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兵锋天下

188bet亚洲体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第154章 天神下凡

    “小豪,你终于来了——”

    蓉姐抹了把狼狈哭花的脸蛋,委屈的扎进陈俊豪的怀里,饶是再怎么八方玲珑,她终究是个女人,刚才的坚强全凭着一口气撑着,如今见到救星,心里的委屈和难受一下子全都伴随着泪水释放出来。

    “蓉姐,别哭了,有我呢。”

    陈俊豪安慰着哭的梨花带雨的蓉姐,为这个饱经风月的女人擦拭泪水,她仍旧漂亮的脸蛋那一抹幽怨让人忍不住心疼和愤怒。

    陈俊豪自从归顺了林义,成为虎窟大管家后俨然已经成长许多,足够独当一面了,几个月以来他一直受到重用大展拳脚,不仅光复了陈家,而且在虎窟的公司产业颇有建树,其中这帝豪ye zong hui更是凝聚了他们姐弟的心血。

    就在刚才,他接到蓉姐发来的求助短信,二话没说就带齐虎窟兄弟们冲了过来,见到眼前这混乱的一幕——

    “虎窟的场子也敢闹事,你们哪条道上的,有几个脑袋够林先生砍!”

    陈婉婷也冷哼一声,气场十足的将穆晓柔护在身后。

    尽管严格来讲,今天的事和她并没关系,但念在她对林义的复杂感情份上,爱屋及乌的,自然也就下意识保护起穆晓柔来。

    黄毛这一群混混虽说跟着混江龙横行霸道多年,但终究还是上不得台面的混混,欺负欺负蓉姐还行,像陈婉婷这种大小姐哪是对手,典型的欺软怕硬。此刻在陈家姐弟的强势气场和虎窟兄弟们的凶狠手段下,一个个鼻青脸肿,躲在角落里不敢坑声了——

    “呵,陈大小姐,陈少,好大的威风啊。”

    就在此时,沙发上一直闭目养神看戏的张宇飞慢慢站起身来,他看似慵懒的伸了个懒腰,一双丹凤眼中却满是阴狠凌厉,

    “记得当初陈三元活着的时候,你们两个对我清帮可是比阿猫阿狗都温顺。怎么,爹死了,换了主子,学会咬人了?”

    “哪来的混——是你?!”

    被当面如此讥讽羞辱,陈婉婷自然怒火丛生,刚想怒骂一句,转身瞧见张宇飞那张笑吟吟的面庞却是瞬间一愣。

    “张少?!”

    陈俊豪心里也是咯噔一声,陈三元生前就是替清帮做事的‘高级奴才’,因此对于这位清帮太子爷,他印象极深。

    陈俊豪眉头拧成一个疙瘩,心里也暗叫一声不好,心道怎么招惹了这么个煞星,张啸林那帮人,可都是不讲道理的土匪。

    “干嘛都这幅表情,怎么,不认识旧主子了?啧啧,那你们可真不是什么好狗。”张宇飞仍旧温文尔雅的端着红酒摇晃着,言语间极尽挖苦讥讽。

    陈婉婷俏脸微变,下意识咬了咬银牙。陈俊豪却深吸几口气,随后挤出一张笑脸,笑呵呵的给自己倒上一杯酒,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张少,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

    “张少,不知是哪招待不周,您冲我来,别拿这些女人撒火,我这自罚三杯,当做赔罪!”

    话音刚落,陈俊豪直接倒满巴掌大小的酒杯,三大杯高浓度伏特加,足有大半瓶子,一口气闷到底,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赔罪?你确实该赔罪。”张宇飞意味深长的点点头,随后猛地一巴掌抽过去,啪,一记响亮耳光险些把陈俊豪抽翻在地。

    “你打伤我的手下,这一巴掌,算是你还他们的。”张宇飞拍了拍发麻的手,满脸玩味不屑。

    “小豪,姓张的,你——”陈婉婷气急败坏,连忙搀扶起自己弟弟,咬牙切齿要和张宇飞理论。

    陈俊豪却一把拉住她,摇了摇头,随后抹了把高肿嘴角的鲜血,啐出粘血丝的牙齿,挤出一丝笑容,“张少,这一巴掌我受了,现在咱们两个算是扯平。”

    “既然如此,就别为难这些女人了,让我把她们带走。”

    陈婉婷美眸中转着泪花,短短几个月,自己这个弟弟的确长成了很多,也变得隐忍了许多。

    张宇飞也诧异的扫了陈俊豪一眼,似乎惊讶于这个纨绔子弟竟变得如此隐忍,如此有心计。

    “别人你可以带走,她不行。”他冷笑一声,点了点穆晓柔,“她得留下来陪我们喝酒、过夜!”

    陈俊豪脸色顿时变了,他赶过来的最大目的,就是带走穆晓柔,哪怕整个帝豪ye zong hui被拆了都无所谓,必须要保证林义女人的安全。

    “张宇飞,你这是在玩火!”陈婉婷厉喝一声,“就算你是清帮太子爷,但这是虎窟的地盘,还轮不到你来放肆!”

    “放肆?哈哈,老子今天就是来放肆的!”

    张宇飞狰狞一笑,一摔杯子,哗啦一声,足有四五十号黑衣汉子从包厢里外破门闯入,二话不说,直接一拳砸倒陈俊豪,和虎窟的子弟们扭打成一团。

    不到几分钟,很快制服现场虎窟子弟们。穆晓柔和陈婉婷挣扎几下,也被他们绑了起来。

    “放开我,张宇飞,你疯了,你想要干什么!”陈婉婷用力的挣扎着,满脸仇恨的瞪着张宇飞。

    “干什么?等会你就知道了。啧啧,多漂亮的脸蛋啊,怪不得会让龙叔一把年纪,还对你如痴如醉。”张宇飞摸了一把陈婉婷滑嫩的脸蛋,鼻子贴在她耳边,享受的闻着秀发的真真清香,一副沉醉的样子。

    “本来我还想着该去哪找你,这回倒好,自己送上门来,等会我就把你们两个送到混江龙的别墅,让他的手下兄弟们好好招待招待你们,他林义不是重情重义吗,我倒要看看当我把你们两个的‘珍贵录像’送给他,他还会不会这么爱你们!”

    张宇飞狰狞的笑着,像是一个褪下伪装的魔鬼,让人作呕,心里发颤。

    “禽.兽,恶魔,你休想!”穆晓柔和陈婉婷顿时娇.躯一颤,气愤而恐慌的破口大骂。

    “张宇飞,你别太猖狂了!”

    陈俊豪被打得鼻青脸肿,四五个大汉死死的压住,满脸狠毒的瞪着张宇飞,“我虎窟有几千名兄弟,你敢动我姐和穆姑娘一下,你走得出帝豪的大门嘛!”

    “天下之大,我想去哪就去哪,谁能拦我?!”

    张宇飞不屑冷笑一声,一脚狠狠踹在陈俊豪小腹,看他面色扭曲的样子,得意笑道:“至于林义?现在他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呢,虎窟十几家场子都在遭受攻击,连他的大本营都不例外,他能不能撑得住今天还两说,哪有时间来管你!”

    陈俊豪顿时间心中咯噔一声,下意识道:“你,你怎么知道?!”

    他恍如大悟,拼命的冲张宇飞扑过去,“是你,是你搞的鬼,是你设计害义哥,害我们,王八蛋!”

    四个大汉如同按小鸡仔一般,直接一脚踹在他膝盖,咔擦几声,跪倒在地上,冷汗浸透了后背。

    “不自量力的东西!”张宇飞不屑啐了一口,扫了眼手腕上的百达翠丽,望着眼前这种掌控一切的感觉,他极为痛快。

    林义,虎窟,百年惊艳之才,那又如何?最终还不是折在自己手里,只能看着自己女人被玩弄?!

    张宇飞瞥了眼手腕上的百达翡丽腕表,邪恶一笑,“时间不早了,该干活了,来人啊,把陈大小姐的衣服脱了,给龙叔送过去!”

    “龙叔比较喜欢这种直白的惊喜,当然,等到他舒服完事了,自然少不了你们的好处。”

    一听这话,手下的黄毛一众人立马双眼冒出狼光,激动的鬼哭狼嚎起来——

    “混蛋,你,你们敢?!”陈婉婷顿觉得天昏地暗,差点没晕过去。

    陈俊豪双眼近乎充血,“王八蛋,张宇飞,你敢动我姐我弄死你!”

    “混蛋,放开婉婷姐,这不关她的事!”穆晓柔也是眼含泪水,气愤又自责的叫喊着,在她看来,都是因为自己,所以才扯出这么多无关的人受罪。

    蓉姐、陈家姐妹,还有这么多虎窟兄弟和小姐妹们,这让一向心地善良的她无法原谅自己。

    “威胁我?我这人最不怕威胁!”张宇飞神经质的笑着,直接上手,猛地一扯,撕拉一声,陈婉婷的长裙落地,雪白笔直的两条长腿完全袒露,上半身衣服也变得一条一条的,露出大片雪嫩肌肤。

    黄毛一众混混们立刻兴奋无比,冲上去撕扯着陈婉婷的衣服,他们动作并不猛烈,还带着一股猫捉老鼠的戏谑玩弄,但很快陈婉婷已经感觉到身上的凉意,刹那间,她咬着红.唇,心若死灰——

    陈婉婷闷哼一声,狠狠的冲舌尖一咬,一抹鲜血从嘴角溢了出来。

    与其落在这群土匪的手中,那还不如去死。

    啪!

    张宇飞眼疾手快,一巴掌甩在陈婉婷脸上,硬生生掰开她的嘴巴,狞笑道:“咬舌自尽,想死?一了百了,没那么容易,我告诉你,就算你死了,他们也不会放过你,清帮的弟兄们人才辈出,不少可有着‘特殊癖好’!”

    陈婉婷听闻,顿时间打了个冷颤,咬牙切齿道:“你会遭报应的,你们会不得好死!”

    黄毛等人不可置否笑了笑,报应?这世间若真有报应,他们早就死了一百回了,那还像现在这般活的滋润潇洒。

    “脱,脱,脱啊!”

    “哈哈,全给她扒光!”

    “最后一件咯,兄弟们大饱眼福了!”

    黄毛众人一众起哄大笑,狼嚎连连,张宇飞眯着眼睛,满是享受的看着这出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的快乐感——

    陈俊豪,穆晓柔蓉姐等人早已骂破了嗓子,此刻心如刀绞一般,都不敢抬头去看陈婉婷饱受屈辱的一幕,只是心里默默祈祷她能挺过这一劫。

    “来了,来了!”

    陈婉婷心如死灰,伴随着黄毛几人兴致勃勃的快揭开她最后一片旗袍,发出吼叫时候,她绝望的闭上眼睛,泪如雨下——

    砰!

    正当这时,门外一声重响轰然响起。

    砰砰——

    包厢内,两扇几百斤的红木大门,被人一脚踢飞,如天神下凡,直直冲黄毛几个人压了过来。

    “妈呀——”黄毛几个人惊呼一声,只觉得眼前一黑,刚想要四处逃窜,却被狠狠的拍在地上,惨嚎声起。

    一股冷风袭来,将陈婉婷身前那最后一片旗袍吹起,陈婉婷只觉得全身一凉,紧接着,却是一道温热而无比结实可靠的身体将她拥入怀中,劲风舞动,一件带着独特男人气息的大衣披在她的身上。

    是那样的温暖,那样的安全,那样的让人感动——

    “这,这感觉,好熟悉,好温暖——”

    陈婉婷缓缓睁开眸子,眼圈一下子红了,泪水,夺目而出!

    那道熟悉而笔挺的身躯傲立当空,缓缓落下,刚毅的面庞棱角分明,眼眸锐利如鹰,举步从容,步步杀机,霸气侧漏!

    张宇飞立马面色瞬变,“林义?!”...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