了下去。

    第三天,还是这样。

    安风:“……”

    她眼神幽怨的看着金木蝉。

    “你这种行为根本没有意义。”

    想了想,金木蝉露出个无奈的笑容。

    “确实是,我实在是生气,但是其他方法我有舍不得,只能用这种方法了。”

    见安风鄙视的看了他一眼,他打了个响指。

    “我现在已经没那么生气了,其实这几天只是想要你主动很我说话,现在既然你主动和我说话了,这些东西,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吧。惩罚结束。”

    就这样,金木蝉好似真的不生气了。

    但只是表面现象。

    从那之后,安风有了自己的自由,虽然还不能用手机,但总不至于一直在那个屋子里面。

    “今天是几个家族的宴会,和我一起去吧。”

    “答应你有什么好处。”

    “可以让你见你妈妈。”

    “其实我更想见你爸爸。”

    “你知道这不太可能。”

    专业的化妆师和造型师对着安风的脸和身体折腾了许久。

    化妆师不住的赞叹安风的皮肤太好,完全看不到毛孔的细滑透亮,哑光质感的白,一点都会不显油云云。

    造型师就比较简单了,一系粉紫色长纱裙,简单的复式领口紫罗兰花纹,一双磨砂皮面深紫色的细高跟。

    收腰恰到好处。

    头发中分,从额头处加骨辫到脑后,尾端微卷。

    金木蝉走进来时候,眼中的惊艳之感显而易见。

    “这个是为你准备的。”

    他手中拿着一条项链,一颗拇指大小的水滴状紫钻。

    安风记得,王火曾经和她提起过,这是金木蝉在拍卖会上拿到的。

    克罗斯泪。

    一个奥林匹克众神的故事,大意,无非是讲述一个痴心不改充满执念的神到死终于收获爱情的故事。

    克罗斯死的时候掉落的眼泪。

    金木蝉移步到安风身后,身上淡淡的男士香水味道从她的笔尖略过,手有些凉,带着冰凉的触感,克罗斯泪的铰链式铂金链垂下她分明的锁骨。

    “这下完美了。”

    他伸出手来,握住她的手。

    “你的手太小了,握住了就在里面看不见。”

    他笑着在她耳边低声补充:“今天要听话哟。”

    “我不听话,你还要打我吗。”

    安风看向他,带着挑衅。

    金木蝉目光短暂的停顿,握紧了她的手:“对不起,以后是不会再打你了。”

    “哼。”

    安风带着任性,金木蝉习惯的那种任性。

    ……

    宴会上,金木蝉挽着安风的手,态度不加掩饰。

    里面的人心照不宣,这里面的关系这些人大多了解。

    安风看着不少有些熟悉的面孔,觉得兴致缺缺。

    “想休息吗。”

    “还好。”

    金木蝉挽着她到了休息区,那边有人在招呼他了。

    “我先过去,就一小会儿。”

    “一个人待着很无聊。”精致的眼里虽然无意的看过去,但在别人眼里,却是含着一汪秋水的透亮。

    金木蝉顿了顿,看着安风。

    安风歪着头看向他。

    “不是什么都不担心吗,把你手机给我玩游戏啊。”

    “我手机没游戏。”

    “给我。”

    安风昂起头。

    无奈却有些宠溺的笑,他从怀里拿出手机。

    “你大拇指的指纹可以直接解锁。”

    安风头皮一僵,接过手机。

    金木蝉从容的转身,去应付那些对他家此刻十分关心的朋友们。

    拿着手机,安风开始动作。

    玩游戏是不可能的,不在你这手机动手脚也是不可能的,作为一个黑客在这个时候搞事情也是绝对不可能的。

    翻阅了几乎所有的东西,安风凭借着自己的瞬时记忆能力,记住了许多事情,在手机上一顿操作,发送了一些只有自己懂的意思的文字发送出去,删除痕迹。

    那边金木蝉还在交际,一个一身鹅黄色短裙画着高光典型蓝白国妆容的女孩子走了过来。

    看见来人,收起手机,安风悠闲的坐好,露出得体微笑。

    “李南煕,好久不见啊。”

    李南煕是典型的蓝白国女生长相,她的父母亲都是联姻,基因摆在那里,只能后天改善。

    削骨之后虽然不再是一张国字脸,可眉眼间距摆在那里,现在顶多算是个一般长相,靠着化妆师能有几分可爱的样子。

    李南煕的眼神落在安风锁骨下方的克罗斯泪上,眼角的嫉妒浓厚,声音不可谓不尖酸。

    “这么久没看见,现在手段高了不少嘛,把木蝉哥哥哄的神魂颠倒的,跟你妈妈可真像呢。”

    安风笑着摆手,掩住自己微笑的嘴角。

    “瞧你这话说的,女儿跟妈妈长得像不是很正常吗,你这么说是想显露你知道这种常识的事情吗?”

    “婊子。”

    李南煕完全不在乎形象。

    准确的说蓝白国这边的大家子女确实没什么在乎形象的认知,姿态总是高高在上,看不起人是明摆着的。

    安风曾经最开始认识李南煕的时候,直接被叫掌柜这种相当恶意的称呼。

    “不要恼羞成怒啊,木蝉哥哥就是不喜欢你,就是要喜欢我,我能怎吗办?”

    说着,安风将李南煕上下打量一番,忍不住笑了。

    “我说啊,你也别怪木蝉哥哥,毕竟他是个正常男人,喜欢我这种美理所当然的哦。唉,真是奇怪,南煕啊,这么久你居然还没习惯没男人喜欢你这件事情吗?我以为那早就习惯了呢。”

    “你尽管说吧,那边来的泥腿子,你妈妈现在什么情况大家还有不知道的?只靠着自己身体上位的女人,最后和木蝉哥哥结婚的只会是我这种财阀内的大小姐,现在尽管得意吧,之后就算哭着喊着也没用了!”

    李南煕的嘴脸是习惯性的气愤。

    安风:“是这样哦?可是,他就是不喜欢你只喜欢我诶,这种事情我有什么办法呢?”

    “那就离开他啊!”

    李南煕声音有些高。

    安风露出虚假的为难表情:“可是,他不允许我离她啊,你能怎么样啊?”

    “只要你离开,我可以给你一辈子都用不完的钱。”

    安风心底不仅笑出了声。

    看来她这辈子光靠着这张脸,都能白得不少钱啊。

    “你真是蠢啊,跟着他我的钱还会少吗,我没看错的话,你的眼神都落在我脖子上的项链上很久了吧,这个你没买到对吧,你连这种东西都只能羡慕我的,还说什么给我钱的话?”

    “怎么?”安风挑眉:“整容时候,医生不要把玻尿酸打到你的脑子里了?”

    “你这个臭婊子到底有什么好得意的!啊,你的妈妈现在都被软禁了这么久了,还乐呵的跟软禁没妈妈的人谈恋爱,果然不亏是掌柜那边的人。”

    挑眉,安风眼中的光一闪而过,转而是有些惊慌。

    “软禁?”

    “你不知道?”

    李南煕得意:“果然不知道,你只是被利用的人罢了,听说木蝉哥哥的爸爸给你也分了财产的哦,真是好奇你的下场。”

    这傻老妹儿果然知道内情啊。

    安风露出凝重的神色:“你说什么?”

    “想知道?离开他我就会告诉你,别想着问别人,他们可没我知道的清楚。”

    “可是我现在根本就没有办法离开他。”

    安风看起来有些为难的样子。

    李南煕看到了机会,终于是能够高高在上一次了。

    “求我啊,我就可以帮助你离开他。报警是没有用的,你应该知道吧。”

    “怎么帮我?”

    李南煕看了看周围,刚准备凑近了说话,金木蝉过来了。

    “李南煕!”

    “木蝉哥哥。”

    李南煕一秒变听话的小白兔了。

    “说过多少遍了,不要总是趁我不在的时候来针对小风,你再这样,我们估计连朋友都没得当了。”

    金木蝉很是嫌弃的看了李南煕一眼,走过来护着安风。

    安风:这两个倒是蛮般配的。

    李南煕赶紧摇头否定:“不是的,木蝉哥哥,你怎么能这么想我呢。”

    “我们走。”

    金木蝉搂着安风要离开,李南煕在后面看着跺脚。

    安风奇怪于金木蝉忽然要离开,十分自然的崴了脚。

    细高跟断了。

    金木蝉二话不说,直接公主抱,不给一点时间的拖延。

    李南煕在后面看着直咬牙。

    “怎么可以这样,这明明是我梦寐以求的事情啊!”

    安风:“……”好tm尴尬。

    她忍住了要蒙住自己脸的本能,敏锐的,直觉般看向了那个方向。

    熟悉的深邃眸子,一瞬间怔住,先是狂喜,随后是埋怨,但很快被急切掩盖。

    安风看着陈凛邑迈着一双长腿跑了过来,挡在了金木蝉的面前。

    金木蝉:“你好,小风的前男友。”

    陈凛邑的眼神只在安风身上。

    “你个死女人!”

    “……”

    金木蝉神色不愉:“注意你的用词,在这里,不是帝都,你就算陈家的大少爷,也没资格在这里挑衅。”

    这个时候,陈凛邑才看向这个男人。

    “丑逼。”

    冷冷蹦出这两个字。

    安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陈凛邑阴阳怪气:“豁,你还好意思笑?”

    安风笑罢,正色看向陈凛邑:“我笑不笑很你没什么关系吧?”

    “让开。”

    金木蝉维持着公主抱的姿势,但在他怀里的安风故意让自己的重量集中,让他抱不下去。

    金木蝉淡淡看了安风一眼。

    陈凛邑:“把她放下。”

    “我听到笑话了吧?”

    金木蝉好笑。

    陈凛邑眉宇间甚是不屑:“当时跑那么快干嘛,在帝都我还没好好招待你呢,在蓝白国,我照样可以好好招待你一下。”

    “闭嘴吧你。”

    安风忍不住出声:“你个沙漠之鹰,这里已经不是你的地盘,这么嚣张是想干嘛?”

    “你这个死女人闭嘴!”

    “他骂我。”安风对着金木蝉告状。

    金木蝉:“保安。”

    “叫保安干什么,有什么事情,好好说不好吗。”

    熟悉的低音炮,安风一个激灵。

    白越昭出现在两人之间。

    安风陷入了震惊中………

    现在这情况,有点出乎她的预料了。

    陈凛邑瞥了白越昭一眼:“动作还挺快啊你。”

    白越昭微微一笑:“刚刚好,收到李部长的邀约,就来了,没想到还能遇见熟人。”

    金木蝉看着突然冒出来的白越昭,眸子里是浓浓的忌惮。

    安风:“……能不能,先放我下来。”

    她已经感觉到金木蝉抱得手发抖了。

    三个男人齐齐的看向了她。

    安风:“咳咳,先放我下来。”

    金木蝉:“不用。”

    白越昭:“我可以帮帮金少爷。”

    陈凛邑:“不好意思,我才是她男朋友。”

    安风:“………”

    心一横,安风直接将头埋进金木蝉怀里。

    “我想回去了。”

    金木蝉叫来保安,有些不可见发抖的抱着安风离开。

    进了车内,放下安风的时候,金木蝉吐了一口气。

    安风:“我大概需要减肥了。”

    “不用,完全不用。”

    金木蝉神色复杂。

    他叫司机开车走。

    安风忽然开口:“不是说要去看我妈妈吗?”

    “明天再去”

    安风瞬间蔫了。

    金木蝉顿了顿,还是没说出其他的话。

    车子在开着,他伸手将开车部分的帘幕拉下。

    两个人独处在这样一个密闭空间内。

    连呼吸声都分外的清晰。

    “那个人,是谁。”

    “一个医生。”

    “你知道我在问什么。”

    “喜欢我,可是我不喜欢他,拒绝了他。”

    “那你喜欢我吗。”

    空间忽然安静。

    安风忽然顿了顿,看过去,正对上金木蝉一双眸子。

    她有些意外:“你竟然会问这个问题。”

    “意外?”金木蝉:“我等了你八年多了,这个问题也等了很久。”

    安风陷入了沉默。

    半晌,有些艰难的开口:“我一直以为你是真的把我当妹妹,十八岁之前,我也一直把你当哥哥看。”

    金木蝉嗤笑:“我一开始是,后来就清楚,不是。”

    他低声问:“对我,你到底是什么感受。”...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