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科幻奇幻 -> 无限重生成神

188bet亚洲体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第二日一早段誉便邀请张玄游玩,“慕容公子,今日爹爹带钟灵去见大伯说话,我带你去玉虚观去转转吧!”

    原来段正明没有子嗣,而段正淳又只有段誉一子,眼下认了女儿,却是要向保定帝段正明去求个封号郡主,刀白凤气不过昨夜便回了道观。

    “也好!”张玄笑道,“正好领略一下大理的风光!”二人便骑马而行,转进了一座山岗,只见小胡旁边又一角黄墙露出,段誉指道:“那就是我妈妈带发修行的玉虚观了!”

    张玄进去果然是个清幽的好地方。段誉叫道,“妈妈,我带慕容公子来玉虚观游玩,中午你命人烧些酒菜啊!”

    刀白凤出来笑道,“一大早大呼小叫的,让人笑话了!”张玄急忙见礼,刀白凤又道,“誉儿你带慕容公子游玩,我这就去准备去!”

    看得出这刀白凤倒是很宠爱这个段誉,张玄心道,莫非是知道孩子没了亲爹,所有就更加心疼了!

    段誉带着张玄在这玉虚观看了半天,接着二人又出去到了小湖边,段誉突然叹气道,“我是不是很没用?父母不和我没有办法,这行走江湖又被人欺负!”

    原来段誉以为可以凭借自己满腹学识来行走江湖,这次出去却是给他当头一棒。张玄正欲劝解,忽然听到马蹄声声。

    张玄面色一沉,只见一红一黑两匹快马疾驰而来,二人都是黑衣蒙面,张玄却认得出这黑马,是木婉清的黑玫瑰。

    见到张玄木婉清娇喝一声,“师父,他就是看了我容貌的人,还羞辱于我!”

    段誉这才惊道,“原来是那个路边偷袭的人,是钟灵妹妹的朋友!”

    听到段誉大喊大叫,木婉清忽然一抬手,一只冷箭就向他射去,只见箭头上的寒光逼近,段誉心中大恐。

    “叮”的一声,短箭便射到地上,原来千钧一发之际张玄拉开了段誉。张玄笑道,“段兄你先暂时避开一会,他们放冷箭我不一定能护得住你!”

    “那慕容公子你小心一点!”说着段誉便远远退开,朝着玉虚观而去,口中打呼:“妈妈快来啊!打架了!”

    木婉清怒道,“你这色胚,还想让我做你丫鬟,还扯开我的面纱,这次我师父也来了,你还不快快自裁谢罪!”

    “哦”张玄不咸不淡道,他今日出来游玩没有带长剑,这也让木婉清也有了信心。

    见到张玄没什么反应,秦红棉才道,“我知道你是慕容家的公子,但你侮辱了我徒弟,你自断一臂也就算了!”

    “师父!”木婉清叫道,“他可是看了我容貌的,我发誓看了我容貌的要不就杀死他要不就嫁给他,这岂不是违背了我的誓言!”

    张玄对于不喜欢的人可没有什么耐心,“因为你是灵儿的好姐妹,所以我答应过灵儿放过你,但是可一可二不可三。你们退去我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好大的口气!”秦红棉也是怒气冲冲,她年轻时绰号修罗刀,武功也算是不错,自认为自己的武功也算是天下一流,只在天下第一大理段氏之下,哪里受得了这种侮辱。

    “原本还想看在慕容家的面子上饶过你,现在可不行了!”说着秦红棉抽出了柳叶刀,“你慕容家远在江南,我看怎么能救得了你!”

    “师父说的不错!”木婉清也是拔出短刀,二人一点马镫,联手向张玄攻来。

    井底之蛙!

    张玄却是要看看这二人到底有何本事,便以身法相抗衡,这修罗刀秦红棉一双柳叶刀,刀刃泛出紫光,显然是淬了毒,双刀翻舞,刀刀不离张玄要害。

    木婉清功力不够,只能用一把单刀,时不时的以袖箭遏制张玄身法,跟她母亲配合默契,不过此时她还不知道自己就是她师父秦红棉的女儿。

    “你们武功不过如此!”张玄笑道,“你二人蛮不讲理是非不分,还敢辱我慕容,我今日就要废你们二人武功!”

    说着张玄身形一快,秦红棉大惊,急忙高呼,“看暗器!”只见她袖口连射出十来只短箭,张玄一挥手,以斗转星移将这些短箭又射了回去!

    “叮叮叮~”秦红棉大惊急忙挥舞双刀,将这些短箭击落,哪知张玄的铁拳紧跟而来,心中大喜,你竟然敢拿肉拳去迎我的双刀,去死吧!

    “七伤拳!”张玄冷喝一声,只见拳头上七道真气一下子就将这柳叶双刀打碎,只余下两个刀柄在秦红棉手上!

    秦红棉大吃一惊,扔掉刀柄,却是以五罗轻烟掌和张玄纠缠,“师父!”木婉清惊道,一拳就将师父的双刀打碎,不由得也蹂身而上,免得师父伤了性命。

    跳梁小丑!

    五罗轻烟掌虽然是一快见长的掌法,但招数却旨在风云变幻飘渺轻盈,练到后来可以拥有多重变势,令人防不胜防。

    “但你还不够快!”

    张玄面沉如水,七伤拳打中秦红棉的小腹,只听到“噗嗤”一声,秦红棉便吐血而回倒地不起!

    见到师父被一拳打飞,木婉清也发了狠,放弃了防守,一副同归于尽的架势,“贼人受死!”

    张玄只觉得木婉清身上有飘来一阵异香,似麝非麝,似兰非兰,香气虽然不浓,但是却幽幽沉沉,甜甜腻腻,顿时杀机大减。

    “上次岳老三说让你做丫鬟,我觉得可以!”张玄一咧嘴角,让木婉清看得心头一惧,手上功夫却更快了。

    “对于自己人,我是有有待的,不会那么粗暴的废你武功!”张玄以凌波微步在木婉清身边漫步,木婉清听了心中越发焦急。

    “我会温柔的废除你的武功!”张玄笑道,手指一点,便点住了木婉清。木婉清被点住穴道动也不动,只能恶狠狠的盯着张玄。

    “你快放了婉儿!”秦红棉叫道,不顾伤势一点点爬向张玄,“你这贼人快放了我女儿!”秦红棉也顾不得隐藏身份了。

    张玄却不理会,手掌贴住木婉清的丹田,只觉得触手软棉无比,急忙收敛心思,运起北冥神功,将木婉清的内力吸得的是干干净净。

    木婉清年纪轻内力浅,不大一会多年功力便被张玄吸干净,“不错,你也算是勤练武功了!”张玄道,这木婉清竟然有十年的内力,显然也是勤学苦练的,怪不得可以行走江湖。

    这才解开木婉清的穴道,木婉清被吸光了内力,便虚弱的倒在地上,“你这恶贼,竟然把我的功力都吸走了!”

    见到自己女儿没事,秦红棉才放下心来,见到张玄走向自己,又急急忙向后退去,张玄三两步便来到秦红棉的面前,一手搭在秦红棉的肩膀上,运起北冥神功,将秦红棉的内力也吸干净了!

    收获颇丰!

    张玄很满意,第一次吸收别人的功力,还是找自己麻烦的,张玄可是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见到秦红棉还在吐血,又被自己吸干了功力,张玄笑道,“我给你治治内伤吧,不然你可扛不住七伤拳的力道!”

    说着便度过一道真气,治疗秦红棉的内伤,“不要你做什么好人!”秦红棉恶狠狠道。

    不大一会功夫张玄便治好了秦红棉,笑道,“你们两个真有意思,一天到晚的带面纱!”说着摇摇头拉开秦红棉的面纱。

    只见她尖尖脸蛋,双眉修长,相貌和木婉清倒是有五六分相似,“你刚刚说木婉清她是你女儿?”张玄笑道,“她怎么教你师父啊?”

    听到此话,秦红棉却是不语,此时段誉带着刀白凤出来,“慕容公子你没事吧?”段誉叫道。

    张玄站起身来笑道,“你应该问问这两个女人有没有事才对!”段誉见了也是放心下来,“这二人心肠颇为歹毒,又不讲道理,给她们吃点教训也是应该!”

    刀白凤却是脸色一白,“这不是修罗刀秦红棉吗?你这下贱的女人终于得此恶报!”说着大笑起来,一时间癫狂无比。

    原来这二人早在十**年前便因为段正淳而因妒生恨,结下了极深的冤仇!

    “是你!”秦红棉也是大惊,“你是红鞭刀白凤!你是刀白凤!”说着又气又急,忽的再次吐了一口鲜血昏迷过去。

    这二人多年前便认识了,那时刀白凤还没有和段正淳成亲,做她的摆夷族公主,手中一条长鞭使得出神入化,后来段正淳为了慑服摆夷人便娶了刀白凤为妻,但是段正淳风流入骨,刀白凤便开始了自己驱逐小三的历程。

    后来她放弃了,索性眼不见心不烦,来到这道观中修行。但是心中的恨意却是不减当年。“妈妈!”段誉担心道,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发狂的母亲。

    张玄只是看戏,这刀白凤年轻时捉奸,估计是一出十分精彩的好戏啊!

    “你要干什么!快放了我师父!”木婉清大叫道,只见刀白凤捡起地上的短刀,就要朝秦红棉的脖子割去。

    “秦红棉啊,你终于要死在我的手上了!”刀白凤说着便要挥刀,段誉也是大惊,他天性纯善,见不得杀人,疾呼:“妈妈不可!”

    “叮”的一声,刀白凤手中的短刀就被击飞,刀白凤恶狠狠的看过去,只见张玄收回手指笑道,

    “这是我的俘虏,请王妃不要擅动!”

    原来是张玄点出了参合指,救下了秦红棉的性命,段誉和木婉清都是心有余悸的看着张玄,刚刚可是千钧一发啊。

    木婉清也是感激的看向张玄,虽然张玄吸走了她的功力,但却救下了她师父的性命,更让她知道自己的师父,也许就是自己的母亲。

    她不是一个孤儿!...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