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月满乾坤

188bet亚洲体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母后走之前,拉着他和父皇的手说,她不会离开他们,她会化身成那棵梅树一直陪着他们,守护着他们。

    皇上看着秦墨羽面前的梅树,有些恍惚,过了半天后才幽幽道:“阿羽说的对,你母后一直都陪着我们,看着我们,我们不能让你母后担心。”

    “朕无事,阿羽也不要担心!”皇上何尝看不出秦墨羽面上的忧色,抬手拍了拍他扶在自己手臂上的手,安慰他道。

    “好!阿羽不担心!”秦墨羽展颜一笑,轻松的道。

    皇上也笑了笑:“都长大了,当年的小梅树长大了,我们的阿羽也长大了,父皇很开心,你母后也一定很开心!”

    皇上的语调似乎也是很轻松,只是他眼底那一抹似有似无的惆怅还是将他的情绪泄露了。

    父子两在梅园安静的走了半晌,两人俱是很有默契的只聊闲话家常。

    这里从来都只有家,没有那些政事,更没有那些阴谋和争斗。

    等出了梅园,回了御书房,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又坐了片刻,皇上才缓缓开口问秦墨羽:“阿羽这个时候进宫来可是为了青州和杨县的事?”

    “正是!”秦墨羽坐直了身子,正色道。

    “你尽管放手去查就好!这些事父皇既然交给了你,就不会干涉,只是,他们再怎么大逆不道,毕竟也是你的亲兄弟,父皇不希望你的手上沾染他们的鲜血!”皇上静默了许久,才满是疲惫的缓缓道。

    皇上的眼眸里有些浑浊,里面的疲惫和无奈还有那些自责,愧疚和沉寂,早已将秦墨羽从小最喜欢的那种明亮又温暖的光芒遮掩掉。

    “......”秦墨羽沉默了。

    他不知该如何回答父皇的话,父皇看上去似乎已经老了,他不忍心让他的心再受188betapp的煎熬,他想了许久,才缓缓开口:“儿臣知道了!”

    他没有用“阿羽”自称,他用了“儿臣”,皇上有些复杂的点了点头,闭上眼睛斜靠在软榻上。

    秦墨羽看了自己的父皇良久,终于垂下眼眸,上前给皇上盖了一条薄毯。

    “父皇先休息一下!阿羽先告退了!”他躬身施了一礼,缓缓转身离去。

    斜靠在软榻上的皇上眼皮几不可觉的跳了一下,没有说话,仿佛睡着了一般。

    秦墨羽出了御书房,守在门口的田公公忙躬身上前:“殿下出来了,老奴安排人送殿下出去。”

    “不用,我想自己走会儿,父皇可能有些累了,田公公还是先进去伺候父皇吧!”秦墨羽伸手拦住正准备喊人的田公公,朝里看了一眼道:“还有,父皇的日常饮食睡眠还望公公多费些心!”

    “殿下放心,老奴定当竭心尽力!”

    “那就有劳公公了!本王就先走了!”秦墨羽说完便抬脚往外去了。

    “殿下慢走!”身后是田公公的恭送声。

    他一人沿着宫中的青石板路慢慢走着,心中五味陈杂。

    当年母后薨逝,父皇悲痛欲绝,小小的他不知所措,母后不在了,平日里最疼他的父皇也完全忘了他。

    皇祖母本就不喜他和母后,后宫里的那些其他的妃嫔和皇子们就更不喜欢他们母子了。

    那个时候,若不是后来外祖母进宫接了他去燕府,只怕小小的他也要跟着母后一起去了吧!

    后来,父皇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慢慢的从母后薨逝的阴影里走出来。

    可是那时候朝堂上已经是有些乌七八糟了,后宫也完全在太后的掌控之中了。

    皇上亲自去燕府要接他回宫,燕相爷不让,只说会每隔两三天会送他进宫给皇上请安。

    他当时也不想回宫,于是皇上又一个人默默的回了皇宫。

    直到他长大了一些的时候,才知道自己当时对父皇说不想跟他回宫时,父皇眼中的那些晦暗的情绪是怎么回事!

    他在燕府里,有老相爷亲自教导,老相爷除了让燕哲跟他同吃同睡之外,还特从永州接了跟他同岁的,异常活泼的陆明过来,跟他们一起习文练武。

    等他再大些的时候,他知道了母后当年并不是真的病死的。

    ......

    秦墨羽回到睿王府的时候,已经将那些复杂的情绪收了起来。

    刚进了府们,就有下人回禀燕哲来了,跟陆明在书房侯着。

    燕哲这个时候过来,秦墨羽不知他有何事,但是他过来了也正好,他三步并作两步的往书房走去。

    “阿哲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

    “菲菲跟霜儿从逸园回来了。”燕哲斜着他,慢悠悠道。

    “发生什么事了吗?”秦墨羽正给自己倒茶的手停下,眉头皱了皱。

    “还能有什么?总不是秦妍雪那个丫头没事找茬。”陆明白了秦墨羽一眼,端过他倒了一般又放下的茶杯,轻轻啜了一口。

    “到底怎么回事?”秦墨羽凉凉的看了陆明一眼,暂且懒得理他,问燕哲到。

    “也没有什么,霜儿倒是没有吃亏,不过秦妍雪那丫头的居心倒真是有些险恶了。”见秦墨羽越急,燕哲就越不急了,慢条斯理的就是不直接奔主题而去。

    “哦!这样吗?你还有其它事吗?要是没有你就可以回去了,我正准备出门一趟,就不招呼你啦!”秦墨羽稍微默了一会儿,一边再次提起桌子上的茶壶给自己倒茶,一边逐客。

    “啊?”明显的燕哲没闹明白他的话。

    “怎么?你还有其它事吗?”秦墨羽先是慢慢品了两口茶,这才同样慢条斯理的问道。

    “你,真不想知道?”燕哲确认道。

    “我正好要去夏府,当面问燕儿就好了呀!我想她必定会比你说得更清楚些吧。”秦墨羽瞟着燕哲,不疾不徐的道。

    “……”燕哲无语了。

    不过秦墨羽的话还没有说完,他接着道。

    “你刚刚不是也说了霜儿没事吗,既然霜儿没事,我自然也是不差从王府到夏府的这点路上的时间的。”

    “只是不知道菲菲要是知道她专门托了你传话,结果你这话却传成这样,不知道她还会不会信任你这个哥哥呢?”

    燕哲还能说什么?

    他下意识的朝陆明看了一眼,果然从他眼里看到了“同病相怜”几个字。

    燕哲狠狠的瞪了秦墨羽几眼,不情不愿的把逸园发生的事照着燕菲菲的原话叙述了一遍。...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