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剑入聊斋

188bet亚洲体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轰隆隆!

    大地忽然剧烈震颤起来,整座大雄宝殿,整座鸡笼山都在晃动。

    “怎么了?怎么了?……”知客僧脸上的笑容转瞬间便成了恐慌,他扶住沈良,要带沈良出大雄宝殿。

    不过沈良手一抬,反手压住他,并说道:“无事,不过地龙翻身。”

    而后沈良又轻轻跺了跺脚,紧接着剧烈的震动就直接消失了。

    “诶,没事了?”知客僧没有发觉沈良的跺脚,只察觉地震不见了。

    “阿弥陀佛,小僧失礼了。”知客僧接着又想到自己之前的慌忙丑态,便连忙向沈良道一声歉。

    “和尚修行还不到家啊,这话你该对佛说,而不是我。”沈良笑笑。

    “呃,小僧失……”知客僧还想再道一声,但又因为听了沈良的话,觉得不大对,又收声回来。

    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知客僧一时为难愣在原地。

    知道香火腾烧后的灼热烟灰跌落到他的手上,他方才惊觉醒来。

    “阿弥陀佛,多谢施主点明。”知客僧也不掸开手中的香灰,恭敬地对沈良道了一声谢。

    “不客气。”沈良摇摇头。

    这和尚当知客僧久了,对客人的恭敬客气是改不了了。

    “咦?!”知客僧忽又惊疑一声,他刚一扭身,便看到佛祖像前香炉桌上躺了三根香。

    香是沈良cha jin去的香。

    沈良也看着那三根香,他早就看到了。

    “看来是佛祖不想收我的香。”沈良说道。

    “这……”知客僧一时竟不知怎么回应。

    “算了,你帮我插回去吧。”沈良转身拍拍知客僧。

    “这……”知客僧依旧呆愣着,不知该做何动作。

    “什么这啊那啊的,叫你插,你插便是了。”沈良将知客僧扒到佛像香炉桌前。

    沈良则退后几步,看着佛像。

    只见澄金色金箔贴满身的佛像上此时多了几点斑驳,好似灰尘,又好似掉色。

    西天诸佛寂灭,如来佛祖涅槃,世上已无神佛,但世上有信仰,这大雄宝殿中的佛像常年受鸡鸣寺僧众虔心信奉,又有大虞皇帝每年的香火祭祀,有了些许金陵城中那城隍土地的些许意思而且如来涅槃,祂的法身也一同涅槃,这尊佛像已经没了如来佛祖的伟力加持,遂极有可能自我醒觉。

    若是再有几十年的供奉,这尊佛像或许会成为一尊鸡笼山山神。

    也是稀奇,山神至佛像中生出。

    不过这鸡鸣寺中也有修行者,不可能无有察觉,那寺庙后山禅院中有几道气息,多为绵长,有罗汉金身之气象。

    也不知是有什么因由,但现在也不管是否有因由了,这佛像假山神受不了沈良的三炷香,已经自崩神性,百年内是别想再活泼乱跳了。

    刚才的鸡笼山震颤就是这佛像假山神疼痛难忍所致。

    哦对了,沈良还补了一脚,因此佛像上熠熠生辉的金色中多了几点斑驳。

    那假山神又倒了大霉,需要再沉睡几百年才能醒来。

    到时沧海桑田,王朝轮转,可能这佛像中又会新生一个假山神来。

    沈良看过几眼佛像,等了知客僧,也等了寺庙后山禅院中的老和尚。

    但只等到了知客僧回身。

    “能替我都上香吗?”沈良的话让知客僧脸又苦了下来。

    不过没一会,他又点了头:“好。”

    但他的脸更苦了。

    而就在知客僧忙着去上香之时,一位满头戒疤身披袈裟的白眉老和尚出现在了殿门口。

    “阿弥陀佛,贫僧东来,见过施主。”老和尚对沈良礼敬多多。

    老和尚的头上有十二个戒疤,这是菩萨戒,和尚众多戒疤中最高的。

    老和尚的眼睛耷拉着,似睡非睡,似乎是年纪大的缘故。

    但是沈良看他一眼便知晓,这家伙练的是睡罗汉,所以有此古怪,而且他就是鸡鸣寺后山禅院中的三位大和尚之一。

    他能来,应算是被推出的,毕竟他们追寻佛法来来不及,怎么会来理会沈良,若非沈良闹出的动静有些大,他们对沈良绝对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沈良,江湖剑客。”沈良一指自己的身后背的木剑。

    “不知沈良施主来鸡鸣寺所为何事?”东来和尚年纪虽然,但说话却是直来直往。

    “来庙里当然是烧香了。”沈良义正言辞。

    若不烧香,那不是白费了他的十文钱。

    “阿弥陀佛,施主有向佛之心,他日必成菩提萨埵{duo}。”东来和尚笑呵呵道。

    菩提萨埵便是梵语中的菩萨果位。

    和尚便是这样,与人聊天十句话中八句不离自家吃饭学问,就想着引渡他人入他佛门。

    “你们的佛陀金身该修修了。”沈良不想接这话茬,只是指了指佛祖的金身像上的斑驳斑点。

    “啊?!”老和尚没激动,小和尚却是激动的脸色臊红。

    急头白脸的去看了佛像上的斑驳斑点,都不知继续为沈良上香。

    小和尚干着急地看着老和尚,老和尚摇摇头:“智通,你还是没看透,佛常在心中大放光明,此不过枯木破铜罢了。”

    这老和尚倒是个不拘泥的和尚,居然能指着佛祖佛像说这么一句大逆不道的话。

    若是如来不曾涅槃,绝对会将他拉入西天聆听佛法的。

    “呃……是。”小和尚还是没被点通,毕竟自小起便吃斋念佛,看着佛祖金身佛像,如何能被一句话转变观念。

    “往后你便去后山砍柴吧,知客僧的活就不要做了。”老和尚接着说道。

    佛门最讲当头棒喝的开悟了,而知客僧却没有这样的悟性,让老和尚有些失望,遂想给他换个环境,好让他再想一想,现在做这知客僧迎来送往的,与人打交道,哪有时间想这些佛法。

    ‘以后就让年长者做这知客僧吧。’老和尚心想道。

    小和尚还是多多通读佛法为好,等到佛法通读过后,再做这知客僧,说不得能通透得快些。

    “是。”知客僧脸由红转白。

    知客僧的活干多了,对于砍柴背柴的活便有些看不上了,觉得这是贬落了。

    然后知客僧便失魂落魄的继续上香,而老和尚则失望地摇着脑袋,无声叹息。

    与红尘接触多了,染上了红尘毛病。

    …………...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