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剑入聊斋

188bet亚洲体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沈良站在紫金山顶,俯视向山村,他看到了陆九渊的到来,也看到了山下修行者,还有那位知府,最后便是一大队披坚执锐的御林军护卫下的少年。

    沈良在紫金山顶看了良久,看着山村被围,每一尺每一寸土地被翻找一遍,最后他们只带走了乌鸦与夔,以及柴鑫阳。

    除了做了这些,他们还小心地巡视一遍太祖陵寝。

    见没有问题,他们才撤去部分人马,只余下陆九渊以及知府,还有那少年。

    他们的讨论是怎样地,沈良并不关心,他来这紫金山也不是为了帮那柴鑫阳打抱不平,他只是来寻人,但人没寻到,自然也就意兴阑珊了,而后他便走了。

    紫金山上这般多事后,日头也翻过了天空的正当中,正往西头沉降,一个白日又过了大半,而他却依旧一人也未寻到。

    “唯有酒能解万般忧愁啊。”沈良拿起澄黄的酒葫芦往自己嘴里倒酒。

    酒比茶好,会醉人。

    ……

    “象山先生,您发现了什么?”少年看见陆九渊仰头望向空空如也的紫金山山头,遂好奇问道。

    “没有,老眼昏花罢了。”陆九渊笑笑摆手。

    “这般啊。”少年没有追究下去。

    他身为大虞太子,自然是知晓这位象山先生早已洗练出一颗赤子丹心,怎会老眼昏花,而且人仙高人,在人间的寿数超过千年,可能他死了,这位老先生都还能在这片天地蹦跶。但是他都推脱了,少年也没法再追问,即使是他父皇都没法子强要这位说出了子丑寅卯来。而且人家已经不是大虞臣子了。

    “先生,此人修为不低啊。”知府在这时也说道。

    “你说行凶那人?”陆九渊看向他。

    “自然。”知府说道。

    知府面色无喜无悲,实在让人看不出其是否有忧虑。

    “能过山下护山大阵与守陵供奉的人修为怎能差。”陆九渊笑笑。

    “而且此地龙气地脉淤积,势头之足,也就元神人仙能在此如此行事了。”陆九渊又补了一句。

    “亦或者有官身或者身带大虞气运之人呢?”知府说道。

    知府说这句话时,还看了一眼少年。

    少年被他这么一看,仅微笑回应,并不生气。

    “你是说这事是我做的了?”陆九渊接过话茬,假做恼怒道。

    “弟子不敢。”知府连忙躬身道歉。

    “那少年郎事关重大,莫要再牵扯他了。”正在知府连连躬身时,耳边响起陆九渊的声音,只不过这道声音是陆九渊对他传音入密。

    听了这句话,知府心底也是一惊,但面上没有任何的表现。

    “太子殿下,回故宫后,烦请你上书陛下,将紫金山之事报与他听,且还请他下圣旨,封紫金山神。”陆九渊又和颜悦色地对少年说道。

    “这事……父皇可能不许啊。”少年面露难色。

    “太子殿下上书便可,书中可言明是老夫所提。”陆九渊说道。

    “这……行,一切听先生的。”少年咬咬牙,像是下了颇大的决心。

    “先生,我也上书一封吧。”知府赶忙说道。

    “你当然要上书,你是金陵知府,紫金山就在金陵,你还想避责不成。”陆九渊劈头盖脸又是一顿训斥。

    “是是是……”

    知府只能像鹌鹑一样,接受陆九渊的一顿批,只敢点头,不敢有任何反驳。

    “先生,那这些民房该如何处置?”少年又指此地的村落住宅。

    “这话该问金陵知府。”陆九渊说道。

    “理当拆除,但于太祖陵寝之上动迁,多有不敬,暂且保留,亦或者请示……太祖他老人家之意……”知府说最后一句话时说得小心翼翼。

    “这……”少年听完这段意见,先是大吃一惊,而后又迟疑不定。

    太祖既然都建了陵寝,自然是驾崩了,皇帝无法修行,只能练些强身健体的武学,最多寿命绵长百年,但想像修行者那般长寿甚至长生,那是别想了,这是古天庭定下的天规,没人能违背,所以即使是大虞太祖那般创造惊天伟业的皇帝也只能乖乖等死。

    而且皇帝死后的魂魄比之寻常百姓还要浑浑噩噩,更没法修做鬼仙之类,只能沉入黄泉,洗涤去所有在世记忆,送入轮回。

    但是据少年所知,大虞太祖魂灵并未消磨,还存于阳世,但不在此处陵寝之内。

    不过这金陵知府是怎么知晓这事的?这事应该是皇家机密才对,毕竟这事涉及了一个皇室的惊天大计。

    难道是父皇?

    知府乃父皇心腹,难道是父皇有什么谋划吗?

    少年越想越觉得知府提这一嘴很不简单。

    “太子殿下你觉得如何?”陆九渊并没有给出态度,而是问向少年。

    “要不……先请示父皇?”少年犹豫不定,最后也把这个烫手的决定抛出去。

    “那便这么办吧。”陆九渊点点头。

    此事便算暂结了。

    ……

    日头入山半边脸时,沈良回了金陵旧城,依旧是打酒吃饭。

    只是他刚入了黄酒酒肆,便被一高大汉子拦下。

    沈良看到他也不惊讶:“回来的挺快啊。”

    “生了这等大事,我怎能不回来。”汉子是金陵城隍沈庭章,此时他身上穿着寻常富庶乡绅的绸缎布袍,并没有穿城隍法衣。

    “也是,下午那场雷霆也是吓了我一跳。”沈良笑笑,然后继续往酒肆中走去。

    “给我一个位子,上三坛黄酒,炒五道店里最贵的菜。”沈良拦下一个店伙计吩咐道。

    “好嘞,客官您里头请。”伙计殷勤地迎接着沈良与沈庭章。

    虽然此时店内依旧忙碌,但是伙计却只想接待好面前这两位客人。

    “你请客啊?”沈庭章跟在沈良身后喊了一句。

    “我请客你出钱。”沈良说道。

    “你那天坑了我一坛红尘佳酿,今天总该轮到我挣点便宜了吧。”沈庭章面上全是不满,虽然他心底并不以为意。

    “那行,你请客你出钱,这样成了吧。”沈良又说道。

    说完他就头也不回的随着伙计往里头挤去了。

    “这……”城隍爷一时不知该怎么评价沈良的无赖。

    …………...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